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不是魔神 瞎眼的韭菜

第四百三十九章 汇报(2)

    灵平安随意的坐着,手轻轻抚摸着自己怀中的宠物。

    柔顺、温润,摸着还挺舒服的。

    鼻子里,更是有着幽香。

    匍匐在身前的黑影,毕恭毕敬的托举着一面镜子一样的东西。

    灵平安只是瞥了一眼,就摇摇头:“我不需要这种东西……”

    他知道,那面镜子,可以倒映诸界。

    可以随时随地,查阅诸天的情况。

    但他需要吗?

    不需要!

    只要他愿意,他感觉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能知晓的。

    但他不愿意浪费精力去关心这些琐事。

    是的,琐事!

    只是些无聊的,无关紧要的琐事而已。

    虽然不太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和念头,更不懂为何自己会认为自己无所不能。

    但,他就是这样感觉的。

    理所当然的认为,斩钉截铁的认定。

    这感觉很微妙,也很矛盾。

    但他的人,却似乎不受他控制,好似有了一个新人格一样。

    所以,他明知道不对。

    但态度丝毫未改。

    依旧是那么的狷狂,那么的随性,那么的狂妄。

    视天下如无物,渺天地为尘埃!

    他随意的翘起二郎腿。

    似乎感觉有点不舒服,便随手从抽屉里,拉出了一条长长的象鼻子,垫到腿下。

    这样,他感觉舒服多了。

    然后,他问道:“小奥啊……最近怎么样?”

    “那几个叛徒抓到了没有?”

    说着他笑起来。

    笑声无比诡异,整个书店都开始摇晃。

    漆黑的人影,匍匐着,静静的答道:“吾主……我在尽力追索……”

    “但……也只找到了伊格……”

    说着,他抬了抬头,似乎看向天花板的某个位置。

    灵平安呵呵的笑着,虽然他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在笑些什么?

    但,书店却和蜘蛛网一样,在笑声中布满了龟纹。

    “跟小银说一声吧……”他收敛笑声,随口嘱咐:“你们要是找不到……我就要换能找到的了……”

    他的手,轻轻抚摸着怀中的宠物。

    感受着自己宠物的温顺与乖巧。

    “我已经养了一只猫了……”

    “再养一只狗,其实也不错!”

    “对吧!”他微笑着。

    但面前的‘小奥’似乎被吓坏了。

    他匍匐着,战战兢兢:“您的意志,我会完整的转达给尊敬的银之钥……”

    接着他抬起头,看到了一团湛蓝色的火苗,在自己主子的指间,轻轻舞动。

    于是他知道了。

    主子很不满意。

    再磨磨蹭蹭,不抓紧时间搞定的话。

    主人就要引入竞争机制了。

    来几条鲶鱼,搅动一下。

    譬如,活火焰什么的,一直就很兴趣,取代他的地位。

    灵平安呵呵笑着:“但愿你们知道……”

    他随手的接住住了一根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藤蔓。

    宠溺的抱住了一个顺着藤蔓落下来的小女孩。

    粉雕玉琢的可爱孩子。

    逗弄了一会,就将这小女孩放下来。

    藤蔓卷着她,慢慢升高。

    赫然是一个系着树裙,头戴花冠的小家伙。

    “葫芦娃都出来了……”灵平安在心里叹息:“我这幻觉,真的是越来越过分!”

    那匍匐在面前的黑影,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问道:“吾主,您的婢女们……”

    “您打算定几个名额?”

    这种事情,在过去是完全不需要请示的。

    因为这位主人,一直处于那混沌永恒的梦境之中。

    祂的一切命令与决定,都是在混沌与盲目中的本能反应。

    但现在不同了。

    祂有人性了。

    这意味着祂不再仅仅会依靠本能行事。

    哪怕是在沉睡的美梦中,梦中的祂,也可以思考、决定世界与宇宙的命运。

    作为仆人,黑影很清楚。

    这场美梦,将决定很多。

    所以,他不敢不谨慎。

    “名额啊……”灵平安笑了起来。

    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于是,他说道:“那就多定几个名额吧……”

    “暂时先定九个!”

