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李鸿天

第二百七十九章 稷下学宫,变味了!【7000字,求月票!】

    罗鸿的肉身完成三锻,磅礴的气血在翻涌,在一瓣七煞邪莲的腐蚀下,在天王血的生机下,他的肉身,宛若处于破灭和再生之中不断的变换。

    像是一块铁胚,在火炉中经受炉火的锤锻,又在冷水中经历冰冷的淬炼。

    如今的他的武道修为几乎达到了二品的极致。

    而这……还仅仅只是一瓣七煞邪莲的效果,给了魔剑阿修罗一瓣,罗鸿自身还剩下五瓣,这剩下的五瓣,罗鸿也不敢随意用。

    在罗鸿看来,这邪神二哈口中的伪神药,可能是一种致命的毒药,若是没有中和的东西,怕是会让罗鸿瞬间被毒死。

    邪物,是真的很邪!

    天王血其实都不够用,若非最后引动了正气长河垂落的劫难。

    浓郁的正气中和了邪煞,罗鸿怕是要被腐蚀而亡。

    所谓的天王……太弱了。

    不过,被规则磨灭了力量的天王血,在人间亦是可以称的上是人间至宝了,尽管罗鸿觉得很垃圾,但是毕竟是天王之血,很珍贵。

    人间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出现与这等天王血相媲美的宝物?

    从沦为废墟的邪修宫阙中走出的罗鸿,陷入了沉思,他白发飞扬,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好了许多。

    若有所思的他抬起头,看向了头顶之上的那学海秘境。

    眼睛不由微微一亮。

    人间第一大秘境,学海秘境……作为稷下学宫的宝贝,其中应该拥有不少的好东西吧,而且都是圣洁的宝物,毕竟,传闻学海秘境中蕴含着历代夫子,诸多儒教圣人的传承。

    那些存在的传承,定然蕴含着圣洁,正气,光明……

    与那正气长河垂落下的邪煞,不相上下。

    罗鸿觉得……自己很需要这些邪煞。

    他还有五瓣七煞邪莲,若是全部炼化,肉身应该能够再上一层楼。

    踏入一品武王的境界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甚至还有机会冲击下陆地武仙。

    当然,陆地仙的境界,不仅仅需要气血肉身,还需要意识的领悟。

    需要在意志海中开辟出大道,并且在大道尽头的道花绽放,那样才能入陆地仙境界。

    而气运能够帮助道花绽放,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强者会依附强大势力的原因。

    罗鸿徐徐吐出一口气,如今,他对于修行也有了清醒的认知。

    回身看了眼倒塌沦为废墟的邪修宫阙,罗鸿有些痛心疾首。

    怎么就塌了啊!

    稷下学宫中,好不容易有个配的上他身份的地方,结果……就这样崩了。

    罗鸿还是有些小难过的。

    无数的正阳之气沐浴在罗鸿的周身,罗鸿心神一动,浓郁的正气仿佛化作了长河一般,在徐徐流淌着。

    远处,徐徐走来的徐韫,正好看到这一幕,嘴角抽了抽。

    凝聚正气长河,小师弟这是踏入了儒修二品正气长河境了?

    怎么……这么快?

    如果他记得不错,小师弟修行至今,不到四个月吧?

    从零开始,到成为二品,仅仅不到四个月。

    天纵奇才!

    不愧是正义表率,修儒道,简直有如神助。

    徐韫感慨不已,难怪夫子还会选择收一个六师弟。

    罗鸿也是有些错愕,他这就儒修二品了?

    感受着流淌不休的正气长河,罗鸿心念一动,长河席卷,让他的勇气,底气,意念等都有了十足的增强。

    甚至天地威压随着他一念之间,亦是轰隆涌动,踏入二品后,罗鸿对于天地威压的操控愈发的得心应手。

    正气长河的威力还是不错的,儒修前几品垃圾的要死,到了二品,一品后,倒是还挺强。

    罗鸿收敛了正气长河,但是身上那璀璨夺目的正阳之气,却是一如既往的难以抑制和抵消。

    不过,罗鸿的收获和突破还尚未结束。

    在收起正气长河的刹那,罗鸿的身上,骤然有一股剑气,仿佛有如山如渊,如鱼如龙的剑气从他的身上喷薄而起。

    白色衣衫在剑气所激荡起的风浪中微微起伏。

    罗鸿的肌肤都变得晶莹,世人仿佛都能够清晰的看到罗鸿肉身之下,经脉之中流淌着的磅礴剑气!

