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李古丁

422,蛊惑人心【3/3】

    “荒神老祖身为不朽真神,怎么可能会被虚空诡异侵蚀?不朽真神精气神极致内敛,浑圆无瑕,自成天地,只能被杀死,无法被迷惑……”

    “荒神老祖乃是千年之前苟活至今的老古董,受当今灵气衰退的大环境局限,其内天地早已倾颓衰朽,只剩下不朽真神的空架子,早已抵御不住虚空诡异的侵蚀。”

    “荒神老祖若去了地球,恢复到巅峰状态,不就能抵御侵蚀了么?”

    “侵蚀过程不可逆。侵蚀已经发生,即使去到地球,恢复巅峰,他还是会变成虚空诡异的傀儡。”

    “你不是能克制虚空诡异的力量吗?有你傍身,荒神老祖怎会被侵蚀的?”

    “荒神老祖在将我夺取到手之前,就已经被虚空诡异侵蚀,污染了元神。我说过,侵蚀过程一旦发生,便不可逆。就算是我,也无力救治他。”

    “不对,你既能克制虚空诡异的力量,即使无法助荒神老祖摆脱侵蚀,亦可以等到荒神老祖被彻底污染之后,再将之镇压……届时他化成虚空诡异傀儡,丧失不朽真神的力量,你镇压起来,岂不是轻而易举?”

    “但那一来,你们这些人,至少有一半要被他传染,为他陪葬。毕竟,我现在被荒神老祖掌控着,无法帮助你们抵御虚空诡异的侵蚀。为未来计,我不能等到那个时候,只能尽早出面。”

    “你拥有克制虚空诡异的力量,荒神老祖受虚空诡异侵蚀,他应该视你如毒蛇猛兽,恨不得将你毁之而后快才对,又怎会将你死死把持,须叟不离手边?”

    “鱼儿吞食鱼饵时,也并不知道香甜可口的饵食中,竟裹着能令它丧命的鱼钩。我身为应劫而生的先天神剑,既然天生拥有针对虚空诡异的力量,自然也有瞒天过海,甚至令虚空诡异将我视为香饵的能力。”

    “……”

    众罡气境不断提出各种质疑,白袍人从容不迫,一一解答,言辞滴水不漏,合情合理。

    配合他低沉话语声中,那如有魔力一般的强大说服力,渐渐地,众罡气境于情于理,都开始愈发信他。

    “你需要我们将你自荒神老祖手中夺过来?”

    “是。唯有如此,我才能保护你们,不被虚空诡异的力量传染。”

    “你能令荒神老祖暂时放手神剑?”

    “不能。潜移默化主导了荒神老祖神智的虚空诡异之力,已经将我视作香饵,绝不肯放手的。我若强行令他放手,他便会惊醒过来,认出我的真面目,想方设法将我摧毁。论绝对实力,除非他的力量,已尽数转化成虚空诡异的力量,否则我便不是他的对手。”

    “那荒神老祖手持神剑,我们如何是他的对手?”

    “我既为剑灵,自然可以压制神剑的力量。在我压制之下,荒神老祖纵然手持神剑,也发挥不出威能。”

    “你曾在陆无瑕手上,与荒神老祖交过手。他的实力究竟如何?”

    “徒手一击,可击溃在场任意一位罡气境,再补一击,即可杀之。但这种程度的出力,对他有极大负担,他不可能连续不断的频繁出手。大部分时间,只能施展罡气境级别的实力。”

    “可即便如此,他也只需要两招,就能击杀任意一位罡气境啊!”

    “不。只要有足够的人手,从旁牵制,不给他补刀的机会,他便无法做到两招杀一人。而只要没有被他杀死,即使负伤不轻,相信以各位罡气境的恢复力,也是很快就能恢复状态。之后只要与他不停缠斗,不给他喘息之机,那么熬也可以熬死他了。”

    “叶宗主,是否真是如此?”

    “……老祖的状态,确实如此。当初与陆无瑕一战,老祖数次将她击溃,但因有怒剑仙牵制,又有神剑保护,老祖最终也没能将陆无瑕击杀。陆无瑕、怒剑仙不过两人,就能在神剑保护下不死,而我们这么多人,即使没有神剑,可老祖也用不了神剑……我认为,老祖并不可怕。”

    “为何不等到荒神老祖击破异界之门,打下地球之后再动手?”

    “所以我们要集体请愿,要求老祖带头攻略地球。若他肯攻略地球,就暂时不与他翻脸。”

    “若他能在攻略地球时多消耗些功力、状态,甚至受些伤,形势对我们就更加有利了。”

    “然而荒神老祖恐怕不会如我们所愿。他既受虚空诡异侵蚀,神智已不正常,我等无从揣摩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总不至于在我们请愿之时,当场与我们翻脸吧?”

