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赏金猎手 虾写

第两百四十八章 渡假

    叶夜在一边临时抱佛脚进行全面学习,一边会议室正在就假期安排进行讨论。又有一位客人上门,铁门外有人按门铃:“请问哪位是袁忘袁先生。”

    袁忘看监控画面,不认识:“我是,你是哪位?”

    客人回答:“我是4s店的某某,有人从欧洲送了一份礼物送给袁先生,委托我们公司转赠。”

    有热闹大家一起凑,连叶夜一起出门。出铁门后首先看见是一辆拖车,拖车上面有一辆盖了红布的汽车。拖车上的机械臂将汽车吊起,放到了一边道路上。

    柳飞烟看着汽车,道:“肖邦啊,肖邦,你先去上个厕所吧。”

    大家附和:“对啊,对啊。”

    肖邦坚强道:“不,我能挺得住。”

    客人向袁忘说明,零里程,定制,免费保养六年等后,揭开了红布,揭开了答案。是一辆吉普车。

    啊!大家都颇为失望,吉普车再豪也豪不到哪去。实际上也没错,这辆黑色吉普售价才40万,车是好车,但远比不上肖邦的帕加尼。

    肖邦大松口气:“好漂亮的吉普车。”

    柳飞烟笑着拍打了肖邦一下:“虚伪。”

    肖邦露齿笑,他承认自己这句话确实虚伪。自己倾家荡产买了帕加尼还没风光,如果袁忘脑子一抽来辆几百万的豪车,自己真的会很难过的。

    送走客人后大家上车,袁忘开车领着大家转了一圈。总体来说乘坐舒适度比较差。不比帕加尼,甚至对比普通轿车而言,他们更愿意坐普通轿车。v8柴油发动机是亮点,马力强劲,可惜在城市道路上跑不出很优良的成绩。

    大家还是客套赞美了两句再下车,袁忘单独开车到侧门停车场。侧门有一个铁门,专供汽车进出。

    大家下车,袁忘一开车,车门立刻锁死,中控屏幕升起,出现一个右手手掌。

    什么鬼?

    袁忘手掌放上去解锁,出现了视频。袁忘看见了一位中年胖子。胖子正在吃汉堡,见到屏幕,瞪大眼睛:“嘿!”

    袁忘小心问:“粗犷?小粗?”

    “是我。”粗犷吞下口中食物,道:“拿到车了?我现在给你介绍下这辆车。”

    这辆车首先有定位系统,当有需要时,可以向粗犷联系。粗犷会想办法通过卫星给予信息支援。比如有没有汽车跟踪?比如道路情况等。另外需要任何信息可以直接问粗犷?同步时实查询。

    除此之外,汽车还设置有高频发射器。一旦启动在监控中看不见这辆车?只能看见一个亮点?无法抓取车牌。另外还有一键换车牌功能。

    粗犷道:“最后一个功能,掌纹中控有一个导航地点,是情报部和后勤部花费数月建立的北美安全屋。因为时局的原因?猎团暂时不会在北美发展。要将安全屋清空?不仅要花费人力和物力?还比较危险。因此管家决定把安全屋送给你。车只是小礼物,安全屋是我们猎团送给你的真正礼物。”

    粗犷:“如果车上有另外乘客,你必须与我们联系的情况下?掌纹识别时食指第二第三关节悬空。如果你被逼迫?被控制?被迫打开情况下,小尾指第二第三关节悬空。关节皮肤不接触中控就可以。”

    粗犷:“管家特意让我和你说明?没有任何额外条件。每个月会有专人对安全屋进行养护工作?我个人建议有需要再去安全屋。”

    袁忘问:“姜娜现在怎样?”

    粗犷:“美国联调局和姜娜进行了电话沟通?他们认为姜娜可以以猎团代言人的身份公开生活在美国。他们愿意保护姜娜的安全。从这些迹象来说?美国人希望猎团能稍微受到控制。我现在正在分析美国人最不愿意哪个恐份死亡。”

    袁忘问:“找到后呢?”

    粗犷:“不惜代价干掉他。”

    “哈哈。”袁忘:“你这个回答也太麻烦了。”

    粗犷也笑:“车喜欢吗?”

    袁忘:“我很喜欢手动档的吉普。”

    “实话?”

    “实话。”

    粗犷一拍掌侧头道:“我就说他不喜欢法拉利。”

    细柔声音传来:“是男人都喜欢法拉利?白痴。”

    袁忘道:“不,我不喜欢,除了吉普,我什么车都不喜欢。”啊!草你个死胖子。

    粗犷炫耀一个眼神丢过去,道:“美以正在通过你的收入追查我们的财务,不过他们不会动你的钱。”

    袁忘:“上次说到阿娜特,请问有没有诺亚的信息?”

