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东京教剑道 范马加藤惠

015 我还是更喜欢苏宁,翻过那座山,让世界听到你们的声音

    晚上七点半,藤井美加子在桐生道场的地板上摆了个大字型。

    “为什么啊!怎么感觉你比大学开学前几天我和你对练的时候更强了啊!还有那个反击技是啥啊!隔着护板戳我戳得好痛啊!”

    和马刚想回答,神宫寺就抢先开口:“北辰一刀流的切落,坂本桑的得意技之一。”

    南条看着神宫寺:“坂本桑?是坂本龙马?我早就想问了,神宫寺你原来是历史宅女吗?”

    和马也看着神宫寺。

    他上辈子知道日本存在历史宅女这个腐女的亚种,就是专门把历史上的著名武将凑在一起YY他们之间的基情的。

    但是和马以为这种腐女亚种是《战国BASARA》这个游戏出了以后才出现的,现在看来这个亚种真是历史悠久。

    应该是先有历史宅女群体,然后被卡普空发现了“蓝海”,才制作了基情拉满的《战国BASARA》这游戏。

    神宫寺居然是历史宅女啊……

    面对众人的目光,神宫寺摆了摆手:“不,我并不是历史宅女啦,历史宅女会在话语最后加一些奇怪的口癖啊。”

    美加子窃笑到:“比如呢?”

    “口萨鲁之类的……嗯?”神宫寺停下来,看着美加子。

    美加子故作惊讶:“哎呀,我都不知道这些耶,鸡蛋子你好清楚耶。”

    美加子这两个“耶”,拱火效果一流。

    和马饶有兴趣的看着神宫寺,想看看她怎么应对。

    神宫寺看着美加子,说:“美加子,我和你对练一下吧。”

    美加子一听,一骨碌爬起来:“好啊!好耶,终于来一个我能打得过的了。

    “啊不对,千代子和阿茂我都打得过,日南也打得过,但是,同年龄的人里我大概只打得过你了!”

    美加子兴冲冲的拿起刚刚扔掉的竹刀,架好姿势之后催促神宫寺:“你快穿装备啊,还是要这样打?”

    和马把手里的竹刀扔给神宫寺。

    神宫寺玉藻稳稳的接住竹刀,又摘下眼镜放到道场边缘,然后来到美加子正对面站稳,就这么低垂在身边拿着,面对美加子:“这样来就好了。”

    “你确定?到时候不要痛到哭哦。”美加子嘴上这样说,脸上都是坏笑,完全就是跃跃欲试的感觉了。

    和马站在两人之间的位置,举起手臂:“预备!”

    美加子直接摆出要牙突的姿势。

    南条:“等一下,对无防护的人用这个不好吧?我建议神宫寺你还是穿上防护……”

    和马直接发令:“走!”

    美加子弹簧一下冲出去。

    然后神宫寺像是跳舞一样,躲开了美加子的攻击。

    “诶?”美加子大惊。

    然后南条用竹刀轻轻拍了下她的脑袋:“面。”

    “怎么就面了?等下,你们刚刚看到了吗?她直接躲开了……”

    和马:“我也躲得开啊。”

    南条犹豫了一下:“我……应该会被打中肩膀?我反击的话,会因为你的攻击不是有效命中,而让我得分。”

    美加子一副不信服的样子:“神宫寺不是完全零基础吗,我这招在剑道社都吓到了很多前辈耶,这样被躲了我超级没面子呀。”

    神宫寺转了个圈,两手摆出了日本舞的姿势:“我日本舞跳得还行,所以单纯靠步伐也能躲过哟。”

    “日本舞就能躲过吗?突然觉得剑道好没面子。”美加子吐槽欲望拉满。

    和马看着神宫寺,忽然觉得很想试试看自己能不能打中她。

    虽然神宫寺看起来完全没有剑道等级,但是仔细想想,她接受和马的“教学”也不少,完全没等级也很奇怪。

    于是和马开口道:“鸡蛋子,你能躲过我的攻击吗?要不我们试试?”