    “这谁说得准?不过即使翻脸,我们倒也不惧。只是没了荒神老祖,攻略地球之事,怕就颇多碍难了。”

    “神剑可以帮我们的吧?”

    “等一等,我还有个问题!”

    那须发皆白、身形魁梧的威猛老者凝视白袍人,沉声道:

    “你所说的一切,成立的根本,在于你真的是神剑剑灵。所以,你要如何证明你的身份?”

    众罡气境闻言,纷纷颔首:

    “不错,不能单听你的一面之辞。你确实需要自证。”

    “与荒神老祖作对,毕竟要冒生命危险。若不能证实你的身份,我们就得面对能全力发挥神剑威能的荒神老祖,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那我等宁可暂时放弃攻略地球,将地球存在之事通报真灵门。拼着多些人来分润地球利益,也要先集结足够的人手,再来与荒神老祖分个高下。”

    叶神通道:“我可以证明……”

    “叶宗主,你恰恰是最不能证明的。我们怎么知道,你不是与这位剑灵一唱一和,联手来诓我们,骗我们去冲撞得罪荒神老祖,帮他制造发难的借口?”

    “不错,叶宗主,你是不可能证明剑灵身份的……”

    虽然在白袍人好吧,就是楚天行那如有魔力、极具说服力的言语下,众罡气境已不知不觉对他产生了信任,但罡气境毕竟是人间之神。

    挑动他们的情绪,令他们或是无名火起,或是贪欲丛生,或是心花怒放……这也许并不困难。甚至一定程度上获取他们的信任,也没有多大困难。

    可想要在短时间内,让罡气境对楚天行深信不疑,完全按照他的主张行事……

    那除非是用征服陆无瑕师徒的手段才行。

    否则的话,就得花费一段相对漫长的时间,于长期接触之中,进行潜移默化的诱导了。

    而现在,楚天行纵然已经全力发挥,可在没有进行身体接触,亦未用神剑诱惑的情况下,单用言语令这些罡气境对他产生一定程度的信任,已经是将他自身的特殊能力,发挥到极限了。

    但毕竟是要与一位不朽真神作对,即使那不朽真神已经虚弱不堪,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荒神老祖仍然具备徒手一招击溃罡气境,再补一招击杀罡气境的实力。手持神剑的话,杀伤力更是倍增。

    众罡气境心底仍存疑虑,非得楚天行自证剑灵身份不可。

    对此,楚天行从容不迫,悠然道:

    “我为瞒过荒神老祖,未携带太多的力量出来。不过即使只带出了少许力量,自证身份,应该也足够了。”

    说话间,他抬起右手,食中二指并拢为剑,轻轻点出一剑。

    投影状态下,楚天行的身躯宛若幻影,并非实体存在。身体的话,对现实的影响极其微弱,只能稍微掀动空气而已。

    只心灵方面的影响,可以发挥得淋漓尽致。

    但并不代表,他就完全没有实际的攻击力。

    那个蟑螂一般的神秘黑衣人,平时也是废得可以,几乎是一碰就死,随便几个大宗师,都可以将之斩成碎片。

    但必要时,那神秘黑衣人,亦可动用部分力量,曾经在冰亡自封的秘境当中,一声轻笑,消弥冰亡的攻击。

    所以楚天行的身体如幻影,对现实无法造成影响,可调动少许罡气,发动攻击还是可以的。

    此刻。

    楚天行借着那种奇异的“高维”状态下,类似量子纠缠效应一般的共鸣,以投影调动了一丝力量,并指为剑,一剑刺出,指尖迸出一道晶莹流光。

    这一道流光剑气,看似轻盈飘渺,却隐隐散发出一种似阐述着天地杀伐至理的恐怖剑意。

    看到那一道流光剑气,所有罡气境眼中,都似看到了那口霞光湛湛、流光溢彩、晶莹剔透的长剑,正当空飞刺,宛若长虹贯日。

    这一道剑气太过微弱,远不足以对罡气境造成威胁,最多只能击杀一位真气境。

    不过用来自证身份,已绰绰有余。

    罡气境们在荒神老祖斩杀夏灵真时,亲眼见证过神剑威能。

    凭他们的眼力,自然能一眼辨出,楚天行挥出的,确实是与那神剑同出一源,甚至那就是神剑本身发出的剑气。

    当下那质疑的老者点头道:

    “不错,阁下身份无疑,确实是神剑剑灵。”

    其余罡气境也纷纷点头:

    “阁下剑气精纯无瑕,剑意杀伐凌厉,与我等看到的神剑分毫无差,确是神剑无疑。”

    叶神通松了口气,笑道:

    “既已证实剑灵身份,那么我等现在是否就去邀集其他同道,再往老祖闭关处,请他率队出征?”

    若能逼荒神老祖带队攻略地球,让老不死的死前发挥一下余热,对叶神通以及诸位罡气境来说,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求勒个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