    每一道剑气都似是化作了一柄有灵之剑,犹如万把飞剑于经脉中流淌!

    剑修二品,万剑境!

    继儒道修为踏入二品之后,罗鸿的剑道修为亦是跨入二品,达到了万剑境,距离剑道宗师的一品归宗境界,越来越近!

    安平县外,许多观望着罗鸿情况的修士,皆是眼皮子跳动不已。

    一日之间,三种修行之法皆是得到了大突破,跨入二品境。

    这便是这个时代最亮的那颗星?!

    罗鸿的天赋,比之罗红尘都不弱分毫。

    罗鸿的气息开始沉淀,然而,还不仅如此。

    随着儒道修为,剑道修为,武道修为皆是跨入三品,罗鸿在这个时刻,精神力量竟是因为突破,而暴涨了不少。

    所以,他的意志海中,精神之花再度绽放。

    而千手邪佛的法相愈发的凝实,小邪燃灯经所凝聚的佛灯,亦是达到了十八盏。

    罗鸿整个人愈发的宝相庄严。

    外界。

    刚刚沉寂下的罗鸿,肉身之中隐隐有宝光弥漫,头顶之上,小佛钟浮现而出,无数的佛光弥漫着,垂落而下,光华万丈,似乎有佛钟悠悠之声在激荡着。

    背后又有一颗拳头大的罗汉果凝聚,至此,他凝聚了四颗罗汉果,修为踏入了佛门二品四果大罗汉境。

    武修一品为武王,剑修一品为归宗,儒修一品为大儒,而佛修一品为菩萨果。

    这个曾经让罗鸿仰视的境界,罗鸿在如今,皆是只差一步之遥。

    佛光弥漫之间,罗鸿身上的气息终于渐渐的收敛,不再浮沉。

    许多观看的人,一颗提着的心,也是终于垂落下来。

    你特么……可终于结束了!

    修四道,道道皆二品……

    人间还有这样的怪物吗?

    都说术业有专攻,可你这是专攻百道啊!

    妖孽!

    人间八千年难遇的妖孽。

    哪怕是大周天子,大楚女帝等强者,也是眸光复杂的看着罗鸿。

    或许,二品对于如今的他们而言,与蝼蚁无疑。

    但是,罗鸿……可不是蝼蚁。

    而在罗鸿结束突破的时候,安平县外,有陆地仙境界的强者徐徐开口。

    “罗公子,你已经修行了三日时间,学海秘境也干开着三日……你与你的师兄们,可是谈出了个说法?”

    有强者道。

    罗鸿收敛着身上的佛光,宝相庄严,眼帘微抬,“急了?”

    “说法自然是有,我五师兄也应该与诸位说了。”

    罗鸿伫立在东山之巅,平视着学宫之外,悬空而起的一位位强者。

    “想要入学海秘境可以,入秘境者,徒步登临东山,盘坐于稷下学宫广场。”

    “肉身留广场,意志之躯入秘境。”

    罗鸿道。

    之前徐韫就说过,不过这些人显然是没有答应。

    因为,意志之躯与肉身剥离,肉身会失去意识,这个时候的肉身是孱弱的,万一罗鸿心生歹意,要破灭他们肉身,他们可就没地哭去了。

    “另外,学海秘境是我稷下学宫的秘境。”

    “你们想入可以,请拿出点诚意出来。”

    罗鸿露出灿烂的笑容,道。

    这话语出,安平县外的一位位强者,面容顿时变化。

    艹!

    你?差不多得了啊!

    得寸进尺!

