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凡大航海 北海牧鲸

第四百六十九章 暴露和一触即发

    黑海西岸靠近新大陆一侧。

    一支由六艘海盗船组成,挂着黑色龙首旗的黑帆舰队,正乘着全年盛行的东北信风从北向南顺风而下。

    喳喳喳

    因为已经临近大陆,作为海上向导的海鸥们成群结队与舰队伴航。

    作为一种候鸟秋季已经到来,也到了它们前往南方过冬的时候,正好与这支舰队随行。

    “离开一年多,终于又回到新大陆了,还是这里更适合海盗生活啊。”

    身穿贴身皮甲的茉莉·斯泰拉站在船首楼上,双手交叉过顶用力伸了个懒腰,纤腰长腿,高挑健美的身材暴露无遗。

    侧头看到旁边穿着衬衣、修身长裤作日常打扮的船长大人,正倚在栏杆上聚精会神地看着一封信。

    不由好奇地把头凑过去,看了两眼脸上立刻露出了满满的期待感:

    “安妮,咱们弟弟又寄信来了?这次有带礼物吗?”

    黄金面具后一双翡翠色的大眼睛,瞥了一眼茉莉纤细的腰间那条朱红色的腰带。伸出一根纤细却有力的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少女白皙的额头,任其怎么躲闪都根本逃不掉:

    “去!什么咱弟弟,是我弟弟。

    而且,茉莉你的小脑瓜整天在想些什么呢?都已经到了家门口,还带什么礼物?欢迎宴会的礼服吗?”

    “好呀,好呀,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穿过礼服呢,最好是在美丽的城堡里举行宴会!”

    少女一阵雀跃,觉得船长的提议实在是棒极了。

    “呵,你想多了。艾文暂时没有时间来接我们,在我们横穿黑海到半程的时候,他临时有任务已经去了南大陆。

    艾文让我们直接到哈特拉法港,他已经交代好了舰队指挥室,有专门跟我们对接,顺便再帮他解决一个小麻烦。”

    安妮塔毫不留情给这个想入非非的家伙泼了一盆凉水。

    “所以,也就是说宴会木得了?”

    茉莉一张小脸立刻垮了下去。

    乘着向新大陆折返而回的特斯加洋流,横跨黑海在海上走了两个月,她们的资讯有些闭塞,还没有得到南大陆正在进行一场战争的消息。

    艾文更不可能跟她说这种事。

    否则有没有心情在这里闲聊还是两说。

    呼

    乘风破浪舰队飞快前进,接连经过阿特兰与萨克两国的殖民地,已经一路进入了郁金香领海。

    铛!铛!铛!

    船上的警钟却在这时突然响起,随后主桅上便传来瞭望员的示警声:

    “报告船长,发现海军军舰,是两艘郁金香的五级巡航舰!”

    嗖!嗖!

    两道高挑的人影已经好像两头矫捷的雌豹一样,从舱室中窜出来飞射到她们身边。

    同样一身略显暴露的皮甲,腰间弯刀已经出鞘。

    其中一人肃然询问道:

    “船长,准备战斗吗?”

    这两位正式骑士级的女海盗是安妮塔在旧大陆新收罗的部下:让娜与格兰妮。

    原本名气都已经不小,却同样拜服在安妮塔这位女性大骑士的战裙之下。显然照这样下去,安妮塔颇有些要将这支队伍打造成娘子军的架势。

    个个比母老虎还要能打!

    此前。

    出于海盗的一贯作风,为了避免麻烦她们没有太过贴近海岸,没想到竟然还能在这里遇上海军。

    她们不知道的是,从这里斜向穿插一路向北,目的地便是白银岛链“波托西”。

    一前一后两艘挂着郁金香旗帜的海军战舰来自海盗舰队的右前方,双方大致相向而行。如果都不转向,有极大可能是两艘巡航舰从舰队前方穿插而过或者直接正面相遇。

    在海上航行中这种情况和“战斗预备”也已经相差不大。

    然而,在“金角鹿号”做出应对之前,两艘军方巡航舰却左满舵选择避开他们的同时,十分谦让地打出旗语:“敬礼,你方先行!”

    当海盗舰队中许多成员一头雾水,与对方擦肩而过的时候,甚至还看到军舰上不少水兵向他们挥手致意。

    作为旗舰的“金角鹿号”发出旗语向他们回礼。

    茉莉放下信号旗,不由双手捂住胸口脸上泛光:

    “啊,安妮,好有牌面。我还是第一次享受到海军的这种待遇。”

    旁边的安妮塔眼中有星光点点,做了七八年海盗,这同样也是她的第一次,浓浓的自豪感已经盈满了胸膛。

    “龙骑兵海盗团”本质是一支合法的私掠舰队,有舰队司令、副司令的职位设置,而“金角鹿号”上悬挂的正是舰队副司令旗!

