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李古丁

450,【大结局】

    当最后一个玄真界罡气境被打爆,天启之门前的战斗,就此落下帷幕。

    这一战,因星殒剑尊铸就不朽大丹,以无敌之势,摧枯拉朽般击溃了唐晨、千叶岛主、元磁山人等玄真界最强的一批罡气境,地球方由是无损完胜。

    前来攻打天启之门的三十位玄真界罡气境,三位死在第一波核爆攻击下,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玄夜宗主临阵倒戈,背刺唐晨,直接宣布加入地球。

    千叶岛主、元磁山人,以及两位见机得快的罡气境果断投降。

    剩下的二十二位罡气境,全军覆灭,无一幸存地球的罡气境,即使对待凡人、对待世界的理念,与玄真界罡气境截然不同,可无论星殒剑尊也好,铁将军等人也罢,又或是钢铁圣女等五位外援,就没一个是圣母心肠。

    个个都是杀伐果断,不降就杀,甚至喊投降稍慢半拍,都要被生生打爆。

    地面上。

    星殒剑尊看着仰躺在地上,从胸口到小腹,破开一条深长裂痕,几乎将她一分为二的唐晨,淡淡道:

    “你丹田已毁,功力半废,不过还是可以救得回来。以后虽然会跌落境界,但正常活到老倒是没有问题。投降么?看在你也是受人蒙蔽的份上,若投降,我便救你。”

    唐晨看了星殒剑尊一眼,一言不发,合上了双眼。

    “明白了。”剑尊点了点头,手起一剑,斩下了唐晨的首级。

    对于罡气境的武者来说,跌落境界,且再无修炼回来的可能,那还真是生无可恋,不如一死。

    星殒剑尊能理解唐晨的心境,给了她一个痛快。

    斩杀唐晨后,星殒剑尊来到凤凰神枪前,伸手握住枪柄。

    凤凰真灵激烈挣扎着,释放出足以令罡气境受伤的鎏金烈焰,狠狠灼烧着剑尊的手掌。

    可惜,伤不了剑尊分毫。

    “以后再慢慢降伏你。”

    剑尊淡淡说着,手掌上星光一绽,暂时镇压住凤凰真灵,将凤凰神枪收起。

    环顾一番战后满目疮痍的大地,对着正打扫战场的众罡气境道一句:

    “我去支援小楚!”

    便腾空而起,匆匆飞走。

    她晋升罡气境,离不开楚天行的辅助。

    而楚天行能克服本性,拒绝最适合他的虚空之道,踏上不朽之道,也离不开她晋升时的“合体共鸣”。

    因此两人之间,存在着极微妙的共鸣。

    只要身处一界,无论相距多远,都能轻松感知彼此的位置。

    现在天启之门战事结束,星殒剑尊感觉楚天行仍处在激烈的战斗中,自然要第一时间驰援。

    看着剑尊以罡气境都难以用肉眼捕捉的超高速,化作一缕星光消失在天边,陆无瑕不无羡慕地说道:

    “不朽真神真强啊……”

    怒剑仙压低嗓门,低吼道:

    “知道不朽真神的厉害了吧?今日之战,我等能战胜拥有绝对数量优势的真灵宗,就因为我们有星殒剑尊这位不朽真神!无瑕丫头你成天醉酒都能踏破神人界限,以你天赋,若肯努力,未来未必不能铸就不朽大丹。所以努力修行吧,别再懒懒散散得过且过了!”

    陆无瑕嗯嗯着连连点头,貌似受教,手却轻抚神剑,心下暗道:

    为了不朽大道……是得努力多学习一些新姿势了!唔,网上似乎有不少扶桑的教学电影?回去后得好好学习一番……还得拉上婕丫头一起学习,我们师徒同心,共同进步才是王道啊!

    ……

    地球。

    大明京师。

    秦玲正和薛子薇一起吃着午饭,楚天行的投影忽然出现在餐桌旁。

    对于他这般神出鬼没的样子,秦玲、薛子薇已经司空见惯,压根儿无动于衷。

    “咦,都不欢迎我啊!”楚天行作失落状。

    秦玲瞥他一眼,撇了撇嘴角:“一个投影有什么好欢迎的?”

