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东京教剑道 范马加藤惠

044 失范

    食梦貘开始了:“人类们因为脆弱,所以需要抱团取暖,由此衍生出了家庭啊社会啊之类的概念。

    “你先别反驳我,玉藻前。

    “我承认这些概念会让人类获得一些相对于我们的优势,我想说明的是,这些概念只是生存本能的一部分,我并不觉得这些相比寻常的欲望有什么高尚的地方。”

    玉藻欲言又止,做了个手势示意对方继续。

    “赤西枫作为拥有我的血统的半妖,她的梦境一直和我有所联系,我时不时会通过她的梦境,来窥探她的生活。

    “初中时代的赤西,因为第二性征发育较晚,在班上还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姑娘,她只能远远的看着同班的渡边君和小田君,希望有一天能加入他们的小团体。”

    和马忍不住问道:“她不是和渡边他们是青梅竹马吗?”

    “青梅竹马也分很多种啊,人类。你只能局限于自己的人生,所以才会大惊小怪。”

    和马:“你这家伙,说话就说话,埋汰我干嘛?”

    食梦貘白了和马一眼,然后继续推进话题:“然后在初三,赤西开始极速的发育,而且因为她母亲认为,到了高中女孩子就该开始学化妆了,便教了她化妆的技巧,所以高中伊始赤西焕然一新。”

    和马:“所谓高中出道么……”

    他忍不住想起阿茂来,阿茂以前说过他去染掉头上那头黄毛的时候,被染发的大哥狠狠的吐槽了一番。

    按那位大哥的话,高中出道也好,经过一个暑假就下决心改头换面也好,都是很常见的事情,每年春天和夏天都一堆人去他那边染发或者把黄毛染回来。

    食梦貘没理会和马现在的表层思维,它继续说道:“完成‘变身’的赤西鼓起勇气去和渡边搭话了,然后发现渡边居然对她有印象。

    “当时男孩是这么说的:‘三年都在分班表上看到同一个名字,自然会好奇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嘛,所以就关注了一下。以前的你很安静呢。’”

    玉藻看了和马一眼:“我对这个说法有异议,我也和某个人同班了三年,到高三之前互相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名字。”

    和马:“呃……我应该说抱歉吗?其实这个都怪美加子啦,身边有这种活力四射的运动系美少女,很容易注意不到别的妹子的。”

    玉藻:“尤其是在她身材还一级棒的情况下。”

    “是,您说得对。啊,老食,你继续。”

    食梦貘愣了一下:“老食?那是叫我吗?”

    “知足吧,他管那狼叫山太郎呢。”玉藻说道,“继续继续。”

    食梦貘:“渡边君的善意,对他来说可能只是普通的帅哥高情商而已,但是赤西枫被他这一下直接俘获了。

    “她当时把这误会成了完全不同的意思,认为渡边君其实一直有在注意他。”

    和马心想,这个错误不是男生的专利吗?和女神打招呼得到回应就马上连孩子叫啥都想好了。原来女生面对帅哥也会这样?

    难道两性之间的隔阂比想象中要少,共同语言比想象中更多?

    食梦貘:“然而渡边君其实从头到尾都没有把赤西枫当成恋爱对象,他的眼睛从头到尾都看着高年级的学姐。

    “反倒是小田君,一下子就被变身后的赤西征服了。

    “而渡边和小田是无话不谈的挚友,所以马上小田就跟渡边商量了这事情,渡边很爽快的答应了挚友要给他打助攻。”

    和马跟玉藻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咋舌。

    食梦貘:“而小田喜欢自己这件事,赤西凭着本能就察觉到了。

    “虽然她整个初中都一直很不起眼,社交能力基本为零,但到了高中,她还是很快学会了如何利用小田对自己的好感。”

    玉藻:“漂亮女孩子学这个很快的,就连美加子她也本能的懂这套。”

    和马:“她懂?”

    “她的自我没懂,但她的本我已经懂了,所以可以凭借本能来行动。偏偏她又是个喜欢凭借本能行动的猴子。”

    和马回想了一下,然后发现美加子确实在和自己相处的时候,会各种送福利,自然得像吃饭喝水一样。

    凭借本能诱惑男人?

