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东京教剑道 范马加藤惠

017 这是补更,晚上还有

    兴继尚顺利的见到了借书证的主人。

    他看起来就和照片上一样普通。

    要不是兴继尚见过一次这种超级战士被启动的样子,他肯定不会相信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普通日本人能变成那种

    那种怪物。

    实际上现在兴继尚也怀疑,会不会KGB在糊弄他,其实这个就是个普通的日本人,KGB骗他说这个日本人是超级战士,让他以为底牌在手。

    兴继尚撇了撇嘴,决定不去想这种可能性。

    反正他本来也没指望靠KGB承诺的后援来完成任务。

    不过,有机会的话,测试一下看看KGB的超级战士有几斤几两应该也不错。

    “本国”应该也对KGB的研究成果非常好奇才对。

    毕竟现在两超一强的国际格局中,夹在中间的国家想要自保得另辟蹊径。

    研究超能力看起来是个可行的方向。

    兴继尚把目光从这个日本人身上移开,站起来,离开了图书馆。

    **

    桐生和马今天和往常一样完成了东京大学的课程。

    一个星期的课程,他回想起上辈子读大学的时光了,“肌肉记忆”让他忍不住想要逃课。

    但是神宫寺盯得很紧。

    当然了,神宫寺盯着和马想逃也能逃,但是他就觉得神宫寺为自己付出那么多,自己已经不能无视她的存在,随性而为了。

    尤其是两周前和马还为了测试神宫寺,捅了人家一竹刀。

    从那以后和马在神宫寺面前就更不好大声说话了,不过好在神宫寺一直非常善解人意。

    当和马真遇到非跷课不可的情况,她应该会帮着和马打掩护,让和马能安心逃课?

    前提是,真的遇到非逃课不可的情况。

    如果不是这种紧急情况,神宫寺应该会要求和马上好每一节课。

    好在神宫寺并不要求和马每节课都认真听。

    和马有点怀疑,神宫寺的目的只是在上课的时间能跟自己在一起当45分钟的同桌。

    虽说阶梯教室每一层的桌子是连在一起的,理论上讲坐在同一层的所有人都是“同桌”。

    有时候遇到讲课太催眠的教授,和马就趴在桌上。

    然而他现在生活习惯健康得一逼,上课根本一点瞌睡没有,想睡也睡不着,所以他就这么趴在桌上看着认真抄笔记的神宫寺。

    神宫寺无视了他的目光,一门心思的抄笔记、听讲。

    和马看着神宫寺,忽然情绪所致,哼出了《同桌的你》的旋律。

    但神宫寺似乎完全不受影响,看都不看和马,就连嘴角那微微的上扬,看起来也是和马的错觉。

    和马就这么盯着神宫寺看了好一会儿,女孩才终于把目光从黑板上移开,看着和马:“你不听课吗?这些知识都挺有趣的。”

    “可是教授讲得太无趣了。”和马扭头看着黑板,他上辈子上大学就发现了,教授和教授之间是不一样的,不是说有教授头衔就有真本事,也不是说有真本事上课就会有趣。

    神宫寺看了眼黑板,说:“我倒是觉得还不错,尤其是关于法的基本……”

    这时候前面的男生转过身,把一个小纸条放在神宫寺面前,然后还看了眼和马,微微一笑。

    和马挑了挑眉毛,看了眼神宫寺。

    神宫寺拿起纸条就要撕,和马一把抢过来:“别撕啊,人家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递过来的呢。”

    他声音不大,但保证前排那男生能听到。

    打开纸条之后,和马把纸条上的内容用刚刚的音量读出来:“今天晚上要参加联谊吗?有好几个二年级的帅气学长来哦。”

    和马读完看着神宫寺:“要去吗?”

    神宫寺直接拍了拍前面男生的肩膀,对方回头后,她问道:“二年级的帅气学长,砍过炸弹魔吗?”

    那男生本来满怀希望的扭过头来,一听这话傻眼了:“哈?砍过……炸弹魔?”

    “是啊,会在整个旅馆装满炸弹,要把几百名少男少女炸成碎片,这样的炸弹魔哦。和马直接一刀砍掉了他的脑袋,救了我。”神宫寺说着拿手在脖子上抹了一下。

    前排那男生悻悻的转过头去,没有再跟神宫寺交谈打算。

    这时候台上的教授才后知后觉的用手里的教鞭敲了敲讲桌:“后面的同学不要交头接耳!大学不是给你们谈情说爱的地方,大学课堂也不是用来拉人联谊的地方!”

