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东京教剑道 范马加藤惠

081 不是生物也能加后宫?

    石恩宙听到和马吹出来的旋律,意识渐渐的涣散。

    期待已久的安眠终于要到来了……

    生命最后的时刻,他觉得和马吹出来的旋律真是太悦耳了,努力的想要记住这旋律,带到谁知道带到哪里去,也许是来世?当然更可能是偿还罪业的阿鼻地狱。

    不知道石恩宙知道自己努力想要记住的“直达灵魂的旋律”竟然是土味情歌会作何表情。

    **

    南条这时候看近马健一和小森山玲的紧急处理已经结束,便来到和马身边,轻声说道:“这次的风格,和之前完全不同啊。”

    “有吗?”和马停下吹奏,看着南条,“区别这么大吗?”

    和马一直觉得,土味情歌大多数是编曲土、填词土,旋律本身不土,甚至旋律还有点出色。

    比如凤凰传奇的名曲《爱情买卖》,就被人改了编曲之后配上新词,弄出一首《昂首西北望》,愣是整出了一种大漠孤烟的边寨豪情。

    现在看来,和马错了,旋律本身也是有土的烙印的,南条这种受过正经音乐教育的人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南条:“这次听起来有点流行曲的调调了。”

    因为就是流行歌啊。

    和马心想。

    而且是曾经因为某部电视剧,红遍了大江南北的超级流行歌,那时候可多商店的外放是这歌,走进一个商店就听见张宇在唱:“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

    到下一个商店,还能连起来:“那月色太美……”

    和马想了想,这个时候吹这个确实有点LOW的感觉,说不定选曲还会影响吸收经验值的效率。

    刚刚他就是看月下村雨太好看了,一拍脑袋,就玩了个只有自己能懂的梗。

    认真的选个曲子好了。

    但是事实证明土味情歌它是有模因的,现在和马脑海里除了张宇的歌之外,就只有风格和张宇很像的那些歌手的歌了。

    他绕不出去了。

    人经常会有这种情况,思维钻进死胡同了,越是想跳出去就跳不出去。

    和马努力的想了好一会儿。

    南条看他突然不说话了,赶忙说:“呃,我不是说这首不好,流行歌我也听哒……”

    你胡说,你明明说过你主要听巴赫!

    这时候神宫寺忽然开口:“要不我打一手太鼓?就用美加子的屁屁当鼓好了。”

    美加子:“为啥啊?”

    她还说起了关西腔,完全就是搞笑角色的感觉。

    这时候,因为妹子们分散了注意力,和马终于从“张宇魔窟”中逃了出来。

    但是他想到的还是情歌。

    他吹起了小林和正的《突如其来的爱情》,对,就是《东京爱情故事》的那首主题曲。

    和马受《东京爱情故事》影响很大,以至于后来他心动过的妹子全是特别爱笑那种,跟着主管去“团建”的时候,他对那些只有假笑的“公主”们只有色心没恋爱情绪,完全没有。

    和马回想起自己上辈子的喜好,不由得看了眼美加子美加子,突然得分了!

    美加子还在跟委员长扯皮呢,突然被和马看了眼,立刻就不自在了:“干嘛?干嘛这样看我?不行哦,我拒绝!”

    “哪儿跟哪儿啊,你就拒绝。”和马一脸无语的说。

    然后他再次把口琴送到嘴边,开始吹起刚刚回想起来的旋律。

    音乐响起,南条也好,委员长和美加子也罢,都安静下来聆听。

    南条轻声嘀咕:“还是流行风啊……不对,这是情歌吧?你……”

    和马装没听见南条的话,继续吹他的。

    还刀入鞘之后被摆放在旁边靠着窗台的村雨,依然沐浴在皎洁的月光下。

    **

    近马健一看着突然开始吹口琴的和马,认真的考虑着自己要不要也学点乐器。

    感觉口琴应该不是很难,只要拿出每天早上练剑的气势和毅力来学习的话,必可在短时间内掌握……

    这时候,躺在他身边的小森山玲忽然说:“这曲子,不会又是原创曲吧?”

    近马健一不由得皱眉:“这个……我不知道啊,我很少听音乐来着。”

    “因为你是音痴嘛。如果我没听错,他刚刚吹的,和现在吹的不是一个曲子,真就说来就来啊,女朋友不喜欢马上换首新的。”小森山玲说着看了眼近马健一,叹了口气。

    近马健一:“你啥意思啊?”

    “我在感叹这个世界上真的就怕人比人。同样是青梅竹马,我的青梅竹马怎么就是个木头脑袋武痴兼侦探游戏爱好者,别人的青梅竹马怎么就才华横溢艺术细胞拉满武力值还比我家的武痴高?”

