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最狠暴君 天煌贵胄

第158章 治病要治根

    大宋人口买卖的重灾区是妇女和儿童,前者好卖,后者好拐。

    穷的娶不上媳妇的想要买个媳妇,家里有钱但是老婆却生不出儿子的想买个妾,还有的干脆就是买个儿子来继承香火,或者就是买了孩童然后采生折割。

    像汴京城还好一些,毕竟是天子脚下首善之地,很多事情都不敢明着来,即便是丐帮也不敢太过于嚣张。可是在汴京城之外,人口买卖几乎已经猖獗到视官府如无物的地步

    宋仁宗时,广东南路提刑官周湛就曾经破获一场人口买卖大案,解救出被拐人口2600余人!

    要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广东南路,仅仅只是一场被破获的人口买卖案!而大路一共有十四路行政区划!天知道还有多少类似的案子没有被发现!

    站在一个现代灵魂的角度,赵桓无法接受人口买卖这种事情的存在。

    站在皇帝的角度,赵桓无法容忍任何人以买卖人口的方式跟自己争夺韭菜的收割权

    买卖人口的交易双方绝不会因为买卖人口而缴纳一文钱的商税,被卖的丁口原本应该能创造的赋税也随着被卖丁口在户籍册子上消失的而消失。

    如果被拐卖的是女子,除却她们原本应该缴纳的赋税之外,生下来的孩子也是一批新的韭菜……

    “除了掠卖人口的该杀,受买人口的也该杀!”

    心里越想越不舒服,赵桓干脆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杀气腾腾的道:“以后再有敢受买者,家长处死,余者流放三千里!籍没其家产,一半充入国库,一半充入慈幼局中!”

    “官家三思!”

    赵桓的话音一落,王时雍和李纲李若冰等人就被吓了一跳,就连朱皇后也忍不住出言劝道:“如此严刑峻法,是不是太过了些?”

    赵桓却道:“太过了些?倘若被拐卖的是谌儿呢?朕倒是觉得太轻了些!朕记得,百姓可以去慈幼局中认养孩童,官府还会给钱,这是明摆着的一条大路。既然有此大路不走,偏往死路去,那也不要怪朕心狠。”

    说完之后,赵桓又冷哼了一声,说道:“所谓少年强则国强。朕终究会老去,在坐的所有人也会慢慢老去,这大宋的未来,不就是着落在这些孩子们身上么?”

    “还有这宋刑统。”

    赵桓道:“所谓时移事易,宋刑统适用于开国之初,却不见得适用于当下,也到了该修改的时候了。”

    李纲和李若冰等人都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

    官家刚刚还在说采生折割和略卖人口的事儿吧?现在怎么忽然就扯到了宋刑统上面了?

    然而赵桓却是铁了心准备修改宋刑统。

    严格意义上来说,基本照抄《唐律疏议》的《宋刑统》根本就不适用于大宋的社会环境,因为大唐是皇帝加军镇的双轨制,而大宋则是强干弱枝的小朝廷制度。

    所谓小朝廷制度,除了没有田制,在赋税和某些行业上面采用扑买承包制之外,更多的则是类似于道家的无为而治,也就是讲究治不禁止即为许可。

    在大宋建国初期,这种小朝廷制度能够让百姓很好的休养生息,然而到了盛世之时,这种小朝廷制度的弊端就显现出来了

    朝廷上层懒政不作为,底层官吏仗着手中的权力胡作非为,从朝廷到官府的公信力几乎为零,民间百姓也不太拿律法当回事儿。

    说白了,整个大宋所有的问题,无论怎么绕来绕去的说,归根结底其实就只有一点,也就是大宋朝廷本身制度和律法的问题。

    至于穿越者培训基地的诸多穿越者们翻来覆去研究的什么不抑兼并、重文抑武、赋税不合理、冗官冗政冗军之类的问题,其实都是基于大宋本身的制度和律法问题而衍生出来的。

    正所谓治病要治根,不解决这个问题,剩下的无论怎么改变都只能算是治标,根本就治不了本,所以才有了人亡政息的说法

    大宋已经有无数人看到了这个问题的弊端甚至打算加以改变,所以才有了王安石主持的熙宁变法和范仲淹主持的庆历新政。

    就连蔡京蔡元长也折腾过崇宁变法,除了推行居养院、安济坊和漏泽园等福利制度外,还有新建辟雍、发展太学、恢复设立医学、创立算学、书学、画学等专科学校,罢科举,改由学校取士等等的新政。

    然而神奇的是,大宋的皇帝和大臣们主持了一次又一次的变法,最终却又一次次的以失败而告终,最后倒霉的反而是原本应该受益的百姓。

    对于这种情况,后人可以分析出无数种失败的原因,穿越者培训基地更是无数人前扑后继的争相穿越,试图改变这种局面。

    但是说来说去,最后导致失败的原因就只有一个:

    大宋的皇帝的手里面没有军权!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历史上凡是数得上号且能够被人记住名号的王朝,除了得位不正的赵大之外,那些开国皇帝们都不怕天下大乱

    赢胖子动不动就是统一哈统一哈,老流氓拿着儒生的帽子当尿壶,朱重八让人带着枷锁办公,动不动就能揪起牵连几万人的大案。连孔家庙都砸的千古教员更不用说。

    为什么?因为这些皇帝手里有军杈,不怕乱!

    而赵家皇帝……

    赵大得位不正,杯酒释兵权之后要靠文人来压制武将,赵二斧声烛影,高梁河骑驴漂移之后败光了开国之军,赵家皇帝文要与士大夫共天下,武要依靠将门去镇压叛乱,自己手里却没有一支可靠能打的军队。

    所以,当赵家皇帝想要变革的时候,大宋那些原本的既得利益集团就会疯狂反扑,在朝堂上反扑不成就暗戳戳的煽动民间叛乱,而民间又多的是一些乐于杀人放火受招安的杀才……

    而赵桓最大的底气,则来自于弄死完颜宗瀚之后所组建的那支禁军有能耐就整个大宋全乱套,大不了就重新打天下!

    一想到那支驻扎在汴京城外训练的禁军,赵桓的嘴角便忍不住翘了起来:“这一次,朕不光要重新修订《宋刑统》,还要规定天下女子也可以读书、做工。”

    PS:

    阅读网址: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