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成了血族始祖 吐泡泡的鲤鱼

第376章 各方异动,局中局,谁才是最后的布局者?(万字大章)

    4月5号,阴天。

    紧靠南方行省的蓝海行省,一座绵延数千公里的巨大山脉之中。

    “我们的族人们,蛮锤部落的兄弟被那些该死的兽人和吸血鬼侵袭了领地!

    数百矮人英勇战死,无数的财宝被抢夺!!

    兽人犯下的罪恶,矮人将会十倍的从他们身上拿回来!!!”

    一座建立在山岳内部的宏伟城市城墙之上,穿着坚固战甲的矮人族长高举着手中的长柄战斧,放声怒吼。

    “铜锤部落将会出动最强大的矮人军队,我们会用手中的战锤会告诉那些该死,肮脏的,低贱的兽人矮人将会用鲜血偿还仇恨,用战斧将它们撕成碎片!!”

    纳利斯·铜锤,铜锤部落的族长,也是这座山中之城的城主。

    在高耸的城墙之下,下方的矮人战士密布,骑着巨大雄山羊的山羊骑兵顶在最前方,两旁是狰狞的矮人战车。

    雄山羊长着巨大的弯曲羊角,形体雄伟,力量恐怖,是矮人最中意的坐骑。

    矮人的山羊骑兵闻名荣光,虽然冲撞力上无法跟半人马重装战士媲美,但是灵巧的天赋能让山羊骑兵在岩壁上行走,非常适合矮人乘坐。

    杀气凛然的矮人战车也是由三头以上的雄山羊在拉车,矮人战车由三个矮人驾驶,前方呈扇形分布着坚硬的利刃,像是狰狞的刺猬,一但在战场发起冲锋,这些利刃就是最凶悍的杀戮武器。

    大杀器。

    除此之外,全身像是罐头一样被盔甲包裹在内的矮人重步兵也多达数万,他们手中的长柄战斧和战锤,将会是所有敌人的噩梦。

    这是一只谁也无法忽视的军队,矮人的战斗力就如同锻造装备一样让人不能小视。

    “唯有战争和鲜血才能洗刷矮人受到的屈辱!!!”

    铜锤部落族长纳利斯·铜锤的声音越发高亢。

    “而且,那座被蛮锤部落占领的山谷之内还拥有我们的至宝秘银矿脉!!”

    呼~

    下方的矮人一阵骚动,热议声开始哄闹,一个个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矮人对秘银这种高等级的矿石可是无比痴迷。

    “是一条完整的秘银矿脉!”这时,纳利斯·铜锤的身边一个同样穿着战甲的矮人放声高喊。

    如果锻造大师瓦伦出现在这里一定会惊呼出声,因为这是失踪已久的蛮锤部落族长拉比奥·蛮锤。

    此时这位失踪两年的蛮锤部落族长脸上充满了怒火。

    “而且是一条极度富裕的秘银富矿,我们甚至可以每个月从矿脉中挖出数十磅的秘银!!”

    高亢的声音让下方矮人军队呼吸都急促了每个月能挖出数十磅秘银??!

    锻造之神在上,这一定是神灵眷顾他们了。

    这可是秘银啊!!!

    拉比奥看着下方庞大的矮人军队,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喷涌而出。

    快三年了,蛮锤部落被夺走领地快三年了!

    他永远忘不了那些该死的兽人占领蛮锤部落的场面,而且还奴役了他的族人,抢占了他的矿石。

    矮人,永远不会成为该死的奴隶,血债,唯有鲜血才能偿还!!

    现在就是复仇的时候!!!

    他花费了两年多的时间,历经千辛万苦才找到了铜锤部落。

    铜锤部落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拥有二十万人口的大型部落。

    听从蛮锤部落的遭遇之后,铜锤部落族长立刻愤怒了,因为不止有矮人被屠戮,更是因为竟然有人敢抢矮人的秘银?!

    锻造之神在上,这是怎么样的罪行?简直不可饶恕!!

