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凡大航海 北海牧鲸

第五百七十五章 上位巫师!突破!

    铃!铃!铃!

    胸膛中有清脆悦耳的铜铃声不断鸣响,好像在对艾文发出催促提醒。

    回望了一眼脚下这棵像白蜡木又像榕树,撑起了整片天穹的巨树,能看到的却只有影影绰绰的一鳞半爪。

    “今天过后,这棵至少已经三百年没有变化的‘生命树’,应该会有一些不同吧?”

    自语一句之后,艾文不再犹豫。

    就像是登上讲台,要向无数观众和同行演示自己最新研究成果的科学家,只不过要见证这一刻的却是“世界意识”本身!

    将双手捂在自己的胸口,伴随着悦耳的铜铃声,丝丝缕缕的光质被从“心脏”中抽取出来,其中不仅有他草创的基因学说,还有承载着这一门开创性知识的精神力量和灵性本源。

    当一颗鸡蛋大的红铁杉种子出现在艾文手中的时候,甚至连他具现在这里的身体都变得虚幻了一些。

    显然,一位巫师的开创性成果可能不少,但接受考验的机会却只有一次。

    如果不能通过世界本身的考验,被踢回物质世界之后也会元气大伤,短时间之内,也很难会有第二次重来的机会。

    除非能撞大运再得到一份新大陆的灵性本源。

    嗖

    艾文用力将手中的种子,向着一片混混沌沌的“世界意识大海”远远地抛了出去。

    灵性之风乍起。

    脱离了世界树一层蒙蒙青光庇护的一瞬间,种子便开始飞快生根发芽,呼吸之间便在艾文面前长成了一棵枝繁叶茂顶天立地的高大红铁杉。

    虽然这里没有空间尺度的概念,但是互相对比之下,体型已经比得上生命树上最小的那一根枝杈。

    这代表着,“世界意识”的考验虽然还是没有开始,但与艾文一直保持着神秘层面联系的生命树,却已经对这一门知识作出了认可。

    只不过就跟实验室产成品到底有多大的应用前景,可能谁也说不清楚一样,一切都需要经过“市场”的考验。

    于是。

    在红铁杉成型的那一瞬间,世界根源中,混混沌沌的磅礴气流从四面八方吹拂而来,携带着的无穷真理在其中显化成层层叠叠的象征性符号。

    惊人的气势仿佛要将这棵大树连根拔起!

    哗哗哗

    高大的红铁杉开始在混沌色的气流中剧烈摆动。

    到了这一刻,即使是胸有成竹的艾文也不禁微微有些紧张。

    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虽然从实验验证的结果上看,自己的研究应该能经得起考验。但毕竟事关重大,万一出现什么意外呢?

    那是身处危局中的自己无法承担的后果。

    好在。

    第一波的气流侵袭中,红铁杉成功坚持了下来!

    而且好像经过了某种淬炼,主干以上的部分渐渐虚浮,而根须部分却慢慢凝实,这是因为基因学说初创暂时只有根系的缘故。

    看到这样的场面,艾文心头微微一松。

    自家学派虽然没有先辈能提供一些不落于文字的经验知识,但本就是上位巫师的宁芙却没有吝啬。根据她这一脉分支的经验,只要能撑过第一轮后面应该问题不大。

    “巫师学派”模仿某些原始职业所具有的超凡源头,人为“预设”独属于学派的神秘源头。由“源头”逆推进一步创造出独创巫术、系统化的进阶仪式甚至符体系等等。

    汇集众人的力量不断完善对应的知识体系,通过长时间的积累和天才们的灵光一现,最终实现将“神秘源头”具现化的伟业!

    在这个过程中,并不要求某个人必须是多方面的全才,但要在自己的研究领域深入进去。

    从已知向未知不断延伸,做出的“开创性成果”必然是前人所未有的。当巫师使用这项成果晋升时,也代表着选定了自己未来主要的研究方向。

    艾文的基因学说可以说是直面了生物学的终极问题。

    那就是:生命的根源是什么,生命来自哪里?

    科学的世界中尚有两种争议“创造说”和“进化说”,在拥有神明的世界中,主流的学说毫无疑问是“创造说”!

    虽然各个文明、各个国度的说辞都不一样,但终归是有一种超越一切的力量塑造了世界上的所有事物。

    包括“活化学派”的神秘源头“生命树”,最本质的核心概念也是“创生万物”,把造物者的一部分权能移植到了自己的身上。

    然而。

    如果说“生命树”真的如同造物者一般凭空创造了世界万物,或者说像结出果实一样结出了所有的生物,这无疑是不太现实的。

    因为所有学派巫师都心知肚明,“神秘源头”大多是基于可行性的理论基础、个人愿望、远古传说人为塑造出来的。

    就像是出于对鸟类的向往,以“航空学”统合各基础学科的知识,最终创造出了飞机一样。

    传说是传说,现实是现实。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根本就没有这种伟大的存在,否则先贤也不可能把神秘源头寄托在祂的身上。

    以目前学派积累的知识储备,如果继续向着那个方向不断努力下去,也许一千年甚至数千年之后,距离这个目标还是遥遥无期。

    就像是在已经过去的漫长的岁月中,作为世界上的第一个“神秘源头”生命树还没有能具现出来一样。

    甚至连“生命树学派”都数次断代!

