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赏金猎手 虾写

第三百零四章 决赛(五)

    将威士忌塞回去时,袁忘和阿娜特目光相遇,神情复杂。袁忘肯定是扯淡,最大可能是三个服务器被骇客网络入侵,有可能是一个骇客入侵控制三个服务器,可能是两个,或者三个骇客。但和无耻组无关。

    电源、电梯、监控等已经被某位或者某些骇客所控制。好消息是,控制骇客没有战斗力来消灭无耻组。坏消息是在没有骇客的帮助下,袁忘他们只能面对特种小组的最强火力。

    阿娜特给躺在酒吧内地毯的叶夜盖了一条保暖毯,向袁忘解释:“按照硬件来说,叶夜是对的,平板电脑是不可能一分钟之内控制服务器。”

    袁忘:“但是?”

    阿娜特:“我们战术出现错误,不应该选择普通房。其他三种房间都配备有台式电脑。运算能力和性能远比平板电脑要出色。或许无声所在豪华房有顶配台式电脑。”阿娜特知道计算机基础知识。

    袁忘:“现在有什么办法?”

    阿娜特:“找到服务器房,物理控制。”

    袁忘拿对讲机:“赵雾,情况有变,需要你去找服务器房。”

    赵雾:“收到。”

    袁忘:“小心,特种精锐会布置各种陷阱,他们擅长蹲点埋伏,何况他们还有全套作战装备。”

    赵雾:“知道,我关闭对讲机,每半小时我会和你们联系一次。”

    袁忘:“好。”

    袁忘挂断电话靠到墙壁,手上AK垂落,看向酒吧背面的玻璃。一个人影晃动,袁忘伸出枪去扫射了几枪。对方靠住墙壁。

    数秒后咣当声音,两枚烟雾弹扔到了袁忘附近。袁忘把步枪靠一边,左手拿出碎片手雷拔掉插销,右手抽出手枪。

    手枪朝原人影方向开枪,12发子弹弹匣,整枪可填装13发。袁忘打掉了12发后,扔出碎片手雷,在手雷落地时打出第13发子弹。

    按照战术判断,袁忘需要数秒的上弹匣时间,是对方最好的突击时间。只要歹徒突进,他们将结实的吃上一枚手雷。

    碎片手雷声音并不算很响,相对轰的响,更接近砰的声音。

    “法克。”一声谩骂之后,对面一阵枪声,显然有歹徒中招。枪声是歹徒同伙试图将歹徒弄回去进行的掩护射击。

    枪声响了一会安静下来,袁忘能听见有人忍着疼痛发出的闷哼,距离不过十五米。烟雾弹让大小不一的通道能见度极低,袁忘没有开枪喝阻,歹徒很可能趁这个时间摸进来。袁忘没开枪是更有效的威吓,歹徒不清楚袁忘这边的装备,贸然挺进有可能全军覆没。在己方有人受伤的情况下,再冒险不符合队伍利益。

    无声和组委会因为烟雾弹的影响,没有完全看清楚过程。袁忘身体遮挡住摄像头,遮挡住自己拔插销,扔手雷的动作,他们都不知道攻击者为什么会突然倒地受伤。但从袁忘态度判断,应该是袁忘下的手。

    无声不希望这组人继续进攻,这组人貌似已经被袁忘吃死,万一被灭,袁忘这组人装备就更新换代。无声想了好久,启动一部电梯上楼,歹徒小组听见有电梯在二楼不远处停止并且开门的声音,立刻抬起伤员撤退。

    带着伤员不可能对付来自两面的夹击。

    作为一名骇客,无声做着指挥官的工作。

    ……

    周一晚上11点30分,赵雾例行和袁忘通话。大概为以下内容,一、找不到服务器房。二、最少有三支武装小组,每支小组最少四人,最多六人。三、武装小组很牛。

    袁忘说的内容:一、必须找到服务器房,否则比赛没有任何意义。二、我们很好,你继续。

    实则不太好,袁忘现在头疼休息的安排。他可以值夜,他有自信自己值夜情况下,不会被人偷袭。但是在没有休息情况下,明天白天袁忘战斗力肯定会下降,还有明天晚上,后天呢?袁忘可以四天不吃东西,但是不能四天不睡觉。人缺乏睡眠会导致判断力等全面下降。

