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赤心巡天 情何以甚

第九章 无以言说

    “爹?”

    杜如晦离去之后,叶青雨紧张地看向叶凌霄。

    叶凌霄和杜如晦的对话,实质性都在暗底。冰雪聪明如她,已经看出了不对。

    杜如晦关注姜安安,只可能与姜望有关。

    而姜望与庄庭之间的仇恨自不必再说……

    姜望至今音讯全无,杜如晦又找上门来,实在让人无法往好的方向想。

    叶凌霄看着她,点了点头。

    然后摸了摸姜安安的小脑袋,一句话也没有说,起身离去了。

    叶青雨一下子怔在当场。

    她对姜望的第一印象,是一只大脚。

    那时候叶凌霄尚在闭关冲击洞真,给了她足够的保命手段,以小半个西境为后花园,放任她自行选择磨练方式。

    她特意离开云国,在庄国三山城接了一个悬赏。

    于是人生第一次,身陷凶兽群中。

    现在想来,那些凶兽并不可怕。即便是放在当时,也无法真正伤害到她。

    但是少经战斗的她,还是手忙脚乱,平日修炼得好好的道法,事到临头,全忘了该怎么用。

    是那个眉清目秀的持剑少年,一脚飞来,将她踢开。

    留下的唯一一句话语,是“愣着干什么!”

    老实说,这句话让她愣了很久。

    从小到大,她就是天之骄女。她是凌霄阁主叶凌霄的掌上明珠,是整个云国的公主。

    不出意外的话,凌霄阁是她的,云国也是她的。

    她什么也不用做,就可以拥有一切。

    她并不热衷于战斗,修习道法是因为有趣,她喜欢那些可爱的云兽,喜欢瑰丽玄奇的光影。在清冷的气质之下,其实是一颗柔软良善的心。

    但她并不天真。相反她继承了父母的聪明,她非常清楚打小围着她转的那些人,心里想的、要的、到底是什么。

    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一句重话,也从来没有人忽视过她的魅力、

    她见过了太多善于隐藏自己的人,那些伪饰的有礼、假意的温柔……

    却第一次遇到,上来就给她一脚的家伙。

    待她回过神来再去找“救命恩人”,姜望却已经踪影全无。

    那少年只是正好路过,顺手救人。是真正不求回报,只从本心。

    她本心矜傲,不愿欠人人情,因此找了那少年很久,想要还报。最后给了他一枚云中令,给他凌霄阁少主人极为珍贵的承诺。

    但那少年好像并不在意,选择接过,也只是不想拂她好意。

    初见那少年,她只记得了赤诚。

    后来她几次相邀,那少年也没有来兑现回报,倒是几封信来往,渐渐熟稔了起来。

    再见面,就已经是枫林城域剧变,整个城域鸡犬不存的惨事之后了。

    那少年将妹妹寄养在凌霄阁,只身担着苦难与仇恨离去。

    她从那少年的寄付中,感受到了沉甸甸的信任,她也以最大的真诚,还报了这份信任。她好好的照顾姜安安,把她当自己的妹妹。

    此后少年经行万里,常有云鹤传书。

    她不太清楚自己内心是什么样的感觉,只是随着信写得越多,对那少年越了解,也就越多欣赏。

    有的人可能初见很好,再见也很好,但接触得越多,问题也就越多。从光彩照人到面目可憎,或许要不了多久。

    而这少年,却是神秀内敛。越接触,越能发现他的优点。

    他对妹妹的情感令人动容,他的选择和坚持,也往往叫她感佩。

    少年成长得很快。孑然一身,独剑远行,却在齐国那样人才济济的天下强国里,一举成名。

    出于某种她自己也无法描述清楚的心理,她也开始寻求强大。

    说起来她与那少年真正见面的时候并不多。

    再次见面,已经是一年之后,那少年跋涉万里,回来给妹妹一个惊喜。

    最让她动容的地方,其实是那少年面对妹妹时,所表现出来的温柔。

    那是一种捱尽了生活的苦,却在苦涩之中寻觅一点甜来,喂给所爱之人的温柔。

    没有足够强大的内心,不足以支撑这种真正的温柔。

    直到现在,她也说不明白,心中对于那少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但在知晓了少年结局的此时此刻。

    她无法回避,内心突然涌起的巨大悲伤。

    她想她是难过的。

    “姐姐……”

    姜安安的声音在这时候响起。

    叶青雨低下头,看到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泪珠一颗颗涌出来。

    小安安不太能听得懂大人们的对话,但她单纯的心灵,能够感受到叶青雨的情绪。所以她哭了。

    在这个瞬间,叶青雨几乎也要流泪。

    但她强行忍住。

    “你哥哥好像有急事去齐国了呢!”她说:“有人看到他往那个方向去了,但是走得很急。”

    姜安安睁着泪眼朦胧的眼睛:“那他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呀?”

    “一定有很要紧的事情,不然也不会连夜离开,除夕都不陪你过,我们大家都知道,他是最疼你了。”叶青雨说。

    小安安止不住委屈,抽噎着:“那他……怎么也不给我写封信?”

    “齐国太远,云鹤太慢……”叶青雨仰起头,努力保持声音的平静:“再等几天,信应该就到了。”

    ……

    ……

    发生在长河之上的真人大战,自然而然地吸引了叶凌霄的注意。

    长河最近的河段,距离云国国境并不算远。

    他本就关注长河。

    而当世真人之间的大战,波及甚广。

    庄高羡此人,如何跟人打生打死,他都并不会在意。

    除了冷眼旁观。不会有任何关心。

    但那个方向……庄高羡明明是追杀姜望去了,又怎会爆发真人之间的大战?

    叶凌霄亲自赶过去的时候,大战已经结束。

    从残留的痕迹可以看出来,交战的双方都很克制,大概只是激烈地交了几手,彼此认识到实力,便已止戈。

    他此刻赶到,只能感受到战斗地点残留的气息。其中一部分,与佛门有关。

    那个名为姜望的少年,身后有那样错综复杂的关系么?竟有佛门高人,愿意为他出头。而且是不惜爆发真人之间的大战。

    他想他已经是高看了姜望好几眼,但确实没想到,姜望还能带给他新的惊喜。

    或许……

    叶凌霄看了看滔滔长河,屈指弹落。

    一颗石子无声凝结,从高空直落,发出尖锐的啸声。

    撞进水里,分开水流,一路撞到水底方停。

    深邃的波纹一圈圈漾开。

    水位又高了。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