    “我怎么木头脑袋了,我好歹也是要考京都大学的,偏差值很高的好吗!”近马健一反驳道。

    小森山玲:“你看,你还说你不是木头脑袋?”

    “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你这样也好,不会招蜂引蝶,他那样的太抢手了,争风吃醋很累的。”小森山玲自顾自的给近马健一找了个可取之处。

    听到他们对话的神宫寺玉藻回头看了眼,微微一笑。

    近马健一心里嘀咕:咋滴,你是觉得你稳赢了呗?

    现在他忽然理解了那些喜欢看早八点档晨间剧的人,他现在就很期待看和马身边这些妹子撕逼撕个痛快。

    这时候小森山玲忽然问:“你……不拿回村雨吗?以前连借人用一下,都要立刻收回来的。”

    近马健一脸色一暗。

    小森山玲不愧是青梅竹马,一看就懂了:“怎么,你难道……刚刚听到刀鸣了?”

    “嗯。”近马健一点头,“我听到了。”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一直以为,刀鸣是,砍了东西之后,刀的自然颤动发出的声音。一般人用刀没有刀鸣,是因为不够快,砍的过程中刀的颤动被传递到了目标上,能量被带走了。

    “所以只要出刀的速度够快,我总有一天也会听到刀鸣。”

    近马健一停下来,盯着被和马摆在身旁靠着窗台的村雨,表情复杂。

    “但是刚刚,我听到了。在和马手上,村雨发出了非常轻的蜂鸣音,轻到一般人会忽略。”

    “难道不是错觉吗?”小森山玲疑惑的问。

    “不,很奇怪,我很确定那就是村雨发出的声音,原来名刀在合适的人手里,真的会发出声音。”

    “这也太扯了,完全不科学嘛。”小森山玲不顾自己的伤势,强行撑起身子坐起来,“村雨可是你父亲传给你的刀,我还记得你十二岁生日的时候拿到刀那开心的样子……”

    “可是,刀应该在能发挥它力量的人手里。”近马健一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斩钉截铁的说道,“而且,我也不想用不会因我而鸣响的刀了,我要找到属于我自己的刀,只能由我使用才会发挥最大威力的刀。”

    小森山玲还想开口劝说,这时候他父亲小森山大介带着一帮刑警出现了。

    没有警笛声,警方现在应该还是采取的秘密介入的方式,怕还有人在盯着引爆炸弹。

    “玲!”小森山大介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玲面前,“怎么样了?”

    “没事,在医院躺个两星期就能恢复的小伤。”她如此回应道。

    “胡说,山田巡查部长已经跟我说了,你多处关节脱臼,还有两处轻度骨折。”

    “要趁年轻的时候多断几次无关紧要的骨头,因为断掉的骨头长起来之后会更加坚固,这是师父说过的话。”小森山玲把她空手道师父的话搬出来。

    “这怎么能当真呢?而且断过的骨头长起来之后,会比之前粗一些,看起来不好看的。”

    “谁看女孩用X光机来看啊?”小森山玲不愧是关西人,吐槽非常熟练。

    小森山大介听了女儿的吐槽,好像终于放下心来,然后他扭头看近马健一:“你怎么样?”

    “被你女儿的体重重创了。”近马健一如此说道,“我早劝她减肥了。”

    小森山玲闻言,说出她这辈子说过的最甜美的情话:“你死定了。等我能下床。”

    小森山大介松了口气,拿起步话机:“转告近马警视,他儿子没事。”

    放下步话机,小森山大介又注意到另一件事,于是问:“村雨呢?”

    “送给更合适的主人了。”近马健一对还在吹口琴的桐生和马努努嘴。

    “不是,这刀能卖上千万,你送人了?”小森山大介大惊。

    近马健一看了他一眼说:“我会跟我爸解释的,他一定能接受我的解释。而且,换我爸在这个位置,他也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大介叔叔你不是纯粹的武者,你不明白。”

    小森山大介被这话堵了一下,只能摇头:“好吧,我是不懂。毕竟我根本连心技一体的边都摸不到,又不能像其他伪武者那样,假装自己摸到了。不过,玲。”

    小森山大介转向他女儿:“你的意见呢?”

    “我刚醒。”小森山玲没好气的看着爸爸,“虽然我……大概是入门了,但是也不可能在上来就被打昏的状态下见识别人的心技一体啊。不过,爸爸,那个家伙……我是指死掉的那个敌人,如果没有心技一体,人剑合一,大概是打不过的。我是踢出去被他用投技抓到了,才意识到这点。

    “也正因为我直接感受到了对方的气势,所以我对这个感受格外的深。那是师父也要认真对待的敌人。”

    小森山大介咋舌:“这样啊……在现场的山田巡查部长他们,也表示他们打光了今天带的所有子弹还没能阻止对面,甚至考虑用敌人的炸弹现场制造土制手雷来消灭敌人。”

    小森山玲看着小森山大介,忽然问:“爸爸,怎么感觉你对敌人的生命力和战斗力,不是特别奇怪的样子?”

