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 重别楼

第四百二十一章 白鹭立雪,愚人看鹭,聪者观雪,智者见白

    画面一转。

    宫敖推门而入,“武侯……”

    苏劫伸手道:“直接带进来!”

    三人一进来,连连唉声求饶,大叫冤枉,宫敖怒声喝骂,苏劫问了问三人的姓名。

    宫敖拔刀就要砍去。

    吓得三人面色苍白。

    苏劫一脚踢飞宫敖的宝剑,道:“我秦国远来是客,怎可如此轻易大动兵戈,在说,本侯看这三兄弟乃是敦厚老实之人,如何可能是刺客,难道你们不知,知音难求?如此深夜都被本侯的琴声所吸引,必然是同道中人,你三人快快请起。”

    宫敖:“……”

    龙治:“……”

    草丛三兄弟也是面面相觑,看着苏劫一脸真诚,顿时长舒一口气,自己三人行事虽然被抓,但是心底的秘密如何可能被人窥知,各个心道:“这苏劫也很好说话麻。”

    三人被苏劫扶起。

    苏劫还替三人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道:“你三人若是真的喜欢琴艺,日后多有机会探讨,不可在这般在屋外聆听,恐生误会啊。”

    三人这才连连回礼道:“是我等行事僭越,武侯宽宏大量,是我等有过在先,还请赎罪!”

    三人纷纷从屋内退去。

    不敢回头,几经辗转,这才来到各自的住所,关好了门窗,三人纷纷长舒一口气,道:“好险啊,好险!”

    赵信问道:“你们说,苏劫会不会猜到我们的计划?”

    另一人到:“如何可能?你当此人能洞悉人心不成!”

    燕国使臣,面色微红,心有余悸,道:“时才真是吓死我了,明日,明日就让这厮名声扫地,以报今日之仇啊。”

    ……

    次日。

    整个陈郢陷入一片欢腾之中。

    秦国以及各国特使的公主,在各自楚国的礼官带领下,纷纷来到了楚王宫中。

    楚王宫历史悠久。

    本是以前陈国王宫,后在楚国的改建下,更加的恢弘。

    此时,礼乐大作,楚国特有的钟,鼓,筝,瑟之音纷纷充斥在王宫之中,楚国以火为德,所以正式的礼服大多以红艳为醒目之色。

    当各国使臣抵达之时,楚国的令尹,左徒,司徒,莫敖,司马,典令等无数位高权重的贵族大臣已然排列就绪。

    纷纷将目光投向王宫外的阶梯之下。

    “秦国特使武侯苏劫,西阳公主赵幽到!!!”

    “赵国特使平阳君赵虔,云中公主赵兰到!!!”

    “魏国特使武阳君杨鹤,晋南公主魏涵到!!!”

    “……”

    一声声宣令下。

    苏劫和赵幽也在九宾相迎之下,缓缓的朝着楚王宫阶梯而上。

    此时在楚国的欢迎之下,楚王熊完一脸笑容,看着众人入殿,此时楚国的臣子们也都是面露喜悦之色,似乎前不久的五国合纵所出现的战事,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若说各国都想嫁给楚国。

    对楚国来说,这都是好事啊。

    只要楚王能够多多宠幸秦国的公主,有何不可呢。

    此时,宴席的地点就在楚王宫正宫。

    王宫恢弘庞大,宽阔让人震撼。

    巨大的柱子雕刻着龙虎的图腾,支撑着硕大的王宫大殿,让人生畏!

    编钟在王宫的左右稍稍偏远,却丝毫不影响它恢弘的钟声,能够震撼人的心灵。

    众人将目光大多投降苏劫和赵幽。

    毕竟,此次宴会,名义上是秦楚联姻。

    殿前,百官云集,当众人上殿后,立刻变得鸦雀无声,苏劫打量左右,都是贵族高官,每个人身后都站立一些官员,这一点上,于秦国颇为不同。

    苏劫和赵幽对着楚王,一同稽首道:“外臣苏劫,公主赵幽,参见楚王,愿楚国万世永康。”

    熊完细细打量着赵幽,随后,非常满意的,点点头道:“寡人早闻苏太傅之名,今日能在陈郢当面得见,亦是寡人之幸,公主更是貌美惊人,看起来,更像本就是我楚国女子,看来,公主与楚国却有缘分,苏太傅及公主请入座。”

    “谢过楚王!”

    随后,各国特使及公主纷纷告礼。

    在楚王的一番免礼下,各自入座大殿之中。

    熊完看着面前的列国之人,顿时出言道:“诸位皆是各国的肱骨之臣,今日能够相聚在此,寡人心中万般喜悦,这等盛况,百年难以得见,我各国也算是难得一次不因战事,而欢聚一堂,所以,此次非是国宴,在寡人看来,更像是家宴,诸位不必拘礼,放心喝,放心吃,也算寡人为诸位接风洗尘,诸位请。”

    一时间,宾客欢愉,纷纷起身回礼道:“外臣等多谢楚王款待。”

    纷纷举酒共饮。

    苏劫打量了下各国的公主,各个都是美艳无比,看来各国这一次都是花了大心思的。

    其中也有一些人都在打量苏劫。

    举杯之后。

    熊完立刻下令,顿时,数十位楚国女子走上了殿中,各个腰细身长,衣着半遮。

    熊完道:“楚国素来以歌舞闻名,今日诸位在此,寡人便准备了一些楚女之舞,用以饮酒助兴。”

    众人纷纷赞叹。

    平阳君赵虔笑道:“外臣还是十余年前,在楚国有幸一见,今日还能得见,正好大饱眼福啊。”