    神宫寺:“你想什么呢,我肯定躲不过你的攻击啊。”

    “真的吗?我不信。”和马说着捡起刚刚美加子扔下的竹刀,

    今天我桐生和马,就要测测你神宫寺玉藻的真实实力。

    神宫寺微微一笑,像刚刚躲美加子那样侧身站立,竹刀自然垂下。

    和马深吸一口气,摆出了牙突姿势。

    “我这一下,威力很大的,不躲开会重伤。”和马提醒道。

    其实就是想避免神宫寺故意不躲硬吃这一下。

    但是在看到神宫寺的表情的刹那,和马知道这货就是不打算躲,要硬吃。

    在一秒钟之内,和马放弃了使用技能牙突,因为技能没法控制力道,万一把神宫寺给捅成重伤就不好了。

    和马用教给南条他们的改进版姿势因为姿势改过了所以不会触发技能,和马也能自由的控制力道。

    “胴!”和马大喊的同时,突刺上前。

    神宫寺和刚刚一样侧身躲闪,速度和敏捷度跟刚刚闪美加子的时候几乎一样。

    但和马的突刺速度可不是美加子能比的。

    于是竹刀命中了神宫寺的左胸,虽然和马立刻收力,但神宫寺还是向后飞出去。

    而早有准备的南条跨步向前,稳稳的借住了要摔地上的神宫寺。

    “和马!”南条瞪了和马一眼,“她没穿护具!你怎么能全力出击呢?”

    和马挺委屈的,我没有全力啊……

    神宫寺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在南条的搀扶下坐起来,看了眼和马,看起来有点委屈:“我本来觉得应该能滑过去,顶多留下一个淤青。”

    和马下意识的就道歉了:“抱歉,我应该留一手。”

    “不,能把我当成真正的对手来应对,我很高兴。”

    她站起来,再次把竹刀低垂在身侧,看着和马。

    “再来。”

    和马:“你确定吗?”

    这时候和马才发现,神宫寺玉藻刚刚自始至终都没有松开竹刀。

    无论如何不放开手中的刀剑,这可是剑士之心的体现。

    于是和马不等她回答,也架起剑。

    “多多指教。”他说。

    南条本来想说点啥,但是看到神宫寺玉藻认真的表情,便只是退到了旁边。

    和马决定这一次用技能,完全不留手,这是对对手的尊重。

    现在的神宫寺,值得这样的尊重。

    “我要出手了。”他堂堂正正的宣告道。

    “来吧。”神宫寺回应。

    和马摆好姿势,大喝一声,按照技能的要求发力。

    南条大喊:“和马!会出人命的啊!”

    电光火石之间,和马被从旁边冲出来的南条撞开,刺出的竹刀大幅度的偏移,只是擦过神宫寺的肩膀。

    神宫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看起来像是被和马这一剑的声威镇住,失去行动能力的样子。

    而和马则跟南条一起摔倒在地上。

    和马先摔到地上,充当了南条的缓冲垫,所以摔得比较重,肩膀火辣辣的痛。

    南条坐起来,拍了下和马另一边肩膀:“你疯了?这命中了,神宫寺就得休学了!”

    这时候,也仿佛被和马这一剑的声威压制的美加子先回过神来,赶忙附和道:“这一剑太可怕了!我以为你要杀了鸡蛋子,好出一口过去的一年都被她逼着学习的恶气。”

    “原来美加子想要杀了我好出过去一年的恶气啊。”鸡蛋子回过神的第一句话,就是迫害美加子。

    “我没有!我根本不敢想!”美加子大声否认,“我的意思是,我压根没有想!”

    南条站起身,看着和马:“既然你那么想好好打一架,我来当你的对手吧,师父。”

    和马:“不,我刚刚只是觉得,神宫寺这么认真,那我也应该拿出全力来。”

    “神宫寺好歹也是女孩子啊,给我怜香惜玉一点!”南条大声说。

    神宫寺玉藻打断南条:“不,刚刚是我失策了,毕竟看到和马这么强,我不由得想要试试看和马到底有多强。”

    “你什么意思,这一剑你能躲?”南条反问。

    “不能。所以说我失策啊,错判了和马的强度。我不懂剑道嘛。”神宫寺说着对南条鞠躬,“所以要谢谢你,南条,你救了我一命。”

    南条盯着神宫寺,看了好几秒,最后选择接受她的感谢:“不客气,是和马不好啦,一点不怜香惜玉。”

    和马举起右手,像极了上辈子和好哥们网吧四连坐害大家输掉对局是的样子:“我的。”

    紧接着南条又说:“不过,我有点理解神宫寺的话,我也想试试看,能不能打得过现在的和马。美加子,能帮我穿装具吗?”

