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中世纪的猎魔人 爱潜水的章鱼

第三百一十五章所谓天启

    在来到帕多瓦的第七个年头,特里尔依旧感觉很饿。

    新年夜,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街头,寒风瑟瑟,他裹紧身上肥大的,塞满旧报纸的棉袄,提着编织袋,低着头在路边寻觅可以用来换钱的废铁。

    但这需要足够的运气,那种阔绰到将锈蚀的铁片随手乱丢的老爷们往往很不常见。

    他寻觅许久,依旧一无所获。

    最后,他在往年这个时候都会拜访的一座涂抹了白色腻子,有着红色屋顶的二层小楼外面停了下来。

    与往年相同的是,房屋里依旧燃着暖色的火焰,有一层薄薄的水汽弥蒙在玻璃上。

    他下意识咽了口唾沫,趴在窗户边探头看去。

    但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这户人家的餐桌上没了固定的一只肚子里能塞进一只肥鸭的烤火鸡,菜肴也稀稀拉拉的,只有分量很少,分到每个人盘子里都不足巴掌大小的粗粝黑面包和一只烤鲤鱼。

    那个笑起来很好看,跟自己年龄相仿,有着金色卷曲长发的小女孩,此刻也没了笑容。

    每个人的脸上都愁眉不展。

    往年这个时候,就算这户家庭的男主人每次看到他都捏着鼻子,但也大多都会看在新年的份儿上,给他点食物。

    不过想来今天应该是不可能了。

    特里尔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因为他们看起来连填饱自己的肚子都成了问题。

    他们开饭了。

    就在这时,那个脸上有着一圈络腮胡,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男主人似乎是发现了他,起身向外面走来。

    特里尔有些想要逃跑,哪怕像蝼蚁一样活着,也不代表他就能对那些辱骂视若无睹。

    但或许是心底还有最后的一丝期盼,他还是停住了脚步。

    砰

    门被推开,热气从里面涌出。

    男人先是做出了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但紧跟着又像是突然被抽干了力气,语气微弱地叹息:“今年,我只能给你一小块涂抹了无花果酱的黑面包,仅此而已。”

    特里尔很惊喜,确切来说,是受宠若惊,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会在这个艰难的时候,施舍给自己一份食物。

    他忙不迭地点头,说着奉承话:“谢谢你,仁慈的老爷,来年你的葡萄园必定会有一场大丰收的。”

    “但愿吧。”

    男人的脸色依旧不好看,但还是返回屋内,将一片如他所说,涂抹了果酱的黑面包拿了出来。

    透过这个空隙,他看到桌旁的那个小女孩,对他露出了一丝微笑。

    他立刻感觉手足无措起来,心中既幸福又自卑。

    这使他接过男人递来的面包片后,只低声道了谢,便匆匆扭头跑开了。

    边跑,特里尔边想着。

    她可真可爱啊

    借着这片面包,他成功捱过了一晚,尽管第二天醒来时,熟悉的饥饿感依旧在提醒他,那根本就不顶事。

    他拖着编织袋走上街头,随即便看到了一个满脸泪水,大声嘶吼的男人,被一群凶神恶煞的壮汉推搡着,走向警局。

    特里尔认识这个大块头,在棉袄里塞旧报纸御寒的本领就是他传授给自己的。

    从别人的议论纷纷中,他能听到这个家伙为了养活自己的小女儿,铤而走险,袭击了面包店,结果被看门的打手三两下便放倒了。

    常年的饥饿使得这个大块头只是看上去很凶罢了,实际上他谁也打不过。

    特里尔抽动了下鼻子,有些发酸,心中没来由地感觉有些歉疚。

    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他迅速将这一切抛诸脑后,继续寻觅着那些能换到食物的小铁片他还不知道这个时候,哪怕是金片都未必能够换到食物了。

    直至面前,一个黑色的身影遮住了他的视线。

    抬眼一看,能看到对方下颌处修建精致的短须,还有笔挺的鼻梁。

    这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

    他肯定不是本地人,而且是来自很远的地方,因为他的五官轮廓,跟特里尔见过的所有人都有着细微的差别。

    他向一旁绕路走去,但男人再度横跨了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

    “先生,有什么事吗?”

