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李古丁

328,功法典藉,策反【2/3】

    刚刚走进书楼大门,来到门厅,前边就响起两声惊呼。

    楚天行与星殒剑尊往前望去,就见走在最前的二人,正一脸震惊地指着一张方桌。

    方桌上,摆着一只酒壶,一只瓷碟。

    瓷碟里边,竟摆着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珠,一对无神的瞳孔,正直勾勾对着进门的众人,看上去像是在瞪着众人一般。

    “这有什么好怕的?不过是一对死人的大眼珠子罢了!”

    一个大汉冷哼一声,推开前边二人,大步走到方桌前,俯身从方桌底下,哗啦一声拖出了一副白骨:

    “看清楚,这儿有个死人,这对大眼珠子,恐怕就是这家伙留下的!”

    看到那副白骨,众人脑海之中,都不由浮现出这样一副画面:

    某一天,这座书楼的看门人,正坐在方桌之后,一边看守书楼大门,一边美滋滋地品着小酒、吃着小菜。

    突然,大劫降临,看门人一对眼球,莫明喷了出来,正好掉进盛菜的瓷碟里边。

    而看门人的身体,则是从椅子上滑落下去,滚到了桌下。

    “死,死在大劫之中的群仙殿修士吗?”

    有人颤声道:

    “可,可为什么尸体都变成了白骨,落在碟子里的眼珠,居然还完好无损,看上去像是刚刚抠出来的一般?”

    “这碟子莫不是件宝物,有保鲜作用?”有人大开脑洞。

    “那碟子里的菜呢?”有人提出质疑:“既能将眼珠保鲜千年,那碟子里的菜,应该也还在吧?”

    “说不定看门人死之前,刚好把菜吃完了?”之前开脑洞的那人说道。

    “既然你说这碟子是宝物,那去把它收起来啊!没人跟你争!”质疑那人不耐烦地说道。

    “这……”

    “好了,不要争执了。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须得同心协力,搏一条生路。”

    一个相貌老成,气质沉稳的中年男子说道:

    “这仙宫诡异非常,错非迫不得已,这些看起来古怪的东西,咱们还是能别碰,就尽量别碰。”

    “这位兄台说得没错,咱们还是进去看书吧。若能找到功法……多少也有些指望。”

    当下众人小心翼翼绕过门厅那张方桌,向着一楼藏书厅走去。

    楚天行与星殒剑尊自然更不会去碰那只诡异的瓷碟,一样是小心翼翼地绕了过去。

    绕过方桌之后,走进藏书厅之前,楚天行又回头望了一眼,发现那对眼珠,不知何时,竟是悄然转了方向,由面向大门,改成了面向藏书厅,正无神地瞪视着众人的背影。

    “这鬼地方,真是处处有诡异……”

    楚天行皱了皱眉,谨慎戒备着,与剑尊随着众人进了藏书厅。

    一层藏书厅面积极大,整整齐齐摆放着上百个书架,上面放满了各种线装书藉。

    众人从门口的书架开始,谨慎地从书架中抽出书来快速翻看。

    刚开始数十个书架,并没有找到功法典藉,都是些记载着山川地理、人文风俗、医卜星相,乃至动物植物、地方志异的知识书藉。

    到后面书架,才渐渐出现修行类的书藉,但也只是一些基础理论,以及粗浅的基础功法。

    这样的书藉,对这些都有大宗师修为的炮灰来说,根本毫无价值,草草翻看一番,便又放回书架。

    可对星殒剑尊来说,即使只是基础的修行理论、粗浅功法,也是极有价值的。

    因为群仙殿收藏的这些修行理论、粗浅功法,都是成体系的完善理论,功法再粗浅,也是体系严谨的正统筑基功法。

    这对于修行底蕴薄弱的地球来说,可以说相当宝贵的理论财富。

    即使并不完全适用于地球,也有极大的研究与参考价值。

    于是她毫不犹豫,将所有被其他人弃如敝履的修行类书藉都收了起来。

    一个长得颇有几分姿色的女子,看一眼剑尊那易容之后,平凡普通的面庞,暗自撇了撇嘴,问道:

    “这都是些基础的修行道理、奠基功法,瞧你也是个宗师,要它们作甚?”

    剑尊面无表情,语气平淡:

    “我想建立一个宗门。这些修行道理、功法虽然粗浅,但将来建起藏书楼,也可以给刚刚入门的弟子们翻阅。”

    那女子嗤笑道:

    “你倒有几分雄心壮志。可惜,咱们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是未知之数呢。”

    说到这里,她自己也是黯然神伤起来,叹了口气,懒得再跟剑尊说话,去前边找书去了。

    一百多个书架,算上楚天行、剑尊总计十一人的炮灰,很快就已悉数查看了一遍。

    除最后几个书架,收藏着一些最高只到内力境的功法之外,再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而内力境的功法,这里的众人,以及外边的五大势力、黑龙尊者、一气仙显然也是看不上眼的。

    因此除剑尊收起了大量功法书藉之外,其他人什么都没拿,返身出了藏书厅。

    刚想走楼梯上二楼,站在门外的一气仙忽然开口:

    “一层没有禁制?”

