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左手萝莉

第480章 故事序列(求订阅)

    PS:感谢血夜鸣的万赏,感谢所有打赏订阅的小伙伴。万赏本来要加更的,萝莉都欠了大家好多更了,呜呜呜。

    继续查看傲来国国都内,这根小型定龙桩的秘密。

    这根定龙桩会不会和某头龙族有什么关系呢?

    亦或者是其他的小型龙宫?毕竟上古龙族千千万,龙宫自然也不在少数。他可是记得,谛听之心上,就不止记载着一处龙宫的信息,东海龙宫只是其中之一,也是最特殊,疑似上古龙王居住之地罢了。

    而其中另一个小型龙宫的地点的位置,似乎就傲来国国都之中。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傲来国国都也几经变迁扩建,当初谛听之心所记载的小型龙宫位置,几经不可考证了。

    或许就是眼前定龙桩之下,就是那小型龙宫?

    毕竟,定龙桩一般都定住龙脉之上,即使定住龙宫的,也只是那些自生衍生龙脉的大型龙宫,如果只是眼前这般小型的龙宫,实属少见。

    而且,傲来国国都这里,这定龙桩并不是源自于仙神之手,而是源自于菩提子一脉,或者说正是由菩提子那老道士设立的。

    现在这定龙桩还出现了问题,诡异的有些出乎意料,陈旭一时间也拿不准,眼前这根傲来国国都内的定龙桩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此刻

    傲来国国主看着沉思起来的苏无,眼神微微的转动着,心绪稍微从之前的惊惧害怕恢复过来。

    只是一时间仍旧不敢过多的说话。

    眼前这位名为东皇太一的存在,那可是力压堂堂的太白星之主,甚至让后者无可奈何,指的退后一步。

    傲来国皇室与太白星君打了数百年的交到,比任何人都要明白太白星君那不为人知的一面。

    他可不是传说中,一直笑呵呵,天庭老好人。真要是争锋斗狠起来,这家伙的心黑手辣,可比任何人都要重。

    想想花果山鬼蜮,这可是他亲自主持建立起来的,涉及数百万人的生命,却连眨眼都没有眨眼。

    其狠辣绝情,可想而知。

    在这次谛听之心与龙晶丢失后,傲来国国主就一直后怕不已。当初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鬼迷心窍的想要去偷了那谛听之心。

    现在虽然没有被太白星君怪罪,但也只是看在傲来国皇室多年来矜矜业业奉献的原因罢了。

    如果再换一个皇室上台,用的也不顺手。

    即使这样,上面几位太白星星官也传来了消息,他现在的位置已经不稳了,太白星君虽然没有说换掉皇室,却也表达出了现任的傲来国皇帝能力不足的绝对差评。

    这可太糟糕了。

    傲来国皇帝自己明白自家的事情,一旦自己退位,让出了皇帝的位置,那么他的下场绝对好不了。

    也就是傲来国皇室保留,自己铁定完蛋。

    他可不干!

    所以,一定要再找个大腿抱着。自然而然的,突然来到傲来国国都的苏无,就成了他眼中,比太白星君还要粗的大腿。

    这要是抱稳了,就太白星君那孙子,还敢说自己不行?

    滚他丫的吧!

    其实就连菩提子那混账老道士,也是他刻意放走的。那家伙杀又不能当场杀,抓回来说不准还要受其他星官的拷问,再把自己的事情说出来,那还不如直接放走呢。

    想来,以那老道士的狡猾,狡兔三窟的性格,一时半会也无法被星官抓到,最好是永远不要抓到。

    而这段时间,他可以从容的为自己的身后事,进行妥善安排。

    自己当不上皇帝了,但自己的儿子一定要上位。为此,他这几天回来后,还把皇室其他几脉最跳腾的成员,找了些借口,该杀的杀,该埋的埋,或者干脆派往了其他国家。

    但现在,看来这些东西用不着了。

    大粗腿来了,他腰杆子瞬间直了。

    儿子当皇帝?

    狗屁!

    有多远滚多远吧。

    老子皇帝还没当够呢。

    “这段时间貌似那几个小子也有点太跳腾了啊。”

    “完全不拿老子当皇帝看。看来,是时候让这几个家伙知道,谁才是你爹!”