    九为数之极,他感觉这样才符合自己的身份。

    “是……”黑影缓缓褪去。

    灵平安看着自己面前,熟悉的书店。

    他笑了起来,感觉很好。

    抱着自己的猫,他站起身来。

    将那垫脚的象鼻子,塞回抽屉里。

    然后,他看向自己的电脑。

    在一片片雪花中,他像是看到了有趣的事情一样。

    打了个响指,屏幕关闭,书店的灯也熄灭了。

    而他的人,则重新回到了那燕楼的大厅。

    头顶的吊灯,照亮着富丽堂皇的大厅。

    他摇摇头:“看来真的是中计了!”

    “那个叫岑迈的家伙,带我去了一个不太好的地方……”

    不然他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幻觉?

    肯定是误食或者误吸了什么东西。

    仔细想想,其实也能明白。

    联邦帝国的那帮贵族纨绔们,从来就不是什么省心的群体。

    当年,魏晋时代,他们尚且能发明出五石散。

    如今,科技发达,这些家伙可就真的是什么东西都敢尝试了。

    “下次,我不能再随便跟人去陌生地方……”

    “不然被卖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心着想着这些,但他的嘴角,却依旧浮现着笑容。

    他抱着自己的宠物,走向电梯,按到九楼。

    电梯上行,很快就将他,送到了楼顶。

    他走到门口,想了想,摘下自己一直戴着的面具。

    然后,伸手套向口袋,没有找到房卡。

    房卡去哪了来着?

    哦……

    我给了那个新罗小姑娘!

    于是,他敲了敲门。

    片刻后,门开了。

    相貌清丽秀美的少女,出现在眼前。

    “您回来了……”她温柔的说着,还主动上前来,要为灵平安脱下外套。

    灵平安轻轻抬手,拒绝了。

    不是因为不想麻烦她。

    而是因为她不配。

    “时间也不早了!”灵平安说道:“你早些去休息吧!”

    尹明秀低着头,无比顺从:“是!”

    她早已经被训练的习惯了逆来顺受。

    “对了!”灵平安摸了摸自己口袋,掏出一个小东西,塞到少女手中:“这是我对你今天工作的赏赐!”

    此刻,灵平安虽然理智似乎恢复了不少。

    但他的心态,却仿佛依旧停留在‘天***’后的时间里。

    在他眼中,这世界,这宇宙,就是围着他转的。

    所以,其他人对他的一切恭敬、奉承与服侍与服从,都是应该的。

    甚至是必须的。

    不那样做的,就是找死!

    所以,做得好是本分,没做好是有罪。

    至于奖励什么的,那是看心情给。

    而这小姑娘,挺可爱的。

    是个乖巧的小姑娘。

    所以,他也就随手一赐。

    将一个圆圆的玉质环扣,丢到了对方手中。

    这东西,似乎是他摔碎了一个玩具的时候,随手取下的。

    好像是用来禁锢和限制那玩具的玩意。

    小东西!

    不值钱的!

    他留着也没用,现在看到这小姑娘还挺可爱,就随手赏了。

    尹明秀看着自己手上被塞进来的东西。

    晶莹剔透的玉质环扣,两边似乎是扣在一起的。

    一看就知道,这是很贵重的东西。

    “公子……”她低着头:“这也太贵重了吧……我不敢要……”

    灵平安很满意她的态度。

    “我赐给你,便是赐给你了!”他不容拒绝的说道。

    “可是……我们有纪律的……”尹明秀还是不敢接受。

    每一个像她这样被送到中原来的新罗少女,都背负着全家上下,甚至是全族上下、全国上下的希望。

    成功,就是鲤跃龙门,鸡犬升天。

    全家、全族,都会以她为荣。

    就连家乡,都会被优待。

    会修建全新的学校、医院、道路……

    至于亲戚,更是全部可以吃上王粮,成为王国的工作人员。

    但若是失败,甚至出现了侮辱、影响新罗形象的事情。

    那就是瞬间打入十八层地狱!