    众人答道:“没有。”

    一气仙缓缓颔首,说道:

    “那尔等便上楼去查看。真气境以上的功法书藉,皆不许私藏,须得留在原处,等我们过目。尔等彼此监督,若有私藏者,休怪本座辣手。”

    众人默默点头,循楼梯上了二楼。

    待众人上楼后,一气仙方才缓缓踏进大门,一进门厅,就看到了那对眼珠。

    “又是这等诡异……”

    一气仙看看地上的白骨,又看看那对新鲜的眼珠,眼皮微微一跳,沉吟一阵,感觉还是安全第一,等炮灰们探索完毕,确定安全后再进去比较妥当。

    于是退出门外,对玄天罡等人说道:

    “这书楼一层并无禁制,但不知二三层是否有禁制。另外,这里有些诡异,几位宗主,请嘱咐尔等门人弟子,莫要触碰里面的古怪东西。”

    玄天罡不以为然道:

    “仙宫诡异,我等早知,自不会随意触碰古怪东西。”

    一气仙呵呵一笑:

    “是我多虑了。几位宗主有前人经验,对这仙宫禁忌,自比我们知道更多。”

    玄天罡又问道:

    “你就这么放心让那些小辈前去查探?不怕有人私藏功法典藉?”

    一气仙背负双手,悠然道:

    “他们只是一群被我与黑龙兄,临时纠集起来的乌合之众,必然不会齐心。

    “若有人敢藏私,必会有人为了讨好我与黑龙兄,出首举报。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们众口一词,欺瞒我等,区区十一个大宗师而已,反手可灭,不怕他们私藏典藉。”

    他们说话时,楚天行等人已经上到二层,来到了二层的藏书厅。

    二层藏书厅,只有十来个书架,尽是些相对高深的修行理论,功法典藉亦都是高深的内力境、真气境功法。

    星殒剑尊毫不犹豫,把所有的修行理论、修行功法统统收了起来,连真气境功法都没有放过。

    “你疯了?”

    那气质沉稳的中年男子低喝道:

    “一气老……前辈可是说过,真气境以上的功法不得擅动,着我们彼此监督。你现在把它们悉数收起,一气前辈责问起来,我们可不会为你担当,谎称二层没有功法,必会将你供出,到时一气前辈一掌下去,你便是肉饼一张!”

    之前与剑尊说过话的那女子也道:

    “就算你想建立宗门,也不必如此挑衅一气前辈吧?快把真气境的功法放出来,反正一气前辈说过,允许咱们抄录一份的。”

    剑尊面无表情:

    “搜完这藏书楼,接下来还要去闯其它地方,探其它禁制,哪里会有时间给咱们抄录?”

    那女子道:“出去以后不就有时间了么?”

    楚天行淡淡道:

    “先不说有没有可能活着出去。就算活着出去了,一气老贼他们,真会放我们离去?

    “不怕我们泄露仙宫机密?好吧,就算仙宫机密泄露了也无所谓,毕竟下一次仙宫出世,要等到两百年后。可他们就不怕我们泄密那个异世天地的机密?

    “听他们方才的语气,可并不想与其他势力分一杯羹,就只他们七大势力联手,吞下那方异世天地的。”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不禁悚然一惊。

    有人脸色不自然地说道:

    “我们,我们可以拜入一气前辈或是黑龙前辈门下……”

    楚天行嗤笑一声:

    “一气仙有一气宗,黑龙尊者有真龙宗,都是门徒无数的大宗门,哪里需我们这些并非他们一手栽培起来的孤魂野鬼?

    “对他们来说,我们的价值,也就只是在仙宫之中,作一程问路石、替死鬼罢了。

    “就算离开仙宫之后,我们主动投效,他们肯收下我们,未来攻打那异世天地时,我们也只会被当作问路石、替死鬼、填沟壑的马前卒,永远别想被他们当作自己人。”

    有人抽搐着脸颊,咬牙道:

    “照你这么说,我们岂不是必死无疑了吗?”

    “也不尽然。”

    楚天行淡淡道:

    “此地禁制,已将罡气境们大幅削弱。方才黑龙老贼打那尊玉像,竟然用了将近百招,方才将之拿下,这要放在外界,是绝无可能的……”

    那沉稳中年摇头苦笑:

    “就算七位罡气境被禁制压制,实力大打折扣,要杀我们,还是轻而易举。

    “更何况,天罡宗等五大势力,还有一百多位一流、顶尖的大宗师。

    “单是五大势力的大宗师们,就足以将咱们这区区十一人斩成碎片了。”

    楚天行轻声道:

    “兄台此言倒也不假。可是……咱们现在已经没有其它出路了,只能是拼死一搏。

    “搏一把,尚有可能出现奇迹,拼出一条活路。若不搏,便是必死无疑……”

    听他这么一说,其他九人,皆是脸色阴晴不定,目光闪烁,隐有意动之色。

    当然更有人心下冷笑,转动着“出首举报”楚天行这妖言惑众之人的阴暗念头。

    却不知,这念头刚一生出,便算是对楚天行有了恶意,自然难逃他的直感感知。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