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在柯南世界装好人 仙舟

番外 莫得感情的琴酒

    白石因为体质比较路人,犯错的时候不能像对杜林标一样放心体罚,毕竟可能一不小心就打死了。

    但敲打两下还是可以的。

    这种自家部下不敢做的事,只能交给外人来。

    比如爷爷就对琴酒很放心Gin一颗黑心向boss,连面对其他高层时,都没有太多畏缩的情绪,拿来看着白石,岂不就正好。

    白石一听那句“参观”,就猜到了老头的路数。

    目的地果然是实验室。

    这里正经实验室有点区别,中间有一块透明隔断,一侧是实验室,一侧有桌椅。

    也不知道这设计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可能是方便领导巡查,或者也担心有些实验人员心理素质不过硬,所以需要时刻盯着。

    爷爷让他近距离参观人体实验。心想看多了就习惯了,以后也不至于暗地里拖延实验进度。

    琴酒显然已经对各种实验无动于衷,只按照爷爷交代的盯着白石。

    不过刚看了一眼,他就觉得不太对。

    琴酒转向打算出门的爷爷,一丝不苟的说:“我看不见他的眼睛。”

    万一这个关系户一直闭着眼不看,不就没有效果了。

    白石脸上扣着一个把脸捂得严严实实的面具。

    平时上班,除了面具以外,他还会戴手套和帽子,不露出一点皮肤,看上去像个无可救药的洁癖。

    但是实际上白石并没有洁癖,他只是比一般人稍微爱干净那么一点。

    穿成这样,主要是不想被别人看到脸,也不想留下指纹毛发之类的东西。万一哪天组织突然垮台,有人拿着那些痕迹去告他怎么办……

    爷爷这种盲目自信的人,显然无法理解白石的高瞻远瞩。以前他虽然没强硬要求白石不准穿那套防护装备,但是也没太当回事。

    但现在听琴酒这么一说,爷爷回头看了看,发现那面具眼洞很深,确实看不见眼睛。

    他就走过去按着白石把面具薅了下来,本来想扔,但最终还是在白石的强烈要求下把它放到了靠近琴酒的桌子上,看完之前不准戴。

    ……

    白石本来想着,自己是个天天把人头摆在桌子上的狠人,而且以前的资料里也有不少解剖图,现在不过是隔着玻璃旁观一场人体实验,小菜一碟。

    不过等隔断层对面的研究员嘎吱嘎吱的开始工作了,白石发现,现场直播还真就跟图片、视频不一样,难怪有些演唱会现场的票总是那么难抢……

    白石稍一走神,视线一飘,肩上就被人拿枪管戳了两下。

    琴酒沉声说:“看着。”

    “……”你也太严格了吧。

    白石暗暗盘算了一下。

    虽然琴酒不至于真的给他一枪,但是这位劳模为了完成上级的吩咐 可能会突然打人。

    反正早晚都要看习惯 也没必要这时候硬碰……

    白石就让自己放平心态,视线移回去,继续看。

    琴酒站在稍微靠门的地方。

    他本来以为自己的作用 是在这个关系户中途逃跑或崩溃的时候把人抓回来按在实验台前让他继续看。

    不过情况完全没往他以为的方向发展。

    除了一开始眼神偏移了一次 在他提醒过后 关系户就特别平静的一直盯着实验体,脑浆流出来也目不斜视。

    除了武力值,白石也在其他很多方面跟这个世界的人不一样。

    比如看到一些刺激性画面的时候,他不会像个甩干机一样哆哆哆发抖,不会突然沁出一滴巨大的圆润汗珠 更不会眼睛瞪得像铜铃 瞳孔缩得像针尖……最多有一些从外表不容易看出来的生理反应。

    放在世界土著眼里,他的反应大概能称得上不动如山。

    琴酒原本想,今天的工作会很棘手面对一个没经历过社会毒打的关系户 不打一顿可能没法完成高层派下来的任务,但是打出事来自己肯定也有麻烦。

    所以他始终在构思往哪打才能给人留下最深刻的教训,同时又不至于把人打残……但是观望了半天 始终没有下手的机会。

    白石后来连眼神都不晃了,平静的像个瞎子。

    ……不会是突然顿悟了睁眼睡觉之类的奇特能力吧。

    这么想着,琴酒无声的从白石眼前路过了一下,发现白石眼神下意识的追着他一动,才又转回原位。

    ……嗯,好像还能看见。

    从那位高层的说法来看,关系户应该是第一次目睹实验过程。

    这种心理素质倒是很不错,如果好好培养,或许能在清除叛……

    不对。

    都说了这是关系户,不可能跟着他四处剿灭叛徒。

    琴酒顿时深感遗憾。

    ……

    共情之类的情绪,能在某种程度上被有意识的阻断,只要去不代入,实验台上的事就可以跟旁观者毫无关系,就像看多了“世界每x秒就有xx个人死去”毒鸡汤的人一样。

    白石就像这样,用各种或正经或不正经的方法调节着自己的心态。

    等快到了下班时间,爷爷过来巡视的时候,他坐在实验室里,整个人宛如老僧入定。

    白石不知道琴酒腿站麻了没,反正他眼皮睁的有点麻。

    门打开后,白石起身从两坨会动的碳水化合物旁边路过,呼吸到了走廊里并不新鲜的空气。

    吸了两口,他想起来自己忘了拿面具,于是又折回去戴上。

    白石戴好面具,透过面具的眼洞,看着另一边的研究员收拾着实验台,忽然感觉自己此时很像一个莫得感情的反派。

    于是阴森森的顺口说:“看过我脸的人都要死。”

    琴酒瞥过去一眼,暗自握紧了口袋里的枪。

    爷爷没当回事,告诉琴酒“做的不错”,带着白石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