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 重别楼

第三百五十五章 长安君有领兵之才啊

    屯留。

    五万大军已然驻扎了第五日,晋阳赢准命人送来的粮草便抵达了。

    全城百姓欢呼,他们终于等到了活着的希望。

    成蛟迎接了粮草的入城,大喜道:“大事无忧了啊。”

    赢和也欢喜的点头道:“赢准送的很及时啊,若是在等三日,我全城军民都要饿肚子了。”

    成蛟也是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

    当初带来的粮食本就之够大军食用半个月,虽然分兵了五万,但是同样粮食也对半而分了,屯留的粮食本就被竖壁清野,根本没有半点存于,五日前,这些粮食同时都分配给了满城的老弱妇孺,若是在给大军所用,也就八日。

    看着入城的数十车粮草。

    成蛟道:“这些粮草,足够全城用一个月了,差不多,这一个月内也就可以平定叛乱,明日,我等便可出兵前往蒲鶮,援助赢敢。”

    赢直等人也心情大好。

    很快,有序的将粮草送往了粮仓,命大军看管。

    众人陷入到了巨大的欢愉之中,从粮草入城直到开始发放粮草,足足用了四个时辰。

    成蛟和赢和等人命人去做了这些细碎的事情后,便一直呆在县府之中。

    忽然,众人正在饮酒的时候。

    一阵破天的号角声,遥遥的传来。

    成蛟和赢和本是笑着的脸色顿时僵住了!

    赢和顿时放下手中的酒樽,道:“不好,有敌军!”

    这是攻城的号角,成蛟也吓道:“叔叔,是不是叛军。”

    赢和道:“快上城楼,一看便知!”

    城中的百姓听到了号角后,也吓得纷纷进入到了屋子中,再也不敢出来。

    成蛟呆着一干都尉将领顿着号角的方位,来到了城头,屯留的城墙并不高大,但同样,这里地势平坦,所以也能看得很远。

    赢和和成蛟只见远处一片烟尘,很显然,这都是骑兵。

    骑兵不可能攻城啊。

    那这些人是谁?

    还没落下思绪,众人便看到,数万战马很快朝着屯留奔腾了过来!

    赢和大惊失色,道:‘是,是代军的胡服骑射!’

    赵武灵王改制,穿胡服,习胡射,乃是在魏武卒消失后,少见的强兵,而且在晋阳平原这种地势平坦的地方,胡服骑射可以发挥他的奇袭和行动的灵活。

    成蛟还是第一次见到胡服骑射。

    看着那群如狼似虎的骑兵,根本不弱于秦国的锐士,这千军万马的奔腾模样,还真是震撼了一把。

    赢和顿时大叫一声道:“弓弩手,一旦骑兵靠近,便射杀,不许让他们靠近。”

    成蛟道:“叔叔,这会不会是从晋阳逃出来的代军,看样子,不向是要攻城啊。”

    成蛟虽然没有领兵经验,但是骑兵不攻城的道理这还是知道的。

    代国现在远在代郡。

    如果不是里应外合,根本不可能靠着胡服骑射攻下晋阳,所以,在成蛟等人现在来看,晋阳被代军放弃,就是因为,他们大多都是远道而来的胡服骑射。

    这种兵马只能在野外才能发挥最大的优势。

    成蛟话音没落,便看到,胡服骑射居然调转了方向,朝着另外城墙的一面奔去。

    骑兵的速度是非常快的。

    胡服骑射来到屯留的一面,顿时拉起弓弦,一阵狂射。

    漫天箭雨倾泻而出,在空气中化为一颗颗黑点,对着城楼和城中无差别射击。

    射了几波之后,又狂奔到另一面,再次重复。

    现在,成蛟他们是看出来了,代国的骑兵根本就不准备攻城,只是为了放箭杀人。

    而且,骑兵太过于灵活,秦国的臂张弩也很难命中目标。

    最重要的是,代国的兵马根本不围城,而是几万人吗,一边欢呼吆喝中,统一行动,四处乱射。

    牵着秦军的方向四处跑动。

    成蛟只能分兵在城楼四方,可是几万兵马一分,每一面的防守人数都远远低于来攻打的代国大军。

    根本不能对拼。

    跑也不跑不过。

    成蛟也是被急得焦头烂额!

    好在,秦国的塔盾能够顶住,也没有出现无法控制的死伤。

    相反,胡服骑射也在城楼下,丢掉了数百人命。

    就在众人被弄得不知所措的时候,几万胡服骑射忽然吹起了号角,一个个仿佛根本就没出现似的,飞快的跑了。

    成蛟等人看着远去的代军。

    成蛟这才挂着苍白的脸色,问道:“叔叔,他们这是退兵了?”

