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不是魔神 瞎眼的韭菜

第三百六十八章 圣人与妖怪酒肆

    公园里的摄像头不多。

    只有几个主要道路的监控。

    所以,一下子宋时恢就发现自己失去了对目标的追踪。

    好在,当地有无人机在待命。

    一声令下,几架小型无人机便飞到公园上空。

    这些无人机都是从军方直接拿回来的现役侦查装备。

    可以在最恶劣的环境下,执行任务。

    其搭载的军用级的夜视摄像头,很快就发现了目标的踪迹。

    公园僻静的一条小道边,数十人聚集在一起。

    那位古神,混在人群中。

    而在他们的对面,扎着红布,赤裸着上身的男人,闭着眼睛。

    其身后站着一个小姑娘。

    宋时恢马上变得严肃起来。

    因为,他面前的液晶屏幕上,已经自动匹配了那对父女的档案与信息。

    首先是父亲。

    秦升,男,三十二周岁,岳麓大学荆楚文化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屈子文化研究所副所长……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

    关键在于后面的黑衣卫档案。

    注册编号:楚甲叁叁肆超凡者秦升。

    实力评定:中校!

    潜能预估:少将!

    申报功法:太阴凝神决、云梦弈算术、云中扶乩术。

    犯罪记录:无。

    违法记录:无。

    备注:荆楚秦家,传自太宗之时,世代以扶乩之术与黑衣卫合作,曾经多次协助黑衣卫,完成任务,并屡次获‘甲等君子勋章’。

    宋时恢看着,神色猛然凝固。

    云中君?

    他想起了黑衣卫档案里,那位古神的记录。

    灵氏本为荆楚靈氏……其祖先靈黯,为高宗臣……

    其家族,世代供奉和祭祀少司命,多与宫廷妃嫔交好……

    但某一天,阖家失踪。

    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时,靈氏就已经只剩下这位古神了。

    黑衣卫曾怀疑,祂与少司命关系匪浅。

    但是,随后种种迹象表明,祂与九歌神系的任意神明都搭不上边。

    根据黑衣卫自己的调查,整个荆楚那些与九歌神系关系匪浅的家族,也没有发现有人与曾经的靈氏或者现在的灵家有什么关系的。

    最多,在一些家族的档案里找到过,他们的先人曾经和靈家有旧、为友的记录。

    靈黯和靈家失踪,他们也曾寻找过。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老人故去,大多数人都忘记了靈家。

    包括,现在这位秦升,也曾被问询过。

    当然,打着的招牌是:特殊事务再调查。

    这是黑衣卫的传统政策,用于监测和审查境内的超凡家族与已经苏醒的神明意识。

    所以……

    宋时恢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荆楚各家,都忘记了靈家……”

    这是事实!

    黑衣卫的审查制度,是非常详细的。

    尤其是这种事情,不可能有遗漏。

    因为主持审查的,就是一位将军!

    且是黑衣卫内,号称人型测谎仪的‘灌口神将’路安明。

    其修行的乃是,联邦帝国从灌江口遗址中找到的《清源妙道真君秘法》。

    其本人早年也有奇遇,得到过帝国供奉的护国之灵关圣帝君的认可。

    故此,在他面前,很少有什么人可以瞒得过他。

    但……

    其他人忘记了,不代表靈氏会。

    尤其是这位古神……

    近乎全知全能的古神。

    位格被怀疑与佛陀道祖一般的古神。

    祂肯定知道自己的‘祖先’的往事。

    故此,发现有故旧后人,来到了自己的地盘上,所以出来看一看,是合情合理的!

    这样想着,宋时恢就死死的盯着屏幕。

    很快,屏幕上的画面,也似乎证实了他的猜测。

    那位古神只是看看,并没有上前搭话。

    然而……

    这却向宋时恢和整个黑衣卫,揭示了一个可能的事实。

    回忆着祂出门时的那莫名一笑。

    宋时恢知道了,祂或许在暗示黑衣卫一些事情。

    一些或许与祂来历相关的事情。

    祂……

    很可能,与九歌神系,有着密切的关系。

    即便不是那九歌神系的至高神太一。

    想来,也与太一关系很近。

    想着这些,宋时恢就拿起一个电话,接通后,他对电话中下令:“我命令,立刻组成九歌神系研究会……”

    “邀请荆楚各家,全部派员参与……”

    “我要知道,九歌诸神的一切!”