    男人蹲下身子,一对漆黑的眸子里仿佛凝聚着某种魔力,使得特里尔一时间居然愣在了原地。

    这个愣神似乎有些久。

    当他回过神来时,眼前的景物已经大变。

    四下打量,这里早就出了城区,俨然一片空荡荡的荒地,只有枯黄的草木树枝,伴随着凛冽寒风轻轻摇曳着。

    那个男人依旧站在自己的面前,像是一堵无法逾越的高墙,或是站在塔楼顶上,戴着冠冕的大主教。

    让人生不出任何抵抗的心思。

    啪嗒,啪嗒,啪嗒。

    马蹄声突兀响起。

    像是一阵风,白色的神骏划出一道流光,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男人的身边。

    特里尔看的有些愣神,眼神中却没有多少恐惧,更多的,反倒是浓浓的羡慕。

    如果有那样一匹马,载着自己像风一样自由地穿行该多好啊。

    男人微笑着说道:“想要吗?”

    特里尔沉默着点了点头。

    “其实你也有。”

    就在这时,男人突然对着特里尔的身后说道:“你来的比我想象的晚了些。”

    特里尔回头看去,却没有发现任何踪影。

    但就在他的视线中,空气里却突然泛起了涟漪,一只手臂率先从涟漪中伸出,紧跟着是整具身体。

    他是李昂。

    “城里的饥荒是你引起的?”

    李昂开门见山地询问道。

    他本来还在城里和艾维尼亚,芙琳吉拉一起调查饥荒的根源,结果却不知从哪儿传来了一阵传音,要他一个人到荒野里来,真相自会水落石出。

    李昂当然不会贸然孤身前来,艾尼维亚此刻就在一旁等候,随时可以响应他的召唤过来支援。

    男人摇了摇头,他指着身前的小男孩说道:“不是我,是他。”

    特里尔瞪大了眼睛,他既茫然又慌张地说道:“不,不是我,怎么可能是我做的,我从昨晚到现在,只吃了一小块三明治。”

    他说着,还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他还是很饿。

    “你不知道,是因为你还没有彻底觉醒,饥荒。”

    男人的嘴角微微翘起,像是有几分得意:“我本来以为,‘战争’你会是第一个觉醒的,毕竟,我还沉睡在凡人的躯壳里时,就早已听过你在洛瑟恩苏醒的消息了,但现在看来,好像我才是第一个呢。”

    “战争?”

    李昂皱起眉头,他隐约想到了什么,但又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你说的是天启四骑士?”

    “当然,现在就只差‘黑暗’那个家伙了,不过他向来神神秘秘的,即使是苏醒了,想要找到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黑暗,战争,饥荒

    也就是说,这家伙就是天启四骑士中的“瘟疫”?

    李昂没有第一时间否定自己不是“战争骑士”,而是顺势开口问道:“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

    他很自然地说道:“当然是继续我的职责,我本来还想着要帮‘饥荒’这个家伙觉醒,但仔细想想,倒不如就让你们继续浑浑噩噩下去,等到我完成使命时,再将你们统统吞噬虽然,那会慢上许多。”

    “你的职责是什么,天启?”

    天启在卡拉迪亚世界,有末日审判的意思,说得通俗一点,就是毁灭世界。

    “嗯哼?”

    他挑起眉:“不然还会是什么?”

    李昂强调道:“恶魔已经在毁灭世界了,就算你什么都不做,结局也是一样!”

    男人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讶异,随后又变成了带着几分讥诮的哭笑不得:“哈哈,你还真是什么都不懂啊。我们的使命,难道不就是将世界从恶魔的手中拯救下来吗?”

    李昂疑惑道:“你什么意思?”

    男人饱含深意地说道:“你似乎搞错了一个概念,卡拉迪亚世界,跟在这上面生活的生灵们,可不是一码事。”

    “在卡拉迪亚世界存在的无数年里,有过各种各样的智慧生物诞生于此,他们起起落落,有的如昙花一现,迅速灭亡,有的则苟延残喘至今但有一件事可以确定,只要世界母亲还活着,哪怕这里变成一片荒漠,在遥远的未来,依旧会有各种各样的生灵,像是雨后春笋般诞生于这片土地。”

    李昂的脸色微变,他隐约已经明白男人的意思了。

    而男人则继续说道:“所谓天启,就是由我们四人,毁灭掉这些无用的生灵,用他们的鲜血和灵魂,浇铸成我们的无上神躯,最终,再由我们四人互相厮杀,诞生出一个足以与恶魔对抗的唯一真神。”

    他的脸上带着浓郁的笑意,凑近到李昂的面前,轻声道:“所以你要快些了,不然,最后幸存下来的那个,可未必是你。”

    但话音刚落,他就恍然大悟般拍了下额头:“唔我险些忘了,你尚且没有觉醒,估计连引导征伐的天赋都没有,那看来,你注定要慢我一步了。”

    他说着,打了个唿哨,那匹白色神骏便嘚哒嘚哒向他走来如他所说的那样,他要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