    熊完顿时大笑。

    其余之人纷纷应和。

    一干楚国臣子也是纷纷笑着点头。

    楚国什么最好?就是辞赋,歌舞,女子,这是他国都羡慕不来的,此时可以说是天下名士云集,在如此情景下,被人夸赞,可想而知心有多爽。

    一时间。

    楚国女子纷纷起舞。

    在编钟,琴瑟之音下,仿佛化作漫天彩云。

    楚王爱细腰,这每一个女子可谓都是千挑万选,苏劫看在眼里,也都内心暗自赞叹,楚国八百年,自然是有很深的底蕴的。

    众人随着节拍一边赏舞,一边饮酒。

    期间,不少楚国的大臣,都朝着苏劫的桌案走来,纷纷敬酒。

    忽然,黄歇居然端起了酒樽,来到了苏劫的面前,道:“武侯,有礼了。”

    苏劫连连道:“一些时日不见,令尹气色不错。”

    黄歇冷哼了一句,在苏劫的耳边,轻声说了句,道:“列国欲对公主不利,武侯可要小心对付了。”

    苏劫连连点头,道:“多谢!”

    并非黄歇对苏劫改变了自己的态度。

    而是,此前他作为令尹,自然知道今日的宴会必然不简单,齐国相助可以让秦楚联姻失败,但是如今各国都送来了公主,这是他更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到底如何来做?可以破了当下之局?

    他的门下食客李园,告诉了朱英,朱英又告诉了他,说,若是要破此一局,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秦国这一次,能够将列国的公主都给比下去,对付一个秦国,绝对比对付六国来的好。

    至于怎么来做。

    苏劫本就是一个多智之人,自己这番提醒,或许会让苏劫有所警惕,也许苏劫已然有了准备。

    但是苏劫的打算,自然是他无法可以揣摩出来的。

    一炷香之后。

    众人纷纷叫好,气氛一时无比欢愉!

    三十余楚国美人纷纷止舞,静候在一旁。

    熊完带着所有人纷纷拍手,出言赞美,熊完道:“诸位,此舞如何?”

    “天下少有,唯楚第一啊。”

    “舞美,人美。”

    “我列国远不如啊,目中是美人,实则在下看到的却是一片云彩,彷如惊鸿起舞。”

    忽然,平阳君赵虔看向苏劫道:“惊鸿起舞?在让下想到了曾经武侯曾夸赞楚国美人的舞姿,翩若惊鸿宛如游龙,一首墨女赋震惊天下,楚女各个如获至宝,不知在武侯心里,是墨女的舞姿好呢?还是大王宫中舞女的舞姿更胜一筹呢?今日武侯莅临陈郢,楚王当面,不知如何评价啊,我等洗耳恭听。”

    顿时,所有人都将目光投了过来。

    熊完也是有些期待的看了过来,道:“苏太傅有所不知,当初墨女赋传入楚国,苏太傅在楚国百姓中,都被称为当世宋玉,寡人也很想听听苏太傅眼中这些楚女的舞姿可当得起一夸。”

    赵幽顿时紧张了一些。

    众人也是不怀好意的看了过来。

    黄歇目光微微收缩,这是开始了啊。

    楚女们这才知道,原来这就是墨女赋的作者。

    楚女无不已墨女赋中的流风回雪,轻云蔽月为要求,力求达到这辞赋中的意境。

    各国公主也都看了过来。

    苏劫如何会不知这平阳君言语中的不怀好意,楚王熊完是非常在意他的舞女的,宫中每一个女子都是细腰身长,有的身姿为了要迎合熊完的喜好,而活活饿死。

    苏劫起身笑道:“楚女之舞,自然是天下一绝,但诸位见舞之时,却在舞姿之表里,本侯以为此为愚者之言罢了,楚王煞费苦心,尔等居然无一人,能体会楚王智者之心啊,让本侯都替这位平阳君惭愧啊。”

    熊完一愣,问道:“何为愚,何为智。”

    苏劫稽首,笑道:“回禀楚王,世人早知楚女柔美,但其舞姿之美传扬各国,岂是单单一个美字可以概述。”

    “所谓,白鹭立雪,愚人看鹭,聪者观雪,智者见白,白鹭就是楚女,这位平阳君就好比愚蠢之人,眼里只在看鹭,知其形而不知其神。”

    “而聪明的人是在观雪,比如这满堂的楚国大臣,他们从楚女的舞姿中,动人的神情里,传神的眼眸里,就可以看出,这些楚女对大王的喜爱,证明大王乃是一宽宏的君主,让百姓爱戴的君主,意味着楚国国泰民安。”

    “而智者,却在这群偏偏起舞,动人心弦的楚女身上,看到了楚国八百年的底蕴和文化传承不绝,意味着,楚国强盛不衰,若是外邦来朝,凭此一舞,便可让东夷百越之地的外族之人,而自行惭愧,自然便是以壮楚国之声威,乃上国应有之景色。”

    苏劫一番话。

    让平阳君顿时面红耳赤。

    自己就说了一句,你就说这么多。

    自己就是愚蠢的人?在这看美女?一时间,他抬起头看着周围人的目光都变了味道。

    屈氏,昭氏等贵族听得那是心里痒痒啊。

    他们就是聪者,大王就是智者。

    顿时纷纷拍手大喝道:“武侯大才!!此番言论,闻所未闻,老朽等如饮甘泉。”

    熊完哈哈哈大笑,“这等言论,真乃醒目震耳,白鹭立雪,愚人看鹭,聪者观雪,智者见白不输圣贤啊,寡人当真心服口服,好,说的好啊!来,众位于寡人一同敬武侯一樽!你等三十位美人也要敬武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