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最狠暴君 天煌贵胄

第379章 让老神仙见笑了

    “金富轼起兵造反,王构身死国灭,我大宋自然有义务替王构报仇平叛,出兵高丽,就成了吊民伐罪,征讨不臣。”

    李纲斟酌着说道:“到时候王构的后人继承高丽江山社稷,感念我大宋官家天恩高厚,所以申请内附……其实也不是不行。若是由金富轼来上表内附,这名声上须不好听。”

    赵桓却呵的笑了一声,说道:“名声?开宝中王师围金陵,李后主遣徐铉入朝,对於便殿,述江南事大之礼甚恭,徒以被病,未任朝谒,非敢拒诏。太祖何以对之?”

    ‘不须多言,江南有何罪,但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可许他人鼾睡。’

    赵大灭南唐的理由就是这么粗暴我家的地盘旁边,不能让别人占据。

    赵大可曾因此落下什么坏名声?

    没有。

    尽管赵大欺人孤儿与寡母之事儿一直为人诟病,甚至还有人写了首“当日陈桥驿里时,欺他寡妇与孤儿。谁知三百余年后,寡妇孤儿亦被欺”的诗来嘲讽赵大。

    然而,没有任何人因为赵大说“卧榻之侧,岂可许他人酣睡”这句话而指责谩骂。

    对于中原堂口来说,堂口扛把子能让老百姓吃饱饭是第一大政治正确,开疆扩土就是第二大政治正确,剩下的都是些无足轻重的小问题。

    反倒是建奴那个“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今日割一地,明日割一地,今日赔款百万两,明天就敢赔万万两的老妖婆,却是被人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除了一部分螨遗跟一部分脑残,基本上没人想着替老妖婆洗白。

    所以,高丽的问题,对于赵桓来说其实也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之所以一直不出兵高丽,是打算从高丽的身上吸更多的血来反哺大宋,现在高丽那边被他们自己作出大问题了,赵桓也就懒得再继续因此而扯皮了。

    “金富轼如果能老老实实的上表内附,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赵桓沉声道:“如果金富轼跟王构一样,也只想着‘事大’,想着保留高丽国祚,那就直接灭掉高丽。”

    李纲却道:“只是如此一来,无论是金富轼请求内附,还是直接出兵高丽,只怕我大宋跟金国的关系也会因此而改变。”

    “臣倒不是想替金国求情,而是金国毕竟要强于高丽,眼下金国也没什么乱子,正好又能替我大宋抓……聘请劳工,若是现在就出兵金国,反而不美?”

    “再者说,现在枢密院改制,禁军和厢军改制,朝堂和地方也在改制,臣以为实在是不宜现在就征讨金虏。”

    然而让李纲想不到的是,庄成益居然又是第一个跳出来表示反对:“臣以为其实没什么美不美的,也没有什么宜不宜的。”

    “行军打仗的事情,臣确实懂的不多。但是臣知道,打仗最重要的就是后勤和军费。”

    “现在国库足以支持十万大军一年所需的军资和粮草,若是明年出兵,只怕国库之中未必有这么些钱?”

    听到庄成益的说法,李纲不禁皱着眉头问道:“庄尚书,国库不是没钱么?” :(/

    庄成益老脸一红,接着却又振振有辞的说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再说了,倭国有银山、金矿,辽东也一样有金矿!既然有金矿,那就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听庄成益这么一说,不仅是李纲等人都瞠目结舌的瞧着庄成益,就连种师道等人也都差点儿喷出一口老血这庄尚书果然对得起他庄貔貅的绰号,时时刻刻不忘金矿银山的事情!

    庄成益见众人都一脸懵逼的望着自己,顿时恼羞成怒,叫道:“都看着我作什么?”

    说完之后,庄成益伸手一指种师道,说道:“种老相公,你们枢密院要钱的时候,本尚书没说不给你们钱吧?”

    待种师道点头之后,庄成益又伸手一指工部尚书高子安和礼部尚书方子安,说道:“你们工部还有礼部要钱的时候,本尚书也没说不给吧?”

    “不当家就不知道柴米贵!”

    “枢密院想要换装更新更好的装备,工部要修更多的河道桥梁,礼部要建更多的学堂,这些不都得要花钱?”

    “你们花起钱来如流水,老夫这个户部尚书左支右绌,想尽了办法替你们去弄钱,可从来没耽误你们的事儿吧?”

    “可笑老夫掌管着大宋的钱袋子,户部的衙门却是晴天漏风雨天漏雨,从来就没舍得花钱修缮过!”

    “现在本尚书不过是想着把辽东那边的金矿弄回来补贴补贴国库,你们一个个的瞪着我干什么?”

    “……”

    李纲跟种师道对视一眼,各自寻思着不就是看了你一眼?看一眼还特么能少一块肉是怎么的,你不要脸这事儿又不是今天才传出来的……

    当然,心里怎么想归心里想,真让李纲和种师道当面去怼庄成益,两人还是有些打怵庄成益这个老貔貅狠起来那是连官家都敢坑的狠人,一般人还真不行!

    “那就看看他金富轼怎么选择。”

    眼看着一众大佬们已经分立成主战派和保守派,赵桓干脆一锤定音,说道:“倘若他上表内附,那就仿大理故事,允了他高丽内附。若是他不上表内附,那就直接以吊民伐罪的名义出兵高丽,顺便再把金虏一块儿收拾掉。枢密院做好出兵的准备。”

    种师道眼看着赵桓这个扛把子跟掌管钱袋子的庄成益已经达成一致,当下也只能无可奈何的躬身应是。

    ……

    “姐夫,前面就是开京城了。”

    朴成性指着大帐外的开京城说道:“王构小儿自绝于高丽臣民,姐夫何不趁此时机自立?”

    金富轼瞪了一眼朴成性,问道:“然后呢?”

    “然后姐夫就是海东天子啊。”

    朴成性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姐夫一再请求宋国出兵相助,宋国都一直不理会,现在开京已是囊中之物,姐夫正该是坐北朝朝,又何必再上赶着贴他宋国?”

    “啪!”

    金富轼猛的抽了朴成性一个耳光,喝斥道:“一派胡言!当初起兵之时,某便是为了高丽百姓,又岂是为一己之私?”

    训斥完了朴成性,金富轼又转过头来,对身着道袍的郭京笑道:“倒是让老神仙见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