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的自我修养 拥有福气

493、那只手……

    当杜维发动代表赌局的那张小丑牌以后。

    对面的那个冒牌货,脸色顿时变得十分诡异。

    从概念上来讲,冒牌货变成了杜维。

    而真的杜维,却在这一刻,变成了其它的存在,可能是杜维,也可能不是杜维。

    就如同杜维所说的那样。

    他的对手并不是所谓的冒牌货,而是黄金天平以及古董钟表。

    大家根本不在一个段位。

    冒牌货和杜维身份互换,对方除了得到这个身份以外,也得到了那些恶灵们的关注。

    标记能力是什么?

    只要一发动,被标记过的恶灵都将会无视空间和距离,出现在杜维身边,并且向他发动攻击。

    用来自杀极为方便。

    在这一刻。

    当身份互换以后。

    那些被杜维坑过,被阴过,被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恶灵,全都目光阴沉的盯着新的“正主”。

    恶意毫不掩饰。

    就连黑影都跃跃欲试。

    那些恶灵里,有只有一半被钉满钉子身体的邪灵,也有安娜贝尔那种纯粹邪恶的恶灵,数不胜数。

    所有的恶灵立马扑向了那个冒牌货。

    反倒是信封在恐惧:【主人,信封忽然感觉和那个冒牌货建立了联系,它好像要让信封背叛您,按照卖身契的规则,信封没法抗拒它。】

    一行文字刚刚浮现。更新最快 电脑端::/

    黑影便歪了歪脑袋,一刀捅穿了信封,将它定死在地上。

    【谢谢黑影哥。】

    杜维漠然的说道:“现在冒牌货才是杜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的确是你的新主人,但是没关系,它很快就要死了。”

    这么说着。

    信封又冒出了一行文字:【主人您真是太邪恶了,不愧是您啊……】

    杜维不再理会它,转而看向了悬浮在中间的黄金天平。

    此时,天平的一端正向着自己倾斜。

    从死亡画面里看到的景象来推断,自己应该是已经赢了,并且用另类的方式,实现了古董钟表给出的预警。

    只是,这肯定不符合古董钟表的目的。

    因为他能感觉到,脑海中的指针转动引起的咔咔咔……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急促,越来越狂暴。

    它似乎在愤怒。

    可杜维却默默忍受着身体各处传来的痛苦,以及精神上的折磨。

    他面无表情,整个人理智到了极点。

    他知道自己现在做的事究竟有多疯狂。

    也知道成功的几率并不是很大。

    但这是摆脱古董钟表的第一步,不得不去反抗。

    天平依旧在倾斜。

    但速度却缓慢了许多。

    而那个得到了杜维身份的冒牌货,却在不停的阻拦着几百个恶灵的攻击。

    但这是徒劳的。

    它得到的只是身份,而不是杜维的一切。

    如果是的话,它完全可以用恶灵杜维的姿态出现,那样或许还有赢得机会。

    然而它做不到。

    甚至于?杜维还嫌它死的太慢?顺手又抬起燧发枪,补了一枪上去。

    轰的一声……

    燧发枪的烟雾散去。

    子弹直接命中了对方的腹部。

    “又打偏了……”

    杜维这么说了一句?但也不觉得可惜。

    因为这一枪下去?对方立马被停顿了一下,那些恶灵们纷纷抓住机会?直接将其撕成了碎片。

    所有的恶灵扭曲挣扎的纠缠在一起。

    似乎都想要活生生的将“正主”撕碎,但恶灵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不够分的。

    最主要的是。

    那些被黑影带进门里的?身体腐烂的诡异存在数量上占据了优势。

    它们纷纷伸出腐烂的手臂,抓住了“正主”的尸体,将其硬生生的拉进了阴影之中。

    顿时……

    一切都恢复了宁静。

    那些恶灵们扭过头,看向了杜维。

    有恶意?但也有犹豫……

    它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而杜维也在等待着?他向着黄金天平走过去,低声说道:“现在,我就是你的复制品,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我是杜维,也是恶灵杜维?同时我也是公爵,也可以是任何一个人。”

    “选择我你将会得到更多。”

    “至于拉默之钟?它……”

    话只说到一半,杜维眼神微变?张开了嘴巴,整个人不自主的弯下腰?跪在了地上?一只手撑着地面?鲜血滴落……

    画面仿佛静止了一般。

    他的瞳孔都在扩散。

    一旁的信封崩溃了。

    【主人……主人您撑住啊……】

    它想要飞到杜维身边,可却被黑影用尖刀定住,根本无法动弹。

    黄金天平向着杜维倾斜的那一端,也停顿住了,并且正在往回升。

    ……

    此时此刻。

    在纽约的家里。

    整个大厅已经被黑暗所取代。

    放眼望去,一切都不可见,不可知。

    唯有咔咔咔的指针转动声急速响起。

    古董钟表的指针在不停旋转,并且整个钟表都在颤抖着,似乎要在纽约再次搞出一场地震。

    如果仔细看,便会发现指针是倒着转的。

    正转是时间往前流逝。

    倒转则相反。

    这时,一只苍白的手臂从古董钟表里伸了出来。

    手背上,有着非常明显的指针图案,和杜维的一模一样,但却更加的深沉,就像是胎记一般。

    它已经出现了两次,现在是第三次。

    如果不是,旁边装裱柜里的安娜贝尔已经被标记离开。

    此时它应该正在疯狂撞击着柜门。

    因为安娜贝尔非常恐惧这只手,甚至要超出了古董钟表本身。

    下一秒。

    那只手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的,向着某个方向探了过去。

    手指轻颤。

    然后,它直接按在古董钟表的指针上。

    咔……

    指针停止了转动,但却在不停的颤抖,试图恢复转动。

    本应该脆弱的指针,划破了这只手的皮肤,但渗透出来的血液,却是黑色的,极为粘稠。 :(/

    忽然……

    那只手得手背上,指针的图案隐没了下去,取而代之的竟然是面具的图案。

    整个屋内的黑暗在这一刻像是活过来了一样。

    黑暗中夹杂了别样的气息。

    然后,它硬生生的将指针强行转动了起来,将其恢复了顺时针转动。

    并且随着指针的转动。

    手背上的面具图案也逐渐变得暗淡了下去。

    再次呈现出来的,则是一个微型的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