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岛谍战 可大可小

第七百四十二章 怎么办

    赵仕君对胡孝民的偷梁换柱计划,原本还是很看好的。刚开始也进展得很顺利,沈爱平成功骗过了彭准和焦一诚,魏生凡呢,也信任化名为“彭准”的胡孝民。

    沈爱平也进入潜伏组长的角色,竟然要查焦一诚的账目。焦一诚经手五福公司,每个月分到手的利润好几万,多的时候甚至有十几万,他能心甘情愿交出来?

    离开赵仕君的办公室后,胡孝民再次去了久安里。这次,他是处理沈爱平的尸体。

    原本,沈爱平的尸体应该交给他的亲人。可现在,沈爱平既然是“死”在焦一诚手里,抢了钱之后,焦一诚自然还得毁尸灭迹。

    没办法,胡孝民只好帮着焦一诚擦屁股,谁让他得了五万的好处呢?偷梁换柱计划是他制定的,最后的收尾工作,也必须他去弄。

    将自己车牌换掉,又精心化装后,胡孝民开着车子到了五马路附近的久安里,他直接把车子停在沈爱平的门口。用铁丝开了门后,径直将沈爱平的尸体背了出来。

    整个过程不到两分钟,甚至房间的灯都没打开。

    把尸体塞进汽车后,胡孝民把车子开到黄浦江边,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沈爱平的尸体连同一块石头,用张渔网绑好,推进了黄浦江里。

    “沈爱平,你虽死有余辜,最后还算干了件好事,你的抚恤金,我保证一分钱都不贪。”

    胡孝民望着湍急的江面,暗忖着说。

    第二天中午,胡孝民再次提着一个食盒去了看守所。这次他多带了一瓶酒,两瓶酒里都放了药,魏生凡喝了,不会那么痛苦。

    说到底,胡孝民也是个慈悲之人,哪怕他昨天亲自除掉了沈爱平。

    魏生凡看到胡孝民走进牢房,脸上堆满了笑容:“正想着今天你会不会还来,老远就闻着肉香了。”

    昨天晚上吃的那点东西,一个晚上早就空了,早上又饿了一顿,到中午时,肚子已经在咕咕叫。

    胡孝民给魏生凡摆着最后的午餐,又给他倒上送行酒,嘴里还不忘煽情,轻声叹息着说:“我在外面每次吃饭时就会想到您,您没吃好,我不管吃什么都食之无味。”

    魏生凡端起酒杯一口喝完,感慨万端地说:“如果我能出去,咱们一定是最好的搭档。”

    “彭准”虽没受过专业训练,可他表现出来的忠诚令他感动。在敌占区,这样的下属已经不多了。哪怕自己身陷囵囤,也没有放弃对自己的尊重。

    患难见真情,他到看守所后,什么都明白了。焦一诚是恨不得自己永远都不出去,只有“彭准”是真心帮助自己的。

    胡孝民又给魏生凡倒了杯酒,低声说道:“就算焦一诚不行动,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尽快把您弄出去。”

    魏生凡把酒又一口喝完,很是欣慰地说:“好,好,很好。”

    这顿饭,魏生凡吃得很开心,两瓶酒基本上都喝完了。或许是因为心情太好,或许是因为昨天晚上已经吃过一顿,今天的菜魏生凡并没有完全吃完,往后一步,躺在稻草堆上就睡着了。

    胡孝民将饭菜和酒瓶拿走时,最后看了魏生凡一眼。虽然喝高了,魏生凡脸上依然流露出幸福的笑容。

    不出意外的话,魏生凡再也不会醒来了。

    焦一诚中午的时候,给“魏生凡”打了电话,然而,电话没人接。他有些担心,看了看时间,又觉得可能是出去吃饭了。

    五万美元,他原本想给开个户头,可“魏生凡”不同意,只要现金。他也没办法,特意去取了现金给送过去。

    焦一诚一直负责中统上海潜伏小组的财务,特别是与胡孝民合股搞了五福公司后,他经手的钱就多了起来。

    要说没贪污,那是不可能的。潜伏组的经费,是他赚来的,自己拿点又有什么呢?只要把账做平,没人能看得出来。

    之前章详庆当组长时,对他一直很信任,从来没查过账。“魏生凡”到上海后,他首先就送了美元、金条、法币和中储券,以表达自己的心意。

    哪想到,“魏生凡”不仅要看账本,还要潜伏组的经费掌握在自己手里。他当时就有关系,“魏生凡”胃口很大。

    幸好,他早就有了准备,账本准备了两套,经得起审查的这套账本,早就把账做平了。只要不去清查五福公司的账目,不去审查他的家产,永远也看不出来。

    至于那五万美金,他确实很心疼,可也并没伤到他的根本。

    下午,焦一诚再给“魏生凡”打电话,依然没人接听。他觉得有些不对劲,把彭准叫来,让他去久安里一趟。

    结果彭准报告,家里没人。

    焦一诚虽然很疑虑,但并没让彭准强行闯入,他毕竟只是个副组长,对组长不能太不恭敬。

    或许,“魏生凡”是为了那钱。这么大一笔钱,谁都不会在家里放着。这么一想,他就心安了。

    到了晚上,焦一诚实在忍不住,亲自去了趟久安里。“魏生凡”只说不在他的住所接头,并没说不准他在久安里经过吧?

    然而,房子里并没有灯光。

    过了两个小时,焦一诚再回来时,依然没有灯光。

    他并不知道,这个时候,真正的魏生凡已经死了,死在76号的看守所,正被守卫像扔死狗一样扔到一辆卡车上,准备运到城外的乱坟岗埋掉。

    焦一诚再也忍不住,拿着一根铁丝打开了房门。当他进入房子后,四处寻找,没有找到人。

    难道是,搬家了?

    有了五万美元,也确实可以搬到别墅住了。这里虽然安全,但条件相对差了点。

    可搬家也得提前说一声吧?

    焦一诚很生气,蓦然,他看到了房间里的行李。没错,“魏生凡”的行李还在。可是人呢?

    再去翻抽屉、床底下、阁楼,电台、枪支、钱都没有。

    也就是说,魏生凡只带走了最重要的东西。

    焦一诚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他很想直接跟重庆联络,可他没有密码,原来的密码已经被76号破译。

    怎么办?

    凉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