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李鸿天

第一百八十八章 二品邪影……站起来!【第二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那一道道沉重的砸门声突然就安静了下来,特别是罗鸿所在的佛屋之前,金尸的砸门声,在罗鸿手中那一团黑色物质消失的刹那,戛然而止。

    屋内,因为连续施展移形换影,导致精神消耗巨大的罗鸿眯着眼,在等待那金尸的反应,以此来确定,金尸是否是被那黑色物质所吸引,而死死的缠着他。

    许久,罗鸿贴着门的耳中听到了金尸沉重离去的脚步声。

    罗鸿嘴角上挑,他明白自己赌对了!

    这黑色物质,亦或者说是被提取出了邪煞之后的纯正死气,便是金尸一直锁定他的原因。

    或许是死气有定位的作用,亦或者说是这些行尸需要死气。

    不管哪一种情况,罗鸿都可以确定的一点是。

    吴天要有大惊喜了。

    而此时此刻,吴天所在的佛屋中,一股寒气,从吴天的脚底板冒腾而起。

    外面突然消失的砸门声,让吴天心脏似乎跳动都停滞了一拍。

    有问题!

    绝对有问题,罗鸿费尽力气入他的佛屋,不可能只是来送礼的!

    吴天心有些发凉,他亲眼见到罗鸿被黑暗潮汐所吞没,可是罗鸿居然没死!

    不可思议,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若非他亲眼看到罗鸿是活人,他甚至觉得罗鸿化作了地藏秘境的亡灵!

    看着地上的那一团黑色物质。

    吴天盯着,忽然面皮子簌簌抖动!

    这是死灵之气!

    一大团精纯无比的死气!

    咚!

    蓦地,门板被敲动了,清脆的声音,炸响萦绕在整个秦广城中。

    “果然有诈!”

    吴天又惊又怒,身躯瞬间飙射远离死灵之气。

    轰!

    门板炸开了!

    金尸,以及诸多银甲尸爆发力量,瞬间将佛屋的门给砸爆!

    吴天所在的房屋之上,那绿油油的佛像瞬间布满了裂痕。

    阴冷的风,陡然吹入了佛屋之中。

    或许是因为佛像余韵的缘故,黑暗潮汐无法涌入屋内,但是,门开了一道道气息强横的尸鬼族行尸,踏入了屋子中。

    吴天头皮炸开,心中早已经将罗鸿骂了千百遍。

    这是祸水东引!

    罗鸿这是将祸水往他这儿引。

    那一团精纯到极致的死气便是引子。

    卑鄙,可恶!

    这罗鸿不是号称安平县的正义表率?为人正直,刚正不阿?

    这哪里正直了?

    老阴货一个啊!

    流言害死人!

    吴天此刻心中怒到几乎要炸开,但是,他别无选择,看着踏入他佛屋之中的金尸,吴天只感觉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没有任何的悬念,吴天爆发出所有的力量,剑匣中的剑,飞速掠出,强横的剑光剑气,激荡在佛屋之中。

    金尸被他的剑光斩中,半边身子顿时爆碎,被强横的力量打飞,倒飞出了屋子。

    吴天毕竟是大楚地榜第三的强者,论及实力,不弱一品,这金尸虽然强,但也只是二品的力量。

    被吴天一招给震飞。

    吴天想要关门,可是,这种程度,金尸根本打不死。

    其后,银甲尸,铜甲尸纷拥而入。

    “滚!”

    吴天眼眸中杀机凛然。

    剑光瞬间掠过,剑气雷池在他的头顶之上汹涌着,一道婴儿手臂粗大的雷霆从雷池中落下,瞬间将三品巅峰战力的银甲尸,以及四品巅峰战力的铜甲尸给打爆。

    然而,下一刻,吴天面色变了。

    因为,银甲尸被打爆的刹那,佛屋之外,死灵之气化作旋涡席卷,尔后,一尊金尸浮现而出。

    吴天瞬间明白过来,杀了行尸会有更强的行尸出现!

    罗鸿怎么招惹了这些麻烦的?!

    吴天心寒无比,不能打死这些行尸,必须要压制对方。

    吴天感觉很无力,两尊金尸朝着他围杀而来,再加上诸多银甲尸铜甲尸,吴天本就受伤的身躯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佛屋之内,行尸越来越多了。

    “全给我滚!”

    吴天咆哮出声,强横的剑气如飓风席卷,亦是如大鲸吞饮。

    竟是一刹那间,将屋内给清空。

    面对这种局面,吴天能怎么办?