    矮人本就是全民皆兵的种族,这次,他们将动用超过8万数量的军队。

    那个该死的兽人部落也不过才两三万人而已,算上那些吸血鬼又如何,在矮人的战斧之下,所有人都将成为尸体!

    拉比奥好·蛮锤和纳利斯·铜锤对视一眼,后者怒声高喊。

    “所有人,整军出发!

    杀死兽人,夺回属于我们的秘银!

    为了矮人,为了矿石!!”

    “吼!为了矮人!!为了矿石!!”

    数万矮人的怒吼声让这座宏伟的山内之城在颤动。

    轰隆隆~

    转身,大军开拔。

    这股钢铁洪流的目标是贫瘠荒原,是那些该死的兽。

    他们,誓要抢夺回秘银矿脉。

    “大祭司阁下,吾神真的指引我们去里斯尔城??”

    骑士神殿,一位穿着全身盔甲的教堂骑士提着长剑满脸惊讶的看着面前骑士之神的忠诚信徒神殿大祭司,似乎对自己刚刚听到的话难以置信。

    面前穿着华贵牧师长袍的鹰钩鼻,年过60的大祭司眼睛微微一眯,锐利的目光像是猎豹在捕猎。

    “你是在怀疑神的旨意吗??”

    教堂骑士顿时一惊,额头上的冷汗哗的就流了下来。

    “不,不是,祭司大人,您相信我对吾神的虔诚,只是,只是我们在格林城的教堂并没有那么多人手,里斯尔城可是拥有数十万兽人

    我们想要从里面拿到被兽人守护的东西,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不,这次不只有我们,贵族之神的神殿也会配合我们行动,骑士向来和贵族是盟友,这次,我们是站在一起的”大祭司目光幽幽。

    “欧度,你是骑士神殿内对吾主最忠诚的骑士,我希望你能知道。

    曾经的邪恶在复苏,天,要变了

    冕下被那些该死的邪神偷袭,已经受到了重创,这次又花费了大量的神力来占卜未来,如果不能在邪恶复苏之时恢复巅峰状态,我们将会遭受难以想象的苦难。

    欧度,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整个诺兰帝国的骑士神殿分支都会在一周之内到达格林城。

    我们哪怕付出一切也要得到神灵遗迹里面的东西。

    再没有退路可言了”

    神殿骑士欧度听到这话表情瞬间变得肃穆,右手抚胸后单膝跪地,膝盖的盔甲磕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眼神充满了坚定。

    “祭司大人,为了冕下,我将付出我的生命去执行他的意志。

    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诚实、公正、灵性,这是吾神的荣耀,我将用生命去践行!”

    大祭司听到这话脸上缓和了几分。

    “欧度,无需太过担忧,现在我们最大的优势是其它的教派目前并不清楚神灵遗迹这件事的真实性,他们不相信遗失位面的冒险者!

    这就是我们最大的胜算,以有心算无心,他们敷衍性派出的军队,是无法跟骑士神殿集中了全部力量能比的!!

    而且还有贵族之神在背后支持,你应该知道,格林城的贵族之神最尊贵的信徒是谁吧”

    “是那位大公?”

    “没错!”

    大祭司高亢的语气过后突然又有些悲叹。

    “可惜,如果不是几年前那些该死的邪神信徒在冕下受伤之后对我们发动袭击,教派的力量十不存一,面对现在的兽人军队我们就不会如此被动了!!

    那些邪恶的,肮脏的,低贱的生命,等到冕下恢复神力之时,就是他们的灵魂被圣火灼烧之日!!!”

    怒声呵斥之后,语气变得肃穆。

    “欧度,派出所有密探日夜不停的探寻里斯尔城的一切。

    冕下已经感知到,里斯尔城内的邪恶神灵在近日就要突破封印,这也是冕下沉睡前最后一次给我们帮助了。”

    “吾神,终将不朽!!”