    薛子薇也道:“就是,都不能填补我们的空虚,才不要欢迎投影呢。”

    楚天行呵呵一笑,道:“今天晚上我想吃烤肉。”

    “想吃自己做……咦?”秦玲眼睛一亮,激动地看着楚天行:“天行你……今晚就能回来啦?”

    楚天行微笑颔首:“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回来吧。”

    “太好啦!”薛子薇欢呼一声,腾空而起,扑向楚天行,却忘了这只是个投影,径直从楚天行身上穿了过去,卟嗵一声扑在了地板上。

    “记得通知舒师姐、钟师姐,还有雪乃和夜空。”楚天行笑道:“今晚要大摆庆功宴,大家聚一聚,好好庆祝一番。”

    ……

    幻空网总部。

    小凌坐在总编办公室,对着一台电脑,慢条斯理地打着字:

    “作者加油,今天也在期待更新呢!”

    发完这条贴子,又打开一条书评,在书评下面顶贴:

    “作者大大加油,每天都在期待更新呢!”

    嗯,“东厂厂花”不在的时候,小凌就理所当然代为行使厂花大人的职责了。

    正水书评时,旁边空气一阵波动,楚天行投影出现在办公桌前。

    “小凌姐,今晚去我家,参加庆功宴啊!”

    “庆功宴?”小凌抬眼看了楚天行一眼,一边继续打着字,一边慢条斯理地说道:

    “今晚就能回来吗?”

    “是啊。”

    “召集了很多人吧?”

    “嗯。”

    “多人运动?你忙得过来吗?”

    “呃……”

    “剑尊大人会参加吗?”

    “她脸皮薄。”

    “意思是我脸皮比较厚喽?”

    “当然不是……”

    “不必解释,我明白的。其实身为机械人,我脸皮厚倒也是合情合理的。”

    “那你会来吗?”

    “看情况吧。我忙得很呢。”

    “那我就算你一个了。”

    “都说看情况啦!”

    “呵呵,小凌姐你慢忙,我先撤了。”

    ……

    玄真界。

    大漠。

    星殒剑尊凝立空中,看着那彻地连天、肆虐万里的狂暴风沙。

    风沙深处,不时响起惊天动地的雷霆轰鸣,又或是绵密不绝的金铁交击声。

    偶尔一道剑气或是刀罡撕裂风沙,冲天而起,直飞天外,所过之处,留下久久不散的清晰刻痕,仿佛斩裂了空间。

    星殒剑尊凝神感应一阵,没有贸然加入战场。

    如今的楚天行,已不再是当初那个需要受她庇护的少年了。

    如今的他,境界与她相当,实力比她更强,已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这一场玄真界侵略地球的危机,几乎是他一手化解。

    他已是当之无愧的地球守护神。

    现在,他正与强敌对决,情况看上去似乎还不错。

    既如此,她也就没有必要急匆匆去插上一手,打扰他享受这场战斗了。

    她静静地悬浮在空中,看着前方那狂暴的风沙,聆听着风沙中传来的刀剑铮鸣、惊天雷音。

    飘逸的裙摆,柔顺的长发,在清风中缓缓拂动。

    清丽无双的俏脸上,洋溢着一抹无限信任的浅笑。

    宛若等待男人凯旋的妻子。

    ……

    飘渺的剑光倏地一闪,一条断臂高高飞起。

    凶戾绝决、无物不断的刀罡暴涌,噗地一声,自肩头斜斩至腰,将人体一分为二。

    “……”

    黄钟看了看跌落在远处的断臂,再低头看了看正自缓缓滑落的身躯,对楚天行点了点头:

    “不错,你赢了。可你知不知道……什么叫不死怨身?”

    话音一落。

    断臂轰地一声,化为一条怨气冲霄的龙影。

    断成两截的身躯,亦轰然爆裂,化为四十八条怨天恨地的龙影。

    四十九条龙影漫天飞舞,蹿入风沙之中,向着四面八方、天上地下飞遁。

    黄钟的声音滚滚传来:

    “群龙怨身,不死不灭……你能赢我,却杀不死我……等着吧,我必卷土重来!”