    美加子恐怖如斯。

    食梦貘:“没错,漂亮的女孩学这些确实很快,而且在利用这一套支配喜欢自己的男人的时候,她会迅速的获得自信,而自信会反过来让她变得更有魅力。

    “赤西支配小田,甚至不需要用到入梦的技巧。她的血统太稀薄了,每周入梦一次渡边的梦境,基本就是她的极限。

    “但是让渡边放弃学姐喜欢上自己的行动一直没有凑效,于是赤西决定反过来,入侵那位学姐的梦境。

    “既然不能让渡边放弃学姐,那就让学姐讨厌他。然后赤西发现,学姐其实也喜欢着渡边,只是学姐作为千金小姐,并没有恋爱的自由。”

    如果是以前的和马,大概会吐槽“怎么又是这样”,但现在的和马经过了保奈美的事情,很清楚日本这边上层社会的女性真的没有恋爱自由。

    这个看似现代社会的社会,上层部其实依然十分的封建。

    “赤西枫还发现,虽然学姐没有恋爱自由,但是她并没有放弃和渡边的感情。他们只是选择把感情埋藏进了地下。

    “他们其实早就是情侣了。

    “渡边君之所以从高二开始就为了上明治大学而努力,就是为了将来能跟学姐门当户对。

    “学姐的家族的女婿,只要是入赘的都是明治大学毕业。

    “赤西甚至没能在渡边的梦里获取到这个信息,因为渡边的潜意识把这个当作最高的秘密,并且特别不希望赤西知道这点。

    “因为那样赤西可能就会不再参加小团体的行动,小田可能就会失去接近赤西的机会。

    “进入高二的赤西,已经是班里的人气王,有自己的女生关系圈,爱慕者也不止小田一个。相比之下,小田在全班的金字塔结构中属于第二梯队。

    “是现充团体中的绿叶的角色。

    “渡边知道,一旦赤西不再参加这个小团体的活动,小田多半再没有机会接触赤西。”

    和马终于忍不住吐槽道:“日本学校班级里这个金字塔社会结构,有时候真的很令人无语。尤其是不良学生和辣妹居然在金字塔的上层就很不合理。”

    其实现在日本还没推行宽松教育,所有的学校都有升学压力,所以成绩好的家伙在班级也算上层。

    等宽松教育开始推行,就只有偏差值高的升学学校中成绩好的学生在塔尖位置,其他那些不追求升学的学校,班级社会关系的顶层就全是体育社团的学生和不良了。

    这产生了一个结果,就是这宽松一代进入社会后,精英阶层依然很强,精英之下就全是歪瓜裂枣,社会的中层部一下子就青黄不接了。

    食梦貘居然赞同和马的话:“确实很奇怪,有些人就因为长得好看,行动出格,就成为了班级这个小社会的顶层,这很不可思议。

    “总之,渡边一边对赤西隐瞒着自己其实跟学姐进展顺利的事情,一边继续维持着三人行。

    “这些都是赤西侵入学姐的梦境才发现的事情,她感觉自己被背叛了,盛怒之下的她在学姐的梦境里大肆破坏了一番。

    “过度的使用力量影响到她的身体,让她直接住院了,我们一般管这种叫入魔,但是现在人类好像搞出了自己的解释……”

    玉藻:“免疫系统紊乱,具体的表现有很多种,比如免疫性风疹。”

    和马果断客串一回围观群众:“不愧是东大的学生,懂得真多。”

    食梦貘:“大概就是这样。真是毫无美感的解释。”

    “入魔也没有什么美感吧?”和马继续吐槽。

    食梦貘无视了他继续说:“赤西因为入魔住院了快两个月,我偷偷混进医院里给她喂了两颗丹药才醒来。”

    “现在丹药很多都失灵了吧?”玉藻问,“你喂给她说不定会导致重金属中毒啊,比如铊中毒什么的。”

    和马:“不亏是东大的学生懂得……”

    玉藻踩了和马的脚一下,让他闭嘴。

    食梦貘:“放心好了,我用的是现在还有效果的药,总之赤西终于好了过来。

    “而那位学姐因为在睡梦中受到了攻击,灵魂受创,开始变得萎靡不振,郁郁寡欢。”

    玉藻:“抑郁症。”

    食梦貘:“是的是的,人类好像就是这么称呼这种状态的。这反而让渡边更加挂念学姐,甚至开始抛下赤西和小田,全力以赴陪着学姐,想让她重新变回原样。

    “赤西对这个状况的想法十分的复杂,一方面她还有良知,看着学姐的模样非常的自责,另一方面她又嫉妒学姐能独占渡边,当然,她还很后悔,因为是她自己导致了三人行的解体。

    “久而久之,她的良知和自责在煎熬中泯灭,一个邪恶的想法在她脑海里诞生。”

    和马:“她开始‘失范’了。”

    玉藻奇怪的看了眼和马:“凯尔迪姆的理论?你什么时候看的他的书?”

