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赏金猎手 虾写

第一百四十章 陷阱计划

    当外卖员下车,提食物上台阶,在大门前按铃,进入大门到达警卫室期间,全程被狙击手监控。一旦发现持有手枪,由狙击手击毙。技术部同时说明,狙击手位置不太好,因为好的位置都被监视。不能保证百分百命中目标,命中率甚至可能低于80%。

    因此技术部建议使用遥控弹炸,埋设在警卫室外五米处。狙击手发现外卖员持有手枪就引爆弹炸。

    除了猎团之外,秦岚和叶晚娘指挥了两支小组,一组是联调局特别探员和特警,一组是佘旭洲能弄到最好的保镖。毕竟除了睡觉之外,日常也要防备杀手的袭击。

    第一天很好混,八点上班后,除了每半小时的巡逻队长经过外,袁忘始终是一个人。玩手机,玩电脑,看电影,工作轻松。到了下半夜,来杯咖啡,冲包泡面。

    这次卧底没有什么假身份,就是袁忘,无所谓人家调查。秦岚负责张婷婷安全,袁忘是秦氏侦猎社的,调动人力资源非常合理。

    第二天交接班袁忘也没看见张婷婷,前往一楼警卫休息室休息。中午起床吃午饭,张婷婷已经去了赵家,据说是一位妈妈指控另外一位妈妈毒投,最后检查是孩子贪凉,冰淇淋吃太多,吃坏了肚子。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赵家大宅的事不是一般人愿意理会的。

    午饭后再午休,到了下午四点,袁忘就出去小镇溜达。

    “9号,相貌还不错。”

    “38号,注意我身边,不要注意我。”

    38号是猎团猎手,也是唯一一位常驻美洲的猎手,德州人,对话使用英语,听不出是什么裔。但可以肯定是一位妹子、大妈或者老妇。

    “情报部。”粗犷的男音:“我们查询了不少信息和资料,找到了一个上野田子的女人。怀疑她认识或者知道上官铁后人的信息。我们无法判断是否要对上野田子动手。9号,你对当地局势最为了解。你认为通过绑架上野田子是否能挖出上官铁后人,上官铁后人是否能帮助我们找到圣网?”

    袁忘:“我认为可以找到圣网。但是问题在于找到后能怎样?联络人肯定不会知道太多信息。以我的认识我猜测一下圣网的结构:业务员或者称呼为联络人、BOSS、后勤和情报系统、杀手。BOSS是这张网的中心链条,所有的部门只能和BOSS进行单线联系。只抓到杀手,联络人,后勤,都无法给圣网致命一击。”

    袁忘:“这个结构有一坏处,一旦BOSS死亡或者失踪,整张网破裂,他们找不到可信任的人,成为一盘散沙。”

    情报部对袁忘的看法表示赞同,同时也提高了他们对袁忘的评价。殊不知这是袁忘现学现卖,从秦岚那边套来的信息。

    情报官问:“请问9号你有没有具体的看法?”

    袁忘把东西放下,拉开马扎,面对湖水,准备渔具,开始钓鱼。同时也回答情报官的问题:“人,找到一个配合我们的人。理论上不太可能,圣网基本都是亡命徒。但人始终是人,圣网对人的技能要求很高,就不太可能做到信仰上的完美要求。打击和抓捕成员有两个好处,一个好处是可能寻找到被迫或者主动帮助我们的人,第二个好处,降低圣网的质量。但别对联络员有太多期待。在圣网各部门中,唯独是联络员要求的技术水平最低,因此可以推断联络员信仰忠诚度接近完美。”

    情报官停顿许久,问:“9号,有没有兴趣考虑转职情报分析工作?”

    “没有兴趣。”拾人牙慧充充面子。

    情报官:“好的,谢谢。另外提醒一句,非阿的伊人也有不少。祝你们工作愉快,再见。”

    袁忘和38号:“再见。”

    袁忘问:“38,请问……”

    38号:“9号,我不是华裔,但是我的汉语非常好,OK?你再敢叫我一声38,我就爆了你的头。”

    袁忘呵呵一笑:“英文38和汉语38完全两个意思。”

    38号道:“请说38号,或者你可以称呼我的绰号。”

    “绰号。”

    “对,从没用过的绰号。”38号道:“火锅。”

    袁忘口水都喷出来,然后听见子弹上膛的声音,袁忘忙道:“好听,好听。这个绰号好听。”

    “哼!”