    傲来国皇帝心中暗暗的想着,眼中阴狠的神色一闪而逝。

    苏无抬头看了一眼,心中有些好笑。这傲来国国主心中的想法,在他面前没有丝毫的隐瞒,展露无遗。

    思想化为一丝丝的故事信息,自头脑中衍生而出,可以说在苏无眼中,就如同写满了所思所想的白纸,赤果果的摆在眼前一般。

    苏无不信这家伙不知道,真仙神圣拥有读取人类思想的能力,也不信他没有任何办法阻挡自己的思想向外展现。

    之所以现在这般那只有一个可能:他再向苏无,展示自己的一切,展示自己的忠诚。

    “果真是想投靠自己吗?”

    苏无似笑非笑的看着后者,眼神中的锐利,让傲来国国主一时间压力倍增。

    “你似乎知道我要来?”

    苏无突然话题一转,漫不经心的问道。

    “这这道没有”

    傲来国国主一愣,随后苦笑了一下:“小的只是知道谛听之心中记载着龙宫的一些消息,尤其是东海龙宫那里的信息。”

    “这些信息是这些年,谛听之心渐渐复苏后,才出现的。只不过被菩提子和我隐瞒了下来。并没有上报九天仙神。”

    “我们开始也是打算着暗自夺去了谛听之心,然后按照上面的记载,去寻找传说中的多东海龙宫。只要找到东海龙宫,我们就能摆脱九天上的仙神的束缚。”

    “不过,最终还是功亏一篑了。”

    “小的也是猜测着,大人知道东海龙宫信息后,可能会前来寻找这些档案信息,所以描绘了大人的容貌,派人特意留意了一下大人是否到来,省的到时候手下的人不懂事,冲撞了大人的仙颜。”

    “并且还特意准备了一些资料,以免大人来了,临时准备的不充分。”

    傲来国国主把话说的很漂亮,一点漏洞都没有,严丝合缝的。

    苏无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了解了。

    他又翻起了那些档案和照片,想了想又问道:“傲来国国都内的那根定龙桩是怎么回事?”

    “这其实那不是定龙桩。”

    傲来国国主苦笑了一声道。

    什么意思?

    苏无微微一愣,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说道定龙桩,其实一些档案中也有记载的。当初建立的那纵横南北的通道,确实在交汇处出现了种种怪事。”

    “当时找了几位比较有名的风水堪舆仙师,他们指名这里有无形无质的蛟龙生存,是一种相当特殊的龙脉,所以才无法打入桩基。”

    “您看,这就是当年的记载档案。”

    傲来国国主又拿了一叠孤本玉蝶过来。

    苏无饶有兴趣的翻动着,又问道:“无形无质的蛟龙?一种特殊的龙脉?”

    “是的,确实是一条龙脉,之所以起定龙桩起这个名字,而且要做成这个样子,就是在告诉这条蛟龙,这个地方已经被其他龙族看上了,请他移居他处。”

    “当年也是挑选好时间,据说是趁着蛟龙出动巡游,趁机打下定龙桩。这样这条蛟龙回来后,也不会怪罪占据他老巢的这些龙族,会自动离开。”

    傲来国国主解释了一下,苏无闻言点了点头。

    他倒是听过这个说法。

    这是凡间凡人,用来镇压兴风作乱的龙族所用的方法。

    这与仙神利用故事种和故事信息,给龙宫龙脉下的定龙桩不一样,却又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前者只是相当于最低等的定龙桩,只能定住一些由气脉,水脉,土脉等等混合着一些龙族的故事信息,衍生出的小型蛟龙,辰龙等一些杂龙的龙脉罢了。

    类似于真正的各地龙宫,甚至是有名的山川龙脉,非仙神的真正定龙桩不可。

    就比如东海龙宫,如果那个大漩涡中真的是这个传说中的上古龙宫所在。那么它那里一定有一根,是上古天仙用天外神铁,混合着强绝的的故事信息与各种力量凝聚而成的定龙桩。

    因为唯有此,才能把上古龙族王庭,生生的定在那里,而千百年不可被发现,也不可移动。

    那根定龙桩,不仅拥有着定住龙族王庭的功效,更是镇压着整个东海。

    端是不可思议。

    谁要是拥有,便可凭空拥有一部分上古天仙的力量。实力翻个几倍,都不在话下。

    当然,这些只是传说,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上古龙族灭亡的太久了,哪怕是现在这些在四海八荒中受苦的后代杂种龙族,也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东海王庭在何方。

    更不用说,这根传说中的定龙桩了。

    根本没人见过。

    只闻其名,而不见其颜。

    苏无心中思索着东海龙族王庭的信息,随后又想到了傲来国国主所说的话。

    心中不断的思索着。

    蛟龙?

