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的自我修养 拥有福气

606、目标:锁鬼

    夜深了……

    小约翰·维特巴赫却并没有睡觉。

    他正在发动自己暗中准备的势力以及手段,决定开始动手。

    艾利克斯一死。

    小约翰·维特巴赫就能把事情全推到那个同父异母的萨兰身上,至于对方是不是反应过来,又或者有着别的反击手段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

    他只需要一个借口。

    一个背锅侠,一个所有人都认可的背锅侠。

    突然……

    室内的灯光熄灭了。

    周围瞬间陷入了黑暗中。

    小约翰·维特巴赫皱了皱眉,奇怪的说:“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有人提前动手了吗?”

    维特巴赫家族不可能出现停电的情况。

    除非是被人刻意切断的。

    也就是说,萨兰那边或许已经下手了。

    “还好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不然说不定会被她打乱我的计划。”

    他这么对自己说。

    便准备呼喊管家,让把备用电路启动。

    可还没来得及,一阵诡异的敲门声,却忽然响了起来。

    咚咚咚……

    咚咚咚……

    急促,但却规律。

    在黑暗中莫名带着一丝阴冷的寒意,就好像敲在耳边,渗入了脑髓之中。

    “谁在外面?”

    小约翰·维特巴赫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潜入了自己家。

    他的眼神立马变得十分危险。

    并且,接下来他做了和杜维第一次遇到黑影,一模一样的事。

    从书桌下方掏出一把消音手枪。

    悄悄的对准门口,并且故作疑惑的说:“管家吗?你这时候敲门做什么?你应该去把备用电路启动。”

    门外……

    敲门声在继续。

    他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便立马扣动了扳机。

    砰……

    砰砰……

    外挂了消音器的手枪发出砰的声音,子弹精准的穿透房门,溅起了许多木屑。

    小约翰·维特巴赫知道自己要做的事多危险。

    这时候,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让他焦躁不安。

    他不在意杀人。

    一连几枪过后。

    敲门声果然消失了。

    小约翰·维特巴赫松了口气,靠着墙拿着枪走到门口,同时拿出手机,准备拨打管家的电话,通知对方来处理。

    可手机却莫名没有了信号。

    这让他心里有些不安:“信号被屏蔽了吗?究竟是谁想要杀我?萨兰,还是说别人?”

    小约翰·维特巴赫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他走到门口,握住了把手。

    “让我看看,来杀我的人究竟是谁。”

    然而……

    随着咿呀的开门声响起,外面却空无一物。

    小约翰·维特巴赫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当他看到根本没人的时候,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个男人的画面。

    “这种手段,难道是他……”

    小约翰·维特巴赫心生寒意,他赶忙把门关上,可一扭头,却看到角落里站着一个黑色的人影,那人影有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双手握着森冷反光的尖刀。

    “啊……”

    小约翰·维特巴赫吓的尖叫了一声,浑身冷汗直冒,直接瘫坐在地上缩成了一团。

    不过紧接着。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瞪着黑影说道:“你杀不了我的,维特巴赫家族和那个男人立下过约定,恶灵无法伤害我。”

    任何人都有可能被恶灵袭击。

    唯独维特巴赫家族完美的避开了这一点,因为恶灵伤害不到他们。

    黑影歪了歪脑袋,瞬间消失不见。

    小约翰·维特巴赫剧烈的喘着气,怒骂道:“一定是那个该死的杜维,这一定是他搞出来的,我还以为是他出手了,没想到竟然来的是一个恶灵。”

    “等着吧,你会为你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你的恶灵小宠物,根本伤害不了我。”

    然而……

    撕拉……

    窗帘被撕下,就像是活物般,直接扑向了刚刚还觉得死里逃生的男人。

    任凭他如何挣扎,那洁白的窗帘都把他蒙的严严实实。

    紧接着,这个被窗帘蒙着的男人就悬浮了起来。

    就好像有着无形的大手握住了两头,猛地一拧。

    噗嗤……

    鲜血顿时溢满了窗帘,扭曲成了一团,就好像是在拧毛巾……

    ……

    而在维特巴赫家族内,另外一些人也在遭遇着恶灵的袭击。

    他们做了个梦。

    不停的循环,不停的被杀。

    醒来以后就发现还是在梦里,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那张被火烧过,穿着绿色条纹毛衣的可怕怪物的追杀。

    黑影和信封,以及弗莱迪。

    它们和杜维的联系很深,黑影成了杜维永远的影子,信封则签下了卖身契,永世为奴,它死了杜维没有任何损失。

    杜维死了,信封当场GG。

    至于弗莱迪……

    唯一一个敢和杜维做交易的梦魇恶灵,只能说勇气可嘉,而不能说是最有勇气的恶灵。

    因为在它之前,有个更有种的潘尼怀斯,同时惹怒了杜维和恶灵杜维。

    ……

    次日一早。

    维特巴赫家族内。

    杜维一夜没睡,昨天便收到了凯恩那边发来的关于消失在地图上,那个锁鬼存在的五钥镇的相关信息。

    他现在得出发了。

    艾利克斯的爷爷和父母以及弗洛宾等人,亲自为他送行。

    “怎么回事,来的这么少?其他人呢?”

    家主老约翰很不满,拄着拐杖满脸阴沉,年轻时候的暴脾气,似乎因为最近发生的事,又有了复苏的迹象。

    岳父劳伦斯笑着说道:“我问了下,说是没来的那些人昨天晚上做了噩梦,好像还挺严重的,以至于都能从床上爬起来。”

    老约翰冷哼了一声说:“都是借口而已,你弟弟呢?他也没来?”

    劳伦斯回答说:“不知道,我没有见到他,或许应该问问他的管家?”

    老约翰更不悦了,他走到杜维面前,由衷的说道:“你是维特巴赫家族的女婿,现在你要离开,那些人却没来,这让我很生气。”

    杜维淡淡的说道:“我并不在意。”

    老约翰嗯了一声,然后用很奇怪的眼神盯着杜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我现在更看好你了。”

    杜维眯了眯眼睛:“我得走了。”

    老约翰点了点头,然后打了个哈欠说:“走吧走吧,早点回来,我希望你下次回来的时候,我可怜的孙女能醒过来。”

    杜维怔了怔,在心中默默说道:“一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