    出佛屋必死,所以,他只能硬扛着,等黑暗潮汐过去,或许这些行尸会消失。

    与此同时。

    联排佛屋之中。

    诸多躲在其中的二品,三品修士面色皆是变化。

    吴天愤怒的喊杀声他们听到了,吴天所在的佛屋的门被打爆了?

    好惨!

    众人都是感觉到吴天是真的惨。

    被罗鸿逼得身受重伤也就罢了,现在躲在佛屋中,还遭受黑暗潮汐中的不明生灵的破门而入。

    他们不知道这是罗鸿搞的鬼,毕竟,在他们的认知中,罗鸿已经被黑暗潮汐腐蚀而亡。

    轰轰轰!

    恐怖的气劲席卷而出,那是二品级别的力量。

    许多人心中一凛,那不明生物中有二品级别的存在?!

    这地藏秘境好像比起想象中要危险的多。

    而躲在佛屋中的罗鸿,看着不断被打飞而出,残肢断臂横飞的行尸,眼睛陡然一亮。

    抬起手,煞珠化作一根黑色细针,在罗鸿的控制下,悄悄的飞出。

    吴天显然是明白,杀了行尸会导致引出更强的行尸,所以,他不杀,只是重创对方。

    既然吴天不杀,那他罗鸿来杀!

    心神一动,煞珠化作针,顿时爆掠而出,悄无声息的飞到了吴天所在的佛屋之前。

    嗡

    煞珠瞬间化剑,陡然爆发!

    噗嗤!

    被吴天打的如烂泥的一具铜甲尸被罗鸿暴涨的煞珠剑,瞬间绞杀!

    铜甲尸体内的死灵之气则是被罗鸿不断的通过煞珠剑吸收走。

    至于净化出来的精纯死气,罗鸿又找机会,利用邪影偷偷送回吴天的佛屋前。

    罗鸿就像是个做好事不留名之辈,替吴天杀了一尊又一尊铜甲尸。

    银尸和银甲尸罗鸿没有下手,主要是三品战力的银尸和银甲尸,杀起来动静太大。

    而铜甲尸刚刚好。

    这一切进行的悄然无声。

    唯一能感觉到这一切变化的,唯有吴天。

    因为,他发现,围杀他的银尸数量便多了!

    不知不觉的

    从八尊,到十尊,再到十二尊

    吴天花费的力量越来越多,渐渐的,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一剑荡开再度冲来的两尊金尸。

    眼尖的他,便发现在了佛屋之外,不断杀着铜甲尸的煞珠剑!

    艹!

    罗鸿!又是你!

    你还是人吗?!

    坑了一波又一波?

    没完没了是吧?!

    吴天感觉好憋屈,他的实力比罗鸿强,可是,三番两次下来,却是一直被罗鸿压制,被罗鸿算计。

    可是,罗鸿就是明着当着你的面,杀铜甲尸,吴天能怎么办?

    他的佛屋都几乎要被打爆了,摇摇欲坠,墙壁上布满了裂痕。

    可是不能爆啊,一旦爆了,黑暗潮汐便会吞没他。

    吴天咬着牙,继续扛着!

    只要扛过黑暗潮汐就好了,黑暗潮汐不会持续太久的。

    吴天口中咳着血,体内的死灵之气在不断的腐蚀着他。

    佛屋中。

    罗鸿徐徐睁开眼,吐出一口浊气。

    诧异无比的扭头看向了吴天所在的方向。

    “居然还能扛?”

    罗鸿咂舌,不愧是大楚地榜第三的强者,真的是坚强的让人感动。

    这便是生命的奇迹!

    罗鸿决定为他做点什么。

    心神一动,与布置在屋外的一道邪影移形换位。

    瞬间出现在了一尊银甲尸的身后,罗鸿伤势彻底恢复,而且,体内剑气暴涌,叠加的剑气,释放化龙剑。

    噗嗤!

    一击,斩爆银甲尸!

    这动静,自然是瞒不过吴天。

    吴天瞪着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在黑暗潮汐中行动自如的罗鸿,瞬间就不平静了。

    “怎么可能?!”

    一尊银甲尸死亡,被罗鸿吸干了死灵之气后,罗鸿朝着不可置信的吴天微微一笑,瞬间退走。

    看着又出现的一尊金尸,吴天几乎要疯!

    噗嗤!

