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演道 鹿食萍

第535章 桑相劫!

    “这,就是它第三次翅膀落下来的一幕吗,果然,壮美啊,以四个大界的殉葬,无以计数生命的陪葬为赞歌,在苍茫之中绽放无比绚丽的最后一次火光……”

    青山上,那个眉心有星点的古神发出惨笑。

    “哈哈……”

    “这场末日浩劫,果真壮丽。”

    看着头顶的桑相右翅大界已经浮现,并开始缓缓朝着脚下的‘三荒大界’移动,就好像是在星空之中,巨人的左右手,在慢慢的合十在一起。

    却更是蝴蝶欲闪动翅膀前,先要合拢双翅,立起在背部的那个姿势。

    “桑相……桑相……”

    在看到了头顶的那方无比庞大的右翅大界之后,星空下的所有生灵,都第一时间响起了这最后的几十年间,那个被传唱在四大真界内的几个关于桑相的传说,如歌谣一般……

    在遥远的南方,有着一种蝴蝶,名为桑相,蝴蝶不大,就如同人手一样大小,却具备着世间一切颜色,代表着终极美好的事物。

    这种名为桑相的蝴蝶,从来不会主动的闪动翅膀飞舞,大多时候都是在随风飘飞。

    因为它一生只能扇动三次翅膀,所以很珍惜。

    只会在人生中最重要的三个时机,去扇动翅膀,去飞舞,去自己想去的方向。

    所以第一次扇动翅膀,是她在大地出生后,飞向九天之上。

    第二次扇动翅膀,是她在生命的最巅峰时,扇动翅膀,舞出那绚丽的色彩,想要去寻找她的同伴,可往往,是找不到的。

    而她最后一次扇动翅膀,则是在其生命的终结。

    这是她最后一次扇动翅膀,为了留下痕迹,用尽全力,在那翅膀扇动后的刹那。

    它的身体也会化作点点光芒,如种子一般,随风洒落大地,这些种子都能化茧,但只有一个可以成蝶。

    这就是关于桑相的第一个歌谣,很浪漫,很凄美……

    但将这个歌谣结合现实之后,这种浪漫,则变成了一种残酷,乃至残忍的美……

    歌谣之中的桑相,并不是普通的蝴蝶。

    它乃是生长在苍茫之中的奇异生物,它庞大无比,乃至于四个翅膀上都孕育出了世界和无穷生命。

    四大真界所在的‘三荒大界’,便是寄居在桑相左翅膀上的第一个大界。

    蝴蝶的四个翅膀,衍生了四个大世界,每个大世界之中,又有四大真界和三百六十小界,无穷广袤,无数的星河大地,无数的生命,都是生活在一只蝴蝶的翅膀上。

    但残忍的是。

    它与那歌谣所对应,如今就是桑相扇动第三次翅膀的时候。

    歌谣之中的桑相一生扇动三次翅膀。

    第一次代表人生的初飞,向往着自由,离家出走的人,对应着桑相飞离了证道树。

    第二次扇动翅膀,则是想要在天地之间寻找自己的同伴,但是却没能找到,对应着苍茫之中的其他八只桑相同伴。

    第三次,就是桑相的灭亡。

    而桑相不是一只普通的蝴蝶,它的翅膀上孕育了众多的世界和生命,所以,它的灭亡,也就是体内世界和这众多生命的灭亡。

    然而不同的是……

    歌谣中,桑相死去之后,会在天地间化作无数的光点,其中有一个光点,会形成蚕蛹,并再次破茧成蝶,成为新的桑相。

    然而,她翅膀上的这众多世界和生命,却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

    所以。

    桑相的第三次扇动翅膀,就是一个纪元的结束。

    所有的生灵和世界,都是这个纪元落幕前,微不足道的挽歌罢了。

    呼!呼呼!

    在苍茫中,因为桑相蝴蝶的翅膀已经立在了背部,苍茫之中的气流顿时因桑相的翅膀颤动,而狂飙向了四面八方!

    而在桑相左翅上的‘三荒大界’的所有生灵注视下。

    那平行于星空之上的,好似一个镜面般倒映出来的‘桑相右翅’,在视线之中开始慢慢变远,好似在远去……

    然而,四只蝴蝶翅膀上的所有生灵,都在这一刻痛哭流涕,绝望到崩溃。

    因为,这正是苍茫中的这只蝴蝶,翅膀要进行最后一次扇动的开始,左右双翅再一次无限近距离的欣赏了彼此之后,便要开始……扇动……飞舞……

    去进行桑相生命中第三次的升华和涅槃。

    紫色大星上。

    陈希象也缓缓睁开了眼,看着目中所倒映出来的桑相世界。

    无数人在这一刻,望着天穹,凄厉的大笑,都疯癫了一般,因为无力,在世界的灭亡面前,他们只是桑相蝴蝶上的一粒微尘。

    微尘,就是微尘。

    没有人能够左右这件事情的结果。

    “就算是蝼蚁,是微尘,我们也想继续活下去啊……”