    但是,在艾文这里却以更加科学的思维,给予了祂重新定义,赋予了全新的概念。

    第一,对个体来说。

    人体内的蛋白质需要参照遗传基因中携带的信息不断产生,就比如人体胃细胞7天一次,皮肤细胞28天左右一次,红血球细胞120天一次,肝脏细胞180天更换一次。

    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人类身体98%的细胞都会被一次,而骨细胞需要7年,所以全身细胞大概七年换一轮。

    七年之后,你不是你?你还是你?根源都在身体中的遗传物质上。

    就像做人造血肉实验时一样,种下一颗干细胞,肌体就能长成“基因”要求它表达的样子。猪肉依旧是猪肉,牛肉依旧是牛肉。

    基因毫无疑问就是生物体内,维持生命延续性的“生命之树”。

    第二,对种群来说。

    在生物学研究中,如果跟踪每一种生物的时间足够长,就会发现它们拥有共同的祖先。就比如十分常见的松科植物,就有3亚科10属230余种,只要细心观察就能注意到这一点。

    所以,可以在扩展到整个生物圈的宏观层面,用“生命树”将植物、动物和细菌的“血缘关系”联系起来。

    以后随着人类对物种的认识不断丰富,生命树也将渐渐丰满。可以说“生命树”是生物学上最重要的结构原则之一。

    艾文不会否认“创造说”,因为那是神秘源头存在的根基,但造物者却不是那无法触及甚至难以想象的无上存在,而是一种能让“活化学派”巫师掌握的力量。

    回到最初的问题。

    既然所有生命来自“生命树”,那么“生命树”是什么?

    艾文给出了自己的定义:

    “生命树”是连接这个星球上所有生命个体(包括元素生命)的共性,是原始的基因!是植根于“血脉”中的遗传代码!是最初的一!

    另外。

    在物质世界中,流传最广的“创造说”不是生命树,实际是“生命之汤泉”。

    荒芜一片的世界中,最初的生命来自原始的海洋。

    不过,现在并没有以“生命之汤泉”为神秘源头的巫师学派,艾文便毫不客气地把它化用到自家学派的起源中来。

    生命之汤泉中诞生了最初的“生命树”(原初基因)!

    反正就算是真神的教会,为了传教,跟其他地域的居民硬扯关系也是常有的事情,更何况艾文现在改造后的理论简直无懈可击。

    “生命树”来自所有生物个体又超脱其上,是决定某物之所以是某物的根本属性之一,最后将由“活化学派”提炼成一种共性般的权柄。

    甚至因为基因变异的特性也暗含在其中,进一步在巩固“创造说”的同时统合了“进化说”,为理论的进一步发展留下余地。

    此时。

    “世界意识”的考验也终于来到了尾声。

    随着蕴含在这棵红铁杉中的开创性知识渐渐展现,混沌色气流对红铁杉的每一次吹拂不仅不会伤害到它,反而让其不断壮大。

    短短时间之内,已经让它成长到比艾文脚下所立枝杈还要高大的样子。

    到了最后,与“生命树”有些相似的辉煌光芒从红铁杉身上抛洒而出,将世界意识大海都向后远远地排斥开来。

    紧接着。

    铛

    混混沌沌不辨东西的世界中,突然响起了弘大、澄净的钟声。

    “成了!”

    听到这个声音,艾文的精神瞬间一振。

    下一刻。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高大的红铁杉骤然解体,扭曲变化隐隐约约形成了血红色的如同Dna那样的双螺旋结构,然后在下一刻又变成了青铜色像是存储器中的电路板。

    反复数次之后,化作一道携带着无数信息的光质洪流穿透艾文的身体,注入到他脚下的生命树本体中。

    轰隆隆

    撑开天穹的巨树开始不断抖动。

    满怀期待的艾文,本以为在“生命树”上会延伸出一根新的粗壮枝杈。

    却没有想到,最后产生变化的不是枝叶,而是那根粗壮到不可思议的树干。

    在那道光流的滋养下,不断拔高挺直,也将头顶的天穹撑得更高更远,在此过程中整棵“生命树”都在向着红铁杉的样子慢慢转化。

    在艾文略微有些呆滞的目光中。

    几分钟之后。

    原本像白蜡木又像是榕树的巨大“生命树”就变成了四分红铁杉、三分白蜡木、三分榕树的新形象。

    辉煌如同太阳,清凉如同泉水般的超凡灵光照彻这片“世界意识大海”,直到将笼罩范围扩展了三分之一以上,才缓缓的停止下来。

    这一幕也标志着艾文上位巫师的晋升仪式已经宣告成功!

    随即。

    一束金色的光芒从“世界根源”深处某个冥冥不可测度的地方射来,携带着实质的力量感笼罩在艾文身上,让他情不自禁在树枝上后退了半步。

    耳边回荡起阵阵天籁之音,无数仿佛蕴藏着根源真理的金色符号不断从光芒中汇入他的身体,凝结到他的胸口化作一枚钥匙的形状。

    然后又重新投射出灿烂的金辉,将他具现出来的这具身体染成一片高贵的金青色。

    抬手轻轻捂住自己的胸口,脸上的笑容已经不可抑制地荡漾开来:

    “这是属于我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