    “奥凯立大公,里斯尔城的邪恶越来越浓郁了,圣光之珠哪怕隔着数百公里的距离都在颤栗。

    我们真的不公之于众吗?”

    一个面有忧色的中年牧师迟疑的看着双手撑在栏杆上,从五楼俯视格林城的身影,这是格林城的掌控者,谁也无法忽视的大公阁下奥凯立·诺兰,他的姓氏就足以让所有人保持尊重。

    “我身为贵族之神的坚定拥簇者,我想,我比你懂得更多,

    主教阁下,你不需要教我做事”

    中年牧师神色一凛,恭敬低头,“是,大公。”

    漆黑的华贵长袍把本就身材高大的奥凯立大公称托得英武非凡,虽然已经年过五十,但是眼中的光芒依旧灼人眼目。

    贵族之神跟其它神灵有很大的不同,其它神灵的牧师在教派之内的地位绝对比信徒更高,尤其是主教和祭司更是地位崇高,因为他们象征着神的荣耀。

    但是贵族之神不同,加入贵族之神教派的只有贵族,在教派中,爵位越高,越尊贵的地位所拥有的话语权就越大,牧师?牧师算什么,不过是给贵族们服务的奴仆罢了。

    所以这个中年牧师虽然佩戴着主教的徽章,但在奥凯立大公面前,却只能低声听话。

    奥凯立大公蓝色的眼睛像是海洋一样深不见底。

    微微抬头,目光看向被乌云笼罩,没有半点光亮的夜空,语气低沉。

    “你知道的,主教阁下,贵族之神的盟友,骑士之神已经耗尽了最后的神力进行占卜

    黑暗笼罩了天空,大地在阴影之下崩碎,岩浆喷发烧毁农田和村庄,瘟疫和疾病肆无忌惮的传播,贵族在奄奄一息的残喘”

    沉闷的低声呢喃像是死亡之语在耳边萦绕,让他身后主教瞬间汗毛耸立。

    “大公”

    “主教阁下,你应该知道的!!”

    奥凯立大公猛的转头,眼神锐利如出鞘的剑刃,没有给主教牧师再开口的机会。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神,给了我们最后的提醒,我会不惜一切代价!”

    刚刚还英武非凡的奥凯立大公在这句话音落下之后像是被恶魔上身了一样,接下来口中说出的话像是疯言疯语,没有半点逻辑可言。

    那张充满笃定和自信的脸庞上也出现了让人不敢想象的迟疑、恐惧、害怕和退缩。

    “我的家族在格林城建城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掌控这座城市了,没有谁能从我手中夺走这座城市

    谁都不行!”

    “远方的邪恶在复苏,贵族之神也难以保护我们的安全”

    “力量,只有力量才能让我奥凯立·诺兰继续掌控格林城,掌控南方行省!”

    “里斯尔城,那处邪恶诞生之地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谁都不能从我手上抢走这个机会!!”

    “格林城,将永远被我掌控!!南方行省也只能是我的领地!!”

    最后的声音竟然像是野兽般发出了嘶哑的低吼。

    一旁的中年牧师见到这一幕背脊发凉,眼中闪过几分无法隐藏的恐惧。

    “大公,难道,难道您昨晚又通过圣光之珠窥探里斯尔城的邪恶了??我在您的眼中感受到了恐惧。

    那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

    大公??!”

    说完手上圣洁的光芒流动,然后一团光芒涌入了奥凯立大公的身体内。

    原本表情狰狞的奥凯立大公在圣洁光芒之下慢慢缓和。

    足足十分钟之后,这位南方行省的掌控者才恢复了正常。

    “大公?”因为施法消耗过大的主教牧师满头大汗的看着对方,语气充满了迟疑,“您没事吧”

    奥凯立深深吸了口气,蓝色的眼眸依旧带着惊疑不定,跟最开始那副霸主模样简直天差地别。

    “主教阁下,昨晚上,我看见了它”

    “看见了它?”