    袁忘:“测试一下你的汉语水平。”

    “好。”

    袁忘:“老师说,校服上除了校徽别别别的。请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好久后38号回答:“校服上只能有校徽,不能有别的东西。”

    “正确。”袁忘:“但不诚实。”

    38号:“OK!我承认我查了,你告诉我,火锅绰号有什么不好的?”

    袁忘道:“这我很难和你解释,火锅就火锅吧。”

    “不,我决定换一个。有什么好的建议?”

    袁忘道:“举例古代名著绰号来说吧。宋江,人称及时雨,理由是每当别人需要帮助时,他就会出现。时迁,鼓上蚤,他身体很轻,即使踩在鼓上,也不会发出声音。你有什么擅长的或者是喜好呢?”

    五秒后,38号回答:“吃。”

    袁忘:“无意冒犯问一句,你熟悉汉语的原因是不是和吃有关?”

    38号:“对。”

    这就说得通,有些喜欢看漫画卡通的人,一不小心日语成才。

    吃的就比较麻烦了,水浒传内没有一个是因为吃而得名的绰号。琢磨着,38号年纪应该不大。袁忘问:“你不会还是学生吧?”

    38号:“对不起,请叫我38号博士女。”老美博士、医生是很炫的,日常礼貌称呼姓之后要加博士或者医生这样的称呼。在华人中没有这问题,张博士,李博士,听起来挺别扭的。

    袁忘惊叹:“哇,对不起,博士女士。”绝无贬义,博士不多,女博士更少。

    什么叫女博士没人要?名牌大学女博士可以用文凭直接敲开豪门的大门。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儿媳妇多漂亮,多妖娆,但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儿媳妇知书达理。富人间炫耀,我儿媳妇是去年唐姐第三名,另外一个说,我的儿媳妇是前年唐姐冠军。有人说,我儿媳妇是哈佛的物理学博士。高低一听可立判。

    当今世界能让金钱跪下的,也许只剩下科学。

    同时说明38号年纪不小。

    38号:“不是博士女士,是博士女。”

    袁忘:“未婚?”

    38号:“未婚。”

    袁忘:“38号博士小姐?”

    38号:“博士女。”

    袁忘没听明白,隐约听见一个儿字,询问问:“博士女儿?你爸妈是博士?”

    38号:“嗯……好吧,我大概还是一名学生。”

    袁忘一头冷汗小心问:“高中?”这不是坑爹吗?

    38号:“大学毕业,正在攻读硕士。”

    一聊才知道,38号的父母都是博士,是恐袭的受害者,38号在五岁失去双亲。袁忘也对猎手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诸如38号被一对白领夫妻收养,38号长假期间,夫妻都会让她参加一些训练营的活动。到了一定年龄,养母和她说实话,有人给他们一大笔钱,让他们收养38号,并且给予家庭的关爱与教育。至于是谁给钱,参加训练营目的是什么,他们不知道。

    一直到38号18岁生日她才接触到猎团。猎团告诉她,她可以选择加入猎团,也可以选择放弃猎团身份。猎团富豪暗中资助的恐袭受害者家属不少,但很多人陆续被淘汰出局,她是猎团认为合格的对象,所以才会和她接触,说明情况。

    袁忘:“我不太一样,我加入猎团的过程你一定不相信。”

    “不,我会相信。”

    袁忘:“我本来是去参加侦探联盟考核的,走错了考场。”

    “请诚实,可以不说,但请不要用这么拙劣的谎言来欺骗我,这是一种侮辱。”

    袁忘:“我说的是实话,老实说我也不太相信。侦探联盟考核是临时决定举行的,恰巧猎团正在招募猎人。”

    38号:“问题就在这里,我可以相信走错了考场。但你应该是猎人,不应该是猎手。”

    袁忘:“唉……又是一个很难让人相信的事实。我童年时候照顾过一位老人,临终前他把一个配饰送给我。我没想到他会是猎团创始人之一。”

    38号:“创始人都是富豪,他会雇佣童工?”