    所有学生都正襟危坐,和马这时候才发现教室里除了他跟神宫寺之外,还有好几个成双对的。

    那几对现在看起来都贼严肃。

    教授指着和马跟神宫寺:“你们两个,一人交一份和今天上课内容有关的小论文,论述一下法理上一个案件的构成*%¥¥……”

    和马看了眼神宫寺,然后指了指前面那个递纸条的男生,用嘴型问:“我们不把他拉上吗?毕竟他害我们多交一个小论文。”

    神宫寺这时候却笑了,拿起笔,把手伸到和马这边,在他的笔记本上写:我倒是觉得回家以后一起写小论文挺不错的。

    和马挑了挑眉毛,没搞懂哪里不错了。

    这时候神宫寺又写:待会一起去邀请甘中学姐吧?剑道部也让他们提前结束活动呗?赏樱季节翘掉练习集体去赏樱,就算顾问老师会网开一面。

    和马拿起笔,本来想在自己的本子上写回复,但临时想了想,觉得应该礼尚往来,就在把手伸到神宫寺那边,在本子上写了个“好耶”。

    神宫寺笑了。

    这时候下课铃响了,讲台上教授立刻合上书:“好了,下课,那两个被我点到名字的,我记住你们的样子了,下节课来给我交小论文。”

    说完这教授拿起讲台上的讲义,转身就走了。

    他甚至没有确认一下和马跟神宫寺叫啥。

    当然也可能和马太出名了,教授早就记住了。

    和马决定把小论文的事情抛诸脑后,反正有神宫寺负责督工,不会有问题的。

    “先去邀请甘中学姐,然后是剑道部全员。”和马伸了个懒腰,“走吧。”

    **

    片刻之后,旧文化社团楼。

    “赏樱会啊,”甘中美羽学姐歪头看了眼窗外,“确实樱花的花期快过了,该去赏樱了,但是现在上野公园人山人海的,能强到赏樱的位置吗?”

    说着甘中学姐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眉头紧皱。

    “去年去赏樱,我就差点被淹死在上野公园的人海里。还好我力气比较大。”

    和马忍不住问:“要怎么样才能淹死在人海里啊?”

    “这很难吗?”甘中美羽反问,“我每天早上那么早来学校,就是为了错开地铁早高峰,不然我可能会被闷死在车厢里。既然电车能窒息,那上野公园的人潮也可以。”

    和马这时候想起来,日本这边地铁设置女性专用车厢,最开始并不是为了弘扬女权,而是单纯的因为有女性在电车里被闷死了。

    所以女性专用车厢的设置,一开始是为了避免身高比男性矮、而且某些身体构造导致容易在拥挤中窒息的女性,被闷死。

    这样想,好像在人海中被淹死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问题是,甘中美羽学姐……她没有那个会导致她被闷死的构造啊……

    甘中美羽盯着和马:“你在瞧不起我对吧?你在想对我很失礼的事情对吧?”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和马熟练的否认三联,然后转移话题,“关于赏花的地点,其实我有个超棒的地方,就是我家后院。”

    甘中美羽立刻跟着和马的话题转向:“啊,你家后院也有樱花林?”

    给我等一下!也?

    和马:“难道……甘中学姐家还有种专门的樱花林吗?”

    “没有啊,但是我家后山上有很多樱花树。”

    “你家还有山?”

    “是呀,我家马场就在山脚下,附近都是我家的牧草草场,当时买的时候连带把附近的山也买下了,反正便宜。”

    和马瞬间感觉到了自己和甘中美羽之间存在的阶级壁垒。

    可恶的地主阶级。

    家中存款连五十万日元都不到的无产阶级桐生和马如此想到。

    甘中美羽可能是在和马身上闻到了贫穷的气息,于是疑惑的问:“所以你家没有樱花林?”

    “只有一棵老樱树。”和马说。

    “一棵樱树也能赏花?”甘中美羽看起来对此非常的怀疑。

    和马正要回答,神宫寺便开口道:“桐生家的樱花树,树下可是埋了很多极道的小拇指哦。”

    甘中美羽不愧是新怪谈研究会的会长,立刻就上钩了:“真的吗?”

    “真的,我亲手埋的。”和马说。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啊,是祭祀对吗?你们难道是……达贡,不对,那得是鱼……”

    和马打断开始头脑风暴的小不点学姐:“不是那样。学姐你知道极道被打败之后,他们会道歉,然后就要切小拇指表达诚意。

    “我单人拆掉津田组之后,收到了一堆小拇指,这东西扔在厨余垃圾里面就太吓人了,只好埋了。”

    甘中美羽嘴巴张成O型:“给我等一下,你单拆极道组,是真的?”