    “是的,我看到了那只眼睛,那只充斥着死亡、毁灭、杀戮、血腥的混沌与死亡之眼他想要拉扯我的灵魂,他想要吞噬我的一切

    如果不是最后圣光之珠截断了那股气息,也许我已经成为那个邪恶存在的奴仆”

    嘶~

    主教倒吸一口凉气。

    “您可是有冕下的意志眷顾啊,竟然,竟然”

    他无法想象一个承受着神恩的大公,竟然隔着数百公里的距离还受到了如此侵蚀。

    奥凯立大公猛地转身,双手再次抓住栏杆,咔嚓~坚硬的栏杆直接被巨大的力量崩碎,残渣飞溅。

    语气杀机凛然。

    “碍于其它势力的钳制,我无法动用全部的军队,但我会秘密调集南方行省的精锐军队进入格林城,那处邪恶之地,必将会被我们征服!

    它想要奴役我奥凯立·诺兰,那就要承受我的怒火。

    主教阁下,它的气息还残留在我心中,时刻腐蚀着我的心智,让我做出小丑般的举动。

    但是,只要我征服哪怕土地,那个邪恶,将会成为我的奴仆!!”

    听到这话主教牧师知道,那位奥凯立大公回来了,同时内心也有几分担忧,仅仅是一股气息就能腐蚀一个心志坚毅的大公,而且是受到神灵眷顾的存在,那个邪神的神灵,到底拥有多强大的力量。

    难道真的如同神谕所说的那样,这是一个濒死的,没有威胁的邪神吗?

    一股阴影蒙上了心头。

    “我们是否需要向洛克冕下求助?也许我们需要超凡的力量”

    “主教阁下,超凡?那个邪恶会吞噬一切超凡以上的力量,没有人可以幸免

    通知洛克冕下,让他切勿前往里斯尔城,洛克冕下是我们的盟友,我不希望他葬送在邪恶之口。”

    奥凯立大公眼神明灭不定。

    “阴影,已经笼罩大地,战争就要来临了

    神这次也无法庇佑我们,他们甚至都自身难保。

    这一次,以诺兰之名,我们将义无反顾!!”

    4月10号,阴。

    里斯尔城的天空从一个月前开始,就再也没有见过太阳,浓厚的乌云像是大火烧过的草原一般漆黑焦枯。

    更为夸张的是,云层犹如海中的漩涡在头顶聚拢,带来让人心颤的压迫感。

    哐哐哐~

    铁锤砸在石块上蹦出点点火星,身上布满伤痕兽人苦工正在努力开凿已经深入地下的遗迹。

    从天空俯视而下,数万兽人密密麻麻犹如蚂蚁一般,场面像是史诗传说般让人震撼。

    沙赫拉姆·怒血咆哮,这位身材壮硕犹如石塔一般的兽人王子此时背负着双手,站在巨大工地旁边注视着面前这让人心惊的场面。

    “王子殿下,您感觉到那股气息了吗?

    我们已经挖到了,已经触碰到了祂,那股力量,让人迷醉!!”

    兽人王子身边的狼人萨满,没有瞳孔的纯白色的眼球中带着几分狂热。

    “那是神那是我们改变一切的起点!”

    沙赫拉姆眼睛微微一眯,下巴上让人感到惊恐的五根章鱼般的触须已经从肉色转变成为了蓝色,上面还散发着淡淡的荧光,看起来即诡异又恐怖。

    这个兽人王子没有狮人该有的雄狮鬓毛,下巴上只有象征着怒血咆哮家族的五根触须。

    那是千万年前被邪神侵蚀的血脉诅咒,同时也是兽人的无上荣耀。

    “萨满阁下,我已经嗅到了那股腐朽的,充满死亡和邪恶的气息,这位邪神的力量哪怕被封印了千百万年,依旧让人感到心惊”000文学

    “这不就是我们苦苦追求的吗?沙赫拉姆殿下,只有拥有了神灵的力量,您才能戴上荣耀的王冠!