    傲来国国都,这定龙桩之下,真的有一条蛟龙存在?

    这里是它的老巢?

    苏无不太相信。

    蛟龙是什么东西?在现在这时代中,已经算是正统龙族之一了,一身的实力上天入地,轻而易举的就可以使得天地倾覆,日月无光,大地沧海桑田。

    是能靠区区一根所谓的定龙桩糊弄过去的?

    如果这里真的是一头蛟龙的老巢,哪怕只是一道蛟龙龙脉,傲来国也根本就别想在这里建成主干道。

    这种霸主,岂会容忍蝼蚁般的人类,行如此之事?

    “肯定不会是有蛟龙存在。”

    “作为现在的顶级存在,怎么可能会如此简单被你们糊弄过去。”

    苏无冷笑着,声音冰冷的说道。

    “自然,大人英明。”

    “那确实不是蛟龙的巢穴。也不是蛟龙龙脉所在。”

    傲来国国主微微的叹了口气。

    “那里因该记载着一道关于东海龙宫所在的信息,亦或者是一处特殊空间。”

    “只是,我们想到这一点,发现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那处地点,不知被哪个该死的邪物给污染了,导致外界之人根本无法进入。”

    “我们无奈之下只能把那根定龙桩封印,但是这段时间不知出现了什么变故,定龙桩时隔百多年时间,再一次出现了诡异现象。”

    “在大人到来之前,小的也正有些焦头烂额,不知该如何处理这根定龙桩。”

    傲来国国主娓娓道来。

    在他的叙述中,他们明白那定龙桩之下的东西,并不是蛟龙龙脉或者是蛟龙巢穴,已经有些晚了。

    定龙桩已经跟那东西融为了一体,更重要的是,定龙桩四周不知被哪里来的邪物所污染,那邪物的污染性惊人,哪怕是请动仙神降临,也没有太多办法。

    只得无奈的封印起来。以期待随着时间的推移,污染性可以逐步减弱。

    但,数百年的时间过去了,污染性倒是减低了不少,可以容纳他人进入了。但是定龙桩却又接连出现了诡异变化,还死了不少人,国都开始流传这是仙神对于傲来国皇帝的诅咒惩罚。

    这让本来就有些焦头烂额,不知道该这么处理花果山鬼蜮事情的傲来国皇帝,更加气急。

    锅从天来,躲都躲不掉。

    气急败坏之际,也只能暗自调查,看是谁给自己添堵。

    这也是他手中正好有如此多定龙桩档案的原因之一。

    现在苏无的到来,并且还对定龙桩产生了兴趣,甭管是为了那传说中的东海龙宫王庭,亦或者是其他目的。

    总之,苏无来了。

    他这颗天天一起来的心,算是彻底放了下来。

    “还是有个靠山舒服啊。”

    傲来国皇帝暗暗感叹。

    另一边

    菩提子愁眉苦脸,一连悲催的看着眼前之人。

    连连叹气。

    命苦啊,逃都逃不掉。本来以为蛰伏个几年就行了,到时候出去,逃往别的国家,谁还记得自己?

    但现在,却被东皇太一堵在了自己的家门口。

    这真是离开了虎穴,离开了狼窝,又特么闯入了龙口。

    这还不如在狼窝里待着呢。

    你说他也没做啥伤天害理的事情,不就是收割了一些鬼域鬼修身上的材料嘛,那些妖怪收割起来怎么也算是替天行道嘛,老天爷不奖励自己就算了,还一直坑他,找谁说理去?

    看着苏无,他明白眼前之人只是那位妖之主陛下的一道意念,但是哪怕是一道意念,他也不敢离开啊。

    眼前这位,可是让太白星君差点屁滚尿流的强大存在,或许一个眼神,就可以杀死自己?

    “你是说,傲来国国都定龙桩下面并不是蛟龙巢穴或者是蛟龙龙脉?”

    苏无若有所思的问道。

    他已经盘问了菩提子一些事情,菩提子果然比那傲来国国主那蠢货知道的多。

    “当然不是,也就是傲来国国主那蠢货当初以为是蛟龙巢穴。”

    菩提子冷笑了一声,随后再次定定的看向了苏无,道:“大人有所不知,那里不是巢穴,也不是龙脉而是一道上古龙族的故事序列信息啊!!”

    故事序列?

    这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