    袁忘:“解释起来就很麻烦了。”

    “呵,姑且相信一半吧。”38号:“你12点方向八十米,湖对面观赏灌木边躺着一位女孩在玩手机。”

    袁忘:“看见了。”

    38号道:“像小刀,我不能肯定……呼叫总部,图像传输中,请立刻确认身份。”

    30秒后,粗犷声音:“无法确定身份,需要更多的脸部特征。”

    38号:“我的位置无法获取更多脸部特征,看起来像小刀。距离六百三十米,微风,命中率95%以上,是否射杀?”

    粗犷:“未确认目标,不得射杀。侦查卫星还要多久才能到达?……38号,我们还需要一个半小时时间,请尽可能确认目标。”

    袁忘好奇问:“卫星应该跑的很快。”女孩恰巧是仰躺。

    粗犷:“每颗卫星都有自己的轨道,一个半小时算是快的。”

    袁忘道:“可是在入团时候,有人和我说猎团已经达到了电影全民公敌的水准。”

    粗犷:“这些XXX,吹牛技术严重超越猎团技术。”

    袁忘:“我突然有种被诱拐的感觉。”

    38号:“目标正坐,最少70%脸部特征发送。”

    粗犷好一会道:“长相符合,人脸识别不符合。人皮面具,在试探9号。看来要出事。”当有人试探袁忘身边是否有潜藏的侦查人员时,就代表袁忘成为了对方突破的目标。

    粗犷:“我必须上报,不能让猎手冒当靶子的风险。”

    不到30秒,粗犷道:“管家下令,放弃行动。他说地球有以万计的恐份,但只有七名猎手,风险太高,撤出计划。”

    袁忘道:“猎团我可以撤出,但是我正常生活和工作无法撤离。”

    粗犷道:“可以向对方提示吗?说明危险,表明态度?”

    袁忘:“很难解释。”

    粗犷:“所以我们不建议你们在日常中从事高危职业……我们要开个简短的战术会议,请保持通讯畅通。”

    ……

    晚上八点,袁忘准时接班,张婷婷已经回来。佘旭洲八点十分离开,和袁忘交谈了几句。大意是鼓励,感谢。并且说明了作为一名警卫和保镖的伟大职责。

    在佘旭洲之后是叶晚娘,送来一份便当,让袁忘凌晨填肚子用的便当。相比佘旭洲,叶晚娘则说明了生命的重要性,大概意思是让袁忘不要朝危险的地方去。叶晚娘有些焦虑和不安,秦岚的陷阱计划没有控盘。一旦发生状况,首先面对危险的岗位会非常危险。

    在叶晚娘离开后,警卫室安静了下来。时间滴答滴答的走着,到了十点左右,‘混蛋’成员通过对讲机呼叫袁忘,说明自己叫了外卖,一会送达。

    这时候袁忘有些紧张,按照信息,一会的外卖员极有可能就是杀手。偏偏在这时候,一辆车停在大门前,肖邦下车,对门铃道:“嗨,搭档,给你带来点好东西。”

    你来干嘛?

    袁忘开大门,手提了食盒的肖邦浑然不知道他走的是一条阎王路。肖邦进入警卫室,将食盒放在桌子上打开:“干锅水煮,还有一打冰可乐。”

    盖子掀开后,诱人的味道扑鼻而来。袁忘低声:“你现在很自然的离开,尽快。”

    肖邦一惊,好奇问:“难道有歹徒盯梢?”

    袁忘:“不仅是歹徒盯梢的问题,回头解释。”

    肖邦把一盒香烟放在桌上:“那我就先走了,祝你兼职愉快。”

    “别走。”袁忘按耳麦:“多久?”

    “什么?”肖邦疑问。

    “过了转角,距离80米。”38号汇报。

    袁忘一指警卫室里间:“进去尿尿,快。”

    “啊?”肖邦反应还算好,两秒消化信息后,走进袁忘身后小房间。这时候送餐员背了一个大箱子到达铁门处。

    送餐员按门铃,也不拿掉头盔,道:“送餐。”不紧不慢的将箱子放在摩托车上,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份打包好的食物。

    大门打开,送餐员走向警卫室。

    猎团频道通话让人紧张窒息。

    “未发现持有武器。”

    “无法判断食物袋内物品。”

    “注意,注意,食盒内食物偏多。最少有四个汉堡。”点的外卖是两个汉堡,两杯可乐。

    “已瞄准,等待下令。”

    “未发现枪械,无法判定食袋内是否有枪械。”

    “目标即将进入警卫室,请求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