    我想,那一刻到来之时,整个贫瘠荒原都会为您而欢呼!”

    听到这话沙赫拉姆那双深邃的眼眸中露出几分冷冽,语气无比暴虐。

    “兽人在我加冕为王之后将不再隐忍,我们必将拿回属于兽人的荣耀,诺兰帝国将会是我们屠刀之下的第一个祭品。

    腐朽的兽人帝国,需要我带来新生!!

    我,即为兽人之王!”

    身侧的上百个兽人士兵听到这霸道的语气瞬间齐齐单膝跪地。

    “吾王,我们将誓死追随您的脚步!”

    狼人萨满此时右手捶胸,脸上充满了狂热,“殿下,您必会得到神灵的力量!

    贫瘠荒原的一切,都直属于您,伟大的沙赫拉姆·血奴咆哮兽人之王!”

    沙赫拉姆听到吹捧之后却没有变得更为兴奋,脸色反而恢复了平静。

    “那个获得了一部分邪神力量的吸血鬼在哪?带上来”

    “是”

    琥珀色的眼睛中闪动着谁也无法读懂的光芒。

    一个拥有野心要重现上古兽人光辉的兽人王子,岂是易与之辈。

    十多分钟之后,一个穿着黑色法师长袍,被禁魔锁链禁锢全身的身影缓步来到了沙赫拉姆身边。

    埃米,阴影大祭司,亵神者,破晓之城最早的15级顶级战斗力。

    两年前李德为了掠夺地精一族,派遣了17级狼人克雷格和15级的埃米潜入里斯尔城做内应,后来变故频生,虽然地精成功被运送出城,但他们两人却被留在了里斯尔城。

    此时又重复了两年前的剧本,两人依旧是内应,李德对里斯尔城同样有野心。

    不同的是,里斯尔城不再是之前的里斯尔城,破晓之城也不再是之前的破晓之城。

    看到面前的兽人王子之后,埃米瞳孔猛的一缩,微微转头看了一眼远处正在开凿的遗迹,表情十分微妙。

    他能感觉到地底那股极度恐怖的力量已经在聚集了,三天,最多三天,已经被破坏了三分之二的封印再也无法阻止那股邪恶的降临。

    但他此时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不安。

    因为昨天晚上才刚刚联系了一遍李德,知晓现在离里斯尔城几百公里外,那里有一支强大到极致的军队正在准备狩猎邪神。

    “伟大的沙赫拉姆殿下,埃米向您致以尊敬的问候。”

    埃米的语气很恭敬,作为一个老江湖,虚伪与蛇实在是基本操作,为了李德的战略目的,就是付出自己的生命和灵魂都无所谓,何况普普通通的低声下气。

    沙赫拉姆看到埃米的模样微微点点头,“吸血鬼,我知道你不愿臣服于兽人的,但是没关系,我也不需要你的臣服。

    等到破开神灵遗迹的封印,你的使命就能完成,一个15级的吸血鬼虽然力量还不错,但还没有让我放在心上的资格。

    只要你完成任务,我会放你离开。”

    语气十分有诱惑力,像是这话一定会实现一般。

    “殿下,我必然不会让您失望!”

    埃米大声保证,眼中的兴奋丝毫看不出他也是在演戏。

    巧言令色,等级MAX

    都是一个山上的狐狸,谁都不是蠢货。

    “上次你说封印太强大,无法感知,现在的封印几乎快被破开了,你现在能感应到祭坛内存在着什么吗?”

