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东京教剑道 范马加藤惠

019 说到浪费预算,没人比我更在行

    第二天,和马刚从学校回来,就被先回家的千代子拉住了。

    “哥,我们上楼上的空房间说话。”

    和马一脸疑惑:“客厅不能说话吗?”

    “阿茂在道场学习,我不想他听见。”

    和马看了看自家走廊:这走廊还挺宽的,隔着道场的门和客厅的门,以及这一道走廊,阿茂除非有他桐生和马的听力,不然不太可能听到。

    千代子不由分说,拉着和马就往二楼走。

    到了二楼的空屋子,千代子从柜子里拿出小桌子和坐垫放下,然后直接坐到桌前,把刚刚她抱在怀里带上来的大本子往桌上一放。

    和马在妹妹对面坐下。

    千代子翻开大本子,一路翻到最新一页:“老哥,这是我们家的账本,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

    和马:“有多不乐观?”

    “非常不乐观好吗!今年四月,交了东大学费之后我们家的存款就清零了,除了我藏在家里几个地方的现金之外一点不剩。然后从四月到现在,我每个月都存一笔到银行,如果每个月都存够我计划的份额的话,明年四月刚好够老哥你交学费。”

    和马大惊:“我们家居然这么紧巴巴的吗?”

    “你以为呢?”千代子反问,眼睛瞪得像铜铃,“本来不会这么紧巴巴的,我4月初计算的时候还很宽裕,明年交完学费甚至还能剩下一点存款备用。但是五月底晴琉就住进来了,她不产生任何收益,我们为了让她继续上学还支付了一笔学费。”

    千代子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她还特别能吃!”

    和马挠挠头:“这……我以为……”

    “还好阿茂努力打工,把赚到的钱差不多都补贴道场了,不然我的存款计划早就停摆了,到现在能存下六个月份的钱也就是你明年的一半学费,全靠阿茂。”

    和马意识到问题所在了:“可是现在阿茂不打工了,钱就存不够了是吗?”

    “是的,而且更糟糕的是,明年晴琉要上高中了,她要真考了音乐科,只能去私立,这又是一大笔学费。如果她能像我一样拿到奖学金免学费那还好,但我觉得她不像是能拿到的样子。”

    和马咋舌。

    千代子继续说:“阿茂如果也考上了东京大学,那学费更不知道该从那里挤了,他自己应该有存一些,但肯定不够的。”

    和马只能挠头了。

    千代子叹气:“当初的我真傻,真的,我光知道守护充满回忆的道场,没有意识到延续生活是需要金钱的。七千万啊!卖了就好了。”

    和马揶揄道:“也许现在卖也不迟?”

    “迟了!现在我们这个算古迹,有文部省的牌子的!这个不能开发的,就算想卖也没人买了!”

    和马当然知道道场现在根本不可能出手这件事,他只是借此揶揄千代子。

    千代子叹了口气:“明年老哥就20岁了,要开始交国民年金了,又是一笔支出,说多不多,但对我们家来说是个很重的负担。

    “我20岁,是学生,这也要交国民年金吗?”和马非常的震惊,他一直以为国民年金只对那些出来工作的人征收呢。

    千代子叹气:“就你这还东大学生呢,你连国民年金的认缴基准都不知道吗?你的标准,明年就是一类年金征收人群。”

    和马嘴巴张得老大,他之前根本没想过这些。

    “要不明年老哥你去住集装箱吧,居住地不在家里的话,就可以从区公所的在籍名单里移除了。”千代子忽然说。

    和马大惊:“你要把你哥赶去住集装箱?”

    “那样可以不用交国民年金啊!租集装箱的钱比国民年金便宜多了,现在有几个新兴的集装箱放置场,里面住的都是不想交国民年金的人!不是让你去当街友啦,只是变成法律意义上居无定所的人而已。”

    日本的国民年金征收,依据是类似户籍一样的政府档案。日本的每个房子门口都要挂一个写了住在这里一家的人姓什么的牌子,这个牌子不是随便挂的,得到区公所之类的政府机关走程序。

    你有这个牌子,到了年龄区公所那边就会根据你的档案记录来征收年金。

    所以日本许多流浪汉,其实只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在逃避国民年金。

    和马是没想到,自己穿越一年多,经历了这么多大风大浪,现在却被钱难住了。

    千代子:“你可别真的出去住集装箱啊,那样这个家就太寂寞了。”

    “我才不会呢。话说,我的音乐的版权费还没到吗?”