    夫子在的时候,可都不会这么不讲道理的。

    学海秘境一旦开启,夫子都是按照规则办事,以前的学海秘境,禁止陆地仙境界的强者进入,只要陆地仙不入,夫子都不会出手阻拦。

    而现在,因为规则的衰弱,所以五境陆地仙以下皆可入。

    而夫子不在,罗鸿却仿佛成了山大王!

    霸道,不讲理到极致。

    不让进也就罢了,现在……还要阴阳怪气的要表示,要收门票?!

    一位位强者都是冷着脸,盯着罗鸿,有冷意在涌动。

    稷下学宫,变味了啊!

    罗鸿倒是笑的很坦然,白衣胜雪,白发飞扬,扬着下巴,望着众人。

    “不服气?那便大家都别进了……”

    罗鸿道。

    话语落下,邪神二哈虚影扬着鼻孔浮现于世,堵在学海秘境入口。

    他此刻的心都快乐开花了,此时此刻的他,完全就是大反派的模样。

    大家越气,他越开心。

    没准还有罪恶入册子呢。

    如今的罗鸿,很需要罪恶,他需要冲击百万罪恶,看看能否兑换那特等奖“不灭魔躯”!

    这算是一种执念了,那玩意挂在特等奖,一直不曾变过,碍眼的很。

    徐韫看着罗鸿,深吸了一口气,他一开始也觉得罗鸿有些过分了。

    但是,转念一想,却又想通了许多。

    如今的稷下学宫,其实外强中干……夫子化石镇三界,虽然是大义之举,为人间暂时压制了地狱和天门带来的威胁。

    但是,却是让稷下学宫暴露在水深火热之中。

    徐韫作为大理寺寺卿那么久,在官场中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岁月,也看清和认透了很多事情。

    修行界其实和官场是一样的。

    只要你稍稍露出了疲态,那一群饿狼一般的同僚就会撕咬你,吞噬你。

    而如今的稷下学宫就是处于群狼环伺之中。

    李修远在闭关涅槃,如今稷下学宫当家做主的就他和罗鸿。

    而稷下学宫中拥有多少宝物啊,圣人钟,藏书阁中的圣人书页,还有诸多百家典籍的典藏,再加上学海秘境……

    自然会惹得不少强者眼红。

    若非罗鸿背后有神秘存在震慑,怕是早已经沦为各大势力瓜分的对象。

    主要是稷下学宫除了夫子,顶级强者太少了。

    而如今罗鸿的强势霸道之举,亦是在震慑各方。

    徐韫懂了。

    看着小师弟满头白发腰杆挺的笔直的样子,徐韫不由感慨,他这做师兄的是真的垃圾,居然要让小师弟扛起稷下学宫。

    罗鸿忽然觉得背后的有灼灼目光在盯着他,让他莫名有些不适。

    咋回事,他都这么霸道,这么不讲理,做出这种完全背离了稷下学宫理念的行为,咋好像还听到有人在夸他?

    不过,此刻的罗鸿没有想太多。

    “诸位,给你们一日时间。”

    “明日,便开放学海秘境,不入学宫广场者,不得入,没有表示者……不得入。”

    罗鸿伸了个懒腰,浑身上下的气血发出轰鸣阵阵,淡淡道。

    下一刻,转身,没有理会一群脸色阴沉的诸多强者,转身入了一座宫阙。

    ……

    安平县城楼上。

    罗厚和赵星河等黑甲将主,感受着那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恐怖阴沉和威压,面皮子一阵抖动。

    罗鸿和诸多强者的对话,他们自然也是听到。

    可是,越发的心惊胆战,罗鸿那霸道不讲理的话语,简直将这些强者都给得罪了个遍。

    罗厚还真怕这群陆地仙,恼羞成怒直接出手,抹平安平县。

    刘县令浑身瑟瑟发抖,在城楼上也不敢走,他也不敢动,冷汗浸透了身上的袍服。

    罗鸿是装够了,可压力都是他们扛。

    他看向了罗厚,牙齿都在打颤:“罗……罗大人,咱们怎么办?”