    “殿下,那处祭坛是通往这位邪神神国的入口,在没有踏入神国之前,谁都无法确认里面存在着萨满。

    您想要启动祭坛,就必须要破坏周围的封印。

    但,您也要做好准备,这处邪神神国里面可能会存在着无法理解的恐怖存在”

    埃米听起来话语十分真诚,但不过是句有用的废话,挖掘神灵遗迹有多危险还需要他提醒?兽人早早就做了几十手准备了。

    但这话让沙赫拉姆颇为满意,“很好,虽然你身上获得的神灵力量非常微弱,但在关键时刻,也许可以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做好准备,封印将会在三天之后彻底打开。

    到时你跟先遣军队一起进入其中。

    吸血鬼,你是在为了你的生命而努力,只要我得到想要的东西,你的生命对我而言并不值钱,你随时可以离开。”

    “感谢您的仁慈,伟大的殿下。”

    埃米似乎感动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很好,你下去吧。”

    埃米没有机会再对神灵遗迹做更多的观察,直接被兽人战士押送返回了牢房。

    等到进入房间之后,埃米像是往常一样,半躺在了地牢内狭窄的木床上,开始闭目,似乎再次进入了睡眠状态。

    不过此时这个阴影大祭司却是在准备通知李德,要把神灵遗迹三天之后解封这条无比重要的信息传递给他。

    但就在他刚刚利用血脉的力量连接到李德,把信息传递出去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做更多的交谈。

    踏踏~突然一阵脚步声从远处传来,地牢内发出空荡的回响。

    阴暗潮湿的地下牢笼常年见不到光明,那股声音有些沉闷和恐怖。

    埃米立刻提起了警惕,没有再跟李德多说半句话,直接切断了联系。

    身体虽然依旧躺在床上,但是精神力却开始散发,一直紧盯着声音的来源。

    踏踏~

    脚步声越来越近,只有一张破烂床铺的监牢内,埃米隔着栏杆等待着来人。

    如果有危险,那他将会不顾一切代价再次联系李德,把今天获得的剩余信息传递出去。

    片刻之后,一个巨大的狼头出现在铁牢之外,埃米感应到那股气息之后,绷紧的身体瞬间放松了下来。

    来人是17级的狼人克雷格。

    “该死的吸血鬼,你是不是刚刚欺骗了王子殿下?”

    克雷格怒骂一声后警惕的竖起耳朵打量了周围几眼,看到埃米示意他无需担心之后,表情这才放松了下来,压低语气。

    “这次我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想找个理由进入这里太难了。

    埃米,你跟冕下联系上了吗?”

    埃米点点头,起身靠近克雷格之后,眼中带着几分难掩的兴奋。

    “克雷格,冕下已经准备了一支二十万人的军队,随时准备能攻入里斯尔城!”

    得到这个消息克雷格眼中迸发出了万丈精光,语气有着无法掩饰的震撼。

    “创世神在上,二十万军队??”

    他和埃米被困在里斯尔城的时候,破晓之城仅仅只有两三万人口,雄狮部落也在重建当中,别说二十万军队,就是两万军队都拿不出来。

    这才仅仅两年的时间,破晓之城的力量竟然膨胀到了如此程度?!这怎么能让他不震撼。

    “可惜,这次是跟兽人开战,没办法动用雄狮部落的军队,要不然,冕下手中只怕还能增加10万数量兽人军队。”

    埃米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雄狮部落是兽人部落,现在破晓之城对其掌控力还是有所欠缺的,让兽人去进攻兽人王子,这绝对会让雄狮部落的兽人产生巨大的撕裂感,甚至可能有一部分兽人会直接反叛。

    所以李德没有让雄狮部落参与这次的战争。

    这件事也给李德提了个醒,为了防止以后出现类似的事,他制定了骨干计划把兽人的中高层将领全都派到破晓之城进行培训。

    不仅培养军事方面的能力,更要进行知识学习和思想改造工作,让他们深刻的认识到自己效忠的是谁。

    而且毕业典礼时,他们必须要破晓教堂的雕像前,跪地向李德宣誓效忠。

    等到中高层完全被李德所掌控之后,哪怕下面的兽人还有疑惑,但也不影响调度了。

    “埃米,就算如此,冕下所做的也足够让人震撼了。”

    克雷格巨大的狼头也就带着抑制不住的惊喜,“冕下需要我如何配合?”

