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老婆是邪神 黑暗荔枝

第一百七十一章 寒铁

    “等……等一下。”

    就在江寻要走的时候,听到一个弱弱的女声,江寻停住脚步,却看到那辆豪车的车门打开,一对母女走了下来。

    这对母女正是之前那中年男子的妻女。

    女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保养得非常好,丰满妖娆。

    至于她的女儿,大概是十四五,十五六的样子,能清晰感觉到小女孩脸庞的稚嫩,但也许因为家境优渥,她营养非常好,已经长得跟她妈差不多高了,而且发育程度也超过了同龄小孩了。

    也无怪之前的匪徒看到这对母女后动了歪心思。

    “有什么事吗?”江寻扫了一眼这对母女,当国家崩坏,末世降临的时候,长得漂亮就不再是优势,而可能会招致灾祸。

    “我……我只是想……谢谢你……”

    女人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在丈夫出卖她们的那一刻,她内心完全绝望,她差点想发动车子,跟女儿一起冲下山崖。

    而现在,危机看似解除了,但女人知道,危机只是被延后了,世界各地的灾难开始如雨后春笋一般爆发,而且有越演越烈的趋势,网上的流言已经传得满天飞。

    都说世界末日要降临了。

    不管流言真假,这个世界都似乎会持续乱下去,她和女儿完全没有自保之力,且很有可能会被身边的丈夫卖掉。

    既然已经卖了第一次,那么卖第二次的时候,这个男人心里的那一关会更容易过。

    她的生死无所谓,但一想到只有十四岁的女儿被那些禽兽糟蹋,她就感觉心脏都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捏紧了。

    她叫住江寻除了表达谢意之外,其实是有一种冲动她想把女儿托付给江寻。

    乱世之中,弱者只能依附强者,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依附江寻的,就希望女儿可以……

    但话到嘴边,她却没有好意思开口。

    冲动毕竟只是冲动,她也不知道江寻是怎样的人,也不知道女儿愿不愿意离开自己。

    且不说,她也没有让女儿留在江寻身边的借口。

    终究,她还是欲言又止了,只是道了谢。

    江寻大概猜出了女人的一些心思,主要在末世之中,这种患得患失中带着祈求的眼神,他见得太多了。

    “星洲的情况如何了?”江寻开口问女人。

    “我不知道,死了很多人,政府调动了军队,但军队根本不知道开枪打什么,后来就开始有大量的人逃难,我们也想走,可是一张船票都买不到,至于飞机更不用说了,很多市民围在机场和港口门口游行,据说已经有黑道火拼,就为了抢船……”

    “知道了。”江寻点了点头。

    星洲是一个两面环海,一面靠山的港口国家,国内也没有高铁什么的,出行只能靠飞机和轮船。

    其实别说没有高铁,就算有,面对星洲一千五百万的人口,想要在短短几天把这些百姓都运出去,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人只能铤而走险,开车进入混乱的长和国,以谋求一条生路。

    “你们继续走吧,横穿长和国,进入太夏的国土范围,那里暂时是安全的,只是暂时……”

    末世之后,也只有太夏、加蓝联邦、白鹰帝国和五海之国凭借自己的底蕴,维系了国家的运转。

    只是,他们也没能维持太久。

    “谢谢……”女人由衷的说道。

    “也不必谢我,你们以后的日子,未必好过。”

    江寻知道,如太夏这样的超级大国,未来会有大量的难民涌入,一开始太夏还能出于人道主义救援,但是后来,因为难民太多,超出国家的负载,所以太夏不得已采取了严苛的难民政策。

    因为涉及到资源配给问题,到了那个时候,一个太夏公民身份,非常的珍贵。

    而想要获取太夏公民身份,除非有立功表现,或者上缴足够的资源。

    对普通人来说,那太难太难了,以至于许多难民不得不寻求太夏平民的庇护。

    所以,这些星洲人就算去了太夏,未来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了,如今太夏的国籍政策已经收紧,不是特殊人才的话,根本拿不到。

    “我们走吧。”

    江寻踢了一脚前面的劫匪,十几个劫匪,就像是死了爹妈一样,他们被迫带着江寻上了车。

    负责开车的劫匪颤颤巍巍的发动了车子,这次带这三个煞星回基地,他们还不知道是什么下场。

    车子在山林中穿行,一共三辆,江寻、鱼冰凌和鱼归晚都坐在第一辆军用吉普车上。

    这车是敞篷的设计,车后方还架了一挺高射机枪。

    鱼冰凌上车之后,就对这挺高射机枪产生了兴趣,她拿在手里把玩了几下,似乎想打几条弹链爽一爽。

    摆弄了几下,鱼冰凌发现江寻在看自己:“看什么看,你觉得女人喜欢枪不正常?”

    鱼冰凌从小就不喜欢那些毛绒玩具,而是喜欢飞机大炮高达,成年了对现代化武器也很热衷。

    “那要看什么枪了。”

    鱼冰凌:“……”

    果然这家伙就不会说什么好话。

    江寻用大拇指指了指身后:“后面第二辆车,有人拿出电话,打算跟贩du基地报信……”

    江寻乾达印后,精神领域开启得更轻松,他可以完全掌握三辆车上所有劫匪的一举一动。

    报信什么的,他早就猜到了,提前通知贩du基地,让基地打好埋伏,这样他们的背叛罪名能降到最低。

    “哦?”