    罗厚黑甲铿锵,拔出墨刀,猛地砸在了城楼砖石上,盯着那群气机连绵,足以改变天象的恐怖存在,输人不输阵。

    “吾儿意即吾意!”

    “大罗,无惧战!”

    “诸位,三思!”

    罗厚气机滚沸,而安平县中,诸多黑骑将士,亦是拔出墨刀,爆吼!

    气机连绵而起,仿佛气血长城。

    安平县外。

    诸多陆地仙目光闪烁,最终,一位位陆地仙降临于安平县前的大地,选择妥协,徒步入县城。

    大周天子,大楚女帝,金帐王庭大汗,南诏国主等强者倒是也都没有走,反而是在安平县外的南里亭落下,观望着学海秘境。

    他们亦是派遣各自势力的五境以下的陆地仙入安平县,徒步登东山。

    他们也妥协了。

    而见得这一幕,天下人皆是哗然。

    少了夫子的稷下学宫,居然真的震慑住了诸雄,单单靠罗鸿一人……简直不可思议!

    连陆地仙都妥协,一些二品,一品的强者自然也都选择妥协,选择徒步登东山。

    城楼上,罗厚吐出一口气,开了安平县的城门,不过,他还是没有放松,让黑骑化作巡逻队伍,维持着安平县的秩序。

    ……

    昆仑宫。

    摘星阁。

    闻天行眉心的血莲图案愈发的鲜艳,眼眸中仿佛有无尽星光在跳动着。

    齐广陵站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位又一位昆仑宫的强者,皆是伫立在摘星阁上。

    居然全部都是陆地仙,而且皆是五境之下的陆地仙!

    仔细一数,密密麻麻不下十人。

    而周围不少观殿宫阙中,还有强横的气机在浮沉,那些都是超越五境的强者。

    昆仑宫作为人间圣地之首,底蕴的确是深不可测。

    他们大多都是仙风道骨,背负着道剑,眸光充斥着精光,盯着摘星阁上的闻天行。

    曾经的闻天行在他们眼中算不得什么,但是如今的闻天行……那是掌教分身!

    齐广陵大袖飘飘,仙风道骨。

    手中抱着一面古镜,镜框之上布满了玄奇了纹路,有仙纹,有古字,亦有奇异图像。

    这乃是昆仑宫的神兵,监天镜。

    传闻乃是来自天门之后的至强者所传,窥探人间气运的至宝。

    齐广陵如今也是明白了掌教的目的了,如今夫子化石镇三界,为人间迎来喘息的时间,这是人间的机会,亦是人间的灾厄。

    “夫子自爆了‘学海’书册,学海秘境大开,规则孱弱,若非吸收了人间七分运,或许人间人人可入,如今唯有五境以下陆地仙可入,尔等准备一下,赶赴往安平县,入秘境。”

    “学海秘境中吸收了天下七分运。”

    “本座给你们准备了伪监天镜,可捕捉七分运,一分不得少。”

    闻天行背负着手,深邃道。

    摘星阁上,诸多五境以下的陆地仙,纷纷躬身。

    “喏。”

    下一刻,闻天行弹指。

    一道道流光迸射向他们,化作一面面古朴的铜镜,诸多道人拂袖收下后,道袍纷飞,背负的道剑纷纷化作流光冲天而起,他们则是御剑而行,朝着安平县方向掠去。

    十三位五境以下的陆地仙,御剑赶赴安平县,这是一股极强大的势力。

    齐广陵看着消失的诸多陆地仙,面色没有任何的变化。

    而闻天行则是取走了监天镜,伸出手,在监天镜的镜面上徐徐叩动。

    三叩之下,镜面泛起了波纹。

    其中有一道星辰光辉扬洒而出,冲入了云霄之上。

    齐广陵没有抬头,但是,他能够感受到,昆仑宫中有一股磅礴的气运力量席卷而起。

    这股气运力量皆是藏在监天镜中,磅礴无比,比之夏皇铸造皇座所形成的人间七分运都不弱分毫。

    齐广陵震撼无比,没有想到昆仑宫居然汇聚了人间如此多的气运!