    “好!”美加子举起手兴奋的回答。

    “不,我来吧。”日南里菜忽然加入对话,“好家伙,我一回来就看到你们在家庭暴力!让我也参一脚!不是,我是说,我要从旁监督!

    “我可是北葛氏高校现任学生会长呢!你们虽然毕业了,但也是北高的人!”

    和马看着日南:“你什么时候跑出来的?”

    “刚刚啊。”日南里菜两手一摊,“怎么了,我也是交了学费的学生,师父你不要因为自己上了大学,就搞差别对待啊!”

    和马咋舌,只能表示:“不,我没有差别对待。你们赶快帮南条换装备。”

    于是南条在美加子和日南的簇拥下往更衣室去了。

    和马看了眼神宫寺,走过去轻声问:“没事吧?”

    “没事,有点疼罢了。”神宫寺说着轻轻揉了下自己刚刚被戳到的地方,“我家有自家制造的跌打膏药,回去抹一抹就没事了。刚刚那一剑,真厉害。”

    神宫寺一边说一边毫无防备的拉开衣领查看在锁骨附近的淤青。

    和马看到淤青,不由得有点心疼。

    “我……是真的以为你有藏了一手。”

    “你是指这个吗?”神宫寺从口袋里掏出防狼喷雾,“我确实有藏啦,但是不想对你用。”

    “不,我的意思是,我总有种你其实能躲过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我平时给你的印象吧。”神宫寺收起喷雾,一边转身去拿眼镜,一边回答道。

    和马:“可能吧。”

    神宫寺玉藻拿出绣着家纹的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汗,然后戴上眼镜,回头看着和马:“我对阵美加子的时候,故意不穿护甲,这样我能更灵活一些。”

    护具确实会影响灵活度,特别是戴上头盔之后的视野影响,真的挺大的。

    “不穿护具的行为,可能让我给人一种比较强的感觉?”神宫寺说完露出苦笑:“现在我后悔了,好疼啊。”

    “抱歉。”和马说。

    “没事啦,小问题。你肩膀也摔到了吧,没问题吗?”

    和马动了动肩膀:“没事。”

    神宫寺伸出手,轻轻按压了一下和马的肩膀,看起来放下心来:“骨头和筋腱没伤到的样子,好还。”

    “你还懂这个?”

    “我是看你的表情啦,按这几个地方你不觉得疼,那应该就没大事,顶多有点淤青。”神宫寺说着再次按压那几个部位。

    和马只觉得有点痒痒。

    不过在做这些的时候,神宫寺离得好近,能闻到她身上已经消散得差不多的香水味。

    “你这香水,居然现在还没完全消散吗?”和马有些惊讶。

    “因为中午我补过妆啊。”

    “啊?啊……”

    神宫寺的形象,过于偏向传统,和马很难想像她在卫生间补妆的情景。

    “我以为你一直素颜。”和马说。

    “因为我跟南条一样,都会把妆画得尽量自然,因为感觉你喜欢这种款。”

    和马点头:“嗯,我是挺喜欢的。”

    这个时候神宫寺仰着头,眼镜后面的面容清纯可爱。

    就在这时候,美加子从更衣室窜出来了:“搞定了!来吧赶快打完,我饿了……你们在干嘛?”

    “鸡蛋子在跟我介绍她现在用的香水。”

    和马淡定的回应。

    南条听到和马的话,低头闻了闻自己。

    日南里菜笑道:“真的吗?我怎么感觉你们是要……哎呀,看来一起进东大,让师父和神宫寺师姐的关系突飞猛进呀。”

    和马:“就你话多,学生会长整天这么八卦没问题吗?”

