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笑傲不群 空中云舒云卷

第0477章 太华这主意好

    赵玄丹不愿下去会场与那些商家应酬,岳不群也懒得去陪笑脸,两人就躲在亭子里闲聊。

    岳不群正好向赵玄丹请教一些修炼上的问题,赵玄丹很是大气,没有丝毫隐藏,一一解说给他听,说得兴起,还演示一番。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直到冯九九找来,两人才停了下来。

    赵玄丹见冯九九眉宇间有一丝疲态,不由有些心痛,皱眉道:“九姐,那些狗屁倒灶的事,你就少管一些。”

    “商人逐利,这些事永远也少不了,你管得太多,不但累了自己,也讨不到好,反倒得罪人。”

    冯九九听到赵玄丹关心的话,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叹了口气,说道:“师尊责成我调解各大商家的纠纷,如何能不管?”

    “如果放任他们乱来,整个东极商界都会乱起来。”

    赵玄丹不屑道:“你就是太仁慈,有我们师兄弟在,谁敢乱,但凡敢不守规矩,不要说赚钱,连命都给他拿了去!”

    冯九九也不好跟赵玄丹解说这么多,瞪了他一眼,娇嗔道:“十二弟,你别管这些琐事。”

    “不过是争夺一些货源,协调一些物事价格罢了。”

    “我已经习惯了,只要确定一个,就能顶用几年。”

    赵玄丹气道:“可东极各大市场,售卖的物事数以万计,每一个,他们都要闹到你的面前,你都不用修炼了!”

    冯九九高兴笑道:“好啦好啦,不会的!”

    “只有那些大宗的物品,才会引起争执,其他小件商品,他们自己就会协商好。”

    “我心里有数的,十二弟你不用担心啦!”

    赵玄丹知道说不服冯九九,有些赌气,一口把杯中的茶水灌入口中。

    岳不群在一旁听了?若有所思?看了赵玄丹一眼,向冯九九问道:“九姐?这样的情况很多吗?”

    冯九九心里有些不高兴?好不容易把十二弟安抚了下去,这个岳太华也太没眼力了?就有些不想理会。

    不过,想到这几日?十二弟因为有这人陪伴?笑声都多了许多,也就给一点面子,淡淡道:“是不少,也不难应付!”

    说完就转头看向赵玄丹?手脚麻利重新洗了茶叶?帮着冲泡茶汤。

    岳不群不以为意,斟酌了一下,说道:“既然是常有的事,九姐何不干脆建个市场,让他们自由买卖。”

    冯九九横了一眼?还没有说话,赵玄丹倒笑着解释道:“太华?你不通商事,可别乱出主意!”

    “这些商家找到九姐?是因为九姐素有威望,行事公道?帮他们调解的价格?大家都能接受?不会偏袒那一边。”

    “这又不是药材灵器,哪能拿出来交易售卖?”

    岳不群笑道:“我知道,可这些价格的确定,也是可以拿来作买卖呀!”

    “哎呦……”

    赵玄丹这些天与岳不群谈天说地,可是知道他根本就没有做过生意,哪里懂什么买卖,不过闲着无事,正好拿来听听,以后也可以拿来打趣他。

    “岳大财神来说说,这个买卖怎么做?”

    “赚了钱,分你一半!”

    岳不群哈哈大笑,摆摆手道:“这么多钱,拿了我睡觉都得睁只眼!”

    冯九九看岳不群煞有其事的样子,也顺着赵玄丹的心意,笑着说道:“钱先不说,你倒是说说,这买卖如何做?”

    如果岳太华敢说出拿一边钱财,打压另一边的馊主意,她就要限制赵玄丹跟岳太华频繁来往了。

    岳不群收敛了笑容,组织了一下语言,正色道:“既然大家信服的是九姐威望和公正,那九姐做这生意就正好。”

    “九姐可以开设这么一个市场。”

    “这个市场不卖现货,只买卖期货。”

    “期货?”

    冯九九和赵玄丹第一次听说这个词,都很茫然,相互看了一眼。

    冯九九问道:“太华你说的这期货是什么?”

    岳不群说道:“期货,就是交期在以后的货物。”

    “比如,买卖三个月之后的上品紫灵葵一万斤,三月之后的中品海灵珠一万颗,类似这样的。”

    冯九九皱眉道:“这不是一样吗?价格还是会出现争执,还是需要我来定价。”

    “不!不!不!”

    岳不群说道:“九姐不能去定价,你得从这事务中抽身出来,专司公正。”

    冯九九有些不太高兴,这事务虽然繁琐,但也她威望和权利的表现。

    如果她没了这项权利,那她在东极商界的地位,可就大幅降低了。

    岳不群没有理会冯九九的脸色,继续道:“价格由卖方和买方自己定,挂牌出来。”

    “如果双方价格一致,那就成交,九姐只需要保证,卖家能及时收到货款,买家能按时获得货物。”

    冯九九已经没什么兴趣听了,懒洋洋道:“那价格不一致,就不能成交?”

    “市面上没有货,怎么办?这不出大乱子了。”

    岳不群摇摇头说道:“我们买卖的是期货,不是市面上的货,市面上怎会没有货物呢?”

    冯九九一怔,想了想,说道:“三个月后呢?不一样没货吗?”

    岳不群说道:“做这一行的,必定会盯着自己的库存,着紧自己的货源,时间越靠近,他就越要备好货,为了保住市场,他就会提高价格购买。”

    “而且,不管是卖家还是买家,都不是一家两家,有的人不愁卖,自然有的人会着紧回笼资金,趁市价不错就卖了。”

    “只要开始有人卖,就有人怕货物滞留在手里,跟着降价售卖。”

    “卖的人多,价格自然就降;买的人多,价格自然就升。”

    “啪”

    赵玄丹一击掌,喝彩道:“太华这主意好!这样,九姐你就不用劳神了。”

    冯九九给赵玄丹续了杯茶,皱眉思索了片刻,问道:“如果有大商行,专门购买某几样物品,他不就可以操控这几样物品的市场价格了。”

    岳不群摇摇头,说道:“假设九姐设置了两百个买卖席位,这些席位都能接到外面市场中,真正需要货品商家的买单。”

    “如果货品都被某家买去了,货源稀缺,那各席位挂出来的买单就会涨价,如果有利可图,就有其他商家收罗货品,挂出来售卖获利。”

    “这价格不就被这商家提涨了起来吗?”

    岳不群点头道:“是,短期看,是涨了起来。”

    “可这是人家的交易,是从外面来的物品,原来的物品还捏在那商家的手里。”

    “如果下一个月,价格继续这样高,那人家会继续从外面调货,继续成交。”

    “囤货的商家,如果不降价,他永远交易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