    楚天行呵呵一笑:

    “在我面前,哪来的不死不灭?”

    身上霞光一闪,化为一颗光球,光球飞快膨胀,转眼之间,就将方圆千里的空间,尽数囊括进光球内部。

    四十九条怨龙亦悉数被光球笼罩在内。

    那四十九条怨龙咆哮着,左冲右突,在光球内壁上拼命冲撞,却怎都无法撞破那看似毫无厚度,宛若水泡的光球内壁。

    而光球核心深处,恐怖的魔渊,缓缓张开了深不见底的巨口,散发出黑洞一般的吸摄之力,拖着四十九条怨龙,向着光球核心坠去。

    “你不是要看我本相么?现在,你看到了……”

    “不……”

    风沙之外。

    星殒剑尊听着风沙深处,那隐隐传来的凄厉嘶吼,看着那顶端直入云霄的巨大光球,一手环抱胸口,一手托着下巴,神情略微有些严肃。

    旋即又摇头一笑,轻声自语了些什么,肃穆的神情,渐渐变得柔和。

    不知不觉,风沙渐弱。

    光球亦闪烁着变小、消失。

    又过片刻。

    一条高大的身影,足踏虚空,缓缓走出风沙,含笑向剑尊走来。

    剑尊飘飞着迎了过去,握住他的手:“赢啦?”

    楚天行微笑颔首:“赢了。”

    “没受伤吧?”

    “完好无损。”

    “那么……”剑尊眨眨眼:“是不是可以庆功啦?”

    楚天行摇摇头:“稍微差了一点。”

    “差了一点?”剑尊疑惑道:“差了什么?”

    楚天行道:“还有一个煽风点火的家伙没死。”

    剑尊道:“你是说,那个黑衣人?”

    楚天行点头:“嗯。”

    剑尊道:“可他不是杀不死吗?”

    楚天行微笑:“在我面前,不存在不死这个概念。”

    “可你知道他在哪儿么?”

    “当然。现在我们便去找他,瞧瞧他究竟是什么……”

    ……

    地球。

    月球暗面,某个巨型殒坑中。

    黑衣人身形一闪,出现在殒坑坑底,叹了口气,自语一句:

    “楚天行那家伙真是不可理喻……可惜,我受限于规则,不能对他出手,否则……”

    又叹息一声,他身形就此消失,无影无踪。

    片刻后。

    两道人影携手飞临殒坑上方,缓缓降落到殒坑坑底。

    “是这里么?”

    星殒剑尊环顾四周,问道。

    楚天行颔首:“正是这里。”

    “想不到,黑衣人的老巢居然就在月球暗面……”

    星殒剑尊瞳中绽放出灼灼星光,寸寸扫描着殒坑坑底:

    “没有任何异常……难道是洞天秘境?”

    楚天行道:“是。”

    星殒剑尊探寻一番,没有找到洞天入口:“没有出入口?那我们该怎么进去?”

    楚天行笑道:

    “黑衣人的巢穴,跟仙宫一样,是没有正常出入口的洞天秘境。但对我来说,不值一提。”

    说完,右手一握,霞光闪烁间,冰魄剑平空出现在他掌中。

    冰魄剑的本源剑灵,就是他自己,自然是心念一动,便可将剑召至手中。

    他闭目感应一阵,忽然手握神剑,朝某处虚空挥剑一斩。

    晶莹剑光飙射而出,一扫之下,虚空微微一震,敞开一道闪烁着五色霞光的裂痕。

    “进去!”

    楚天行握住剑尊的手,将身一纵,飞掠进那裂痕当中。

    ……

    这是一个巨大空旷的空间。

    空间正中,有一座通体闪烁着五色霞光的大山。

    看着那大山,星殒剑尊震惊道:“五色石!居然全是五色石!”