    阿娜特是战斗力,但是没有守夜经验,袁忘不放心。但综合考虑后袁忘必须相信阿娜特。

    无耻组现在极为被动,被最少一支武装小组确认位置。骇客无法提供关键协助。讲道理应该让赵雾回来,以守为主。但如果想获得比赛胜利,就必须把赵雾派出去,就必须冒险。袁忘也不是无理由冒险,无耻组的装备优良,强于其他三个单位。武装小组被碎片手雷袭击之后,在不清楚无耻组装备和人员配置情况下,也不敢贸然进攻。

    不过,武装小组上船就是为了赚钱,袁忘他们在他们眼中就是钱。他们不会放过已经确定位置的无耻组。

    这个社会,穷有时候比死还可怕。

    袁忘:“我休息。”

    阿娜特点头:“相信我。”

    袁忘:“我信。”和阿娜特击掌握手。

    ……

    周二清晨六点,赵雾汇报,确认两个房间可疑,他会寻找机会确认是否为服务器房。

    阿娜特戒备掩护,袁忘将从男小便池拆下来的感应器安装在三个地点,连接电源。再拉三条假绊线,让对方通过时降低速度,以便感应器有反应。

    接着在侧面捆绑一把待发手枪,线沿着地面到酒吧后。一旦敌人进来,拉动绊线就可以击发手枪,吸引敌人注意。诱饵对面的袁忘就能直攻敌人背部。

    小布置之后,袁忘先退到酒吧内。好好休息了一夜的叶夜抱着平板电脑在点击。电脑的反应速度让叶夜几次想把电脑给砸了。

    “转圈圈,转圈圈。”叶夜口中嘟囔,以发泄自己的压力。

    “淡定,淡定。”袁忘安慰道:“技术不够武力凑,我们装备精良,问题不大。”

    “嗯。”叶夜知道袁忘在宽慰自己,但她更知道大家都在努力,自己不应该再怨天尤人,打击队伍的士气。

    “吃早饭。”袁忘从背包拿了酱牛肉,用牛排刀切开,塞了一团给叶夜,也给靠在一边的阿娜特来一块。

    6点30分。

    赵雾:“户外有狙击手,他们好像在互相攻击,我这边一名歹徒被户外狙击手一枪杀了。”

    袁忘:“昨天我对着电梯开枪,没有考虑里面到底是歹徒还是骇客。”狙击手不会去考虑歹徒身份。

    赵雾:“呵呵,不懂你们的世界。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袁忘:“说吧。”

    赵雾:“好消息是我找到了服务器房,坏消息是门锁不能拆卸。”

    叶夜一听,爬过来拿对讲机:“是不是找不到插孔?也没有可拆卸螺丝?甚至难以发现是一个门锁。”

    赵雾:“没错。”

    叶夜道:“这是一个很简单,又很复杂的锁。类似我们日常连接无线路由器一样,手机能找到路由器发出的信号。复杂在于路由器的密码从八位到十六位,并且有各种加密和组合方式。要破解起来,以这破电脑的速度,需要……我也不知道需要多久。”

    袁忘这次听明白了,毕竟叶夜说的无线路由器是日常用的设备,袁忘问:“地点是不是比较开放?”故意把服务器设置危险地带。

    赵雾用了好一会才说明地形,服务器房不仅比较偏僻,而且不仔细查看,看不出这是一道门,里面有一个房间。位置在珠宝店附近,路边两台小型娃娃机后面。坏消息:这是个开放位置。

    类似一个商场的十字路口,不仅前后左右都能看见娃娃机,上层,上上层的人走到护栏边也能看见娃娃机。射界清晰,一览无余,蹲在这里,说不定下一秒就是活靶。

    袁忘:“猜对了。”本杰明故意的。袁忘从赵雾说明中再分析出一些信息,这地方确实很隐秘,因为没有多少人敢在这个位置逗留,甚至没有人敢经过这里。

    袁忘问:“我拿电脑可以操作吗?”

    叶夜摇头:“理论上可以一键解码,但是需要很长时间。我有一个自己写的辅助软件,可以分析出密码的数字、符号和大小写字母,这样能大大降低解码时间。必须我本人操作。”

    袁忘拿对讲机:“赵雾,娃娃机可以藏人吗?”

    赵雾:“如果是婴儿,可以直接扔到娃娃机内……说不准可以钻到机器内,我试试……”

    三分钟后赵雾回复:“以叶夜的身材,可以钻进去,绻身体后,半个脑袋会在外面。”

    袁忘:“有想法吗?”