    埃米点点头,微笑道,“这次就如同两年前一样,你作为内应,在关键时刻负责接应冕下。

    最好能掌控一处城门,这样在战斗的时候对我们军队入城是有极大帮助的。”

    “是,我明白,我会申请参与城墙的防守,这次应该不会有问题”

    克雷格思索了片刻之后眼神一凝,“那你呢?神灵遗迹开启之后,沙赫拉姆必然不会放过你。

    你获得了一部分的神灵力量,是所有人瞩目的焦点,也无法逃脱”

    “克雷格,无需担忧,我早已经想好了退路。

    而且哪怕失败也无妨,我的生命在成为血族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属于冕下,属于圣光血族了。

    为了冕下而牺牲,这是荣耀。

    一切,为了破晓!”

    为了破晓这个坚定有力的口号触动他的心。

    克雷格沉默了下来,片刻之后无比郑重的点头。

    “埃米,你说的对,一切,为了破晓!

    这次哪怕付出的一切也要完成冕下交代的任务,里斯尔城的神灵遗迹对我们太过重要了。

    这将影响破晓之城的命运和未来,哪怕我们全部战死,也值得!”

    两个身在敌后的大将相互对视一眼,随后齐齐一笑,达成了共识。

    踏踏~

    就在此时,一股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两人瞬间毛骨悚然,有人?

    克雷格刹那间神色一变,凶光毕露的指着埃米怒声道,“该死的吸血鬼,我警告你!!沙赫拉姆殿下在看着你!

    如果你胆敢做什么小动作,我会把你的头颅拧下来喂座狼!!”

    埃米昂起头,毫不示弱的怒喝。

    “愚蠢的狼人,我知道自己的处境!!用不着你来威胁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来的举动是为了向沙赫拉姆殿下示好。

    哼,真是蠢货才会做出如此举动,你要向沙赫拉姆殿下示好,应该当着他的面!!

    难道你以为在地牢内的行为能被殿下知道?不,那些看守的兽人也许还会上报你故意私通我,哈哈哈,这是个蠢货!”

    踏踏~

    外面的脚步声听到两人的怒骂和争吵之后停顿了一刹,然后才继续行进。

    片刻之后,正在争吵的两人眼中出现了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巨大的身影,对方没有瞳孔的纯白眼眸在阴暗的环境中显得如此渗人。

    克雷格看到对方的身影之后表情一凝,不再跟埃米争吵,有些尴尬又有些迟疑的上前问好。

    “日安,尊敬的萨满大人”

    狼人萨满见到这克雷格后微微点头,语气淡淡道,“出去吧克雷格,向殿下效忠确实不用做出如此愚蠢的举动。

    这个吸血鬼对我们很重要,我来视察一遍是否出了什么问题”

    两人虽然都是狼人,可身份地位差距太大了。

    一个是兽人王子身边的亲信,掌握巨大话语权的萨满,另一个则是从贫瘠荒原上征调而来的小部落战士,两者在兽人军队中的处境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可是”克雷格似乎还有些不甘心,恨恨的看了一眼埃米。

    “出去!”狼人萨满眼神一凝,冷喝道,“乘着我还没发火!”

    “是,萨满大人”

    克雷格脸色极为难看的点了点头,然后灰溜溜的离开了,但是在走出地牢的那一刻内心悄然松了口气,差点就露馅了。

    如果刚刚暴露了,埃米拥有神灵力量护身也许会安然无恙,但他就绝对活不下来,还好一切安全。

    赶紧加快脚步离开了这处危机四伏之地。

    等到克雷格离开之后埃米在心中也微微松了口气。

    太危险了,如果刚刚被这个狼人萨满听到些什么,那无疑会对破晓之城接下里的计划造成重大影响。

    当下收敛心神,开始先发制人,“萨满阁下,如果你也是像那头愚蠢的狼人战士来找我的麻烦,我想你要失望了,我现在只想要活下来,对其他的都没有兴趣。”

    “吸血鬼,你以为我会像那头狼人一样愚蠢?”