    “不然呢?”和马反问。

    大部分人都把新闻里说的和马的那些事迹,给当吹牛逼了。

    尤其是周刊方春说的东西,大家默认信三成可能还不到。

    但是如果周刊方春搞事,那看热闹的读者一般会在期间限定的情况下信他们七成。

    甘中美羽的兴趣已经完全被调动起来了:“你院子里埋这么多小拇指,你不害怕吗?”

    “不啊。”和马耸肩。

    千代子倒是有段时间挺怕的,晚上起夜都要敲和马的门让他陪着去。

    但是现在千代子也习惯了,成功取回了一个人起夜的能力。

    甘中美羽又问:“那没有什么怪事发生吗?”

    “这倒是有,我家的老樱树今年开得特别早,但是到现在花期还没有结束的迹象,而且花异常的艳丽。”

    “哦,那是要去看看,要去的。”甘中美羽连连点头,“好,我们就去实地考察一下!你女朋友入会之后,就整天说要去怪谈的背景地采风,都快把我们研究会的日常活动的方向给带偏了。”

    甘中美羽说完就伸手拿书包。

    和马:“那我去喊剑道部的人了。”

    “啊?”甘中美羽如临大敌,“他们也去?”

    “人多一点热闹嘛,而且现在剑道部副部长花城前辈和经理高见泽学姐都住在我那里。”和马说的时候刻意把男生的名字放在前面,也许能避免一些无端联想。

    但是和马显然多虑了,甘中美羽压根没往那方面想:“他们两个住你那里去了啊,高见泽是因为报纸上那个连环杀人案吧?确实我最近也觉得有点怕,但是我住的那个地段治安很好,房东太太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很照顾我,所以我也不太好搬家。”

    看起来朝仓议员履行了承诺,让自己的情人多关照小不点学姐。

    另外,甘中美羽看来根本不知道和马就是连环杀人岸第一具尸体的发现人,高见泽刚好就住在案发现场隔壁。

    这些情报并没有向媒体公开。

    这时候,甘中美羽忽然自顾自的笑起来:“高见泽跑了可以理解,女孩子嘛,花城也跑了什么鬼?真胆小。”

    和马看着甘中美羽,惊讶于她的迟钝。

    可能是因为她平时没有参与剑道部的活动,偶尔跟剑道部一起去喝酒,也沉迷于和户田学长斗酒吧。

    “走吧。”和马催促道,“时候不早了,考虑到大家都要坐夜班车回住的地方,今晚赏花会还是早点开比较好。”

    神宫寺:“其实让男生们在道场打地铺也不是不行,现在气温已经到了打地铺顶多只是感冒的程度了。女生可以用楼上的卧室开睡衣派对。”

    “哦,不错嘛,睡衣派对。”甘中美羽拍了拍硬梆梆的胸膛,“晚上就来讲百物语吧,我可擅长了,高中修学旅行的时候,讲到还剩下一根蜡烛我的同班姐妹们就堵住我的嘴不让我说了,怕来真的。”

    “百物语”就是俗称的鬼故事大会,参与的人一人一个鬼故事接力讲下去,讲一个吹灭一根蜡烛。

    据说所有蜡烛都吹了,就真的会有鬼降临。

    “百物语只是传闻,并不会有鬼降临哟。”神宫寺如此说道。

    “你怎么能确定?”甘中美羽反问。

    “因为我相信科学。”神宫寺堂堂正正的回答。

    甘中美羽疑惑的问:“那你来新怪谈研究会干嘛的?”

    “读书。”神宫寺继续秒答。

    甘中美羽撇了撇嘴,不再看神宫寺,扭头对和马说:“我们走吧,赶快喊上剑道部那帮愣头青。不过,那帮愣头青能懂赏樱的美好吗?他们只想喝酒吧?”

    有可能。

    **

    接下来,和马等人先去把这事儿通知了剑道部众人去到才发现花城学长和高见泽学姐已经把事情通知过去了。

    至于庵野和冈田那帮人,和马早上就打电话跟他们说过了,他们都对赏樱挺感兴趣,而且表示要跟和马聊聊他们最近两周招人以及头脑风暴的结果。

    从电话里的情况看,这帮人这两周除了招人,剩下的时间就是头脑风暴,想怎么样做一个划时代的炫酷剑道动画出来。

    和马对他们这种随意挥霍时间和人力成本的做法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毕竟和马上辈子这帮人的异时空同位体因为成本管理稀烂结果导致欠下十几年才还清的巨债,不愧是你们啊。

    等和马搞完这些,南条家的车就来了,而且车上还带着美加子。

    “我顺路去接了她一下,因为她妈妈昨天跟我抱怨每天接送美加子去大学,油钱快出不起了。”南条如此解释道。

    和马顿时对藤井阿姨肃然起敬,这是和马熟悉的有便宜一定会占的中年大婶啊。

    美加子看起来挺不好意思的:“我妈妈这人就是这样啦,我和爸爸跟她说过很多次,都没用。”

    这时候和马身后跟着一票剑道部部员,看到美加子他们都露出了柠檬吃饱的表情。

    户田学长上来一把搂住和马的肩膀:“好小子,原来周刊方春说的都是真的啊?”