    赵雾:“化妆术。”

    ……

    赵雾探路,带着无耻组到达D-4位置。袁忘蹲在墙角边看地形,地形比想的要恶劣的多。从这里到娃娃机大概十五米。娃娃机处是一个开放空间,到处可能出现人。

    赵雾交代道:“娃娃机不重,你不能乱动,你一动,娃娃机就会动。”

    叶夜以嘴唇为分界线,上半部变身比卡丘,眨眼说话看上去特别的怪异。叶夜:“我没问题。”她知道很危险,甚至自己可能没有到达娃娃机就被人发现射杀。但是叶夜对于自己无力帮助队伍非常恼火和自责,她愿意冒险赌一把。

    “有人。”赵雾举手低声说了一句。

    二十五米外,一名身穿迷彩服装的歹徒在墙体后侧身露面,观察一眼迅速缩回去。而后从墙体外伸出一个摄像头,袁忘让大家退后。观察了一会后,一名歹徒蹲身持枪警戒这个区域,数名歹徒从其身后快速通过,警戒歹徒最后撤离,跟上队伍。

    可以看出这支小组经验丰富,谨慎小心。好消息这类队伍绝对不会在这种开阔地停留太久。坏消息是,叶夜在解码中,无法确定对方会不会发现叶夜。一旦叶夜被发现,以地利与对方的战斗素养来看,神仙也救不了。

    袁忘犹豫许久:“要不算了?我们找个地方窝着,等着比赛结束。”只要把赵雾拉回来,无耻组就可以轮流休息,控制一定的防御区域。加上地利的优势,存活到比赛结束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叶夜:“不,我要试试,我都画成这样了。”叶夜脸上不是化妆品,而是油彩。不是化妆油彩,是油画油彩。是在酒吧附近的油画室找到的油彩。

    叶夜进一步解释:“相对一个女孩来说,容貌比生命还重要。”

    袁忘弱弱回一句:“平时没见……”

    叶夜:“我去了。”

    “等等。”袁忘拉住叶夜,赵雾再说明娃娃机后盖情况。解说完毕,袁忘留下,阿娜特迂回到上半层,赵雾转到侧面监视。

    赵雾:“OK。”

    袁忘还想说什么劝阻叶夜,叶夜先开口对袁忘道:“活着的废物永远比不上死去的勇士。”

    “去吧。”袁忘端枪戒备,目送叶夜朝娃娃机去。

    九米、八米、七米……

    突然远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打在叶夜面前不到五公分的墙壁上,子弹砸出一个大坑,让墙体的瓷砖碎片四处飞溅。更新最快 电脑端::/

    袁忘喊:“冲。”袁忘气自己没注意到这个细节。赵雾已经说明有狙击手射杀了在附近的歹徒。袁忘没注意到前往娃娃机的通道上,有户外狙击手的射界。

    现在袁忘非常担心狙击手能看见娃娃机,那自己只能帮叶夜收尸了。

    叶夜被子弹吓了一跳,脚步一停,摔滚在地。还没有平复心情听见袁忘的喊声,手脚并用朝前跑。

    从位置袁忘判断狙击手在七层的豪华房,豪华房有突出船体的一个大阳台,大阳台位置可以看见一到六层的部分区域。骇客小组缺乏狙击枪,自己也不可能前往七楼除害。袁忘在脑中将这块区域定性为危险区域。

    判断出狙击手位置后,从周边环境结构看,娃娃机的位置是安全的。实际上叶夜只给了狙击手两秒的时间,迫使狙击手快速开枪射击移动目标,被叶夜逃过一劫。

    叶夜顺利进入娃娃机底部。相比赵雾,叶夜制造了很大的动静,娃娃机抖动不停。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叶夜似乎刚跑完马拉松一般,对讲机道:“好累,好累。”

    袁忘看见了叶夜的比卡丘,对讲机道:“再低一点头。”

    叶夜:“老娘做不到。”叶夜一挺胸,一个脑袋钻起来直接顶到娃娃机的中部。叶夜努力低头缩身体,又恢复半个脑袋在外。从叶夜话语中可以听出她很不爽,她的不爽已经超过了对危险的恐惧。

    袁忘可以推测叶夜现在这个姿势有多难受。他盘算决赛的四名骇客,貌似也只有叶夜能藏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