    “我的八卦,是在道场限定啦,我在学生会里可是超级严肃的。”

    和马无视了日南里菜,对南条示意:“就位吧,千代子已经等着我们去吃饭了,赶快打完。”

    “多多指教。”南条也不问和马要不要穿护具,直接就站到了和马面前,看来是默认和马更强不一定会被打到。

    基本的剑道礼节都走一遍之后,和马架起剑,盘算着要不要对南条也用一下牙突。

    南条既然能够在刚刚那种情况下把和马撞开保护神宫寺,说明她跟得上和马的速度。

    要么海燕词条比想象的给力,要么就是南条之前在大阪涨的实战等级比和马想象的要多。

    就在和马思考的当儿,南条率先进攻。

    和马下意识的就用上了刚学到的切落和反击技。

    没想到南条这是虚晃一招,在和马的刀冲着她的手甲扫过去的时候,她忽然变招了。

    她本来是非常正统的握刀方式,现在她忽然把在前方的手往后收,而握着刀尾部的手则把整个竹刀向前送。

    这样竹刀就凭空长出来一截,而南条向后缩的手还刚好躲过了和马斩向手甲的竹刀。

    竹刀的先革部分,稳稳的戳在和马的胸口。

    和马:“香取神道流?”

    “诶?是吗?我不知道啊。”南条看起来开心极了,“我就是觉得你用这个反击技能的话,我就能这样反制。”

    和马嘴巴张成O字形:“你……算计了我?”

    南条用手比了个V字。

    和马也很高兴虽然被南条先得了本,但是他就是觉得高兴。

    原来这就是看到学生成长之后的喜悦啊,这感觉就和玩游戏的时候,终于培养成型的角色在打BOSS的时候超水平发挥打了一个恐怖伤害数字那样,爽得一逼。

    和马:“别高兴太早,你要再拿一本才算赢。”

    南条后退两步,站回自己出发的位置:“我尽量。”

    在和马的眼中,现在的她开始散发出凛冽的气势。

    果然有词条的人,就会散发这种像是气场一样的东西,而且和马总觉得,自己看这些气场,看得越来越清楚了。

    现在的南条,就像超级赛亚人一样,身边的气场仿佛金色透明的火焰熊熊燃烧。

    于是和马提起精神。

    他决定先下手为强。

    他摆出了牙突的姿势。

    南条一见,也严肃的摆好架势,看起来是打算硬接和马这一突刺。

    和马瞬间发力。

    南条向后翻滚。

    是、是无敌的后滚翻!

    和马心想不愧是我的徒弟啊,深得老师真传,该跑的时候绝不含糊!

    但是,和马作为一个擅长后滚翻的人,自然也想过别人用后滚翻来对付自己的时候怎么办。

    他对着南条把竹刀扔了出去。

    吃我飞行道具啦!

    南条翻滚结束正想学和马的后滚翻结束后接一个横砍,忽然看见竹刀呼啦一下飞来,赶忙用挥刀将它击落。

    就这点时间的空档,和马已经冲上来了。

    和马可是有空手道等级的,虽然低到没法看。

    和马抓住了南条的手臂!

    “你犯规了!”南条大喊。

    “记住,我们可不是竞技剑道的道场啊!”和马一边大喊,一边使出过肩摔。

    南条咚的一下摔了个结实。

    别说这咚的一声还挺好听。

    日南里菜:“呜哇,真差劲。就那么讨厌输给徒弟吗?”

    “我们道场是以实战为第一考量的道场啊。”

    和马堂堂正正的回答道。

    美加子:“你刚刚还说用得本来算输赢的。实战无所谓得本吧?”

    和马:“此一时彼一时嘛。”

    这时候南条从地上坐起来:“不,和马说得对,如果是实战,我已经没了。其实竞技剑道也不太可能用这个后滚翻。”

    “也是,”美加子作为实际参加过比赛的竞技剑道选手点头道,“各个大赛的规则不同,不能后滚翻的大赛还挺多的。而且后滚翻要的空间那么大,就算允许用,也可能因为会碰到裁判或者别组的选手而用不出来。”

    这时候,千代子拿着个汤勺站在道场门口:“你们搞快点,饭都快凉透了。”

    和马点头:“好,我们赶快结束。”