    不止本人,要被全社会唾弃。

    父母兄弟姐妹,都要抬不起头,连门都不敢出。

    便是家乡,也会连带受损。

    无法享受到优惠贷款,不能享受到相关扶持。

    所以,新罗少女在联邦帝国的风评极高。

    新罗形象因之变得很好。

    而,在没有被中原英雄赏识前,便私自未经批准,收受礼物。

    便是禁忌!

    而且是大忌!

    灵平安却是笑了起来:“狗屁纪律!”

    “我赐你东西,你就收着!”

    “谁敢在这个事情上找事……”

    “那就试试!”说着他笑了起来,双手慢慢的摩挲着。

    忤逆他的意思的人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是没有资格活着的。

    尹明秀听着,她能感受到这位公子身上,爆发出来的无边无际的威势。

    她又想起了,大使馆那边的命令:必须无条件服从!

    于是,她深深鞠躬:“是……明秀多谢公子恩典!”

    灵平安耸耸肩,对她道:“你早点休息吧!”

    “是……”

    尹明秀再鞠躬,将房卡小心翼翼的放到了门口的柜子上,然后轻轻走出门,将门小心的带上。

    灵平安摇摇头,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

    然后,径直走到床边,倒头就睡。

    他感觉很累。

    于是,进入了梦乡。

    梦中昏昏沉沉,迷迷糊糊,不知身在何方,今夕何年。

    隐隐约约中,他感觉自己是一团,居于时间与空间之外,在一座萦绕着无数雾气,挤满了无数奇形怪状、古怪诡异的东西的大殿中的更加诡异与可怕的模糊物体。

    日以继夜,夜以继日。

    他在那大殿中打着鼓,听着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吹奏的各种杂乱、混乱与可怕的乐章。

    偶尔,才能清醒一下。

    然后,复又陷入似乎看不到尽头的疯狂迷乱。

    但他自己却很享受这样的生活。

    “疯了吧!”在梦里面,他吐槽着:“谁会喜欢这样的生活?”

    “恐怕,就只有精神病人和醉酒的家伙……”

    但梦里面,他真的很享受,也很喜欢。

    咚咚咚!

    杂乱的鼓声,不断响起。

    种种诡异,叫人听着心里发毛的古怪乐章,在各种各样的乐器下,吹奏起来。

    一个个扭曲的无形舞者,在大殿内外,翩翩起舞,不知疲惫,永不停歇的唱着、跳着。

    在这鼓声中,他迷迷糊糊,似乎看到了一个个熟人。

    穿着黑衣,戴着一顶毡帽,妩媚动人的少女,坐在一栋长满了荒草的大楼楼顶。

    她的一双玉足,在半空中随意摆动。

    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坐在她身旁。

    “是那位老共和家的孩子……”灵平安认出来了。

    “我怎么会梦到她?”灵平安疑惑着。

    不过……

    “好久没见她了啊……”

    “她家的茶叶和桃子什么的,味道是真好!”

    “上次,我给她还准备了一套角色扮演的道具呢!”

    对这位客人,灵平安印象深刻。

    毕竟,她带来的各种美食,是真的好吃!