    吴天的剑气雷池都被锤爆,被三尊金尸围殴,若是全省状态下,他还无所谓,可是此刻,内有死灵之气折磨,外有金尸捶打。

    吴天不断咳血,浑身血肉模糊,发出凄厉的惨嚎。

    “罗鸿!你该死!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吴天凄厉的惨嚎之声,萦绕在整座城池。

    罗鸿眯着眼,看着吴天,看着状若疯狂的吴天,笑容渐渐散去。

    不再多说,再度逼近一尊银甲尸,一番苦战后,吸干了对方的死灵之气。

    又多出一尊金尸,被吴天屋内的死气所吸引,冲向了吴天。

    四尊金尸围殴,吴天被打的越发的凄惨。

    吴天明白,这一次他算是在劫难逃了。

    他惨笑起来。

    “没有想到,我吴天居然会死在这儿”

    “居然会以这样凄惨的方式死去,不甘啊真的是不甘啊”

    吴天惨笑着,朗声惨笑着。

    尔后,他盯着罗鸿,杀机满满:“我死了,也不会让你好过!”

    “佛屋中的所有人都听着,罗鸿没死!他可以在黑暗潮汐中自由行动!这些行尸都是罗鸿引来的!他是黑暗潮汐中的王者,你们不杀他,终究会被他一一抹杀!”

    “记住,趁着天亮,黑暗潮汐退去之时,杀了罗鸿!”

    “杀了罗鸿!”

    吴天凄厉的声音,炸响在秦广城的上空。

    窝在佛屋中的所有人都懵了。

    罗鸿没死?

    他能在黑暗潮汐中自由行动?还阴死了吴天?

    “我吴天恨啊!这世界对我一直不公!”

    吴天怒吼。

    下一刻,他原本凄厉的身躯,骤然爆发出强绝的力量。

    吴天头顶之上的雷池光芒万丈,雷池中,酝酿着一柄剑,那是一柄缠绕着雷弧的宝剑!

    “吴家,雷雀!”

    吴天道。

    话语落下,他不顾体内爆发的死灵之气,一瞬间,一剑荡出。

    雷雀剑之上,裂纹密布,下一刻,四分五裂,无数的剑芒横扫,仿佛要劈开这黑暗潮汐。

    巨大的雷弧组成的剑芒扫荡而过,天地似是崩裂!

    罗鸿瞬间与邪影转换了位置,回到了佛屋中。

    剑芒激荡之下,四尊金尸被斩灭,罗鸿移形换影留下的邪影也是被瞬间被斩爆!

    吴天所在的佛屋四分五裂,被移为了平地。

    在正中央,吴天身躯中死灵之气翻涌,他的血肉开始一点一点的被吞噬,最后,化作了一尊白骨骷髅。

    黑暗潮汐中的死灵之气暴涌。

    四尊金甲尸浮现而出,恐怖而强横的气机激荡在黑幕之间,让黑暗潮汐似是卷起千层巨浪!

    金甲尸,二品巅峰战力!

    哪怕是吴天被四尊金甲尸围殴,也是必死!

    除了四尊金甲尸,还有诸多银甲尸被斩灭后浮现的金尸

    黑暗潮汐的死灵之气几乎要暴动了!

    城门口。

    鬼婆眼睛大亮。

    “桀桀桀终于死人了。”

    鬼婆枯槁的手,猛地一抓,下一刻,吴天的尸骨上空化作黑色手掌。

    手掌一抓,吴天所化的血肉,竟是化作了流油,被鬼婆裹挟走,涌入了绿色灯笼之中。

    四尊金甲尸冰冷无情的扫视着四周,很快便找寻到了那团精纯的死气。

    吴天死了,他们失去了目标。

    死气被四尊金甲尸给捏爆被他们吸收,尔后,他们便宛若失去了目标,漫无目的的开始闲逛,开始敲打每一间佛屋的门。

    佛屋之中的所有强者都被吓坏了!

    吴天死了!

    大楚地榜第三的强者,未来必定可入天榜的强者,就这样死了!

    死的无比的凄惨!

    佛屋中,吴媚娘一阵恍惚,罗鸿没死,反而是吴天死了?

    一直以来,笼罩在她心头之上的梦魇吴天,就这样死了?

    那吴天最后凄厉的惨笑,让所有人都能听到话语中的不甘和无奈。

    吴天恨命运不公。

    他明明有着强绝至极的天赋和实力,可是却因为出身在吴家旁支,失去了问鼎吴家剑主之位的资格。

    而如今,更是被罗鸿所杀,惨死在了地藏秘境中。

    吴天死前宛若昭告天下的话语,让所有人都听的真切。

    是罗鸿坑杀了他!

    一个四品,坑杀了大楚地榜二品!

    而吴天最后的忠告,让大家务必在黑暗潮汐退却时,杀了罗鸿,让许多心头一凛。

    罗鸿能够在黑暗潮汐中自由行动,甚至能利用行尸来坑杀人,既然罗鸿能坑杀吴天,在场谁能抗住罗鸿的坑杀?!

