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岛谍战 可大可小

第七百三十九章 见面

    如果魏生凡知道,他现在遭受的一切,都是拜眼前这位“彭准”所赐,恐怕他会扑上去一口死死咬着胡孝民的脖子。

    魏生凡在牢房里看了焦一诚的报告后,亲自拟了条电报。胡孝民再把他的电文改动、润色之后再发给重庆。

    胡孝民之所以费这么大的心机,就是想让魏生凡再贡献余热。谁知道魏生凡与重庆之间,会不会有其他暗语呢?而且,他也得掌握魏生凡发电报的语气,为以后彻底抛弃魏生凡作准备。

    中统上海潜伏组,通过冒牌的“魏生凡”,与76号看守所内的真正魏生凡,又开始运转起来。

    外面的冒牌魏生凡,只起一个传声筒的作用。他接收到的情报,通过胡孝民处理,需要真正魏生凡了解的,胡孝民会去趟看守所,拿到魏生凡的意见后,再决定如何与重庆发报。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这个看似复杂的偷梁换柱计划,执行得越来越顺畅。只要沈爱平不与焦一诚和彭准见面,或者尽量少见面,他暴露的几率就无限接零。

    而看守所的魏生凡这边,每隔一天就能享受一顿胡孝民提供的大餐,加上每次还给他带一包香烟,胡孝民又给他找了两本书,让魏生凡能勉强支撑着。

    刚刚吃完一顿好的,魏生凡就盼着下一顿快点来。看守所的饭菜,真不是人吃的。他甚至怀疑,这些给猪吃,猪都未必会吃。发霉的大米,挂着菜虫的烂菜叶,所谓的稀饭,表面跟镜子一样,稀得能当镜子使用。

    特别是刚吃过胡孝民提供的大鱼大肉,魏生凡对看守所的饭菜更是不屑一顾。他几乎每两天才吃一顿,一顿顶两天。

    魏生凡到上海的消息,顾慧英是知道的,但她一心扑在地下党的工作中,并没想到,魏生凡会出事,还被胡孝民掉了包。

    得知魏生凡被营救出来后,顾慧英侧面打探了消息,胡孝民当时根本没关押魏生凡,而是把他放在扬子饭店,派人暗中监视罢了。

    直到她把消息透露给焦一诚后,胡孝民才主动现身,挟迫魏生凡去大三元吃了顿饭。

    胡孝民的主动,让顾慧英很是怀疑。如果胡孝民真是地下党,中统的上海潜伏组长,应该是他盟友,怎么能如此对待呢?如果赵仕君不松口,他怎么跟上级交待?

    在她看来,胡孝民身上又多了一层迷雾。

    焦一诚听着顾慧英的报告后,脸上露出后怕的神情:“胡孝民应该是想从魏先生身上找到更多的线索,还好,魏先生没有上当。”

    他对胡孝民真是受够了,每个季度分关五福公司的红利不说,还要想尽千方百计对付中统。之前胡孝民也就是贪点财,对中统的行动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现在已经快走到中统的对立面了。

    顾慧英沉吟道:“我想跟魏先生见一面。”

    回门计划不好跟焦一诚说,但魏生凡是知道的。

    焦一诚说:“可以,我给你预约。”

    魏生凡的住处他是知道的,但他不能直接带顾慧英过去。

    魏生凡出过事后,变得异常谨慎。没有特殊事情,他们都不能见面。他与魏生凡一般是电话联络,或者通过彭准传送情报。

    就算是彭准要与魏生凡见面,也不去久安里,而是在外面,甚至就是在马路上,交接完情报,两人马上分开,就像不认识的陌生人一样。

    魏生凡接到焦一诚的电话后,刚挂了电话,马上给胡孝民也打了个电话,跟他说起了此事。

    “晚上一起喝一杯?”

    因为电话都要通过接线生,胡孝民要求两人在电话里用暗语交流。所谓的“晚上一起喝一杯”,就是要重要的情况得见一面。

    一个小时之后,胡孝民到了久安里。当然,他的车子不会停到久安里,一般是停在中央旅社,再步行到久安里。或者走出中央旅社后,又坐车到湖北路绕一圈,再到久安里。

    “胡处长。”

    沈爱平就在后门等着,听到有人敲门后,马上就开了门。

    胡孝民粘着假胡须,穿着长衫,戴着眼镜和帽子,如果不注意的话,根本就认不出来。

    胡孝民进来后,顺手关上门,沉声问:“出什么事了?”

    沈爱平跟在胡孝民身后,轻声说道:“焦一诚打来电话,说顾慧英想跟我见一面。”

    如果是焦一诚或彭准想见他,都可以应付。但顾慧英也是特工总部派到中统潜伏组的人,与她怎么交流,得问胡孝民的意见。

    胡孝民说道:“我跟你说说顾慧英的情况,还有她正在经手的回门计划……,你跟她谈话时,让她多汇报,你少说多听,记住就行。如果可以,让她写个工作汇报,看她是怎么应付你的。”

    胡孝民让沈爱平取代真正的魏生凡,其实就是为了这一刻。魏生凡没开口,问不到回门计划。既然真的不行,那就让假的上。

    胡孝民早就看过顾慧英的档案,与她生活近两年,对她的脾气性格清楚得很。就算是她的回门计划,胡孝民也能猜到一点。

    顾慧英苦心孤诣替中共工作,不就是想赢得中共的信任,获得更重要的工作吗?

    顾慧英已经潜伏在了特工总部,还想打入中共。如果让她得逞,后果不堪设想。

    沈爱平说道:“好的。”

    胡孝民提了个建议:“另外,你可以把中统的经费大权抓在手里,从他们这里弄出来的经费,你个人可以拿五成。”

    沈爱平眼睛一亮:“五成?”

    胡孝民淡淡地说:“你让焦一诚把潜伏组的经费换成美元和金条,不要存到银行,由你亲自保管,他会同意的。”

    胡孝民走后,沈爱平给焦一诚回电,沈爱平让他安排与顾慧英见面的事宜。根据他的原则,不能在久安里见面,更不能在五福公司。最终焦一诚决定,在中央旅社开个房间,今天晚上就见面。

    另外,他还特别说起了潜伏组账目的问题。身为组长,沈爱平要求亲自掌握财政大权,让焦一诚把潜伏组的经费,尽量换成黄金和美元,以现金的形式送到他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