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之巅 肖十一莫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强敌

    他早就在两名小辈身上动了手脚,只要他们一遭到袭击,金岳就会知道。

    “道友来的刚刚好,我们还以为你要一直呆在矿脉之中呢!”

    王长生的语气淡漠,眼中满是杀气。

    金岳面色一冷,一拍灵兽袋,一道金光飞出,赫然是一只体表遍布浓密金色绒毛的巨熊,它的眼睛也是金色的,阔口獠牙,满脸凶光,这是一只四阶下品的灵兽。

    金色巨熊一双毛茸茸的手掌一翻,一大片如同实质的金光涌现,化为两股粗大的金色龙卷风,朝着王长生和汪如烟袭来。

    “四阶灵兽!”

    王长生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放出了镇海猿。

    镇海猿口中发出一道怒吼后,体表涌现出一大片蓝色电弧,击向金色龙卷风。

    轰隆隆!

    密集的蓝色电弧击溃了两道金色龙卷风,尘土飞扬,强大的气浪扩散开来,大量的杂草被强大气浪连根拔起。

    金色巨熊发出一道愤怒的咆哮声,右手朝着虚空一抓,无数的金光涌现,化为一杆三丈长的金色长枪,冲向镇海猿。

    镇海猿丝毫不惧,体表雷光大涨,掌心有无数的蓝光涌现,化为一根数丈长的蓝色铁棍,迎了上去。

    它们厮打在一起,轰鸣声不断,金光和蓝光交炽。

    汪如烟手上的红色长绫涌现出一大片赤色火焰,轻轻一晃,无数的红色火焰凝聚而出,化为一条十余丈长的赤色火蟒,朝着对面飞扑而去。

    王长生法诀一变,金色葫芦光芒一盛,呼啸声大作,更多的金色砂砾飞出,化为上千道金色箭矢杀向金岳。

    金岳不敢大意,袖袍一抖,一道金光飞出,迎风一晃,化为一面金光闪闪的令旗,打入一道法诀,金色令旗体型暴涨,变成一杆十余丈高的金色幡旗,旗面上绣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金色巨鹰。

    金光一闪,金色巨鹰仿佛活过来一般,双翅狠狠一扇,一股金濛濛的龙卷风席卷而出,护住金岳。

    赤色火蟒一靠近金色龙卷风五丈,就被强大的吸力卷入金色龙卷风之中,强大的气流将赤色火蟒绞的粉碎,密密麻麻的金色箭矢击来,同样被强大的气流卷成细小的砂砾,然后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金岳一张口,一道金光飞出,赫然是一支三尺来长的金色唢呐,唢呐的喇叭上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金色虎首。

    他双手握住金色唢呐,轻轻一吹。

    一道响亮的呼啸声响起,狂风大作,原本晴朗[新 ]的天空骤然乌云弥补,一圈圈金濛濛的音波席卷而出,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金色音波所过之处,地面的杂草被连根拔起,土石崩裂。

    王长生和汪如烟听到此声,面露痛苦之色,识海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识海仿佛要撕裂开来一般。

    他们结婴以来,还是第一次碰到使用唢呐当本命法宝的元婴修士。

    镇海猿也受到了影响,五官有些扭曲变形。

    趁此良机,金色巨熊双目金光大放,大口一张,一团磨盘大的金色火焰飞射而出,在半空中留下一道残影,击在了镇海猿身上,镇海猿被一片金色火海淹没了,发出一阵阵惨叫。

    金光一闪,一只巴掌大的金色小钟骤然出现在金色火海上空,一道低沉的钟声响起后,金色小钟绽放出刺目的金光,骤体型暴涨,变成小山大小,朝着下方的金色火海罩下。

    轰隆隆!

    金色巨钟将镇海猿罩在里面,钟身表面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金色巨虎图案,金色巨虎仿佛活过来一样,发出一阵阵尖锐至极的兽吼声,一圈金濛濛的音波朝着四面八方扩散,金色音波所过之处,地面四分五裂,裂痕有丈许深。

    王长生和汪如烟头顶亮起一道金光,一枚巴掌大的金色印章出现在他们头顶,金色印章表面浮现出无数的符文,骤然暴涨至一座小山大小,带着一阵呼啸声,狠狠落下。

    汪如烟手中的红色长绫火光大盛,无数的赤色光点涌现,化为一朵数百丈大的赤色火云,托住了落下的金色印章。

    一圈圈的金色音波到了王长生和汪如烟面前,王长生的双手不知何时戴上了一套金光闪闪的手套,双拳一动,一只只金色拳影飞出。

    轰隆隆!

    密集的金色拳影将金色音波砸的粉碎,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浪,王长生和汪如烟趁机后退,赤色火云破碎,金色印章砸了下来,地面被砸出一个巨坑。

    一阵刺耳的唢呐声响起,王长生和汪如烟听了心烦意乱,感到莫名的烦躁。

    因为不敢暴露身份,他们束手束脚,根本发挥不出多少实力。

    就在此时,一道愤怒至极的怪吼声响起,仿佛某种大型猛兽的咆哮声一般。

    金岳听到此声,惊恐的发现,自己暂时无法动用丝毫法力。

    金色巨钟传来“砰砰”的闷响,金色巨钟表面出现一个个清晰可见的拳印,镇海猿可是拥有山岳巨猿血脉,一身巨力。

    金岳心中暗礁不好,他连忙取出一个金色玉瓶,还没来得及祭出去,一道急促的铃铛声响起,他头晕目眩,身体软绵绵的。

    无数的赤色火光在他头顶涌现,骤然化为一块巨大的红色火砖,狠狠砸下。

    金色唢呐上的虎出一声怒吼,喷出一股金濛濛的音波,迎向红色火砖。

    轰隆隆!

    红色火砖跟金色音波相撞,顿时倒飞出去。

    数以百计的金光激射而来,声势浩大。

    金岳手腕一晃,金色唢呐上的虎首再次喷出一股金濛濛的音波,来袭的金光纷纷倒飞出去。

    金光一闪,一串金色佛珠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的头顶,正是锁灵珠。

    一阵梵音响起,锁灵珠骤然套下,勒住了金岳的脖子,一片霞光包裹着他的身体。

    金岳吓出一身冷汗,他居然无法调动丝毫法力,和刚才不一样的是,刚才是短暂的,现在似乎是长久的。

    红光一闪,一块巨大无比的红色巨砖从天而降。

    “不······”

    金岳发出一道绝望的惊呼声,红色巨砖砸下,将他砸成肉泥。

    一只迷你元婴抱着一支金色唢呐破空而走,瞬息百丈。

    吼!

    一道刺耳的兽吼声响起,迷你元婴的速度慢了下来,一座青色小塔骤然出现在迷你元婴头顶,喷出一股青色霞光,将迷你元婴收了进去。

    金岳并没有死了,只是肉身被毁,金色巨熊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声,双眼各射出一道粗大的金色光柱,直奔王长生和汪如烟而来。

    王长生双拳一动,密密麻麻的金色拳影飞出,击溃了两道金色光柱。

    一道冷哼声骤然在王长生和汪如烟耳边响起,两人的脸色顿时苍白下来,面容有些扭曲变形,仿佛在承受某种难以忍受的痛苦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