    粗犷:“诺亚?诺亚是mi6特工,同时也是教皇亲封的圆桌骑士。这件事让英国佬非常不满,考虑到宗教复杂性,最终诺亚被边缘化,这是十年前的情报。这十年来没有诺亚的任何信息,一直到诺亚到纽唐接管血十字开始。”

    粗犷:“诸如诺亚这类特工,他们在完成任务后都会清空信息。想知道诺亚是谁,要么问教皇。要么是入侵mi6总部的超级计算。对了,全球计算机骇客大赛的洲选拔赛即将开始,如果有机会,你可以注意一下一个叫白云的人,这家伙在我们通缉榜上。是目前已知的为恐份提供服务的,水平最高的骇客。”

    袁忘:“恐怕我帮不上你们。不是我不愿意帮忙,计算机大赛完全通过网络平台进行。不需要露面,也不受地域限制。所谓的白云不可能来纽唐、”

    “呵呵,不,只是告诉你这件事而已。即使白云去纽唐,我们也不会让你动手。我们甚至不会派人去纽唐。”粗犷:“ok牛粪,我这边还有事,再见。”

    粗犷打两下响指关闭了程序。

    ……

    一周休假从明天开始,今天自然是钓鱼了。袁忘和赵雾拿了渔具去码头钓鱼,阿娜特去凑热闹,肖邦读书,叶夜忙于备战选拔赛。

    秦舒与柳飞烟散步在几十米长的码头上,靠在护栏,享受清风吹拂。

    秦舒:“飞烟姐,袁忘独自抓获了宁舞。”

    “嗯?”

    秦舒:“我当时和赵雾临时搭档,与阿娜特、肖邦在向导的带领下,正在搜查阿迪山脉。”

    柳飞烟:“是不是他们?”

    秦舒:“赵雾得知消息后,有些震惊,但没说什么。不过……”

    柳飞烟:“肖邦?”

    秦舒:“嗯。”

    柳飞烟深出口气:“肖邦的问题一直困扰我。客观评价,肖邦各方面能力都很优秀。我知道他内心有些不得志的郁闷:为什么在侦猎社中不是赵雾就是袁忘呢?”

    秦舒:“肖邦和米娜恋爱时,在野外住了一个多月,掌握了野外追击的技巧。他本以为自己能在阿迪山脉中大展拳脚。未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一个电话打过来,他直接焉了,大半天没说几句话。”

    柳飞烟:“重点在哪?”

    秦舒:“成就感,他认为自己在侦猎社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柳飞烟:“你的意思是?”

    秦舒看向赵雾和袁忘:“赵雾这人心气高,身上有闪光点也有黑点,他在团队中应该比较稳定。我认为肖邦内心已经有离职的想法,我想也就是这次计算机大赛之后的事。据我和米娜的爷爷皮克闲聊,我得知肖邦很努力学习荒野生存与追逃本领。现在问题是,跑荒野基本是小蟊贼,不值钱,我们没接单的理由。”

    柳飞烟:“我们是猎人,只能被动等人犯罪。”总不能逼人犯罪吧?

    秦舒:“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操作?飞烟姐你留意联调局或者警局情况,看是否有伤人外逃荒野案。而后我们以受害者家属的身份进行悬红,这样我们侦猎社就顺理成章的接单。由肖邦去抓人,阿娜特并没有多少追逃和抓捕经验,把阿娜特给肖邦做拖油瓶,以增加肖邦的成就感。”提出意见时,也提出自己想到的解决办法,这才是一个完整的意见。

    柳飞烟:“我们出钱悬红?最少也要20万。”

    秦舒:“我、郑燕和肖邦,我们三人童年时都住在北山。肖邦作为大哥哥对我们很好,这钱我来出。”

    柳飞烟:“我这边也凑个十万。但绝对不能让肖邦知道,否则他会炸毛。”

    ……

    休假第二天,柳飞烟召集了肖邦、阿娜特、秦舒开会。

    赵雾云游四海,去阿根廷旅游。据说是一位庄园主的女儿真诚邀请,还发来其戴牛仔帽,骑在马上帅气的照片,于是赵雾欣然赴约。

    宁舞事件后,赵雾开始使用虾友交友软件,从现实把妹升级到云把妹。这位庄园主女儿就是赵雾的第一位云女友,女友有邀,一群单身狗怎么也不能拦着。

    袁忘开着吉普延东海岸南下,享受汽车旅行的快乐。至于路上是不是要停一停,找找导游,没人管得着。袁忘是不想去的,他宁愿在新基地弹弹琴,钓钓鱼,健健身。但是柳飞烟非要他出去走走,必须昨天下午出发,于是袁忘就昨天下午出发。

