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东京教剑道 范马加藤惠

088 正义的朋友

    是、是巫女战队,有点酷啊!

    不过魔法少女没有变身动画是大逆不道啊!

    我会拖住敌人的,给我变身啊,少女们!一开始就穿着战斗服出场是邪道啊!我要看衣服化作蝴蝶飞走,然后战斗服一件件变出来的变身动画啊!

    和马内心发出死宅度满点的咆哮的同时,玉藻在小声感叹:“好怀念啊。”

    “别怀念了,你耳朵还露着呢,人家注意到了就要来代表月亮消灭你了。”

    和马一边嘀咕一边拉着玉藻往后躲。

    美加子看了看包围了突然出现的怪物的少女们,又看了看头顶多了一对耳朵的玉藻,然后低头疑惑的看着手里的食物:“怪了,这里面还有含酒精的食物吗?”

    和马顺势忽悠:“我也觉得有点醉了。”

    美加子挑了挑眉毛,瞥了和马一眼:“你这么说,看来是没有酒精,所以我看到的是现实?诶?”

    玉藻:“不是哦,我这是刚刚买的发箍,怎么样这对狐耳很逼真吧?”

    “可是它不是在动吗?”美加子说。

    “怎么会动呢,只是发箍而已啦。”玉藻刚说完,和马就听见刚刚一直在响的低频音波变了,玉藻头顶的耳朵也随之抽动了一下。

    “就是在动耶。”美加子指着玉藻头顶说。

    和马:“是风啦。”

    “不对吧,那明明就是猫耳朵那种……”

    话音未落,从巫女们那边传来的战斗声把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身穿打歌服化的巫女服的美少女们和那不知道是狼人还是熊人的家伙打了起来。

    和马不由得皱眉。

    这帮小姐并没有武道方面的等级,光看她们的动作也看得出来她们并非习武之人,反倒更像是练过艺术体操之类的普通女孩。

    外行人看来她们是在战斗,但在和马这内行看来,这帮少女只是在利用还算灵活的身手躲闪攻击罢了。

    幸亏敌人的攻击没什么章法,也是门外汉等级,基本就是在乱挥爪子。

    敌人但凡有那么一点搏击经验,这几个女孩早就出现伤亡了。

    福祉科技在干什么啊。

    和马站起来。

    虽然没有刀在手,但自己好歹也练过一些空手道,总比只练过艺术体操的女孩子能打。

    玉藻:“你去吧,美加子交给我。”

    “我要被灭口了吗?”美加子依然维持着没心没肺的状态,“我什么都没看见。对、对了,这炒面面包里有酒精,一定是这样。”

    玉藻抱住美加子的肩膀:“没事啦,之后我会好好跟你解释发生了什么,当然还有耳朵的事情。”

    “耳朵的事情?你是说头箍上的装饰吗?”美加子尽显从心。

    “来·这·边~”玉藻笑眯眯的说。

    和马不再看俩妹子,扭头大步流星的走向巫女们。

    这时候他忽然发现,拿着相机的游客似乎都少女们的战斗吸引住了目光,甚至忘了拍照。

    这难道也是福祉科技实验的内容之一?

    只通过低频发射器就能做到这种事?

    但是现在当务之急是介入战斗,避免出现更多的伤亡。

    和马冲向战场,结果被其中一个妹子拦住了:“站住!这里很危险,交给我们来应对就好了!”

    “我是桐生和马,你们让开,这里交给我。”和马如此回应,然后就要推开那女孩上前。

    “我管你是谁!你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被推开的女孩又挡在了和马跟前。

    动作到是挺灵活的,和马心想。

    “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我还……”

    他想说“我还杀过”,却忽然听见周围的低频发射器发出的声波又发生了变化。

    似乎是降低了发射功率?

    和功率降低同时,被少女们包围的不知道是狼人还是熊人还是什么别的玩意儿的怪兽也渐渐恢复人形。

    负责唱祝词的女孩见状,直接上前,把一张纸符拍在那人脑门上。

    “睡去吧,外道!”女孩高声宣布。

    被贴了纸符的人跪倒在地上。

    “看吧,”拦住和马的女孩说,“我们是专业的。”

    穿着祭典工作人员服装的人也出现了,看起来要对现场进行处理。

    好像事情已经结束。

    但和马总感觉不对。

    他越过阻挡自己的女孩的肩膀观察跪地的人,发现那人双手在颤抖,似乎在极力压制着自己一样。

    刚刚给那人贴纸符的女孩转过身,看着和马:“这是谁?”