    鱼冰凌从军用吉普车上站起来,看了后面一眼,果然见到一名du贩拿出了手机,他正紧张的拨打手机号。

    电话刚要打过去,du贩就和鱼冰凌的目光对上了。

    鱼冰凌微微一笑,而这笑容却那名du贩四肢冰寒。

    被……被发现了?

    不,我只是用个手机,也许是刷刷新闻什么的,我还没有接通,也没有开口说话,她不能肯定我想打电话,只要我镇定一点,装作刷新闻,她就……

    “咻!”

    一道红光在这名du贩面前闪过,一条长矛一般的花茎从鱼冰凌背后射出,直接刺入了du贩的咽喉!

    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花茎收回!

    “噗!”

    鲜血喷射,du贩眼睛睁得大大的,他的脖子处,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空洞。

    死了!

    吱!!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刚才花茎射出的一瞬间,这第二辆吉普车差点翻下山崖。

    眼看着这满车溅射的鲜血,还有那软软倒下的同伴尸体,车上的du贩们都吓得肝胆欲裂。

    他们当然知道他们同伴被杀的原因,是因为他想报信……

    他才刚拨完号码,电话都没打出去,就被杀了。

    这意味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甚至一个念头,竟然都被对方掌握得清清楚楚。

    所有人都内心发寒,他们庆幸刚才打电话报信的不是自己,否则变成尸体的就是他们了。

    “你们老老实实带路,也许还能活着。”

    江寻对身边的司机说道。

    这第一辆吉普车上的du贩,早就已经额头冒汗,江寻刚才的话还在耳边,他像是魔鬼一样掌控着周围的一切,以至于他们此时一个反抗的念头都不敢生起,就怕被江寻察觉。

    “你们山里还有一股势力吧,领头人姓周,叫周玉坤,你知道吧?”

    “知……知道。”du贩赶紧点头。

    “他们的位置你知道吗?”

    “知道。”

    这些盘踞在山区中的势力,都是连上基地、种植园,包括依附这些势力的山民们,几乎可以形成一个小镇,这么大批的人马,驻地不可能完全隐藏起来。

    这些地头蛇对山中的势力分布都非常清楚。

    “先带我去周玉坤的领地转一圈儿。”

    江寻轻轻的敲着驾驶台,声音缓慢的说道。

    说话的du贩听了微微一怔,旋即心中暗喜,难道说……江寻这个煞星跟姓周的有仇?要先解决姓周的?

    那可就太好了!

    山中的各大势力,以他们所在的势力最大,但其它几股势力联合起来,也能勉强跟他们抗衡。

    所谓同行是冤家,大家都是一个锅里捞肉吃,自然视彼此为眼中钉。

    如果这个江寻能解决掉姓周的,最好鱼死网破,那么他不但没有背叛组织,搞不好还是大功一件。

    “好!好!我先带你去姓周的地盘上。”

    du贩很是兴奋,巴不得祸水东引。

    “江寻,你不会告诉我,你认识那个姓周的吧?”鱼冰凌有些奇怪的看了江寻一眼,她跟着江寻的这一个多月来,她就感觉江寻知道的太多了,熟识的人也太多了。

    江寻调大座椅的靠背角度,双手交叉垫住后脑,以一个舒服的姿势躺了下去,他精神传音道:“认不认识无所谓,不过这个周玉坤可以说是我此行的首要目标,他的父亲原本是太夏的一位兵团长。”

    “兵团长?”鱼冰凌微微一怔,“如果我没弄错,在太夏,兵团长拥有将军军衔吧?将军的儿子,怎么会在长和国当流寇?”

    江寻道:“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太夏那时候打仗,周玉坤父亲的部队在长和国执行任务,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回国,就留在了长和国……”

    当年太夏的战争,错综复杂,这些军队也是迫于无奈,才留在长和。

    当时长和国也乱,自然不容许这支部队留下,那会成为一个定时炸弹。

    于是他们出动军队围剿,却被周玉坤父亲的军队打得丢盔弃甲。

    然而毕竟离开了自己的国家,就像是无根浮萍,而且部队也就剩下千八百号人了,经不起折腾了。

    想要谋生,他们只能进入深山,落草为寇。

    他们在山中耕作、经营、也插手了一些黑道生意,慢慢发展到现在。

    江寻前世对周玉坤有所了解,这个人虽然双手沾了不少血,但他行事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对手下的兄弟也是没的说。

    总而言之,江寻对周玉坤印象还算不错。

    周家其实是太夏的一个古老家族,因为改朝换代逐渐没落。

    到周玉坤父亲这一代,他当了一个兵团长,对普通人而言算是位高权重,但对周家而言,却是家族发展的谷底。

    如今,周玉坤更是连太夏的国籍都失去了。

    然而,周家再没落,也毕竟底蕴深厚,周玉坤手里有一件周家家传之物。

    那是一块寒铁。

    千年之前,太夏一位匠神“采五岳之铁精,六合之金英”铸造了这块寒铁,它被勉强打造成了类似于剑的形态,但并没有完成。

    可以说,它是一个剑胚。

    江寻来幽蛇,为的就是武器和钱财。

    而钱财说到底也是为了买武器和其它资源。

    这柄剑胚,正是江寻此行的目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