    小森山大介撇了撇嘴,压低声音说:“当然是因为我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家伙啊。

    “我说过了,我没办法装作我也掌握了心技一体的样子,因为我见过真货啊。那可是用上了机枪才干掉的家伙,到现在我时不时还会在噩梦中梦见。”

    小森山大介停下来,像是在回忆很久以前的那一幕。

    片刻之后,他扔下一句“要不是有鬼庭在场我可能就没了”,站起来向桐生和马走去。

    **

    这个时候,鬼庭玄信率领的京都府警的支援部队刚下高速。

    “大阪府警通报,事情好像解决了。警视,我们折回吗?”

    “笨蛋,就算事件解决了,还有大量的善后工作要做。大阪的同行们已经忙了一整天,我们至少把他们分担一些善后工作。”鬼庭玄信训斥道,随后话锋一转,“这次的事件,又和桐生和马有关吗?”

    “好像是,大阪方面没细说。”部下立刻报告,“似乎小森山警部的女儿和他女儿的朋友也卷入了事件。”

    “健一君么?嗯……”鬼庭玄信若有所思的看着车窗外不断掠过的街灯。

    末了,他说:“我应该去见一见这个桐生和马。”

    **

    桐生和马一看小森山大介,就猜到他是小森山玲的爸爸,因为看鼻子和眼睛,看得出来是父女。

    说来奇怪,这大叔明明和女儿的长相区别,就仿佛赤木刚宪和赤木晴子一般巨大,但和马就是看得出来两人在面相上的相似点。

    看来小森山玲不是隔壁老王的种。

    和马:“是小森山警部吗?”

    “桐生君好兴致啊。”小森山大介一副钦佩的口吻,“经历了连番恶战,还能吹这么愉快的曲子。”

    “正是因为连番恶战,现在才格外的放松啊。”和马回应,“我知道今晚有很多人死去了,不应该吹这种欢快的曲子,可是,劫后余生的人应该也有高兴的权力,不是吗?”

    小森山大介点头:“是的,是这么说没错。我作为刑警,经历过的大事件也不少了,每次结束的时候,几家欢喜几家愁,一向如此。”

    和马点头,随口问道:“警部来了,意思是很快可以疏散酒店的人了?”

    “我带来的全大阪的拆弹专家,应该很快就能把关键位置的炸弹都排除掉。”小森山大介平静的回应,“然后为了避免意外,会疏散整个酒店,再进行地毯式的搜索,看看有没有漏网的炸弹。京都府警的增援会和我们一起做这事情。”

    “很合理。”和马说。

    “不过,你们现在就可以撤离,我们进来时候用的伪装车还在旅馆的卸货区。”小森山大介说,“别说什么不能扔下大家先回避。如果连你们也被炸死了,我们的责任就大了。”

    和马回应道:“我不会说这种话。实际上,我觉得事情应该结束了,不会再有爆炸了。我想尽快去医院处理伤口。”

    小森山大介:“警方可不能因为‘感觉事情结束了’就草草了事。不过,确实,我也有种事情该告一段落的预感。”

    小森山大介话音落下,几个伪装成配送员的刑警就拿着担架过来了。

    小森山玲受伤比较重,得用担架抬走。

    而近马健一看起来还能自己走,这会儿他拄着警员们给他的拐棍,一瘸一拐的过来了。

    和马看了眼近马健一的腿,调侃道:“怎么,瘸了?以后和你对打,我要让你一只脚了?”

    “别瞎说,我只是拉伤而已。”近马健一回应,“我被那胖妞害惨了。”

    “只要胖在正确的位置上,胖妞也挺好嘛。”

    和马说完,小森山大介就咳嗽了一声:“我这个当爸爸的还在呢,你们注意一下。”

    于是和马跟健一很默契的把目光转向别处,开始看风景。

    这时候和马想起了什么,拿起村雨,递给健一:“刀还你,是把好刀。”

    “你留着吧。明显,你比我更适合它。”

    近马健一顿了顿,说:“我一直以为,我和爱刀天作之合,今天才发现我错了。原来刀鸣不是都市传说,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得到村雨的认可。”

    和马:“别这样,我有佩刀了。还是正宗用起来更顺手一点。”

