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赤心巡天 情何以甚

第八十四章 何愚

    时间回到不久之前。

    在某个杂乱的巷子里,一处墙角上,武一愈在此留下了不起眼的印记。

    这印记形状像一个树杈,乍一看,似只是谁不经意留下的刮痕。又或是风雨吹打,留下的痕迹。

    一个黑袍裹身的纤瘦身影,便从巷子里路过,脚步轻飘飘,路过那印记的时候,没有丝毫停留。

    但其人轻车熟路地转了几转,就很自然地从武一愈居住的小院附近走过。

    理所当然地,远远感受到了战斗的细微波动。

    没有观察,没有好奇,没有停留。

    此人直接地走过了。

    好像与这一切全无联系,对这一切全不关心。

    但就在不久之后。

    那条巷子、那处墙角的不起眼印记上,忽然燎起绿色火线。

    妖异的绿火,顷刻焚过整个印记纹路!

    而与此同时,院中的武一愈,忽然被一种难以形容的情绪所控制。

    是怨恨,是不甘,是恐惧,是诸多负面的聚合。

    这让他生出一种强烈的自毁冲动,让他不想要再活下去。

    想死!

    很想死!

    这个瞬间,一生的画面并未在脑海中重演。

    他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一些很无聊的事。

    那是很久以前了……

    那个老家伙,说什么,为人为事,宁在一愚。

    说什么医者只求一愈,富贵显赫,非吾所求。

    说什么一生寄托,就在此二字,在这两人。

    完全莫名其妙。

    他在说什么啊?

    我好想死……

    心中的冲动忽然涌出力量,让本被桎梏束缚的他,重新挣脱了双手。

    那种感觉……

    是分明只过了一小段时间,但已经久违了自由!

    自由!

    他在心中高呼。

    而后双手自扼,在姜望都没能反应过来之前,干脆地死在当场。

    “这!”重玄信惊恐莫名,东张西望:“这是怎么回事?”

    说话间忍不住往姜望身边靠拢,在这样未知的恐怖时刻? 还是强者身边更有安全感。

    姜望手按长剑? 却并不说话。

    在刚才那一个瞬间,他感受到了熟悉的力量波动。

    咒术的力量。

    是尹观? 不会错……

    其人现在的力量竟然强大到这个地步? 竟然在完全不在场的情况下,轻松将一名外楼修士咒杀!

    虽然武一愈受缚? 失去了反抗能力,虽然或许他早就被尹观的咒术力量所影响? 但这仍然使人心惊。

    比之上次一别? 又更见强大。

    不愧是把羊肠小径踏成了通天途的强者。

    他的进步速度有多快?

    武一愈并不知道,他一直以来与地狱无门单向联系的那个印记,拥有着怎样的神秘。

    属于秦广王的咒术的力量,早已经影响了他。

    他以为他回到齐国之后? 可以随意出卖地狱无门。他甚至立刻想到了拿仵官王在近海群岛的住址作为筹码。

    但一切都归于虚幻? 死寂。

    那名走过小巷的黑袍人,就是“小鬼”,是近期活动在近海群岛的、地狱无门的某位外事负责人。在她以某种方式通知尹观,武一愈已经成擒的消息后,尹观在不知道多远的地方? 直接施术咒杀!

    这恐怖的一幕镇住了重玄信,连猜到内情的姜望都暗暗心惊。

    但林有邪反倒眼睛亮了起来:“武一愈一定知道什么秘密? 不然地狱无门不至于要杀死他!”

    她甚至显得很是兴奋:“在齐境的时候他没有出事,出事在这里。说明他知晓的秘密就在近海群岛。那是什么呢?”

    重玄信有些忌惮地看了她一眼? 只觉得这女人有点疯了!一个腾龙境的修士,对凶名赫赫的地狱无门穷追不舍。

    “姜兄? 咱们现在怎么办?”他问姜望。

    心里希望姜望赶紧决定离开。

    这个地方总感觉太危险? 好像随时都要被控制起来“自杀”一般。

    更要赶紧离开这个一心找死的疯女人。

    但没等姜望开口? 林有邪便已经看了过来。

    “姜大人!很好的消息!”

    她认真说道:“我们现在不知道地狱无门在近海群岛有什么秘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值得地狱无门杀死武一愈灭口的事情,他们至少需要有一位阎罗守在这里!”

    “怎么样?”

    对于探案缉凶,她似乎有着与生俱来的热情,整个人变得神采奕奕:“要不要跟我一起,把那只大老鼠揪出来?揪出来之后,相信巡检府会开出足够匹配阎罗的报酬!也让你早点有机会拿三品青牌。”

    “这老鼠的确很大,但可惜太大了。”

    姜望敬谢不敏:“我没有兴趣,并且,我自己也有事。”

    林有邪顿了一下,似乎这时候才想起来姜望此行的目的。于是笑了笑:“好的,不勉强。”

    姜望谨慎地检查了一下囚身锁链,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才将其收回。

    自初次探索云顶仙宫,其中一条囚身锁链为“道贼”二字所消解后,他直到现在也才堪堪修回来两条。不知何时才能真正有法家十大锁链的威势。

    囚身锁链游入虚空,只留下武一愈的尸体,横躺在那里。

    姜望想了想,还是说道:“林捕头,虽说除恶务尽,但须知人力有穷时。请多保重。”

    林有邪歪了歪头,似乎很意外姜望会说出这番话来。被这么几次三番的纠缠、猜疑,就算不恨死她,也该极厌恶她才是。

    “那么姜大人,我也送你一番忠告。”

    她想了想,说道:“当初凤仙郡那件案子,虽然我的确抓到了行凶者,但还有问题没解决。世代青牌,我见过太多,谁也不会相信。但当时,我竟莫名其妙地相信了张咏,并且很久都没有怀疑过。这个人一定有问题。尽管没人再调查了,案子也撤销了。但那是我经手的案子,我必须调查到底。”

    她看着姜望:“我现在确定你跟他不是一路人。但你是齐国的青羊镇男。四品青牌捕头。齐国待你不薄。往后的日子,我希望你好好想想,谨言慎行。”

    也不知道她是通过什么方式,确定了姜望与张咏并非同路。但总归与这几天跟着、缠着的观察有关。

    姜望心里忽然想到,他对张咏那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来,以及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的、在云雾山的心软。

    难道也是歧途?

    应该不会。一则彼时张咏也只在腾龙境,没有使用神通的道理。二则,如有万一,其人当时真能掌握歧途这样的神通,他也不应该在战斗中输给姜望才对。

    心里想了许多,但面上不显。

    他与林有邪,毕竟交浅,不必言深。

    最后姜望只拱了拱手:“那么,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