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宋煦 官笙

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都要

    赵煦没有出口,即是维护章楶枢密使的威仪,也是恪守他不干预此次军事的承诺。

    一番布置之后,赵煦与章楶离开参谋室,来到后堂。

    章楶坐在赵煦对面,道:“官家,宗泽的目的地是长城岭,盯着嘉宁司,楚攸的目的地是会州,盯住西寿保泰司,而种建中,此刻在晋宁军,针对是左相司,臣在等平夏城的军情,择机出战!”

    赵煦喝着茶,神情微动,道:“这与卿家之前的战略不同?”

    章楶神情肃然,目光炯炯,道:“是。陕西六路施行了近半年的扰耕浅攻,不止是侵扰,削弱夏国,还有就是迷惑他们。”

    赵煦陡然明悟,道:“这一次,要深入?”

    章楶道:“臣有这个想法。”

    赵煦双眼微微眯起来,拿过一旁的地图,用手指着道:“夏人十二军司来了六个,其他六处多半空泛,若是奇袭,或有大用!银州,夏州,宥州,盐州,韦州i,再到兰州,甚至是凉州,若是运筹得当,完全可以全面出击……”

    章楶心里微惊,看着赵煦手指过处。

    这些州? 全部在宋夏交界? 也是夏人最为富饶的地方,其他的? 除了兴庆府? 要么是草原要么是荒漠!

    赵煦看着地图,不在说话。他早就心动? 说实话,他对这些州都很垂涎? 除了天都山的马车? 那盐州是产盐重地,银州,夏州更是富饶,战略要地!

    宋朝拿到了? 强大自身不说? 也能大幅度削弱西夏,并且彻底占据主动!

    赵煦来这一趟,可不是鼓舞士气那么简单!

    虽然心动,但赵煦还是很冷静!

    他十分清楚,现在的大宋? 没有能力灭夏,哪怕占据这些州府也未必能完全做到!

    “有把握吗?”赵煦不动声色的看着章楶。

    章楶震惊于赵煦的胃口? 心里沉良久,也不动声色的? 轻声道:“有没有,总归得试一试才知道。官家? 要试一试?”

    赵煦喝了口茶? 脸上笑着? 心内飞转。

    若是真的能做到,不止是开疆拓土那么简单,宋夏之间彻底翻转,宋朝再也不用担心夏人了!

    总之,真的做到,好处无以言表!

    许久,赵煦抬头一笑道:“朕不要试试,朕要一定。陕西六路,外加河东路,全凭章相公指挥。陈皮,拿剑来。”

    陈皮看了眼章楶,转身出去,迅速拿来一把剑。

    赵煦站起来,接过,猛的抽出,刀刃上有些锈迹,但还是光明透亮。

    赵煦脸色严肃,砰的一声合上,看向章楶,沉声道:“这是太祖皇帝的佩剑,当年太宗皇帝北伐失败,深以为恨,今天,朕将这把剑交给你,持此剑,如朕亲临,凡北方各路文武,先斩后奏!”

    章楶脸色骤变,看着赵煦,猛的双膝跪地,举起双手,朗声道:“臣,章楶领旨!”

    赵煦将剑放到章楶手上,扶他起来,道:“朕就在秦州,等卿家的好消息!”

    章楶举着剑起身,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道:“是,请官家静等臣的好消息!”

    章楶虽然这样说,心头却也是紧张忐忑。

    他之前想的,是尽可能的打击西夏,为大宋这边的‘新政’争取三到五年的时间。

    但赵煦想的显然不是,他要为灭夏做足准备!

    陈皮在一旁看着,暗暗心惊。

    章楶由此,直接掌握北方兵权,握有的兵力,高达三十万!

    大宋立国以来,就没有这样的事情!

    他心里很有些担心,朝廷里的章惇逐渐掌权,以官家的性子,章惇迟早会成为大宋前所未有的权臣,是握有实权的那种!

    陈皮倒不是担心这两兄弟会反叛,而是这样下去,会有越来越多的‘权臣’,手握重兵的将帅!

    哪怕陈皮没读过多少书,还是忍不住的担忧。

    他瞥了眼赵煦,强忍着没敢多嘴。

    后世研究平夏城战役,关于赵煦罕见赐出尚方宝剑时,在繁杂的史书,野史,个人传记等等中,只找到了陈皮晚年的零星记录:

    楶曰:事或可成。帝曰:或字不可也。楶忧。是,赐太祖佩剑,掌兵三十万。帝不疑。

    而后世发掘章楶墓,罕见的发现了一些保存完好的时刻,上面留有这样一段话:今者,论胸襟,古今第一,往来不见。及魄力,三皇以来,无出其右。平夏一役,始也。

    ……

    平夏城在被包围的第三天,章楶离开秦州,前往前线的庆州,更进一步的直接指挥前线战事。

    赵煦也没停着,皇城司,擎天卫运作力度前所未有的加大,在宋夏边境,西夏内部的情报线以最大力度的在运转。

    各种各样的消息汇聚在秦州,又转达向各处。

    平夏城的攻防战还在继续,夏军疯狂进攻,不惜代价。

    而西夏的太后,挟持着小皇帝,文武百官等,速度不算慢,离平夏城已不过百里。

    但这位梁太后似乎在等平夏城攻克的消息,居然停了一晚上,召开了宴席,好似平夏城今夜就能攻破。

    梁太后不过四十岁,依旧风韵犹存,但眼角眉梢都带着一股幽厉之色,顾盼之间,充满了不容抗拒的威仪。

    在座的,大部分是党项贵族,小皇帝李乾顺已经十六岁,神情平和,脸上带着微笑,没有半点落寞,幽怨,完全不像一个做了十多年的傀儡皇帝。

    巍名阿山坐在宴席中比较靠前的位置,他喝的很少,并不怎么说话。

    他静静的观察着在场的所有人,余光不时看向李乾顺。

    这个时候的他,才猛然会发现,小皇帝决然不简单,能够这么隐忍,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夏国谁不知道,小皇帝其实反对出兵,偏偏从头到尾,他一句话没说,到了这里,他同样含笑宴宴,不见丝毫焦躁不耐。

    巍名阿山又看向梁太后,这位太后神情自得,喝的有些多,犹自看着歌舞,满脸的高兴。

    就在这时,一个简装的侍卫悄悄进来,在巍名阿山身后,低声道:“嵬名柏要回来了。”

    巍名阿山脸色骤变,继而平淡的摆了摆手。

    那下人悄悄退了出去。

    巍名阿山极力压着内心的惊慌,默默端起酒杯。

    这么长时间,他很容易查得出来,宋人送来的那几张纸是谁写得。

    嵬名柏只要不傻,就同样能猜得出来是他!

    所以,嵬名柏决不能回来!

    巍名阿山心底很清楚,这是宋人在警告他。

    他脸角抽搐了下,心头沉重,想着对策。

    在场的人,沉浸在酒席中,几乎没人发现他的异样。

    除了小皇帝,李乾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