    近马健一反驳:“你才是别这样。刀很可怜啊,明明遇到了合适的主人,却被抛弃了。我会去寻找真正属于我的佩刀,你就算为我着想,也得把这刀拿走。”

    和马想了想,觉得也对。

    在和马上辈子的世界,剑豪用爱刀战力强是习惯了爱刀的长度重量以及重心的缘故,毕竟古刀不是标准化生产的产物,每一把都不一样。

    但在这个世界,估计刀是真的存在契合度这个说法的,名刀真的会自己选择自己的主人,没被刀看上实力会打折扣。

    为了近马健一好,也应该让他有个机会换佩刀。

    不拿走村雨,估计他爸爸也不会让他换刀。

    毕竟村雨和备前长船一文字正宗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刀不一样,是真的名刀,只要近马拿着它,就一辈子没有换刀的可能了。

    和马收回拿着刀的手,他其实挺不愿意拿兄弟的东西的,但健一都说了,“为我着想你也得把到这刀拿走”,那就没办法了。

    说实话,和马之前只知道穿越者的后宫里可以有人外娘,这尼玛这回连生物都不是了,不对,不是生物可以是AI,机娘又不少见的。这尼玛连人智都没有,也能后宫?

    近马健一见和马同意了,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看来他之前在担心和马不接受。

    然后他举起右手,握拳,伸向和马:“等我找到会为我鸣响的刀,我们再来真剑对砍一次。上次我没砍过,八成就是因为你拿的是和你人剑合一的刀,我拿的是把看不上我的刀,可能还有叛心,一定是这样!”

    和马哼了一声:“别骗自己了,承认技不如人这么难吗?你就算找到合适的刀了,也砍不过我。”

    “谁说的?要不这样,现在大家都别用佩刀,一人一根扫把棍,看谁打得过谁!”

    “来啊!谁怕谁啊!”

    “你们两个!”小森山大介一脸无奈,伸出手按住近马健一跟和马的脑袋,“伤员就给我自觉去医院,别添乱,滚!”

    “是。”和马跟健一异口同声的回应。

    然后两人乖乖的跟着小森山玲的担架,向旅馆后门走去。

    南条保奈美、藤井美加子以及神宫寺玉藻跟在他们两人身后。

    突然,神宫寺停下来,对小森山大介说:“警部,我们房间里,还有两位同学,能让她们一起走吗?”

    “我会让人去喊她们的,让她们俩一起到医院就可以了吗?”

    “拜托警部了。”神宫寺玉藻规规矩矩的向警部行礼。

    警部点点头,随后忽然想起什么,对神宫寺说:“对了,神宫寺小姐,上次您家提供的贡品建议,帮了大忙了。”

    “是吗?很高兴能帮上忙,玲的弟弟,现在很健康吧?”

    “非常健康,这次的事情结束了,我会回家好好看看他。这事情忙得,我回了大阪都没有回家,他们都说我是大禹,三过家门不入。”

    神宫寺只是微笑,向小森山大介微微鞠躬,然后转身跟上大部队离开了。

    小森山大介听到藤井美加子小声问神宫寺:“说什么呢?”

    但是神宫寺的回答,他就听不清了。

    **

    美加子疑惑的问:“说什么呢?”

    神宫寺玉藻回答:“之前小森山警部,为了求子,专门到我们家来问过应该给送子观音上什么样的贡品。今年好像他妻子平安生下了一个男孩。”

    美加子:“你家的贡品建议这么灵的吗?”

    “其实,我们家还顺便推荐了生产滋补药品的职人给小森山警部认识,我觉得应该是这边发挥的作用比较大啦。”神宫寺玉藻笑道。

    “是、是这样吗?”

    “是哦,到时候我可以把那位职人送给我家的礼物,拿来给和马同学试一下。”

    “诶?哇,可以吗?等等,这样不会出问题吗?至少等考完东京大学吧?”美加子说。

    “当然是考完东京大学,然后到神田川去租房的时候再说啰。”委员长笑道。

    神田川是东京的一条河,两岸的地价便宜,所以成了很多来东京上大学的普通家庭学生租房住的首选地区。

    日本的大学,要么没有宿舍,就算有,那也是贼贵而且入住条件苛刻,大部分大学生是要租房住的。

    在日本读大学,不光要支付昂贵的学费,租房的钱也要耗掉一大堆。

    中国那种两千块住一年的宿舍,可是****好的体现之一。

    “等一下!”美加子打断委员长的话,“我们都是东京本地人啊,不需要去神田川那边租房吧?”

    委员长反问:“不租吗?那不是少了很多乐趣吗?你确定?”

    “呃……”美加子犹豫了,“神田川那边,确实比我家离东大要近一点……不对,我又不去东大!我是要考上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