    没错,那座闪烁着五色霞光的大山,赫然通体由五色石构成。

    山顶上,有一座巍峨宫殿。宫殿上,篆刻着无数浮雕,定睛一瞧,那些浮雕,居然全是上古神祇的形象,并且还并不局限于东方神祇。

    女娲、伏羲、祝融、夸父、后羿……宙斯、雅典娜、哈迪斯……拉、塞特、阿努比斯……

    几乎所有古文明神话传说中的神祇,都在那宫殿的浮雕上,占有一席之地。

    “这……”

    站在山脚下,远远看着山顶的宫殿,看着宫殿上的浮雕,星殒剑尊讶异道:

    “这什么情况?”

    楚天行道:“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两人腾空而起,径直飞到山顶,来到那宫殿前。

    两人步入那高达百米的巨大殿门,进到空旷高大的殿堂之中,一眼就看到了殿中主座上,一尊巨大的身影。

    那是一座锈迹斑斑,爬满青苔,沾满灰尘,乃至有着许多扭曲花纹,蔓生出诡异触手的巨大人像。

    它似是金属铸就,可又有生灵一般的隐晦气息。

    身上那些毫无规律、扭曲生长的诡异触手,有的像是金属链条,有的像是血肉构成,有的又像是节肢动物的触须,让人一看就觉恶心难受。

    它仅仅是坐着,就有五十多米高,可想而知当它站起来时,该有多么高大。

    楚天行与星殒剑尊默默看着那巨大人像。

    忽然,巨大人像张开眼帘,现出一双蒙上了一层阴影的血色眼瞳。

    “你……居然找到这里来了?”

    洪钟般的声音,自巨大人像身上发出。

    旋即巨大人像头上幽光一闪,现出黑衣人那熟悉的身影。

    黑衣人站在人像头顶上,居高临下看着楚天行、星殒剑尊,诧异道: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楚天行微笑道:

    “我似乎说过,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

    “你跟我纠缠这么多次,因果已深。再加上我又记住了你的气息,找到你,不是多难的事情。怪只怪,你搞事太多,留下了太多存在的痕迹。”

    黑衣人默然无语。

    楚天行又好奇问道:

    “说起来,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这座山,会是五色石铸成?为什么宫殿上,有远古各大神系的神祇浮雕?还有你的身体,看上去融合了多种风格……”

    黑衣人又沉默了好一阵,方才缓缓说道:

    “我是远古众神离开前,联手打造的守护者。”

    楚天行、星殒剑尊皆是一怔:

    “守护者?”

    黑衣人颔首:“不错,守护者。”

    楚天行愕然道:“这如何可能?你如果是众神联手打造的存在,那便是存在了无数万年,怎么可能在漫长的灵气断绝期,存活到现在?”

    黑衣人道:“当然是因为众神联手为我打造了这个庇护所。虽然漫长的灵气断绝期,使我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但最终还是撑了过来,撑到了灵气复苏期。”

    楚天行道:“既然能打造这样的庇护所,众神又为何要离开?”

    黑衣人道:“这一座庇护所,耗费了当初地球几乎所有的超凡资源,而能量,却只够庇护一到两个远古众神等级的存在,并且不能保护一定能存活下来。事实上,我之所以能存活至灵气复苏,全因为我并非纯粹的生命体。换作别的古神,说不定已经殒落在黎明之前。”

    楚天行恍然点首:“原来如此……”

    星殒剑尊皱眉道:

    “既然是远古众神留下的守护者,你的任务,应该是保护地球,不受异界侵害吧?为什么你反而要兴风作浪,坑害地球,甚至泄露地球情报,引玄真界来攻?你当知道,若玄真界得逞,地球人怕是要全灭!”

    巨大人像瞳中闪烁着诡异红光,人像头上的黑衣人,则是漠然说道:

    “根据我的推演,地球如果一直处于灵气断绝状态,走科技道路,那么异界之门便不会开启,被异世界毁灭的可能便不会存在。

    “因此灵气复苏,天启之门开启,与异世界连接,反而是令地球处于危机的有害变化。

    “为了守护地球生灵,我必须消灭所有的超凡,打断地球灵气复苏的状态,封印所有的天启之门,使地球重归灵气断绝状态。如此,方能保地球平安。”

    星殒剑尊沉声道:

    “但这并不能解释,你为何要与玄真界勾结。玄真界若得逞,地球还有人能活下来吗?”