    闻天行扫了齐广陵一眼,淡淡一笑:“昆仑宫和望川寺不一样,望川寺的八千年佛运都被地藏菩萨消耗殆尽,拿去镇压地狱了。”

    “而昆仑宫沟通天门,自然是聚有磅礴气运,平日不显,只是怕人惦记罢了。”

    闻天行笑道。

    怕人惦记,怕谁?

    齐广陵眼眸闪烁,亦是明白,人间能够有让掌教忌惮的,唯有夫子!

    如今夫子镇压三界,人间没有了大威胁,掌教可以释放昆仑宫的气运了。

    轰!!!

    气运之柱冲入云霄,下一瞬。

    天穹之上,有一扇巍峨的门户浮现而出,仙光交织,浮沉不已。

    这是中三重的天门,天门之后有气息强大无比的存在,俯瞰人间。

    闻天行朝着那天门之后的天人微微颔首。

    下一刻,这扇天门隐匿消失。

    而昆仑宫上方,一扇不算大的天门浮现,这是下三重的天门,天门开启,无尽仙光弥漫。

    从天门之后,有大笑之声传出。

    尔后,一位又一位仙光萦绕的天人走出天门。

    齐广陵身躯不由的颤抖,因为他发现,这些走出天门的天人,都是昆仑宫历代的飞升陆地仙!

    如今,这些飞升天门的陆地仙……回归了!

    闻天行对于这些走出天门的陆地仙,只是点了点头。

    尔后,扭头对齐广陵道:“此为‘昆仑天门’,人间各大势力的天门,都是时候该开启了。”

    闻天行一笑。

    下一刻,闻天行再度叩指,直击监天镜的镜面。

    刹那间,天穹如镜,似是都被叩动。

    宛若叩动门扉。

    齐广陵深吸一口气,他知道掌教要搞事情,这是要让人间大乱。

    至于人间大乱有什么好处,齐广陵亦是明白……掌教可能是想要浑水摸鱼。

    忽然。

    闻天行又将监天镜塞入了齐广陵的怀中。

    “你去一趟安平县。”

    齐广陵闻言一怔。

    闻天行负责手,伫立在摘星阁的上空,迎着微风,轻轻一笑:“夫子石化三界不可能没有后手,本座想了想,不可能没有留后手,最大的后手,应该就是他那个弟子李修远……”

    “此子天赋妖孽,以杀劫证道,一旦涅槃成功,必定如凤凰涅槃,为血凤凰临尘,拥有十境战力……”

    齐广陵闻言,眼皮子不由直跳。

    你……憋说了!

    贫道不想听!

    然而,闻天行却没理会他,继续道:“而罗鸿此子,必定会入学海秘境,为了得到圣人传承。”

    “而学海秘境,必须以意志之躯进入,所以……本座需要你做两件事。”

    “第一件,破坏李修远涅槃。”

    “第二件,毁了罗鸿肉身。”

    齐广陵闻言,嘴角一抽,为什么……又是贫道?

    “掌教……”

    “贫道不想活了,你杀了贫道吧。”

    闻天行:“……”

    ……

    安平县,气氛变得有几分古怪和沉凝。

    街道之上,强横的气机在交织着,百姓们颤颤兢兢,卖货的小贩,喊声都不利索了。

    江湖客们汇聚在安平县中,高品修士随处可见,这小小的一座县城,一下子成为了藏龙卧虎之地,大街上随便撞个人,没准都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修士。

    而东山半山腰大坪。

    小豆花颤颤兢兢的摆着一张桌子,小脸变得煞白。

    公子居然让她来收门票钱,她压力好大啊,这些人一个个看她,都是凶神恶煞的。

    不过,公子翘着二郎腿,坐在她的身后,倒是给了她一些勇气,那些随便一根手指就能碾死她的强者们,也没有闹事。

    大家交了宝物,登临石阶,很默契,很和谐。

    大周,大楚,金帐王庭,还有南诏国等强大势力,也都派遣强者,交了宝物。

    东山石梯对于他们而言,自然没有多大压力,大家登临学宫广场,各自找了位置伽坐而下,等待入学海秘境。

    学海秘境前。

    邪神虚影神秘诡异,笼罩在一片黑雾中,扬着鼻孔,俯瞰人间。

    这些强者对于邪神虚影都很忌惮,所以,哪怕入了学宫广场,倒也是没有轻举妄动。

    嗯?