    一时间,所有人心头寒气上涌!

    许多人更是杀机大盛,心中暗自确定,必须在黑暗潮汐退走之时杀了罗鸿!

    场面瞬间冷寂了下来。

    只剩下了金甲尸带着诸多行尸叩击着佛门的声音。

    不过,没有精纯死气的刺激,这些金甲尸并没有太过激烈的敲打门户。

    与此同时。

    外界。

    无量山上,望川寺。

    演武场之上。

    一位位武僧盘坐,形成一股庞大的佛运威势,让诸多一品高手都不敢轻易惹事。

    而望川寺周围,一尊又一尊一品高手悬浮着。

    忽然,有来自大楚王朝的一品强者心有所感,抬起手,一本册子出现在手中。

    翻开册子,翻到地榜,可以看到地榜排名第三的吴天,名字上渗透出鲜血,彻底模糊。

    外界气氛为之一凝。

    “吴天死了?”

    “不可置信吴家的妖孽吴天,陨落了?!”

    “怎么会?吴天乃是地榜第三,寻常一品都未必是他的对手,怎么会死?”

    “谁杀的?”

    许久之后,有人幽幽道:

    “听说吴天入地藏秘境是要去杀罗鸿难道是被罗鸿杀的?”

    整个演武场的气氛,顿时为之一滞。

    这可能吗?

    地藏秘境深处。

    有一道白光在闪烁着,那是一位身穿道袍,仙风道骨的道人。

    侧坐在白鹤背上,白鹤拍打着翅膀,飞过了一层又一层,似是飞向无尽的深渊。

    渐渐的,在道人眼中。

    那盘坐在一朵黑色莲台之上的白衣女僧呈现在他的眼中。

    黑暗潮汐尚未退走。

    但是,隐隐已经有要退走的趋势了。

    金甲尸等诸多行尸,在砸门无果之后,或许是感应到黑暗潮汐要退,亦是纷纷退走消失,像是从未出现在天地之间一般。

    罗鸿感应到行尸的退去,肉疼无比,感觉好像亏了几个亿,那些可都是邪煞之力啊!

    天地之间,静悄悄。

    罗鸿探查了一番,确定行尸都退走之后,飘然出了佛屋。

    白衣翩然,踏着古城寂冷的地面。

    天空之上,黑暗潮汐开始退去,竟是有一片又一片的白雪开始飘然落下。

    只是瞬间,就落了满地,使得满地皆是皑皑白雪。

    罗鸿来到了被剑气移为平地的佛屋前。

    吴天只剩下了白骨盘坐着,凄惨寂冷。

    人皮册子中,针对对象一栏,吴天的名字亦是消失了。

    这说明吴天是真的死了。

    罗鸿感慨良多。

    一位二品,还是一个王朝地榜前三的二品。

    若是在外界,罗鸿遇到了,必死无疑。

    可是,吴天偏偏被他坑杀在了地藏秘境中。

    “所以你为什么非要入秘境呢?”

    罗鸿摇了摇头。

    杀人者,人恒杀之,吴天若不想杀他罗鸿,也就不会死了。

    可惜生命只有一次,没有如果。

    “二品不能浪费了啊。”

    罗鸿取出了邪君面具,猛地按在脸上。

    面对着吴天盘坐着的白骨,抬起手,徐徐上抬。

    “你不是做鬼都不愿放过我吗?”

    “那便”

    “站起来!”

    罗鸿声音低沉,宛若吟唱。

    鹅毛大雪纷飞,飘落吴天的白骨之上。

    白骨毫无动静。

    果然,哪怕戴上了邪君面具,想要召唤二品修士邪影,还是很难,很吃力啊。

    罗鸿深吸一口气,再度尝试了一次。

    依旧是失败。

    连续三次失败,便无法再召唤逝者的邪影。

    对于第三次,罗鸿也已经不抱什么期望了。

    就在罗鸿进行吟唱的时候。

    地藏秘境深处。

    那盘坐在莲台之上的女僧,弯弯睫毛轻颤,下一刻,徐徐睁开。

    瞳孔中倒映着罗鸿的行为。

    女僧一笑,两颊酒窝似花绽放,她伸出一根青葱手指,在虚空中一点。

    嗡

    长街上,古城有雪。

    罗鸿戴着邪君面具,银发飞扬间,不抱希望的他,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团黑色影子,徐徐从吴天白骨下的影子中,缓缓的爬起来。

    :第二更到,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