    黑衣人道:

    “玄真界不会得逞。等到玄真界消灭了所有的罡气境,我便可以亲自出手,消灭所有的玄真界罡气境。再慢慢分批放玄真界真气境进入,消灭掉地球的真气境,我再消灭玄真界真气境……

    “在这过程中,地球人必然会受到一些伤害,甚至会有数以亿计、十亿计的人丧生。但这都是为了更加美好、安全的未来,必须付出的代价。

    “等到地球所有真气境灭绝,我便可以毁掉所有的天启之门,将之彻底封禁。

    “如此一来,地球将复归平凡,再不与任何异界相连。地球人也不必再担心,受到异界的侵袭伤害,乃至被异世界攻占、灭绝了。”

    听到这里,楚天行恍然大悟:

    “你身为远古众神联合打造的守护者,底层规则便是不得伤害任何一个地球人,所以你只能采取诱导、蛊惑、欺骗等方式,引诱白莲教、护国武士团等组织搞事情!

    “但你虽然不能对地球人出手,却可以对异界人出手。

    “所以你要先引导玄真界灭掉地球罡气境,使地球再无人能阻止你摧毁、封禁天启之门,之后便可反过来消灭玄真界罡气境,不让他们有灭绝地球众生的机会……”

    黑衣人点头:“不错,这正是我的计划。可惜,都被你破坏了。”

    楚天行摇摇头:

    “你这计划,根本行不通。

    “灵气复苏这样的大趋势,如果能够随便打断,那么当初远古众神,就可以逆转灵气衰退,使地球永远灵气充沛,根本用不着离开地球,另寻出路。”

    星殒剑尊道:

    “不错,你的计划,根本就只是一厢情愿。我们也尝试过摧毁天启之门,尝试过用五色石封禁被摧毁的天启之门,可没过多久,封印便会削弱,天启之门就会自行恢复,必须不断加固封印,才能勉强挡住天启之门对面的危险。

    “正因此,一些极度危险的天启之门,才需要罡气境长期镇守。如果天启之门能轻易解决,我们又何必费那么大力气?”

    黑衣人冷哼一声:

    “你们的智慧,如何比得上我?我是众神联合起来的造物,我的推演,绝不会出错!”

    楚天行叹息一声:

    “你的推演,就是错的。你难道就没有意识到你身上的诡异么?

    “那些花纹、触手,还有你眼中的阴影……

    “你啊,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被虚空邪神污染了。你所谓的推演,恐怕就是被邪神力量侵蚀之后,不知不觉,做出的误判。”

    黑衣人冷声道:

    “一派胡言!楚天行,你才是真正的虚空邪神,地球将来迟早会毁在你手上!哼,若不是你有地球人的躯壳,处在规则保护之内,你以为我会容忍你活到现在?”

    楚天行摇头:“啧,被邪神污染还不承认,还反过来污蔑我是邪神……果然,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星殒剑尊道:“守护者,醒醒吧,你已经走上了歧路,歪曲了众神赋予你的使命。若再执迷不悟,我们就只能毁灭你了。”

    “你们毁灭不了我。”黑衣人淡淡道:

    “我是远古众神联手的造物,灵气复苏这几百年来,我虽然还远未恢复到巅峰状态,但即使我限于规则,不能杀死你们,也足以重伤你们,将你们驱逐出去。你们,毁灭不了我的。”

    楚天行轻笑一声:

    “若你是纯粹的众神造物,或许真如你说的一般,我们无法将你毁灭。可惜,你已被邪神污染,你,已是我的资粮……”

    话音一落,楚天行甩手掷出冰魄剑,神剑化作流光,刺向巨大人像眉心。

    巨大人像眉心处浮出一面幽暗光罩,挡在神剑之前。然而神剑只是霞光一闪,那幽暗光罩便如薄纸一般,被神剑洞穿。

    随后神剑便噗地一声,刺入巨大人像眉心之间,直没至柄。

    黑衣人浑身一震,失声道:“怎么可能?”