    过去,黑衣卫并未重视此事。

    原因是经过调查,黑衣卫没有发现这位古神与九歌神系有关系。

    但现在……

    事情发生了变化。

    祂的来历线索,或许可以从九歌中找到答案。

    ……………………………………

    灵平安挤在人群中,看着那对父女的表演。

    此时,他们已经进行了三次扶乩了。

    “还蛮有意思的……”

    他微笑着点头。

    可惜……

    在他看来,大抵也就是那么回事了。

    扶乩和算命先生差不多。

    不同的是,算命先生靠测生辰八字,而扶乩则混入了一些文化修养在其中。

    特别是那个男人,学术修养很高。

    他在簸箕里,以笔写字。

    每次写出来的批语,都是诗词。

    当然了,和算命先生一样,所谓扶乩就是靠着含糊不清的用词和对人的心理揣测来达到目的。

    这些套路,作为网文作者,灵平安心里面和明镜似的。

    “换汤不换药呀!”他想着,就抱着自己的猫,悄悄走出人群。

    这种事情,看个热闹就得了。

    但他没有想到的时候,在离开后片刻。

    那个一直坐在地上,紧闭着眼睛的男人,忽然睁开眼睛。

    那是一双如墨玉一样的纯黑之眼。

    而在同时,他手上拿着的笔,失去了控制一般,在簸箕的细沙上开始龙飞凤舞的写字。

    都是古代的小纂。

    一边写,他还一边吟诵起来。

    “视而不见,名曰夷,听而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

    男人惊骇莫名。

    他看向身前,那个铜制的神像。

    这供奉了数年之久的神像之上,一点点白色的隐晦之物,在他的灵觉中缓缓流转。

    他伸手过去,轻轻抚摸着。

    神像,已经开光了。

    来自云中君的太阴之力,正在汇聚。

    “我成功了!”他喃喃自语,不敢相信。

    秦家的扶乩之术,想要大成,有着极为严格的要求。

    不止需要修行者苦修,远离荣华富贵,赤脚行走四方。

    还需要在这段旅程中,通过不断的修行、实践。

    为百姓排异解难,为天下做事。

    如此,才有可能功成,得到云中君的认可,获得其承认,真正的具备祭祀云中君的资格。

    在过去两百年,秦家只有寥寥数人,达成了这个成就。

    因为太难了!

    他父亲终其一生,也始终临门差一脚。

    他过去数年,赤脚行走天下,却也始终进展缓慢。

    却不想,今日在这里,莫名其妙的得到了云中君的认可!

    “这是怎么回事?”他喃喃自语。

    低头看向簸箕,簸箕内的细沙上,一个个小纂文字,列于其上。

    “此三者不可致诘……”

    “其上不缴,其下不昧……”

    “绳绳兮不可名,复归于无物……”

    “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像!是谓恍惚!”

    “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

    “道德经!”他自语着。

    作为一个高级知识分子,他自然也会涉猎道德经。

    所以,他知道这篇文章的意思,更看过无数研究论文。

    学术上的,超凡领域的。

    所以他知道,无论是那个领域的研究者,都会毫不犹豫的指出这篇道德经在讲的是什么?

    圣人!

    学术领域上,指的是古代的圣贤的道德水平。

    三王五帝……

    而在超凡领域……

    道德经是道祖之作。

    描述的圣人,是一种仙神之上的存在!

    一种连道祖也在追求的存在。

    所以……

    刚刚,有一位‘圣人’就在我面前?

    祂随手帮了我一把?

    男人站起来,看向四周。

    他只看到了,一个单薄的身影,轻飘飘的走在台阶上。

    一步一步,那身影终究步入黑暗,消失无踪。

    隐隐约约,他听到了一声猫叫。

    喵呜!

    轻轻的猫叫,摇曳着神魂。

    “阿爸……”身后的女儿拉了拉他的胳膊,一个手机递了过来:“电话!”

    他低下头,看到了号码。

    404001.

    黑衣卫专属通讯号码。

    他接过来,接通电话。

    “嗯……”

    “我是秦升……”

    电话中的声音,温和而有力度。

    他点点头:“我马上来!”