    说着他伸手把坐地上的南条拽起来,帮南条捡起掉地上的竹刀。

    南条接过竹刀对和马微微一笑。

    和马做了个“就位”的手势。

    于是两个人回到了刚刚交战前的位置。

    和马:“我们这次就正儿八经的拼刀吧,我也不用牙突了,威力太可怕。”

    其实和马还有别的招数可以用,威力应该都和牙突一样得到了加强。

    和马倒是挺想把这些招数都对南条用一遍来着。

    他真的觉得,现在的南条有可能可以接下自己通过系统发动的剑招。

    现在的南条有着这样的可能性,而和马作为她的师父,十分想要验证一下这种可能性。

    短暂的犹豫之后,和马忽然想到,南条几乎见过自己除了黑龙之外的所有系统剑招,用剑招的话说不定会被被她反制。

    毕竟剑招出招之后就不能改了。

    虽说这种对决输赢其实无所谓,但是果然还是想赢的。

    想在剑术对决中获胜,是作为剑客的本能。

    和马并不想违背这份本能。

    于是和马决定不使用系统剑招,和南条堂堂正正的对决。

    做出决定的刹那,和马压低身体,模仿着平中实的突进方式,向南条突进而去。

    第一剑是右侧横斩,在南条格挡的瞬间,和马反转手腕,迅速把竹刀转到左侧,再次横斩。

    这招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淡出那就是快。

    和马打算活用自己实战经验更高出剑更快的优势,以快速的左右连斩压迫南条,逼她露出破绽。

    忽然,南条在和马左右斩击切换的空档,对着和马的手打下去。

    显然,她想学和马之前的切落。

    “太天真了!”和马大喊,同时中断斩击,对着南条的喉咙刺过去。

    刺击和斩击的时候,手的高度不一样,南条对着手去的攻击就这么被躲过了。

    切落就是这种需要准确掌握时机、并且能够在转瞬间调整命中位置的技巧。

    和马竹刀的先革顶住了南条喉咙部分的护具。

    说实话,和马觉得这样用棍子之类的顶住女孩的喉咙有点开车的感觉。

    南条深呼吸。

    其他人则鼓起掌来。

    日南里菜一边鼓掌一边说:“这个不断的左右连打的招数好帅啊,我看起来就好像你拿了两把刀在玩双刀流一样。这招叫什么,五月雨击?”

    和马心想不,这招叫王八拳进化之王八剑法。

    但是嘴上他说:“我并没有学到这样的剑技,只是单纯的在利用自己的速度逼迫南条露出破绽。记住,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日南里菜:“听起来像是香港功夫片里会出现的说法。”

    香港功夫片,有段时间全世界流行,影响很大,很多日本人都深受影响。

    高到什么程度呢,和马上辈子挺喜欢的一个系列动画叫《战姬绝唱》,有那么一段讲女主修行提升实力的快闪镜头,搭配的BGM就是女主的声优悠木碧唱的粤语歌,是老功夫电影的名曲。

    而现在,正是香港功夫片在日本起势的阶段,已经有一大批观众,而且还在不断增加中。

    所以日南里菜知道这些也正常。

    美加子听了日南里菜的话,说:“五月雨击这个名字还挺帅的。要不干脆就叫这个吧?”

    和马:“我拒绝。”

    和马拒绝是因为他一提到五月雨击,就会认为这个是个弓箭的技能这是受光荣公司的三国志系列的影响。

    “那总得有个名字吧?”美加子说。

    和马本来想说这个也不是什么剑招,就临场发挥瞎打一通,要什么名字,但是这个瞬间他灵机一动,有个好主意。

    “那就,”他说,“叫这招星爆气流斩吧。”

    美加子:“哦,好像挺帅。”

    千代子一直拿着勺子在道场门口看戏,看到这里她叹了口气:“哥,你宁可自创这种不知所谓的剑技,也不肯用一下我们流派自己的剑技吗?”

    和马心想你以为我不想用么,我特么是不会用。

    我天然理心流等级还不够你高。

    以后桐生家这道场,怕不是要改成北辰一刀流道场了。

    坂本龙马肯定很开心,毕竟和马还传承了黑龙这样的已经失传的技能。

    南条:“你准备用竹刀点着我的喉咙多久?”

    和马赶忙收起竹刀:“抱歉,点着你感觉……有点爽,所以就一直点着了。”

    “哈?”南条一下子没听懂和马的意思,“有点爽?”