    忽然,罗鸿抬起头,看向了远处,有三道流光飞速而至,那是龙虎山的道人,为首的正是之前给罗鸿撑腰的胸前硕果超凶的洪道姑。

    龙虎山此次来了三位陆地仙,皆是五境以下的。

    洪道姑与罗鸿寒暄一番,交了宝物,便打算登临学宫广场,然而,很快,洪道姑眼眸一凝,胸前一抖,扭头看向了安平县外的天穹,那儿有十几道流光飞速而至,撕裂了云层。

    一位位仙风道骨,御着道剑的道人降临。

    十三位陆地仙,引起一阵哗然。

    哪怕是大周天子等强者,都是凝眸。

    “昆仑宫?”

    “十三位五境以下的陆地仙,这便是昆仑宫的底蕴么?”

    “不愧是人间第一圣地……”

    诸多强者感慨不已,也忌惮不已。

    而大楚女帝则是眸光冰冷:“一群自诩高贵的与天门勾结的垃圾罢了。”

    半山腰大坪上。

    洪道姑凝眸:“昆仑宫……此次所图不小啊。”

    十三位五境以下的陆地仙,龙虎山若是真要斗,未必斗的过。

    罗鸿亦是眯起眼,若有所思。

    昆仑宫……

    血雨原还在昆仑宫中呢,得找个机会……让他吐出来。

    血雨原对罗鸿而言,可是巨型充电宝,珍贵无比。

    昆仑宫的道人落下,一个个冷峻无比,白色道袍,背负道剑,无视众人的目光,交了宝物之后,便径直上东山。

    气氛顿时凝重了起来。

    一些二品,一品强者感觉十分的不适,更是有许多天榜强者,也都感觉压力巨大。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

    东山之上,学宫广场,浓郁的气机几乎汇聚成实质,气流的流动都变得无比的缓慢。

    强者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单单是陆地仙,一些隐世的散修,一些大势力中的,汇聚起来,多达五十几位。

    盘坐在广场中,形成的气机,让风云色变。

    终于……东山石径上,没有强者再继续出现,选择登临学海秘境。

    罗鸿笑了笑,大手一挥,各大势力交出的宝物,顿时被他收入了储物页中,毫无负担的拍了拍手后。

    在半山腰大坪,以及安平县外一些强者的目光中,飘然来到了学宫广场。

    徐韫,罗小北亦是找了地方盘坐,他们也要入学海秘境。

    徐韫要找寻突破入陆地仙的契机,而罗小北选择保护他们肉身。

    罗鸿飘然入了广场,扫了盘坐在广场上的诸多强者一眼,笑了笑。

    心神一动,收回了鼻孔俯瞰人间的邪神二哈虚影。

    罗鸿伽坐于地,笑了笑。

    “诸位,请。”

    话语刚落。

    一位位强者默然不语,头顶之上,风云涌动。

    一条条大道浮现而出,意志之躯从大道之中行走而出,踏入春风小楼门户后的学海秘境。

    除此之外,也有不少人强者无动于衷,盯着罗鸿。

    而罗鸿,闭上眼。

    意志之躯漂浮而起。

    诸多强者气机涌动,盯着罗鸿,不过,下一刻,几欲吐血。

    因为,罗鸿刚出肉身的意志之躯,又飞速的缩了回来。

    罗鸿悄咪咪睁眼,“诸位……不入?要本公子请你们下山?”

    几位陆地仙,冷哼了声,大道呈现,意志之躯分离,踏入了秘境中。

    罗鸿则是笑了笑,心神一动。

    取出了刚抽奖得到的意志分离的神通符箓,一把捏碎。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