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赤心巡天 情何以甚

第八章 良晤

    凌霄秘地。

    杜如晦与叶凌霄踏在云中,走过长廊,在一片精致的建筑群落前停下。

    匾曰,停云榭。

    停云榭的名字,是因为“云海至此而停波,恍惚如在美梦中。”

    所以又别名“留梦”。

    寄语让客人在这里有个美梦,有挽留之意。就像“停云”二字,本身也有惜别的味道一样。

    杜如晦在心中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

    因为这里是凌霄阁招待客人的地方。

    在这里接待他并不失礼,但很见生疏。

    很多年前他来凌霄秘地,是不可能住在此地的。

    不仅仅是时间在流逝,很多事情也都已经改变。

    但他也早有如此的觉悟。

    只是……已经如今年月,哪还有梦可留?

    停云榭中两人落座,自有迎客弟子奉上香茗。

    “许久未来,这里还是如此美丽。”杜如晦看着窗外流云,情绪不显,出声赞道:“近古时代那些所谓的仙境,想来也不过如此。”

    “是吗?”叶凌霄漫不经心道。

    他把杜如晦请进凌霄阁,并不是真愿意叙旧。只是要表态,凌霄阁始终是保持中立的,云国无意主动与任何人、任何势力为敌。

    他相信杜如晦也很清楚这一点,而且不会介意。

    杜如晦笑了笑,手指在茶盏杯沿上轻轻抹过,目中有缅怀之色。

    他好像全然忘了那个杀死董阿的凶手,也的确没有必要再考虑。有庄高羡亲自出马,万万没有失手的可能。

    “以你的才情天分,想来很快就可以重现近古时代九大仙宫横世的盛景。”

    他不无试探地说:“我很期待那一天。”

    叶凌霄挑了挑眉:“你们君明臣贤,声威俱起。在不久的将来,想必也能创造雍明帝之功业。”

    杜如晦一时语窒,缓了缓才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九大仙宫横世,固然煊赫一时,但最后也被人一一打落。杜如晦的祝愿,并不能算吉利。

    而叶凌霄的回应,则更凌厉。

    提到雍明帝,本就是在暗示庄国得国不正,庄太祖庄承乾是雍国叛臣。而众所周知,雍明帝韩周固然创造了雍国最强盛的时代,却也在最盛之时身殒,霸业中止。

    叶凌霄当然清楚,杜如晦并无诅咒之意,他只是在试探迟云山的秘密。或许他猜到了什么,在怀疑凌霄阁是否得到了云顶仙宫的完整传承。

    但他装作不懂。

    “这话如何说?谁能猜到杜如晦的心思,谁能笃定,杜如晦是什么意思?”

    叶凌霄饮了一口香茗,慢条斯理道:“上次你来云国,我还以为你真只是随便转转。你一阵云山雾罩,让我好生迷茫!没想到最后是这么大的手笔,真是震惊天下呐。”

    这是在嘲讽杜如晦上次来装模作样。表面上是押送姜望回凌霄阁,判定姜望言论的真假,实际上却是为了试探叶凌霄的态度,在为庄雍国战做最后的准备。

    嘲讽他心思深沉。

    杜如晦苦笑道:“天下大潮激烈,庄国向来弱势,不得不小心操舟。再者说,凌霄阁向秉中立之道,古来中立者,不涉、不沾、不知,是最好。”

    不涉、不沾、不知,是三个递进的要求。

    不涉及事态,不沾染因果,最好连事情本身都一无所知,如此才能高度超然,真正中立。

    叶凌霄当然不同意这个观点。云国可以“不涉、不沾”,但不能“不知”。

    自废武功,把自己变成瞎子,唯一的结果就是任人宰割。

    他尤其不满意的是,杜如晦总能把自己摆在势弱受苦的位置,好像天生一副受伤嘴脸。做什么都是被逼无奈,天底下谁都在伤害他、欺侮他。

    “杜国相。”叶凌霄声音重了些:“你指点的地方,应该在庄国朝堂。”

    庄国的国相,对凌霄阁的事务指指点点,已是越界之言。

    杜如晦也不争执,当即拱手道:“是我失言。还请叶阁主原谅。”

    就在这时,一个好听但急切的声音远远响起。

    “爹,你回来了!”

    清丽绝伦的女子,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落进这停云榭中。

    见得极具气度的杜如晦,叶青雨轻轻行了一礼,便是见过,又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爹?”

    她自然是在急切姜望的消息。

    自除夕夜姜望不告而去至今,已经过去了好几天。

    这么多天都没有任何消息。

    姜望就算要回齐国,也不可能不跟她说一声。更不可能不跟安安说。一定是被什么事情绊住,甚至是……出事了。

    所以她软磨硬泡,求得叶凌霄出面寻找。又在叶凌霄回来之后,第一时间找来。

    叶凌霄看了她一眼,柔声道:“坐。”

    只说这一个字,说明此刻不方便说姜望的事情。

    叶青雨也就按捺住,同时捏了捏姜安安的小手。

    姜安安非常懂事,虽然心中牵挂哥哥,但并不吵闹。只默默地跟着叶青雨,美丽的大眼睛里泪痕宛然,却一声不吭。

    “青雨也这般大了,出落得如画中人,飘飘如仙。真有令慈当年风姿。”

    杜如晦当然知道,眼前这女子,就是叶凌霄的爱女叶青雨。

    但他知晓叶凌霄的性格,涉及叶青雨的母亲,其人极易吃味。因而赞叹了几句,便目光一转,落在她牵着的小女孩身上:“这女娃娃是?”

    “她叫姜安安,是我新收的亲传弟子,开脉未久。”叶凌霄出声说。

    杜如晦仍然看着姜安安,表情和善:“女娃娃,你好像很难过。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也许我可以帮到你。”

    姜安安看了看他,没有说话,只是往叶青雨身后躲了躲。她向来是有些认生的,哪怕这老人看起来好像很慈祥。

    叶凌霄笑了起来:“安安真聪明,咱们要对坏人保持警惕。”

    姜安安和那天在祁昌山脉见到的少年,眉眼之间是有些联系的。杜如晦很显然看出来了一些什么。

    但叶凌霄从一开始就没有阻止叶青雨带着小安安过来,自然也有他的理由。

    他正是要让杜如晦看出来,他同时要告诉杜如晦,姜安安是凌霄阁的亲传弟子,凌霄阁会毋庸置疑的站在姜安安身后。

    姜望他不管,但姜安安,庄高羡杜如晦君臣……须得放亮招子!

    放任庄高羡去追杀姜望,是他给庄国君臣的面子。而现在保姜安安平安无事,是庄国君臣必须给他的面子。

    以杜如晦的智慧,当然听得懂这弦外之音。

    他只是放下茶盏,笑意温和:“兴起而来,当兴尽而去。今番良晤已尽,那么杜某不再叨扰。”

    平静水面下的暗涌,往往更加凶险。

    叶凌霄只道

    “此去山高水长,还请慢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