    “别在意,我们继续。”

    两人再次回到刚刚开始剑斗之前的位置。

    刚就位,南条就大喊一声冲上来。

    和马下意识的就像用切落,但猛的想到南条已经算计过自己一次了,所以没立刻出手。

    果然,南条这一斩中间又“变道”了。

    和马瞄准变招之后南条的手甲,准确的把竹刀拍在她手甲上。

    南条马上停止下一步动作,然后像是很懊恼一样叹气:“我就知道第二次准不行。”

    “圣……剑豪是不会被同一招打败第二次的。”和马说。

    他差点说出圣斗士来,鬼知道现在圣斗士里有没有说出这句名台词。

    美加子:“圣剑豪?”

    “你听错了。”和马坚决否定道。

    美加子:“新出的RPG游戏的角色?”

    “就说你听错了。”

    “不不不,你绝对说了圣字吧?”

    这时候神宫寺说:“美加子,你饿不饿?”

    “我饿极了!对了,结束了,可以吃饭了!”美加子说着就一边脱身上的护具,一边扭头问千代子,“有准备我们的饭吗?”

    “有倒是有……美加子姐,你每次吃太多了!哪有添三碗米饭的?我哥和阿茂也就添两碗而已啊!”

    “我消耗大嘛,你看我吃那么多还不胖,我比南条轻哦!”

    剑道道场也会常备一些基本的身体测量装备,包括体重秤,所以道场的姑娘们经常会称体重。

    南条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不自然,她看了眼和马,然后说:“上次秤我没有空腹啦……”

    “那现在再去称一下呗,现在肯定是空腹,饭前,还是刚运动完。”

    南条:“不,我饿了,想赶快脱了装备然后去吃饭了。”

    美加子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嘿嘿嘿,你怂了!”

    和马开口道:“习武之人,重点好,底盘稳。”

    美加子:“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吃多点变重一点?”

    “对!”和马说,“所以快去吃吧。”

    “好!我今天也要添三碗饭!”美加子美滋滋的向饭厅跑去。

    南条松了口气。

    和马反而有点好奇南条到底多重了,但是感觉直接问会让她不开心。

    这时候他恰好瞥了眼神宫寺,于是问神宫寺:“你量过体重吗?”

    神宫寺:“我量过啊,你想知道我多重吗?”

    “呃,你不介意的话。”

    神宫寺微微一笑:“我介意。”

    日南里菜:“师父啊,你怎么能问女孩子体重呢?特别是我们这种身材的女生,一不注意就有小肚子啊副*啊,攒了很多脂肪然后就变重了。

    “我们减肥还不能单纯的运动,万一减错地方哭都来不及,我们必须要刻意的去锻炼特定部位,很累的。”

    和马:“我,这样啊。”

    和马挠挠头,这时候日南里菜把毛巾递给和马:“擦擦汗把,师父。”

    南条这个时候也在擦汗,一看日南里菜这么做,她停下擦汗动作,看了眼手里的毛巾,一副懊恼的模样。

    忽然,南条看了眼她的水壶每个人都带自己的水壶放在道场,千代子每天一大早都会把水壶灌满水。

    她拿起水壶,转身看着和马,结果神宫寺已经把自己的水壶递给和马了:“我基本没喝,你渴了吧。”

    和马接过水壶咕咚咕咚喝了两口,这才发现南条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这边。

    他急中生智把壶里的水都喝完。

    “哎呀,”和马把水壶还给神宫寺,抹了抹嘴说,“我还渴,谁还有水吗?”

    南条赶忙上来把水壶塞给和马:“我喝过了,你喝。”

    神宫寺:“饭前喝那么多水,小心消化不良。”

    和马看了眼神宫寺,正要继续拿南条的水壶,南条却把水壶收了回去。

    “还是吃饭吧。渴了就喝味增汤好了。”

    南条说完就拎着脱下来的装备向更衣室走去。

    和马看了眼神宫寺:“至于吗?”