    “上辈子。”和马如此回答,反正也不会有人真的当真。

    然而这里只有他一个是人。

    食梦貘:“……迷途者?”

    玉藻:“不,他并不是凭空出现的人,所以大概是他的大脑通过量子纠缠和平行世界的某个人产生了联系。”

    “你就非要在我面前说这讨厌的科学吗?”

    “是啊,咋了?”玉藻看了眼食梦貘。

    和马:“等一下!迷途者是穿越者?除了我还有别的人过来吗?”

    “偶尔。”玉藻耸肩,“我认识的就只有王莽一个,说不定别人别的妖遇到过吧,不过迷途者很快会被送到迷途之家。”

    食梦貘:“那个老妖怪现在大概已经不在了吧,很久没看到她出现了。”

    “嗯,”玉藻点头,“她如果还在,这个时候肯定过来参一脚了。应该是被普朗克、狄拉克、泡利和波尔一起干掉了。我其实还挺庆幸的,自己和人类的前沿科学没什么关系。老食你小心啊,人类说不定很快就会搞明白大脑的秘密,搞明白梦是怎么回事,到时候你就危险了。”

    食梦貘:“当年弗洛伊德确实让我脱了层皮,但是后来那个睡眠时的脑电波实验对我的伤害更大。

    “不对,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这跑题跑的,刚刚说道哪儿了?”

    和马:“你要习惯,和我们这种学霸聊天,是会经常跑题的。刚刚说到赤西产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啊对,赤西产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她经过几次对学姐的梦的侦查,发现学姐在抑郁症之后,开始有了寻死的倾向。”

    和马忽然后脑勺一阵发麻。

    “等一下,先通过在梦中伤害灵魂,让人得抑郁症,然后利用抑郁症诱导自杀?这种事也能做到吗?”

    食梦貘:“我可是食梦貘啊,虽然神秘衰退力量锐减,但对付普通人类还是小菜一碟。我甚至有和你这种人类的强者在梦中一战的本钱。我的子嗣能做到这样的事情也很正常吧?”

    玉藻:“而代价是自己免疫系统紊乱。要不是你给了她还能生效的丹药,只怕她这辈子都好不了了。”

    免疫系统紊乱的很多症状是慢性病,根本治不好还非得花钱治,然后一旦遇到一些外来的威胁,比如新冠病毒什么的,就会一下子发展成不得了的状况。

    食梦貘:“赤西已经无所谓了。她已经堕入了邪道,从决定引导学姐自杀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回不去了。

    “接下来三个月,是渡边进入高中之后精神最好的三个月,因为每周一次的‘通宵’消失了。

    “但是相应的,学姐的状态越来越差。甚至到了对和渡边君亲热都不感兴趣的地步。”

    和马:嗯?

    等一下,是不是有什么很关键的东西被这个象鼻猪若无其事的跳过了?

    算了,无所谓了。

    食梦貘:“渡边君因为担心学姐,也变得茶饭不思,虽然睡眠质量变好了,但人却消瘦了下去。

    “然后,那一天终于到来了。在赤西第十三次入梦之后,学姐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第二天一早,赤西来到学校,就听说了学姐请假的消息,紧接着中午的时候,学姐已经割脉自尽的消息就不经自走。

    “渡边不顾一切的翻墙逃离学校,直奔学姐的家,这是他第一次逃课。

    “然而渡边和学姐是情侣的事情,除了他们自己,就只有赤西知道。

    “他理所当然的被挡在宅院的大门之外,不但如此,还被盛怒的学姐的哥哥狠狠的打了一顿。

    “跟着渡边去了的赤西,因为阻拦施暴,也被一起打了。

    “事后,赤西抱着痛哭的渡边,让他把脸埋在自己胸口,嘴角却不由自主的上扬。

    “现在的赤西,毫无疑问已经是个‘坏人’,但她明确的知道,没有任何人类的法律可以制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