    赢和遥遥一看道:“不错,代国退了,我等拒城不出,他们又是骑兵,无法攻城,在这么下去,也只是图曾死伤,自然属于不智。”

    成蛟点了点头,刚才的那副场景,他可是没见过的。

    现在想想,真是心有余悸。

    赢和看了看成蛟面色苍白无血,鼓励道:“第一次,都是这样,当初,我还吐得不省人世了。”

    成蛟听完赢和的话,这才脸色恢复了一丝血色。

    成蛟道:“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应对代军啊。”

    赢和道:“代军的胡服骑射是无法攻打我们城池的,他们没有后勤补给,用不了多久,或许就退了,我们也只需要派出一些兵马,四处搜寻这些骑兵的动作,一旦有攻打的意图,立刻戒备。”

    成蛟道:“不错,我以为,从现在开始,日夜都要防止代军前来攻城,就怕代军不止只有骑兵啊。”

    一旦代军其他的兵种出现,那肯定就是要攻城了。

    众人自然是半点不敢大意。

    等到代军彻底离开,几个时辰都没又出现,整个天色都彻底黑了下来。

    成蛟特意还在各个城楼上加派了兵马,一旦发现敌军的踪迹,立刻便要示警。

    一日。

    半点没有看到代军的骑兵和叛军。

    二日,没有,五日没有,十日没有。

    整整十日。

    半个代军的影子都没看到,不仅没看到代军的影子,反而,赢敢还派人送来了密信,说代国的骑兵出现,攻打了他们蒲鶮半日,便退了出去。

    至于晋阳他们是半点不担心,因为晋阳城楼太高了,原本城中的叛逆都被清缴,只要闭门不迟,晋阳是一点危险都没。

    成蛟在堂首道:“赢敢将军说,希望我们两城彻底合兵,在野外搜寻驱逐代军,众位将军以为如何。”

    赢直想了想道:“合兵驱逐代军这个做法不错,也算是平定上党的战事,不过代军都是骑兵,我军若是在野外追赶,恐怕收效甚微啊。”

    成蛟也点点头,这才道:“我到有个法子,众位将军听后在做议论,晋阳,屯留,蒲鶮三者成犄角之势,野外我等确实无法追逐代军的骑兵,但是,若是我等在这三城的区间设下兵站哨岗,这便可以时时监视着代军的动向,一旦出现战事,以我秦国的铁弩卫,加上各哨岗之间的联系,必然会让胡服骑射无处可逃。”

    成蛟的话让一众将军频频点头。

    “长安君有领兵之才啊,真乃我赢氏之福!”

    实则,诸位将军也是准备这么做的,但是,长安君没有领兵经验,能想到这一点,在众人看来确实已经非常难得了。

    成蛟见众人赞许,顿时信心大增,接着道:“其实,我还想到,若是在三城之间设立了哨岗,同时可以掩护三城之间的粮草调度,代军远征,难以补给,被我军哨岗所牵制,恐怕也无法支撑多少时日,我等也不会因为补给而劳心困顿。”

    赢直是辎重都尉,此时听到成蛟说完,便接着道:“建立岗哨确实不错,此前,我军从晋阳调度的粮草只够一个月,现在已然过了十日,末将建议五日之内一定要建立各处兵站,当兵站建立完毕之后,立刻从晋阳调集粮草,以防粮草之困。”

    一般来说。

    从调集大军的粮草,一般要提前半个月。等到粮草彻底没了,就来不及了,粮草没了,是会出现兵变的。

    成蛟也点头道:“叔叔言之有理,此事,迫在眉睫,不可耽搁,我马上修书一封给赢敢将军,我二城各自出兵三万,建立岗哨兵站。”

    ……

    蒲鶮以北一百里,一处河畔边上。

    驻扎着代国的两万骑兵,三万步卒。

    庞煖对王单道:“先生,时才雁门关传讯而来,秦国的苏劫被困在河套地区,而先生所需要的五万步卒,也已开始集结,最多十日就可以抵达此处。”

    王单点了点头道:“老将军辛苦了。”

    庞煖忽然问道:“先生是想截断秦军的粮草嘛?”

    王单摆了摆手,道:“不,截了粮草,秦军饿死了怎么办,等过几日,秦国的兵站哨岗设立好了之后,还要麻烦老将军,率军前往攻打一次,切记,不要攻城,只在野外攻打哨岗,能毁掉最好,别硬拼就行。”

    庞煖抚须点了点头。

    忽然樊於期从外面走了进来,道:“先生,韩魏来信了。”

    众人纷纷抬头。

    王单派出特使,前往了各国,韩魏是最近的,所以率先回复了消息。

    王单结果樊於期受理的书信,仔细看了看。

    随后笑道:“张平和龙阳君二人,都是答应了出兵,并说可以帮助我们去对付成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