    “那对你身体不好。”神宫寺回应和马的目光,“南条如果是为你考虑的话,也应该这样。”

    和马咋舌,这种正论,他完全没法反驳。

    “吃饭去吧。”神宫寺说。

    “嗯。”和马点头。

    **

    神田川附近,某个地下迪厅。

    日本这些迪厅,也经常会用作地下乐队的表演场地,摇滚和迪斯科是这个年代年轻人最热衷的娱乐活动。

    来迪厅的年轻人,可以无缝在蹦迪状态和听摇滚乐状态切换。

    不过本来这两种状态就没有那么大的区别。

    现在迪厅里正处在蹦迪状态,戴着造型夸张的耳机的DJ正在台子上搓着碟,下面一大群人跟着迷幻的灯光群魔乱舞。

    就在这时候,一名身穿带铁钉的皮衣的壮汉拿着吉他上了台。

    上面的人群开始躁动起来,在这个迪厅,摇滚乐队想上台随时可以上,但是必须赶走DJ,这是来这里的年轻人最喜欢的桥段。

    只见铁钉皮衣壮汉上了台就直奔DJ,一拳就对DJ招呼过去。

    DJ作势要反抗,然后被壮汉拎起来,扔下台。

    下面立刻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简直就像大家都对这一刻已经期待已久那样。

    然后乐队的其他人上台,开始演奏劲爆的摇滚。

    人群的热情更进一步上涨。

    与此同时,在迪厅的边缘,有几个不起眼的卡座,卡座里的人似乎完全不受外面狂热气氛的影响。

    “你也想见音乐之神吗?”离迪厅大门最远的卡座最里侧,一名戴着鸭舌帽的人如此问道。

    “真的能见到吗?”坐在卡座靠近大门一侧的人一脸狐疑的说,“如果只是普通的麻药,我可不会放过你!”

    鸭舌帽的人对此时台上的人努了努嘴:“看到那只乐队吗?他们的音乐怎么样?”

    来买东西的人不屑的哼了一声:“不值一提,不过比以前他们弄的那些垃圾要好多了。以前他们在这‘死亡深坑’迪厅可是会被愤怒的众人从台上轰下来。你不会想说,他们已经见过音乐之神了吧?”

    鸭舌帽的人对买家咧嘴一笑:“你问问他们不好吗?”

    “哼。反正不过是一些新型的……”

    “这可是完全不同的东西。”鸭舌帽打断了买家的话,“实际上这种新药没有成瘾性,你们会持续购买,只是因为它能让你们见到音乐之神,一旦见过一次,你们就再也离不开这种药了。越喜爱音乐,越无法离开。”

    买家:“哼,故弄玄虚!”

    “你看到台上那个吉他手了吗?看看他的肌肉,他已经用药半年以上了,你见过用了半年麻药的人还那么健壮,气色那么红润吗?他的用量可是非常巨大哟。”

    买家看了眼吉他手:“也许他只是在身上多扎了几个孔,打的都是葡萄糖,这种事情你……”

    买家的话停下来,看着鸭舌帽摆在桌上的蓝色药丸。

    “免费的。反正你们见过音乐之神之后,就离不开他了。”鸭舌帽说着两手一摊,“走不走这条路,就看你了。”

    买家看看鸭舌帽,又看看蓝色药丸。

    迪厅台上的摇滚乐队在演奏着狂躁的音乐,吉他手进了一段SOLO,手指快速的在琴弦上跃动,仿佛要把琴弦撩断一般。

    吉他SOLO结束后,吉他手直接把吉他往台上一砸。

    整个迪厅的气氛立刻被推向最顶端,男主唱抓住这个机会,咆哮出最后一段副歌的歌词。

    这份呱噪之中,买家拿起了蓝色药丸。

    他显然还在犹豫。

    他扭头看了眼舞台上的乐队,这时候失去乐器的吉他手开始打碟了,整个迪厅就像是魔窟一般群魔乱舞。

    买家把蓝色药丸,塞进了嘴里。

    鸭舌帽男人露出笑容。

    买家皱起眉头,抬头看着迪厅此时被各种光源弄得色彩斑斓的天花板:“你唬我呢?这不就是致幻剂吗?”

    “哦,不,你现在的看到的可不是幻觉。”鸭舌帽男人笑道,“你看到的是音乐之神,和祂的圣域。我可不会卖麻药那种低级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