    袁忘离开之后,阿娜特就特别的纠结,她手拿一把螺丝刀纠结是不是摸到袁忘房间撬开保险柜,再看看保险柜内信的内容。这封信已经让阿娜特纠结很久,并且迟迟没有放下。

    当听闻自己要和肖邦组队荒野追凶,阿娜特是拒绝的。不过作为一名实习生是没有权力拒绝正当工作委派,于是只能和肖邦一起出发。这次两人都学乖了,肖邦开皮卡,阿娜特坚决不开车。

    他们将前往纽唐西部追击一名逃入森林的犯罪嫌疑人。

    ……

    一手放在车窗,一手拿方向盘,袁忘开着车心中不停问一个问题:柳飞烟为什么会认为开车旅游能减压?

    袁忘不是赵雾,赵雾目标可以是到处可见的漂亮妹子。他不是肖邦,当地美食,活动,文化吸引不了他。

    不过公路文化很重要一条是缘份,袁忘遇见了一位汽车抛锚搭便车的妹子,于是在城里住了一两天。接着就回纽唐,毕竟开回去也得一两天。这妹子挺对路的,可惜异地恋没有好结果,两人好聚好散。妹子流下离别的泪水,袁忘留下房费和小费,挥手再见,可能再也见不到。

    回程路上,袁忘听音乐的广播插播了一条新闻:著名明星冉月在记者会上宣布,将在下个月与白氏集团总裁白天豪订婚。

    “哇!”袁忘惊呆数秒,但没妨碍开车。

    广播主持人介绍了白天豪和白氏集团,白天豪是纽唐商界新贵,其公司以投资、贸易、金融业务为主。白氏集团旗下有多家证券公司,并且还是多家银行的股东。下个月将开办第一家白氏银行,正式进军银行业。另外一方面,白氏集团正在与丁威商讨购买码头和货轮股权的事宜。

    白家也有负面消息,白家在去年恶意狙击并购一家证券公司,受到官方的调查。虽然最终不了了之,但是业内人知道白天豪用了下三滥的手段。不过,金融圈谁比谁干净?只要法律没有禁止的事,都是可以做的事。法律禁止的事,只要不被抓住也是可以做的事。法律禁止,只要有被抓的觉悟,还是可以做。

    白家三大新闻让白氏集团在今年成为业内的核心。第一个新闻自然是冉月和白天豪的私人关系。第二个新闻是白氏集团的第一家银行正式挂牌开业。第三个新闻自然是收购丁威船队和码头股权的新闻。其中第三个新闻最为重磅,一旦白氏集团和丁威达成协议,完成收购,白氏集团有望在未来替代丁氏集团在纽唐,在北美,乃至全球的影响力。

    据说收购工作进展顺利,双方已经没有金钱上的分歧,只有在被收购码头与船队员工待遇上有一些分歧。据丁氏集团货运船队员工称,他们多数人对加盟白氏集团持期待态度。

    白氏集团有个特点,加班狠,钱发的也狠。对比同样的公司,白氏集团的员工收入一般超过同行40-200%,加班时间也超过同行40%。白氏集团非常适合愿意用时间换取高薪的员工。

    冉月订婚,袁忘能说什么?不能说,但可以想。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有些可惜。可惜什么?不知道。也不是不知道,只是不好说。作为一个男生,袁忘实际上最惋惜的就是没和冉月睡一觉。这是很粗鄙很龌蹉很阴暗的一个想法。但相信不会只有袁忘有这样的想法。

    反推,袁忘和冉月还达不到精神层次的惋惜。到精神层次,不仅只是可惜,还会加上悲痛,愤怒,不甘等等负面情绪,这也是情感类激情杀人的主要原因。

    这里又出现了剑人思想,这种想法很多男生都有,简单总结:失去总是最好得。

    好在此事发生在理智袁身上,他知道他有机会,最少有机会睡觉。稍微惋惜一会,袁忘也就抛之脑后。但听广播说到最后,袁忘又有些在意,白天豪竟然买了下粉蓝两套钻石首饰作为订婚礼物。

    这就有点意思了,袁忘记得没差的话,这两套首饰是非卖品,并没有拿出来拍卖。那就是白天豪私下向朱氏珠宝集团购买的。肯定是花了血本。一分付出,两分收获,这是商人最基本的思考方式。

    两套首饰要么是因为冉家在国外还有相当大能量,要么就是爱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