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东京教剑道 范马加藤惠

008 你有那么多美人,居然带着她们贴小广告?

    印好传单之后,和马带着人顺便就把还散发着油墨味的传单给贴到了车站和地铁的告示栏。

    这个年代的日本车站,有免费的告示栏,谁都可以贴广告在上面。

    但免费也就意味着会和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抢曝光率,广告贴上去用不了几天就会被别的广告盖住。

    对此和马也没啥办法,先贴着再说。

    和马跑了两个车站,正要走人,就听见身后有人揶揄:“拆了津田组的孤龙,居然带着南条家的大小姐,在街边贴广告?”

    和马一回头,发现是锦山平太。

    于是和马反唇相讥:“锦山组的老大出门,居然也要搭公交车?”

    “不好意思,我们组很穷的,仅有的三辆车,今天都在跑业务。”锦山平太掠过南条和美加子,目光落在委员长身上,“几个月不见,你身边的女人又变多了啊,你难不成想成立演艺事务所?”

    现在是1980年,日本的第一波偶像热潮正在到来,不过这波主打的是完美偶像,同和马上辈子比较熟悉的那种偶像差别很大。

    “别傻了,这都是我的弟子。”和马说。

    锦山平太骤起眉头:“弟子?这……你确定只是弟子?”

    “不然呢?”和马反问。

    “我服了,你带着这样的美人,贴小广告?”锦山平太摇摇头,他可能是从姑娘们的表情中感受到了什么,果断转换话题:“说起来,京都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和马大喜:卧槽,我等的就是这个啊!

    但是表面上他维持着平静:“你是指那个爆炸?那和我没什么关系,只是恰好我和负责现场处理的小森山警部的女儿认识罢了。”

    “你认识人女儿?”锦山平太大惊,“你这认识的女孩子太多了吧?还动不动就是高官或者大财阀的小姐。”

    美加子默默的听了不说话。

    和马则调侃道:“我不但认识那位小森山警部的女儿,我还把他女儿的男朋友暴揍了一顿。”

    “啊,所以传闻是真的?你暴打了大阪府警警视的儿子?”

    和马点头。

    锦山平太瞪大了眼睛:“还是用真刀对砍?”

    和马展示了自己手臂上的刀伤:“这就是名刀村雨留下的伤痕,没见过吧?”

    锦山平太大张着嘴:“村雨……等一等,你的刀,和村雨对砍,没有断?”

    “没有啊。”和马疑惑的看着锦山平太,“这很希奇吗?”

    “很希奇啊!村雨在被近马行雄传给儿子之前,已经砍断了很多把刀了,大阪住吉会会长收藏的名刀,就断在村雨手上。”

    和马耸肩:“那应该是近马健一功力不如他老爹的缘故吧。”

    “嗯……有可能。总之下次对砍小心一点,那把村雨,有点邪门的。你居然把大阪府警的老大给惹了,幸亏东京警视厅一直和大阪府警较劲,不然……啧。

    “不过以后你别指望升入警察厅了,把警视得罪了,警察厅的人不可能对此视而不见。”

    锦山平太三句话,就给和马未来的仕途加了个玻璃天花板。

    和马忍不住想象起自己突破这个天花板之后回来找他装逼的情景,就那种“三年之约已到”的场景。

    不过转念一想,都进警察厅了,还来找一个极道装逼,有点掉身份。

    至于自己和近马健一“交恶”的传闻,和马倒是懒得去纠正。

    这样以后说不定能利用这点打出什么配合来,狠狠的赚一波大的。

    “说回京都的事情吧。”和马把话题拉回正轨,“你既然专门对我说,也就是说,那爆炸还和我有关?”

    “有一点关系。”锦山平太看了眼妹子们。

    南条和委员长同时有了明悟,一起拉着没反应过来的美加子往旁边走。

    “诶?怎么回事?”美加子还问呢,“这……啊,是我不该听的事情吗?”

    “那边在卖可丽饼,你不想吃吗?”委员长问。

    南条:“除了可丽饼,我还想吃雪糕。”

    锦山平太这边,跟着他的小弟早就跑得老远了。

    “这几个月,我靠着和你对打平分秋色的‘功绩’,以及把你的怒火引向津田组的祸水东引策略,在组内的地位大大提高了。锦山组快要晋升二代组织了,我也能参与一些比较绝密的事情。”

    锦山平太上来先给和马一个前情提要。

    “这样啊,那你是不是该给我一点好处费?”和马也从妹妹那里感染了财迷属性,直接问道。

    “别闹了,如果有资金从我们组流向你那边,你的清白之身立刻就没有了。别说什么可以瞒着不报,那样国税局会先收拾你们。”

    日本的国税局,就是学的美国国税局,虽然没有美国国税局那么威武,但也很厉害。

    美国国税局,那是真的连黑帮都怕,钱洗出来第一件事就是缴税。

    不然I税务特工会过来把整个犯罪流水线都扬了。

    效率比DEA高多了。

    DEA还要讲证据,I不用,只要确定你漏税,他就有无限制执法权。

    和马确定没办法从锦山组这边收钱之后,遗憾的撇了撇嘴,然后问:“所以,说正事,京都怎么回事?”

    “你不是在剑道大会上被人用改装过的竹刀暗算了嘛,那个竹刀,貌似使用的是间谍科技等级的可怕技术。”

    和马:“卧槽?”

    “所以gongan立刻就介入了,但是查出来貌似是十多年前被剿灭的柳川组的残党。”

    柳川组被剿灭这事情,和福清帮痛殴日本极道并称日本极道两大吃瘪事件。

    但是福清帮那事情被改编之后拍进了极道电影,也正因为福清帮事件,极道游戏里出现了许多中国黑帮的正面形象真的是正面。

    但柳川组被剿灭,日本极道对此十分的忌讳。

    柳川组本来是关西极道的王牌,最可怕的武斗派。

    最后柳川组被大阪府警动用机枪进行围剿,双方都有重大伤亡。

    可能正是因为警察这边伤亡太大,造成了非常恶劣的社会影响,极道后来涉足影视娱乐产业之后,基本没有拍和这有关的电影,仿佛这事情不存在一样。

    和马上辈子也是在玩了某著名极道题材游戏后,产生了兴趣,这才找到了一些相关的历史的只言片语。

    这里他决定装不知道柳川组这回事。

    “柳川组是什么鬼?”他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