    梦中的景象,忽地为之一变。

    滚滚黄沙,铺天盖地。

    灵平安看到一个孤独的身影,跋涉在这黄沙之中。

    她的身影有些熟悉。

    灵平安想了一会,终于想了起来:“原来是那位酷爱吃鸡的客人……”

    “我怎么连她都梦到了……”

    看着那在黄沙中坚毅前行的少女。

    不知道为何,灵平安忽然有种悸动的感觉。

    他感觉,这或许是一个很好的繁殖工具。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他摇摇头:“看来那药效还在……”

    接下来,灵平安的梦境,越发荒诞。

    他梦见了,一颗充满了未来科幻色彩的星球。

    一艘艘巨大的舰船,拖拽着彗星,将彗星的冰水,融化,倒入已经荒芜的星球,灌溉和滋润生命。

    那星球轨道上,一座巨大的星港,悬浮于太空之中。

    数不清的工人,在其中辛勤工作。

    在星港的船坞中,一艘长达千米的庞然大物,正在被组装,数不清的炮塔密密麻麻,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属寒光。

    他还见到了,一颗满是荒芜的星球上。

    无数鬼怪横行,乌烟瘴气。

    而在大陆正中,一座巨大的钢铁建筑,拔地而起,有生着双翼的钢铁天使,环绕着这巨大建筑。

    无数人在这建筑内外祷告。

    “血肉苦弱,钢铁永恒!”

    他抬起头,看着那飞翔于空中的钢铁天使。

    正是那位玩群星赚钱的玩家。

    最后,他更看到了,一个群岛之上,一个个尖耳朵的类人生物,环绕着一座汩汩的冒着金黄色液体的巨大水井。

    井旁,一株小树苗,亭亭而立。

    和他家楼上种的小桃树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迎着阳光,树苗的嫩叶,晶莹剔透。

    那些尖耳朵的类人生物,纷纷张开双臂,高声唱诺:“赞美太阳!”

    于是,沐浴着阳光,她们的体表的肤色,越发的白皙细腻!

    在人群中,一张冷艳的小脸,赫然出现。

    正是那位殷商族的祭祀后人!

    “这都是些什么啊!”灵平安摇着头,不太明白,自己怎么会梦到这些。

    但隐隐约约,他有种感觉。

    他在梦中所见的这些人,迟早会见面。

    最后,灵平安梦到了胡诺诺。

    穿着医生的青色长袍,摇动九条尾巴,趴在他床上,撒娇的嗲叫着:“公子……公子……”

    而在胡诺诺旁边,是摇着尾巴,满脸娇艳的扶桑少女。

    小厨娘也在轻轻喊着:“灵桑……骑我嘛……我可是乘黄,很罕见的呢!”

    灵平安吓得从床上弹了起来。

    他睁开眼睛。

    已经天亮了!

    外面艳阳高照!

    他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

    “我睡了这么久?”他摇着头。

    梦中的事情,从脑子里慢慢淡去。

    他只记得最后的画面。

    胡诺诺、千叶美智子……

    摇着尾巴……

    嗲叫着……

    灵平安咽了咽口水。

    昨夜的很多事情,仿佛断片了一样。

    脑子也有点疼,和宿醉的感觉差不多。

    他揉了揉太阳穴。

    走到柜台前,开始烧水,打算泡上一杯茶。

    而昨夜能记得的一些零星片段,慢慢的回忆起来。

    伟大的音乐家……

    狂妄的艺术家……

    “我好想还表演了……”

    想着那一个个零星的片段,回忆着当时的狂妄。

    灵平安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完了……完了……”

    “这下子,我大概会被所有人当成笑话看了!”

    他尴尬无比。

    忽地,他看到了一张面具。

    放在门口柜子上的脸谱面具。

    他连忙走过去,将这东西收起来。

    “不能让人知道,戴这面具的人是我……”

    “不然丑大了!”

    同时,他在心中告诫自己:“以后,可不能再随便跟人到处乱跑……”

    “外面太危险,人心太复杂!”

    “男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他小心翼翼的拿起来,一看是自家小姨。

    他想起了昨夜的那些片段:“难道,我的事情传到小姨耳中了?”

    “这下完蛋了!”