    “他说他是桐生和马,好像是想来帮忙的。”阻挡和马的女孩说。

    “谢谢你的热心肠,但是我们已经把事情解决了。”

    和马正想回应,忽然注意到跪地的男人动了起来。

    他抽出了闪亮的匕首,刺向给自己贴纸符的女孩的背脊。

    和马一把推开挡住自己的少女,箭步上前,抓住还没察觉袭击的女孩的手臂把她甩向一侧。

    本来应该正中女孩后心的匕首刺了个空,只是扎到了女孩的手臂。

    女孩满脸震惊,大脑仿佛宕机了一般。

    和马把她甩向旁边卖炒面的摊位。

    行凶者一击不成,恼羞成怒的向和马攻来,匕首直取和马的心窝。

    和马右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流畅的使出柔道的投技他没学过柔道,这时候可能是在生命威胁之下无师自通的使了出来。

    敌人被结结实实的摔到了地上,如果是人类被摔这么一下多半会因为头昏脑胀,行动能力暂时降低。

    但这个敌人显然不是人类。

    他几乎立刻行动起来,用关节技纠缠起和马,同时将匕首的锋镝送向和马的脖子。

    和马右手死死的抵住敌人拿匕首的手,左手用手肘猛击敌人腹部。

    但是这并不能让对手停止活动。

    和马整个人跳起然后向后倒下,利用重力猛击敌人。

    从敌人的惨叫判断,这一下给他造成了切实的伤害。

    和马趁这个机会把对方手里的匕首强行夺了下来。

    然而下一刻,和马背后就一阵剧痛。

    敌人居然咬了他一口。

    “你属狗吗?”和马一边咒骂,一边用左手手肘猛击对手敌人腹部。

    第一第二下只是让敌人发出闷哼,第三下敌人才松口,并且发出哀嚎。

    这时候和马听见美加子的声音:“和马!把这货拽起来!”

    和马想都不想就照做,双手抓住抓住敌人的双臂,腰腿一起用力,背着敌人站起来。

    美加子从远处狂奔过来,起跳,使出飞踢。

    和马见状赶忙转身,让美加子的鞋印烙在敌人身上。

    他踉跄了几部,这才站稳了脚跟。

    背后的家伙像块破布一样挂在身上,完全感觉不到活物的气息。

    和马一松手,敌人就从他背后滑落地上,一动不动。

    “我草,”和马长舒一口气,扭头看着美加子,“谢了,不是,你怎么了?”

    “刚刚落地的时候崴了脚。”美加子一瘸一拐的靠到和马身上,“我就知道你肯定能反应过来转过身去。”

    “我要反应不过来你就踹我肚皮上了。”和马抱怨道。

    “我这不是信任你嘛,所以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玩意?我刚刚踹他肚皮上的感觉就像踹到了铁板上。”

    美加子话音刚落,刚刚阻拦和马上前的女孩就站到和马面前,向和马鞠躬:“非常感谢您的出手相救。”

    “不客气。有时间谢我,不如反思下让你们陷入这种险境的家伙,福祉科技大概没告诉你们真相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呢?”少女摆出疑惑的表情,“负责饰演反派的峰尾先生,和我们的C位佐佐原小姐之间可能有一些私人恩怨,所以才发生了这种事情。您所谓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和马不由得皱眉:“私人恩怨?饰演反派?等一下,你是说那个家伙拔出匕首刺向那姑娘是私人恩怨?可是在这之前已经有人死了不是吗?”

    福祉科技布置的装置让妖力失控之后,现出原形的狼人或者熊妖,可是一掌直接干掉了一个游客啊!

    “啊,那个是表演啦。”

    女孩笑眯眯的说道。

    嗯?表演?

    和马正疑惑呢,就看见刚刚被那怪物砸烂脑袋的游客从地上爬起来了。

    什么鬼?

    然后那游客,在和马的注视下把被砸烂的上半身给脱了下来,原来那只是道具!

    和马跟美加子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扭头看着被他俩合力放翻的家伙。

    不对啊,我明明看到那人身体膨胀了好几倍,还撑破了人类时穿的衣服啊。

    和马蹲下身去,查看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家伙,于是发现对方也穿着特摄片的皮套,而被撑爆的衣服显然也是道具。

    仔细闻还能闻道衣服爆裂时火药燃烧留下的硝烟味。

    这尼玛全是特摄剧?