    黄金海南部。

    一艘挂着黑帆却没有任何海盗标志,体型不输普通四级舰的大型舰船上。

    “老师,龙骑兵那些该死的海盗全都躲起来了,这几天他们也没有再出海劫掠,我们也一直没能抓住他们的尾巴。”

    黑袍的青年巫师来到一位身材高大,光头上满是青黑色鬼怪刺青的男人面前,低声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塔伦,你要记住,无论是在物质世界还是灵界中,凡走过必留下痕迹。

    既然存在于世界上,即使他们屏蔽了灵性的信息搅动也总有别的关联。

    不用去找正主了,侧面迂回也是一样,把人带上来!”

    片刻后,一个身穿东伦支公司制服的年轻人被几个神色木讷的黑衣人带上了甲板。

    “饶了我,饶了我,我什么都说!”

    光头巫师却丝毫没有兴趣听他说那些不知真假的情报。

    larv

    恶毒污浊的咒言中,一道黑色的巫术灵光已经闪电般击中了那个青年职员。

    在他凄厉的惨叫中。

    诡谲的阴风在船上刮过。

    青年的眼睛、耳朵、鼻子、嘴巴甚至毛孔都一点点闭合,然后四肢渐渐萎缩躯干渐渐胀大,最后皮肤慢慢变黑硬化,好像变成虫类的甲壳。

    咔咔

    十分钟之后,一个活生生的人已经变成了一个立在地上的虫蛹。

    可是听其中依旧噗通噗通的心跳声,他分明还活着,而且还将以这种状活很久很久!

    :感官退化,骨骼融化,四肢萎缩,皮肤硬化,最后变成一只无法行动也感受不到外界信息的蛹,永久沉沦在黑暗中。

    这是连以残酷著称的诅咒学派中都让人谈之色变的恐怖诅咒术,全美诠释了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边的青年巫师看到这样一幕都不禁噤若寒蝉。

    而光头巫师却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信步走到人蛹面前,伸出一只皮肤白皙保养极佳的手放在他它的头顶。

    下一刻,他的心中已经有一幕幕记忆在流淌,它们来自那个东伦支职员的灵魂。

    无关紧要的信息直接略过,几分钟之后,光头巫师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黄金海北部,接近法勒提斯领海。

    由星罗密布的岛屿、礁岩、沙洲组成的塔斯曼群岛,一点点拉近,直到最后记忆中只有一片浓浓的白雾。

    “有趣,使用巫术将大本营屏蔽起来了吗?不过,不会很远了。

    塔伦通知布莱德利的部下,集结舰队我们出发!”

    “是,老师!”

    “呼,幸亏我足够机智,好歹保住了一条小命。”

    重新落到“暴风角号”上,恢复人形的艾文这时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回到“宝树海湾”已经到了夜间,把一家人送到格尔房间门口之后,艾文便以军务繁忙为由逃之夭夭。

    然后。

    在路上他便以海鸥们的视角见证了这场活生生的人间悲喜剧

    最后。

    作为三阶图腾武士的格尔倒是没有被手无缚鸡之力的妻子砍死,不过却也灰头土脸差点跪地求饶,之后必然还要经历一段时间的社会性死亡。

    悲转怒,怒转喜的一家人随后终究在棱堡的客房中暂时住了下来。

    随后几天,前线战事吃紧。

    短暂的团聚之后不得不分离。

    泰罗王国的豪斯·西里克少将已经驾驶着准传奇战舰“五桅峰号”出战,支援前线。虽然肩负守卫“宝树海湾”的重任,但有炼金火炮守护,防卫压力相对不是那么大。

    而已经晋升的格尔便作为一支奇兵,跟他的“五月风号”也共同奔赴了前线,出发之前好歹又体会到了妻子温柔的一面,这事儿终于算是揭过去了。

    不过经历了这场变故,这家人终究是有些不一样了。

    成长了很多的伊兰特以皇家海军学院学员的身份主动申请参战,登上了“五月风号”,格尔没有拒绝。

    婶婶和安琪也没有闲着,加入伤兵营帮忙照顾病患。听说加略特准将的弟子和婶婶来了,从医生到伤兵都热情的不得了。

    与刚刚开战时相比。

    此时的联盟方多了两位三阶:艾文和格尔,一艘准传奇“暴风角号”。

    掌握这个情报的联盟高层坚信,以目前手中的底牌,拖延到十几天后援军来临,展开决战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另一边。

    “暴风角号”已经再次南下,主动迎上了总司令为他们分配的对手希留斯准传奇战舰“长吻鲛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