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的自我修养 拥有福气

226、目标原来是恶灵杜维……

    黑暗中,杜维所遇到的所有恶灵,一个接一个的走了出来,紧紧的把他给围了起来,恶意浓郁无比。

    即便是冒牌货,那些恶灵也第一时间盯上了杜维!

    可杜维却撑着黑伞,那些冒牌货反而无法靠近他,只能将他紧紧围住。

    一层接一层。

    反而拦住了真正的恶灵玛丽·肖。

    可这时,恶灵玛丽·肖身上的那些黑色丝线,全都收回了它的身体里,可怕的气息再次拔高了一个度。

    它要蜕变了……

    周围的火焰一下子燃烧的极为恐怖,可却全都变成了惨淡的绿色。

    那些被潘尼怀斯制造出来的冒牌货恶灵一个接着一个的溃散。

    杜维见此,脸色不由沉了下来。

    漆黑的眸子头一次混乱了起来。

    这……

    他有一种破口大骂的冲动!

    这还是恶灵吗?

    竟然还能蜕变!

    系在右手的红色气球,更是往里凹陷了起来,就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要把它捏爆。

    潘尼怀斯和恶灵玛丽·肖的差距,比自己想象的大的多!

    杜维脊背爬满了冷汗,他现在还处于心理暗示之中。

    一咬牙,他做了一个极为疯狂的举动,开始催眠自己,让自己产生对恶灵杜维的恐惧。

    于此同时,正在蜕变的恶灵玛丽·肖忽然停顿了一下,视线不再看向杜维,而是盯着黑暗处,死寂的目光中充满了贪婪和渴望。

    它的这幅姿态,和那些偏执到追求完美的艺术家一模一样。

    紧接着,黑暗中,一个穿着黑衣,戴着面具的男人走了出来。

    是恶灵杜维……

    它的气质十分优雅,让人很容易联想到上流社会的绅士。

    紧接着,恶灵杜维伸手一捏,那些本就正在溃散的冒牌货恶灵全都爆开了,连带着潘尼怀斯的气球也直接炸开!

    有许多黑色的烟雾,缓缓融入了恶灵杜维的身体之中,使它变得更加凝实。

    然而,让杜维没想到的是,恶灵杜维并没有直接动手,反而用一种冰冷的目光看着自己说道:“戴上面具,否则我们都会死!”

    可下一秒。

    恶灵玛丽·肖却直接出现在了恶灵杜维的面前,无数道黑色丝线将它直接刺穿。

    呼……

    如同烟雾般溃散。

    头一次,恶灵杜维被如此压倒性的解决,即便是冒牌货……

    见此。

    杜维的眼神却变得异样了起来,他脑海里忽然涌现出了一个极为荒诞的念头。

    恶灵玛丽·肖的目标根本就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另一面恶灵杜维……

    有着人的智慧和人格,本质却是恶灵。

    如果把恶灵杜维做成人偶,它就是最为完美的。

    想到这,杜维毫不犹豫的打着黑伞狂奔了起来。

    他已经不想再和恶灵玛丽·肖对上了,只能选择逃跑。更新最快 手机端::

    可这时,恶灵玛丽·肖已经将那个冒牌货恶灵杜维给完全杀死,陷入了一种似乎是疑惑的情绪之中。

    它已经表现的不像是恶灵了。

    或者说,它拥有了某些魔灵的特性。

    紧接着它的目光便充满了愤怒,死死的盯上了正在疯狂逃跑的杜维。

    只是一瞬的功夫。

    杜维便感觉到背后出现了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恐怖恶意。

    他咬着牙,拿出那把尖刀,顺势往身后一戳,可却被玛丽·肖直接抓住,冰冷刺骨的寒意瞬间沿着刀身涌了过去。

    杜维立马丢开尖刀,右手手心已经裂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喷涌而出。

    他又抽出两张小丑牌,可入手却一样冰冷,根本没法动用。

    杜维又拿出打火机,轻轻按了一下。

    赤红的火苗刚刚出现,玛丽·肖那张溃烂的脸便出现在黑伞之下,对着打火机轻轻吹了口气。

    火苗熄灭……

    然后,杜维便看到玛丽·肖冲自己狞笑了起来,那贪婪可怖的目光,仿佛要穿过自己的身体以及灵魂,要把恶灵杜维挖出来一样。

    “该死……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恐怖的东西存在!”

    杜维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进入了恶灵化之中,使得自己保持绝对的冷静。

    玛丽·肖能冲进黑伞里,证明这些东西对它的作用十分微小。

    最起码,自己使用这些东西,对它起不到太多的作用。

    想到这。

    杜维不再逃跑,反而停了下来,目光平静的盯着玛丽·肖。

    “我还有一张底牌,但我一直不想动用,因为我知道另一个自己不会接受完全有利于我的规则,但现在如果我死了,另一个我也会死。”

    玛丽·肖直接一挥手,黑伞不受控制的从杜维手里飞出,坠入了火焰之中。

    然后,它狞笑着伸出手,以一种情人间最温柔的姿势,想要抚摸杜维的脸。

    可杜维拿出许久没有动用的,那张布满裂纹的面具,戴在了自己脸上。

    “我太了解我自己了,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另一个我再怎么不愿意,它都会接受最为苛刻的赌局规则。”

    火光映照下,影子被拉的很长。

    轻微的咔嚓声……

    面具的一个角,被直接崩碎。

    但这也稍稍抵抗了玛丽·肖那么一下。

    而这,已经够了!

    代表了赌局的那张小丑牌被杜维再次捏在了手中。

    这是他最后一次动用这张小丑牌,因为从这一次开始,寄存在小丑牌内部的邪灵,将会开始对他产生同化。

    “这是一场没有输赢的赌局,当恶灵杜维杀死玛丽·肖以后,杜维将会重新夺回身体,而恶灵杜维则回到身体里,双方的较量将在下一次进行。”

    此时此刻,这个说话的声音产生了一种模糊的错觉,就好像是一个人,但是却用两种腔调和语气说的一样。

    一个声音冷漠,一个声音冰冷。

    宣布规则的除了杜维以外还有着恶灵杜维。

    话音刚落,玛丽·肖便一只手捏住了“杜维”的脖子。

    可带着面具的“杜维”却毫无任何反应,面具之下的眸子死寂且冰冷。

    极为恐怖的阴冷恶意从他的身体里蔓延了出来。

    恶灵杜维冰冷的目光扫向玛丽·肖。

    后者溃烂的手,不受控制的一点一点松开。

    轰……

    天空之上,一道雷霆咆哮,大片的雨水落在地上。

    那些惨绿色的火焰一顿。

    恶灵杜维歪了歪脖子,姿态优雅的向着玛丽·肖走了一步。

    “你想把我做成人偶是吗?”

    它声音带着说不出的优雅,可眼中流露出的,却是最为深沉的杀意。

    这一刻,杜维和恶灵杜维的记忆完全同步,本就一致的人格更是完全重叠。

    它就是杜维,杜维就是它。

    嗖……

    在地上,一把尖刀直接诡异的悬浮在空中,飞到了恶灵杜维的手里。

    它忽然看了玛丽·肖一眼,目光诡异的吓人。

    宛如看待一具等待解剖的尸体。

    然后,恶灵杜维淡淡说道:“你知道当恶灵能使用对付恶灵的物品会发生什么情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