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限警戒 墨武

1876节 密接

    沈约对林凌云的表现见怪不怪。

    事实上,世人大多如林凌云般,懵懂的过着一生,偶得能力,随即张狂的以为自己的规则就是宇宙法则,然后顽固的守卫一生。

    对待这种人,沈约本没有让其清醒的打算,事实上,让其糊涂下去,就是对她最残酷的惩罚了。

    好在眼下的明教不是林凌云说了算,沈约看向方腊道,“方教主虽然愤怒,可从韩世忠身上,我看到教主终究还是没有丧失清明。就请方教主听我解释一二。”

    完颜宗峻冷笑道,“你在拖延、等待救兵吗?”

    沈约微笑反问,“你很怕我将一切解释清楚吗?”

    完颜宗峻微滞,不想沈约武功通神,言辞更是犀利。

    见方腊沉默不语,沈约随即道:“方教主自然不知道完颜宗峻是金太祖阿骨打的嫡子?”

    一言落,众人均惊。

    完颜宗峻瞬间变色。

    方腊缓缓望向完颜宗峻,“我倒没有听到阁下提及此事!”

    沈约见状并不意外,因为他一开口,就道破了一个极为重要的关键!

    都子俊和完颜宗峻有密接。

    空间还原前,完颜宗峻利用调虎离山晃走赵佶,随即让方腊陷入苦战,进而制造方腊、沈约、赵佶间的裂痕。

    那次计谋没有成功。

    方腊毕竟是明教教主,头脑清醒,看到邵青云的那一刻,就知道敌人计谋的大概,力斩了完颜宗峻。

    最关键的改变来自邵青云。

    都子俊也看出这点,空间还原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除去邵青云,以林凌云来挑拨方腊和沈约的关系。

    林凌云这种人会如何表现,早在都子俊的算计中。

    事实上,五蕴遮掩的世人,绝非自身在做事情,而是因为自身的情绪,在推动他来做事情。

    都子俊给了完颜宗峻另外一种发展,在让人暗算方腊的时候,又让完颜宗峻去救方腊,让两人成为朋友。

    都子俊的计划简直绝了。

    天下大势,分分合合。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联合是因为彼此获利,分开是因为利益不均。

    人类自有历史以来,始终没有成为共同体,最关键的原因就是无法让利益均匀分配。

    都子俊也不能让人类大一统,但他让方腊、完颜宗峻从敌人到战友,不过是翻手之间。

    完颜宗峻眼下所言,也完全符合两肋插刀的仗义角色。

    这是妙招。

    但再妙的招式到了沈约眼中,终究有迹可循完颜宗峻所为,并非情绪带动能够解释,完颜宗峻一定是和都子俊有联系,这才会改变了计划。

    但都子俊不会让方腊知道这些事,他更不会让方腊知道完颜宗峻的身份!

    以其昏昏,自然无法使人昭昭,但沈约始终是以自己的绝对清醒,这才会让所有事情水落石出。

    他最擅用的利器就是真相。

    真相和他求真的原则一脉相承。

    方腊虽恨朝廷,可他有气节,就不会勾结外族来伤害中原百姓,都子俊可以让二人联手但无法改变方腊的原则,因此都子俊一定要隐瞒完颜宗峻的身份。

    虚妄可以在无知面前猖狂,却不能存活在真性的光芒中。

    哪怕都子俊也没想到,这种时候,沈约只攻一点,就会让他精妙的计划处于满盘崩溃的境地。

    完颜宗峻强笑道,“明教素来宣扬兄弟姐妹皆为一家,我以为方教主已破除了南北狭隘的地域之念,再加上情形紧迫,倒无暇对教主提及此事。”

    言罢挺起胸膛,完颜宗峻正色道,“不错,我正是大金太祖嫡长子完颜宗峻,路见不平、这才拔刀相助!”

    沈约笑了起来。

    方腊不望沈约,却问道,“沈约,你笑什么?”

    沈约微笑道,“我想方教主应该心如明镜,本来不用我过多的解释。但我还是想说一句,你如果是在汴京中了赵佶的算计,却被本来应该远在千里的完颜宗峻救下,这是巧合吗?”

    当然不是巧合,可若不是巧合,那自然就是算计。

    完颜宗峻见众人望过来,心思飞转,终于道:“金人要求一统,自然会早做打算。在这汴京城中,也着实有金人的细作。”

    聂山闻言,心中大凛,暗想金人早就虎视眈眈,可我宋人仍旧歌舞升平、不思忧患,这着实是极度危险的事情。

    沈约笑道,“看来阁下倒真的开诚布公,连这等隐秘的事情都对方教主说出来了。”

    完颜宗峻更显真诚,“那是自然。我虽远在千里之外,可对方教主起义的壮举,仍旧深感钦佩,当初闻方教主遭难,恨不得快马加鞭的赶来营救,只可惜当初力有不及。”

    沈约露出丝微笑。

    完颜宗峻心中凛然,搞不懂沈约在笑什么。

    他不知道的是在空间还原前,他其实说过类似的话语。

    积习难改!

    每个人每天遇到的事情看似不可捉摸,但每天应对的习惯却近乎千篇一律。

    沈约就在等完颜宗峻的解释,他也不怕完颜宗峻解释真相只有一个,但一个谎言素来要用百个谎言来补窟窿。

    一個谎言你无法分辨,那还情有可原,毕竟每个人的智商有高下之分,但骗你一百次,你还在相信,那很难说是骗子的问题了。

    因此高明的骗子在说谎的时候,都会聪明的少说几句,因为多说多错。

    完颜宗峻饶是枭雄,可在骗术这方面的磨练是欠缺,他不知道早落入沈约的预算中,还很是“真诚”的看着方腊,凝声道,“天幸我今日能再见方教主,得知方教主又被奸人暗算,难免气愤填膺,这才出手相助。”

    微嘿一声,完颜宗峻看向沈约,“赵佶昏聩无能,鱼肉天下百姓,人人得以诛之。姓沈的,我有说错吗?”

    沈约笑笑,“你终于说对了一句。”

    完颜宗峻一怔,想问他说对了哪一句,可不想在沈约面前示弱,冷笑不语。

    方腊却望向了完颜宗峻,一字字道,“因此……杀死方二娘的崔念奴,本是你的手下?”

    完颜宗峻诧异,“什么方二娘?”

    垂拱殿内光芒一闪。

    方腊一剑刺向完颜宗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