    狼人萨满眼神露出几分神秘,“我来并非是为了这些琐事,而是,想要跟你做一笔交易。”

    “交易?”埃米脸上露出几分不解,“我的生命都在你们的掌控之中,交易,还需要做什么交易?”

    这个狼人萨满的话让他内心也提起了巨大的警惕。

    太反常了。

    这个萨满想要做什么?

    看对方的模样,也许兽人王子不知道这件事,这绝对不是正常情况下应该做出的行为。

    “吸血鬼,你已经感受到吾神的力量了,你,难道还在幻想着破开封印后,兽人能占领吾神神国吗?”

    轰隆~埃米心中一震,像是被九天滚雷劈了一样。

    眼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眼前的狼人萨满。

    虽然之前他一直在猜测这个狼人萨满可能极为不简单,但是吾神两个字从他口中说出还是让他感觉到背脊发凉。

    这个萨满,竟然是那个被封印的邪神的信徒!!

    这件事兽人王子是否知晓?不对,兽人王子绝对不知道!对方可是要狩猎那个神灵,绝对不会跟邪神的信徒合作。

    我该在其中如何牟利??挑拨离间还是现在就传递消息给冕下?

    埃米的思绪在飞快转动,他只感觉到一股庞大的阴影在笼罩着里斯尔城。

    甚至于强大的兽人王子也不过是被这个阴影操控的一环。

    眼前的狼人萨满瞬间充满了神秘的色彩,不可琢磨。

    “萨满大人,我能为你做什么?”

    狼人萨满听到这顺从的话,脸上露出几分让人汗毛竖立的笑容,那双惨白没有瞳孔的眼眸此时被一股极恶的灰色气息所笼罩。

    恐怖骇人。

    “为我做什么?真是个识趣的吸血鬼”

    “我要整个里斯尔城的兽人成为吾神的祭品!”

    嘶~

    埃米倒吸一口凉气,后退三步,眼中此时已经全部被震撼填满。

    里斯尔城的兽人作为祭品??这可是几十万的军队啊!!

    这个狼人萨满野心太大了!

    随即眼中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这种等级的机密,他为什么会跟我说??

    “萨满阁下,我虽然很想帮助您,但也许无能为力。

    虽然我得到了一部分那位伟大存在的力量,但无法解除那些古老的封印,甚至都没有办法解开身上的禁魔枷锁”

    狼人萨满咧嘴一笑,“吸血鬼,难道你以为,你获得吾神的力量是运气使然?”

    埃米听到这话眼睛猛地一睁,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狼人萨满。

    “难道,难道这股力量”

    “没错,为什么当初我偏偏选中了你去触摸祭坛??”狼人萨满眼神越发的恐怖了,那股灰色的气息已经笼罩了他的脸庞。

    “因为,吸血鬼是最为极致的黑暗生命,能承载吾神的降临啊!

    几个月的时间,你的身躯已经被吾神的力量改造了不止一遍。

    等到封印解开之日,就是吾神降临之时!”

    艹!!

    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想要把我作为夺舍的容器!

    埃米瞬间怒火上涌,但他刚想开口,耳边响起了一阵来自远古的的渎神之语,那是极恶的,湮灭一切的存在。

    “瘟疫和死亡昔在,瘟疫和死亡今在,瘟疫和死亡亦将永在。”

    “祂是永恒,祂是过往,祂存在于过去,祂亦存在于今夕,祂是瘟疫与死亡的支配者,祂是疾病和毁灭的传播者。

    祂是永恒,祂亦是唯一,祂将不死,祂将永生,祂亦将重生”

    埃米的意识一阵晃动之后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狼人萨满高举双手,身上被灰色的极恶气息所笼罩,远古的渎神之语犹如死神的呢喃在地牢之中回响但有没有离开地牢的范围。

    “吾神,即将归来”

    “天空和大地都将在祂的神威下崩溃”

    “所有人都将成为祂的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