    然后他看向那些依然在看着他的人们,深深稽首,长身而拜:“多谢各位父老手足捧场……”

    “鄙人今日有事,就此收摊!”

    ………………………………

    灵平安抱着自己的猫,慢慢的沿着公园的一条上山的小道,向着山顶走去。

    山顶之上,隐约可以看到霓虹灯的光影。

    那里是一个年轻人经常会去的酒肆。

    小时候灵平安也去过。

    有一点印象……

    他记得,那个时候周遭的很多青年,都会呼朋唤友,来到这公园山顶上。

    那里除了一个酒肆,好像还有着溜冰场和唱歌厅。

    只是,上山的路有点长。

    需要一步步的走上去。

    以前,山上是有马路直通的,但后来被正府封掉了。

    原因是年轻人们,经常在山上喝的醉醺醺的,然后骑着摩托车或者汽车,就在这公园里搞事。

    然后出了几个恶性事件,又被投诉。

    市政当局果断封路!

    至于为什么不连山上的设施也一并封了?

    灵平安听说,似乎是因为这山上的酒肆什么的,背后有人。

    人家出了力,在市政当局游说。

    加上市政方面也舍不得税款,所以就没封。

    当然了,除此之外,还有些声音在民间流传。

    有人说,这山上的酒肆的老板是妖怪。

    而且是官府的妖怪。

    后台和背景很扎实的那种。

    所以,整个江城市的妖怪们,也都会来这个山上的酒肆玩。

    这就纯粹是骗人了。

    因为灵平安记得,自己小时候经常来这里玩。

    压根没见过什么妖怪之类的东西。

    想到这里,他就笑了起来:“我记得小时候,我曾想带几个小伙伴一起来这里冒险……”

    “但他们都不敢来!”

    “胆小鬼!”

    想到这里,他就笑了起来,同时也自嘲着:“也难怪我小时候,后来没什么小伙伴肯跟我玩了……”

    曾经他和小伙伴们,一起快活的在工业园里爬围墙,在河边钓青蛙。

    但后来,慢慢长大后,好像八岁左右吧。

    因为父母一直不在家,他和小姨一起生活,书店交给了乡下的老伯照看。

    他就放羊了,胆子也越来越大。

    于是,总喜欢和小伙伴顶牛。

    最爱做的事情就是专门往别人讲的‘鬼屋’跑。

    传说越凶他越喜欢去。

    因为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有了唯物主义的念头。

    也不相信什么鬼啊妖怪。

    所以慢慢的也没什么小伙伴愿意和他玩了。

    谁肯跟着他去鬼屋?

    那个又有他的胆子,敢在半夜在传说中的凶宅里蹦迪?

    更不提这山上所谓的‘妖怪酒肆’了。

    那可是很多大人,都不让孩子来的地方!

    慢慢走着,灵平安就走到了山顶。

    这是一个小山丘,面积不大,最多三五亩。

    但小小的地方,却有着好几个建筑。

    最显眼的莫过于一个酒肆。

    无数的灯带,装饰着酒肆的外墙。

    灵平安走到门口,看了看牌匾:灵魂酒肆。

    “唔……”他惊讶起来:“还是原来的招牌啊!”

    可惜酒肆外面没什么人。

    他走到门前,听了听里面的声音。

    和过去一样,里面在放着几十年前的流行歌曲。

    “长亭外,古道边……”

    “还是那个审美!”灵平安的记忆想了起来,似乎小时候在这里玩的时候,也是如此。

    但当时他太小,别人不让进。

    帝国法律规定:禁止未满二十岁的人进入任何烟酒娱乐场所。

    此外,这些场所禁止在学校范围两公里内出现。

    “我现在是够资格进了!”他想着:“嗯,那就进去看看吧!”

    “看看里面到底是不是妖怪!”

    这个事情,可是他小时候最好奇的事情。

    灵魂酒肆里,有没有妖怪?

    可惜,他当时太小。

    而且,一直有守法的念头。

    于是,作为守法公民,他也就只能在这山顶吹吹风,在门口听听歌。

    长大以后,这些事情就渐渐淡忘了。

    要不是今天突发奇想,他都不会记得这些。

    于是,他抱着自己的宠物,轻轻的推开了这家酒肆的玻璃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