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岛谍战 可大可小

第五百八十四章 疑点重重

    与胡孝民一起来的,还有梅机关的冈田新大郎。这个走几步都喘的肥猪,一到忻中奎家,就先找了条凳子坐了下来。原本可以坐两个人的凳子,他一个人坐下来,腰间的那圈肥肉,顿时就流了下来,牢牢霸占着整条长凳。

    胡孝民把葛维武叫来“葛维武,说说吧,当时是什么情况?”

    葛维武用忻中奎家的毛巾擦了把脸,但衣服没换,变成了暗红色,而且有一股腥臭味。

    葛维武缩着脖子,轻声说道“忻中奎命令我带人埋伏在他家,等李林木来接头时,将之抓捕或击毙。我们埋伏好后,忻中奎没回来前,突然被军统包围,兄弟们都被擒。忻中奎回来后,军统的吕进让我拿着一把空枪走出去,忻中奎发现后与李林木翻脸,结果李林木让我开枪,否则要杀我十组所有人,为了兄弟们,我只好朝忻中奎的肚子开了一枪,吕进后来补了两枪,正中胸口。之后我被打昏,醒来后救出十组的兄弟,又给处座报信,直到你们来。”

    胡孝民听了后,问“冈田少尉,忻中奎跟你报告了此事吗?”

    冈田新大郎摇了摇肥大的头颅“你是情报处长,他都没向你报告,又怎么会告诉我?”

    胡孝民叹息着说“忻中奎擅自作主,已经不是一回两回,这次终于喝下了自己酿的苦酒。”

    冈田新大郎说道“葛维武,你再把忻中奎与李林木见面的详情说一下。”

    忻中奎跟他说过,要抓捕或击毙李林木立功,却一直没找到机会。李林木对他很是防备,忻中奎却没吸取教训。

    安排胆小如鼠的葛维武配合,怎么可能是军统的对手呢?或许,军统一直在监视忻中奎,这头蠢猪却没发现。

    葛维武回忆着说“当时我被绑在里面的房间,眼睛被蒙住,嘴巴也被堵住,没听到他们说了什么。”

    旁边的韦雪之突然说道“我听到了一些,李林木问忻处长,胡处长是不是在调查情报处的内鬼,忻处长说没有的事。忻处长还问了李林木,大场机场的事,是不是三大队所为。”

    胡孝民看了韦雪之一眼“你这对招风耳倒是不错,该听的都听到了。”

    他现在以情报处长的身份,审查着葛维武,看他是否有漏洞。他的任务,是查漏补缺。葛维武提前报告了忻中奎的行动,又开枪打了忻中奎,说明他还算老实。

    韦雪之欠了欠身,谦逊地说“处座谬赞,我从小听力就异于常人,能从脚步声辨别人。”

    胡孝民好奇地问“哦,我和冈田少尉的脚步声,你也能听出来?”

    韦雪之说道“处座的脚步平缓稳重,冈田少尉的脚步沉重有力,还是很好分辨的。”

    胡孝民步伐很稳,说明这是一个沉稳而自信的人。

    胡孝民点了点头,赞许道“这是个有意思的能力,或许有一天,能干大事。”

    忻中奎的尸体被送到了万国殡仪馆,葛维武虽开了一枪,但忻中奎算死在军统手里。葛维武的行为,得到了胡孝民的“谅解”。

    不管如何,军统没把葛维武和情报十组除掉,已经是给足了面子。葛维武以向忻中奎开一枪为代价,救下了整组人,就算丢了几把枪,功过还可以相抵。

    胡孝民载着冈田新大郎回去时,故意说道“冈田君,情报处又少个副处长了。”

    他希望,梅机关不要再插手情报处的事了,自己一个人掌控情报处,很多事情都方便做了。这次抓到钱民新,还劝降了他,总没人说情报处一事无成吧?

    冈田新大郎说道“胡桑,这次我要诚恳地向你道歉,忻中奎确实不是一个合格的副手。他头脑简单,又不服从命令,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胡孝民当初反对忻中奎担任副处长,他还觉得胡孝民有私心。现在看来,胡孝民的想法是正确的。

    冈田新大郎能有这样的觉悟,胡孝民很是满意。看来新的副处长,梅机关不会再插手。

    把冈田新大郎送到梅机关后,胡孝民回情报处,把范桂荣和孟香谷叫到自己办公室,跟他们说起了忻中奎遇难的“噩耗”。

    胡孝民的目光,在两人脸上缓缓扫过“这就是擅自作主的结果,军统如果这么好对付,还要特工总部干什么?好好的一盘棋,被他下成这样。你们要吸取教训,绝对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他这话主要是说给孟香谷听的,不要学忻中奎,否则下场也一样。

    冈田新大郎回到办公室后,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牛肉干,他喜欢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思考问题。忻中奎的死,既在他的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忻中奎之前已经犯过一次冒进的错误,在福煦路119号。让久保田送了命。这次再犯同样的错误,终于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正当他在沉思时,办公室外面传来敲门声“进来。”

    “冈田少尉。”

    冈田新大郎看到进来的是情报十组的韦雪之,诧异地问“是你?有事?”

    韦雪之躬着身子,走到冈田新大郎面前,朝他鞠了一躬后,才恭敬地说“报告冈田少尉,我觉得葛维武有问题。”

    冈田新大郎惊诧地说“葛维武有问题?”

    韦雪之是葛维武的手下,他怎么能怀疑长官呢?这次葛维武的表现,虽然不算好,为了保命,竟然向上峰开枪。可相比之前听到调九组就吓昏住院,已经好了很多。

    韦雪之笃定地说“我听到李林木对葛维武说了一句你先受点委屈,否则不好交待。”

    冈田新大郎将嘴里的牛肉干拿出来,一脸震惊地说“什么?李林木为什么会这样说?”

    韦雪之说话的时候,那对招风耳动了动,他轻声说道“葛维武很有可能认识李林木,其实是李林木的线人。今天的事情,有很多疑点。比如说,军统怎么就知道我们埋伏在房间呢?为何会放过葛维武?甚至黄生道处长的死,都要打个大大的问题。如果葛维武是军统的人,一切就都能解释得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