    某星辰上的一座山峰上,一个老者惨笑的看着苍天,无助的悲怜流露脸上,纵然他可以指山山崩,指河河截,可担山赶月,神通广大,却在这一刻,还是一只蝼蚁。

    桑相不会在乎蝼蚁的声音。

    或者说,这个过程,是桑相也无法做主的。

    然而。

    在无数万万亿亿的生灵之中,总有那么一两个时代的天才,他们被称之为天骄,天才,惊才绝艳之辈。

    在这桑相毁灭的一刻。

    这个人名为三荒。

    就是将自己名字作为桑相左翅大界命名的三荒。

    他是这桑相世界之中,于这个桑相世界以来所诞生的最强的一个天才,他已经修行到了不可言的巅峰,并在当年想要超迈出去。

    他可能是比桑相世界之中任何一个人都要先意识到,众生是生活在蝴蝶翅膀上的这个真相。

    也是最先知道桑相歌谣的人。

    知道这个纪元会伴随着桑相的第三次扇动翅膀,一切都结束,就算是他是不可言,也要毁灭于桑相的涅槃之中。

    所以,他便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想自己的求生之路。

    终于,他想到了一条路。

    在这场名为桑相的大劫之中,所有桑相体内的世界和众生,都避免不了一死,可以说任何人都没有生机可言,但是,却还是让他发现了一线生机,那就是……

    桑相本身!

    桑相自己是可以在这次大劫之后,再度复活的,于那无数光点之中,再次化茧,最后破茧,重生……

    所以,三荒看到了希望。

    看到了活下去的光。

    那就是……把自己变为桑相。

    轰!!

    那股因桑相扇动翅膀而带起来的灭世之气流,肆虐狂飙于四大真界之中,让虚与空,星与辰,天与地,都在碰撞,无尽的毁灭,星辰在崩溃,山河在瓦解……

    尘烟漫卷宇宙。

    却诡异的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因为,那个地方有着一股完全悖逆与桑相灭世之风的气流,朝着相反的方向吹了过去。

    呼呼!!

    那是两股无尽浩瀚,超越了不可言级力量的碰撞,令无尽星域,几大真界内不知多少星系裂开了。

    而在那悖逆于桑相之风的源头,逐渐凝聚出了一个青衣青年。

    “此人就是三荒。”

    陈希象于紫色大星上站直身子,眼眸深邃,那就是三荒。

    此时,灭世之风横扫宇内,令陈希象所在的一切星域都在湮灭,唯有他所在的紫色大星还保持完好,这是陈希象在以不可言巅峰的力量,在稳定着这颗大星。

    自然,陈希象所在的这里在湮灭了大半的道晨真界星域中很是显眼。

    让那个名为三荒的青年,也注视了过来。

    “不可言巅峰么……”

    但他只是看了一眼,就没有再看陈希象,因为在这个时刻,以陈希象这样以不可言之力,在强行维持着自己身边虚空的不可言,足足有二十几位之多。

    陈希象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众生皆有一死,唯有桑相永存。”

    三荒站在那里,眸光如剑,赫然身躯化作了一股强劲的气流,透着一股无穷霸道的意志,回荡于整个三荒大界,甚至朝着其他三个翅膀蔓延过去:

    “桑相,这一次,你又要丢失一个翅膀了!”

    轰隆!

    在这股强横的意志下,隐约之间,在天地和星域之中,传来了一种怒火和仇恨。

    “那就是桑相的意志么……”

    陈希象感受着那股怒火和恨意,轻轻自语,看着已经化为意志的三荒,朝着桑相本源冲击而去。

    他不免感叹:

    “确实是一个天才,悟透了桑相才是永恒,所以想要成为新的桑相。”

    不得不说,三荒已经成功了一半。

    桑相蝴蝶的左大翅,名为三荒大界,就是不言之证。

    他的确成为了桑相的一部分。

    但陈希象望着三荒冲击向桑相本源的身影,露出一丝可怜:

    “只可惜……”

    这一刻,同时凝望着三荒与桑相意志之争的还有着天外天内最强的两人。

    “只可惜,三荒只看透了桑相的天地,却没看到,桑相外的苍茫……”

    于苍茫之中,一艘惨白的舟船,那是灭生老人,一双眸子淡漠,望着桑相世界内的一切,冷冷一笑:

    “这次的大劫源头,远远不是一个桑相,而是……他!”

    伴随着灭生老人的双手掐诀。

    于苍茫之中,盘膝坐在罗盘上的那位黑衣青年,面无表情。

    突然,他似乎感应到了目标。

    这具道无涯的尸体慢慢转头,看向了这里,然后……

    他抬起僵硬的手臂,缓缓朝着这里伸出了一根手指。

    那手指大无边际。

    一只手指的指肚,便是桑相的大小。

    一指穿过苍茫,慢慢按向桑相,就好像去点死一只小小的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