    “不,他们说的一句真话没有。”和马立刻澄清道,“这些都是我的徒弟。”

    户田学长:“你看我信吗?”

    说完他放开和马的肩膀,转身招呼社员:“别看啦,走吧,不当电灯泡。我们搭地铁过去,花城你带路。”

    “好,学长。”花城看了眼和马,撇了撇嘴。

    他倒是为数不多的没有露出吃柠檬表情的人,看来他怂归怂,专一还是蛮专一的。

    也是,不是爱到深处,谁愿意当舔狗呢?

    看着剑道部众人转身离去,和马正要上南条的车,突然发现南条她们都在看着同一个方向。

    和马也低头看过去,发现甘中美羽站在原地没动弹。

    “我不是剑道部啊。”甘中美羽一脸“你们为什么这样看我”的表情,“而且我不想挤晚高峰的地铁。”

    “学姐,这边请。”和马打开车门,像铃木管家一样彬彬有礼。

    “谢谢。”甘中美羽灵巧的钻进车里,“哦,加长型豪华轿车里面是这样的啊,我爸从来不买这种‘不实用’的车子,我还是第一次坐。”

    和马:“不,上次你也坐过吧?”

    “没有!可能是我喝醉的时候坐过?”甘中美羽死不认账。

    和马耸了耸肩,等姑娘们都上车,这才自己坐进去。

    今天司机不是铃木管家,他毕恭毕敬的回头问:“桐生先生,是直接开回道场吗?”

    和马点了点头。

    车子启动。

    开了一会儿,当车子马上要开上东京主干道的时候,和马忽然在路边看见穿着学校的校服、抱着吉他在路边弹唱的北川沙绪里。

    “等一下,停车。”和马喊。

    司机猛的刹车,然后靠边停下。

    从这个停车的动作,就知道这司机开车的本事比不上铃木管家。

    北川沙绪里看了眼靠边停下的车,显然认出了南条家的家纹,微微骤起眉头。

    和马开门下车,来到她面前。

    和马已经仔细的看过锦山平太给他的连环杀人案被害人资料。

    他觉得北川沙绪里可能知道点什么。

    “你不要来找我,我已经把我知道的事情都跟警察说过了,而且是那个白鸟晃警部。”北川沙绪里抢在和马开口之前说道。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一个大学生,是来查案的?”和马问。

    “你不是吗?”北川沙绪里反问。

    “我是来邀请你参加我家的赏樱会的。”和马说,他觉得不按套路出牌也许能套出一些话来。

    北川沙绪里看了眼还在车里的妹子阵容,忽然揶揄道:“数量又增加了嘛,这你还不满足吗?”

    “看来你对我误会很大啊。”和马露出苦笑,“我也不打算辩解,反正你不会信。不过,观赏夜樱应该能激发不少创作欲望,也许我会即兴写一些新歌哦。毕竟来参加赏樱会的,还有前大阪艺术大学先锋影像研究会的人,他们组了个公司准备拍一个牛逼的动画。”

    北川沙绪里挑了挑眉毛:“大阪……是制作了去年DAICON的开场动画的那群人?”

    “对,就是那群人,我答应了给他们毕业后的第一部原创作品写音乐。他们可是卯足了劲,准备做一个牛逼的动画就解散,而我也准备写完这个配乐就封笔。”

    其实庵野那帮人看现在这个浪费投资人钱的架势,大概率做完这个动画就要开始还债,这个应该和上个时空差不多。

    但是除了和马没人知道这个。

    北川沙绪里咬了咬嘴唇。

    然后她说:“呀累呀累哒贼(真没办法)。”

    和马作为一个老JOJO粉,一听北川沙绪里说出空条承太郎的口癖,就觉得她顿时无敌了起来。

    北川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看和马不走,就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你难道要自己搭车过去?现在晚高峰哦。”和马说。

    北川沙绪里愣了一下,叹气:“好吧,那就麻烦你了,大音乐家。”

    和马用力拍掌。

    先把人套过来,然后再套信息。

    而且,和马有种强烈的预感,总觉得未来某一天,北川沙绪里会被卷入连环凶杀案中。

    毕竟她也是地下乐队的主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