    昨夜的事情,虽然很多都模糊了,断片了。

    但他依然记得,他狂妄的一些念头与想法。

    我是大人先生。

    日月不过是个纸糊的窗户,四海八荒只是我院子里的一个角落。

    刘彻茂陵多滞骨,嬴政梓棺费鲍鱼……

    想着这些,灵平安知道,在那样的心态下,他恐怕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小心翼翼的,他接通了电话。

    “小姨……”他问着:“有事吗?”

    电话对面,传来了李安安的声音:“平安,我早上打了你好几个电话,你怎么没接?”

    灵平安大骇,连忙道:“不好意思,小姨我刚刚睡得太死了……”

    他小心翼翼的问道:“有事吗?”

    “没事!”李安安在电话里说道:“我就是问问……”

    “哦……”

    便听李安安问道:“平安,你昨夜没出门吧?!”

    灵平安笑了笑:“小姨,您觉得,我像是会随便出门的吗?”

    李安安听着,想了想,也对,自家的外甥是什么人她还不知道吗?

    只要有可能,就打死不出门!

    她于是放下心来:“你没出门就好!”

    灵平安紧张不已:“难道昨夜出了什么事情?”

    “没有……”李安安笑着道:“我就是问问……”

    放下电话,李安安拍了拍自己饱满的胸脯。

    生平第一次,她为自己外甥的宅而高兴。

    昨夜,鹿鸣山庄发生的事情,现在基本上已经传到了帝都的高层。

    有大能出现在扶桑大使馆租下的鹿鸣厅中讲法、开悟。

    一夜之间,与会的数百人,有一大半从普通人变成了超凡者!

    更有十几人当场突破!

    简直是奇迹!

    震撼了帝都所有有资格知情之人!

    但,李安安的位置和职位,让她知道了更多事情。

    昨夜,那位大能不仅仅曾讲法、开悟。

    还出手拯救了一位神明。

    据说,那位神明与十字教之间有着密切关系。

    所以,今天一早,波兰外交部的抗议,就发到了联邦帝国。

    而联邦帝国反手召开新闻发布会,波兰亲王路德维德出镜。

    镜头下,亲王痛斥了波兰王室的种种无道、无义、不仁行径。

    包括下毒毒杀他国王室成员,威逼利诱、巧取豪夺企业。

    其王室内部,甚至还有着近亲通婚,这样惨绝人寰,灭绝人性的事情。

    亲王就是受害者!

    所以,亲王殿下,向联邦帝国提请庇护。

    于是,两国外交部,迅速打起口水战。

    整个天下的舆论和媒体都已经被动员起来,渲染波兰王国的种种无道、无义、不仁之事。

    将之描绘成一个寡廉鲜耻、不知仁义为何物,独夫民贼,残民害命的暴君统治的国家。

    顺手翻出了波兰的种种历史黑料。

    什么逼着自己国家的贵族将妻子献给法兰皇帝拉。

    为了讨好哈布斯堡,兄妹成亲、姐弟结婚啦。

    一时,波兰王国在网络上被人送外号‘波兰骨科’。

    而全天下,自然都是对此义愤填膺。

    毕竟,天下人自认为自己乃是‘仁义文明世界’一员。

    最讲的就是忠孝仁义。

    而波兰,自是成为了反面典型。

    但李安安知道,这种外交和舆论的口水战,其实什么都不是。

    在灵气复苏后的世界。

    这些纠纷,都只是表演给别人看的。

    真正的过招,是在超凡世界。

    超凡者之间的对抗。

    就像当年都督,打上秦陆,逼迫神圣同盟解散。

    而波兰人大约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所以……

    李安安知道,接下来,波兰的超凡者,肯定会有动作!

    世界,将再次动荡!

    不过……这些大事,离她太远了。

    现在,李安安只想着,自己的外甥,在这次联谊会平平安安,带回一个对象,然后回江城去结婚生子,为灵家传宗接代。

    像他的名字一样,这辈子都平平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