    但和马立刻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首先是被袭击的那个演员,如果被攻击只是预先安排好的桥段,那他为什么看起来受了相当重的伤?

    然后是攻击者的皮套,有很多地方明显被撑坏了,有的地方干脆就被撑爆了。

    刚刚那膨胀起来的身影,绝对不仅仅是一个皮套那么简单。

    不,不对。

    福祉科技确实让一个妖怪或者半妖的妖力失控了。

    证据就是玉藻的说辞。

    特摄片的皮套、还有其他的东西,只是福祉科技准备好的掩护罢了。

    和马盯着面前的少女问道:“真的只是表演吗?”

    “当然只是表演。”少女笑眯眯的看着和马,“如果不是表演,难道您想说,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狼人吗?”

    就在这时候,巫女战队的“C位”佐佐原来到和马跟前。

    她手臂上绑着绷带,毕恭毕敬的向和马鞠躬:“非常感谢您,和马先生。如果不是您的帮忙,我就被刺中后心了,说不定已经一命呜呼。”

    和马看着她,随口应了句:“不客气,我应该做的。”

    佐佐原继续说:“我和峰尾先生本来是情侣,但是最近我觉得我们不合适,就提出了分手,想不到他竟然走上了极端。”

    和马皱眉,看看佐佐原,又看看还维持着倒地状态的“峰尾先生”。

    这时候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和马脑海中产生。

    会不会,峰尾是被福祉科技控制的半妖或者妖怪,它只是想通过杀伤福祉科技的人,来制造有人伤亡的既成事实,促使警方介入,进而让自己获得自由身?

    和马皱着眉头,这个想法,逻辑上好像没啥问题,但是没有证据啊。

    不过,如果是这样,峰尾应该也算成功了,因为面前的佐佐原现在已经受伤,只要报警,警察肯定会介入。

    和马寻找玉藻的身影,然后在佐佐原身后不远处找到了。

    对上目光的瞬间,玉藻的声音随风飘来:“我报警了。”

    她的音量依然很小,只有拥有顺风耳的和马才能听到。

    和马看了眼玉藻,点了点头,然后对佐佐原说:“原来是这样啊,因爱生恨什么的还真是俗套的展开呢。福冈县警应该会严加看管,佐佐原小姐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

    “没错没错。”佐佐原笑眯眯的回应。

    和马越发觉得事情应该就是像自己所想的那样。

    如果真是那样,福祉科技应该不会让峰尾在福冈县警那边待太久。

    毕竟人一清醒过来,就该跟福冈县警坦白自己的遭遇了。

    但是,福冈县警真的会相信“我是半妖”之类的说辞吗?

    和马这样想的当儿,佐佐原小姐又说道:“说起来,之前我们公司就曾经介绍峰尾先生去看心理医生呢,看起来有点迟了。唉,我还是他女朋友的时候,多关注一下他的心理健康就好了。”

    和马忽然一个激灵,后脑勺一阵寒颤。

    他想起自己下午潜入搜查时候看到的内容了。

    福冈县警可是委托福祉科技对精神有问题的犯人实施治疗,甚至默许了福祉科技使用电击疗法。

    如果峰尾被诊断为精神有问题,他说不定又会被交给福祉科技。

    不对,看佐佐原的态度,这铁定会被交给福祉科技啊。

    原来是这样啊!

    就算峰尾成功让警方介入,他也没有办法逃脱福祉科技的魔爪。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

    大楠神射社办,神主办公室。

    株式会社福祉科技九州分公司代表取缔役戸祭晃听完报告后,露出得意的笑容:“居然真的可以导致妖力失控啊,CIA有点东西的嘛。立刻向总部报告实验的结果。”

    “是。”秘书立刻应到,“峰尾怎么办呢?”

    “当然是在县警那边倒一轮手,然后送回来电击啦。居然刺伤了佐佐原,这该死的狗,要让他用身体彻底记住,违背人类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但是,”秘书看起来十分的担心,“那个‘桐生’已经……”

    “怕什么,我们每一步都是合法的。就算是那个桐生,他也拿我们没办法。对付正义的朋友,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也成为正义的一方啊。”说罢,戸祭晃翘起二郎腿,发出鸭子一样的笑声。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