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最狠暴君 天煌贵胄

第446章 灭其国,擒其王,献其土

    这就像钓鱼一样呼延通本来想着钓上来阇耶跋摩这条二两重的小鲫鱼,谁曾想直接把利乌耶跟郭登峰这两个一斤多的鲤鱼拐子给钓上来了?

    只是稍微打量了利乌耶跟郭登峰一眼,呼延通多少就有点儿看不上这两个人“啧啧,丑成这个熊样子,居然还有胆子起兵作乱?”

    长得丑?

    尽管被抓起来了,甚至小命能不能保住还两说,但是郭登峰跟利乌耶依旧对呼延通怒目而视。

    呼延通却丝毫不惯两人的毛病,直接一人赏了几鞭子,喝骂道:“还敢瞪你爷爷?找死!”

    眼看着呼延通将两人抽得满地打滚,陈老太爷尽管心中解气,却还是不得不站了出来,躬身道:“呼延将军息怒,利乌耶毕竟是三佛齐之主……”

    利乌耶好歹是三佛齐之主,就算是兵败被俘了,那也是一国之主,赵桓这个官家可以肆意羞辱他,但是换成其他人就不行,这也算是一个不能明言的潜规则。

    现在呼延通拿着利乌耶不当回事儿,一鞭子一鞭子抽的解气,可是回到大宋之后呢?会不会有人把今天的事情翻出来算旧账?别到时候落得个不但无功反而有过的下场。

    呼延通自然能听明白陈老太爷话里的意思,只是让陈老太爷没想到的是,呼延通不仅没当回事儿,反而哈哈笑着说道:“无妨。若是换了金国的完颜晟,那本指挥使还真不敢这么抽他,只是这利乌耶算得了什么?不过是狗一般的东西,留他一条狗命就算好的。”

    事实上,如果不是韩世忠千叮咛万嘱咐的要求呼延通留下利乌耶的性命,只怕利乌耶都见不着第二天的太阳。

    而韩世忠之所以要求留下利乌耶的性命,则是收到了枢密院跟礼部发过来的联合行文

    西夏灭国,李乾顺死的很干脆。

    南越灭国,李乾德也死的很干脆。

    倭国灭国,后鸟羽舔黄也死的很干脆。

    中原堂口自古来就讲究一个“灭其国,擒其王,献其土”,所谓擒其王就是活捉然后送到太庙去显摆显摆,让列祖列宗都好好乐呵乐呵。

    结果可倒好,哪怕不算间接灭亡的高丽棒子那边,三佛齐也已经是大宋灭掉的第四个国家了,可是国王呢?

    基本上在哪儿抓的就是在哪儿死的,连太庙的门槛都没摸着,这让大宋的列祖列宗们怎么看?还怎么乐呵?

    除去这个原因之外,种师中因为刚刚接任枢密院扛把子不久的原因,也同样需要弄个国王回去献俘太庙来证明自己。

    所以,枢密院跟礼部的联合行文就跟着明州水师一起来到了三佛齐,利乌耶也因此而暂时保住了一条狗命。

    只不过,无论是枢密院那边还是朝堂上,那些大佬们的心里很清楚,官家是绝对没什么兴趣看猴子跳舞的,所以只要完成了献俘太庙这个仪式,让大宋的老祖宗们都跟着乐呵乐呵,利乌耶也就算完成了他的使命。

    到时候就能让他安心上路了。

    ……

    韩世忠最近很无聊,甚至都在琢磨着怎么才能跟驻扎在朝鲜布政使司那边的岳鹏举对调一下

    朝鲜布政使司那边好歹还有个金虏,老完家还是有几个人才的,比如已经被筑京观的完颜宗瀚,又比如完颜宗望,完颜宗弼,这哥几个多多少少也算是有几分能力,拿来当对手倒也不错。

    可是南洋这边有什么?答案是特么的猴子!除了猴子还是猴子!

    当初还以为三佛齐好歹也是一方霸主,怎么着也能挑出来几个能打的,结果还他娘的不如南越的那些猴子,从头到尾就没遇上一个能打的,还真是一猴更比一猴废。

    这种猴子国在南洋没有十个也得有八个,基本上个顶个的弱鸡,就算再灭几个这样儿的猴子国都也体验不到什么成就感。

    更操蛋的是自己还得在南洋这边搞劳务派遣哪怕这种事情有刘二狗去操劳,韩世忠的心里也依旧不爽。

    这么一想,韩世忠就更加羡慕驻扎在朝鲜布政使司的岳鹏举了。

    而身为“北鹏举、南良臣”之中北鹏举的岳飞岳鹏举,现在的心里也同样不怎么舒服。

    完颜宗弼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了,大有龟缩起来苟到天荒地老的趋势,让岳飞一度以为完颜宗弼是不是拜了哪个乌龟为师傅。

    要不然这龟缩功怎么就练的这么好?

    然后岳飞就挺羡慕韩世忠南洋那边的猴子再怎么不经打,那也是好几个猴子国,一个一个的打过去虽说没什么成就感,但是起码还有的打啊。

    这边可倒好,无论自己怎么遣人邀战或者是挑衅,人家完颜宗弼都跟个铁了心的王八一个龟缩起来不动弹,让自己想打都没办法打。

    这就好比钓鱼一样,想钓五斤重的鲤鱼钓不上来,钓点儿几两重的鲫鱼不也挺有手感的么……

    “来人啊!”

    暗恨自己周边已经没什么小鱼,只能钓完颜宗弼这个几斤重的乌龟,岳鹏举干脆喊过了亲兵,吩咐道:“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有?准备好了就给完颜宗弼送过去。”

    亲兵躬身道:“已经准备好了,小人这正准备给姓完的送过去呢。”

    只是答完了岳飞的问题之后,那亲兵又迟疑着道:“只是……只是官家已经在完颜宗瀚的身上用过这招了,现在再用到完颜宗弼身上,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中计?”

    岳飞呵的笑了一声,说道:“我要的便是他不中计!”

    见亲兵已及大帐中的一众将领们都面露不解之色,岳飞干脆捋着胡须笑道:“听说当初完颜宗瀚身披彩衣于两军阵前舞蹈,还谢官家赏赐之恩,完颜宗弼纵然不如完颜宗瀚,只怕也不会因此而动怒,多半还会因此而小心提防。”

    “不过,我要的也正是他小心提防只要他小心提防了,就多半不会出城来战,到时候正好遣一偏师,绕过他宗弼。”

    “完颜宗弼不是在汤阴劫掠么,某便遣人在他的退路上埋遍地雷,让他往回逃命的时候好好劫!劫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