    楚天行微笑:“都说了,你已经被邪神污染,挡不住我了。”

    说话间,神剑之上霞光暴闪,一颗巨大光球,逸出剑身,飞快膨胀,将巨大人像包裹在内。

    楚天行身形亦倏地一闪,投入光球之中,与光球合为一体……

    “不!你不能毁灭我!我是众神留下的守护者,我的使命是保护地球……星殒剑尊,快阻止楚天行!他是虚空邪神,他会毁灭地球……”

    变调的哀嚎声中。

    星殒剑尊摇了摇头,微笑:

    “不,他是正道之光,邪神克星,武林神话楚天行。”

    ……

    不知过了多久。

    洞天之外。

    殒坑坑底。

    五色霞光闪烁之际,楚天行与星殒剑尊携手出现在殒坑坑底。

    “接下来去哪儿?”星殒剑尊问道。

    “当然是回去庆功了。”楚天行笑道:“我让玲儿准备了庆功宴,师姐你要一起么?”

    星殒剑尊微笑摇头:“你明知道我不会去的。”

    “那我先回去和她们庆祝,再来陪你庆祝?”

    “去吧去吧。”顿了顿,星殒剑尊又问:“这次危机算是彻底解决了,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先庆功,再好好休息一阵,之后,继续开演唱会呗。”

    “堂堂不朽真神,还要开演唱会?”

    “这可是我的修炼之道!再说,我若不努力一点,以后……”

    “以后怎么样?”

    “没什么。”楚天行摇摇头,笑道:“对了,认识你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呵呵,你从来就没有问过。”

    “那我现在问了。”

    “不告诉你。”

    “……行,我不急,以后咱们有孩子了,我不信你连孩子都瞒着。”

    “你!谁要跟你有小孩啦?”

    “呵呵,那可说不准……对了,说起来,我似乎忘了两个人。”

    “什么人?”

    “……算了,他们或许某一天,就冷不丁蹦出来了。走吧,我们回家。”

    ……

    某个异世界。

    山崩地裂间,两条闪光冲天而起,直入云霄,化为一男一女两个人影。

    男子温文儒雅,英俊潇洒,女子容颜绝美,身姿婀娜,两人比肩而立,凌立云霄,端地一对神仙眷侣。

    “我们离开多久了?”

    “五十多年啦!”

    “唉,没想到一不小心被时空乱流卷入,居然在那个秘境里耽搁了这么久,回去怕是该张罗重孙子的婚事了……”

    “呵呵,傻瓜,咱们去的那个秘境,时光流速与地球不一样的。地球上现在呀,怕是只过去一两年而已。”

    “也就是说,儿子现在正在上大学?”

    “是呀。嗯,不过话说回来,咱们离开这么久,天行那小子,不知道和玲儿进展到哪一步了……”

    “希望回去就能抱上孙子。”

    “哪有这么快?他俩才多大呀!还没到法定婚龄呢。再说儿子先天孱弱,有孙子反而是坏事,说不定孙子都会继承他那孱弱体质。”

    “倒也是……不过天行先天孱弱的体质,马上就要变成过去式了!走,回家,给儿子一个惊喜!”

    长笑声中,这对神仙眷侣腾空而去,转眼不见了踪影。

    【全书完】

    总结:

    这本书虽然比前几本书都要长,但成绩也拉胯成绩比太监掉的那本末世之召唤悍妞还差你们敢信?

    一直坚持更新,推荐不断,成绩也没有起色。不上大推荐的话,在畅销榜都看不到影子。

    所以写作过程中,就很迷茫。

    好吧,这肯定因为写得不够好了。

    但是为了当初一句“一定会比前本书写得长”,所以也就不理会成绩,每天三更坚持到现在了。

    一百五十多万字的完结,算是又一次超越了自我吧。

    有这次的超越,下本书也许更好呢?

    休息了,十二月中旬开新书。

    感谢每一位支持我的朋友。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