    “我问过骚尼音乐的制作人桑了,他说这笔钱的预算应该下半年就会编列了,现在下半年已经过了一半,也没看见踪影……”

    和马忽然露出大事不妙的表情:“千代子,上市公司的财年,都是从四月开始的,他说下半年会编列,怕不是十月才编入预算。”

    现在正好是十月。

    千代子耸肩:“那至少有盼头了不是吗?我记得版权费是……”

    千代子拿起铅笔,把版权费写到了进账栏下面,然后看了看和预定支出的差额,摇了摇头。

    “还是不够,肯定不够。老哥你赶快娶保奈美吧,至少把婚订了,然后就能名正言顺的找她要钱了。”

    和马:“保奈美已经每个月都交学费了,给我们的帮助已经够多了……”

    保奈美最近在道场露面的次数变少了,但是学费一分钱没少的继续给。

    事实上和马一直在吃她的软饭。

    千代子叹了口气,又提了个建议:“那,美加子的通告费,我们抽成一笔没问题吧?美加子说的东西,都是哥哥你教给她的,我觉得我们要抽五成。”

    “可是美加子的通告费本来也没拿多少,这种新闻性的节目通告费本来就不高啦。又不是综艺,美加子也不是明星。”

    “那让她上综艺啊!现在她这么炙手可热!然后通告费我们抽一半,多上几次应该就能补上亏空了。”

    和马沉默了,他在认真的考虑妹妹的提议。

    没想到啊没想到,堂堂大阪的英雄、东京的正义骑士、鹿儿岛的卡丽熙桐生和马,居然要靠卖猴为生。

    但是想了半天,和马还是摇头:“不行,美加子太能闯祸了,现在我每天做恶梦都是她把千江一男给气吐血了,舆论开始围攻我们,说是我使用了妖术。”

    “再说了,综艺节目也不是想上就能上的,越是有名的、给通告费多的综艺节目,上去的人就越是有后台的。”

    千代子:“也是。而且日南跟我说了不少演艺圈的潜规则啦黑幕啦之类的东西,美加子进去怕不是很快就被吃干抹净了。”

    “你居然和日南里菜挺聊得来?我以为你会一直提防她呢。”

    “我是有提防啊,但是这不妨碍我跟她聊天啊。女孩子就是这样一边互相提防,一边成为好闺蜜的啦。”

    什么鬼!

    千代子看着面前的账簿,又叹了口气:“这个咋办啊,要不我们跟保奈美借钱吧。打个欠条,以后慢慢还。”

    “这倒是个办法。”和马想了想,只能同意了,总不能自己真的去住集装箱逃国民年金。

    千代子看着和马,忽然问:“但是借钱了,南条家的考验就通不过了吧?所以老哥你放弃娶保奈美了?”

    和马:“你说放弃,倒不如说,还没有到考虑这些的时候。保奈美现在注意力也在事业上。”

    “嗯,也对。虽然现在提倡女性独立的人变多了,但是如果结婚了事业上势必会有很多阻碍吧。”

    千代子发出了完全不像是高中生的感叹。

    “现在高中也教这些了吗?”和马问。

    “不教,但是我也会自己看报纸看书啦。尤其是在看到那样的保奈美之后,就忍不住想要多了解一下相关的内容呢。”

    千代子伸了个懒腰,然后把话题扯回到原本的轨道上:“那么就这么定了,由保奈美A梦的借款来解决现在的财政问题。”

    和马摆手:“那个是最后方案,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哥!你平时吃保奈美的软饭还不够多吗?多这一点怎么了?”

    “我之前那可不是自己想吃软饭才吃的。”

    和马强调道。

    被人喂饭我也没办法啊!

    “为了今后能堂堂正正的挺直腰板,我倾向于自己想办法解决财政问题。大不了我出去打工嘛。”

    千代子:“哦!还有这一招,我以为东大学生心高气傲不会去干那种蓝领工作呢。”

    和马哼了一声:“我们东大可是左翼巢穴啊,作为一个左翼知识分子,我从群众中来,当然也要到群众中去啦。”

    千代子眨巴眨巴眼:“什么鬼,没听懂。如果老哥你要打工的话,这里有个好东西给你!”

    说完千代子掀起上衣,抽出之前贴着肚皮藏着的打工杂志,拍在桌上。

    和马皱眉看着桌上的杂志。

    “好家伙,千代子,你算计我!”他说。

    千代子:“哈哈哈,这是卡尔马的台词吧,之前深夜档有重播过这个我看了一点。”

    和马:“你居然有空看电视?”

    “当时我在给熬夜复习的阿茂做宵夜啦!做宵夜的时候把电视打开,听着点声音。毕竟那么大的家里一点声音没有,怪吓人的。”

    “你给阿茂做宵夜不带上我?我这个当哥哥的,可是一次宵夜都没吃过啊!”

    “你睡觉了吃个屁啊,我做宵夜的时候如果你醒着,我哪次没给你!要不我下次做了宵夜就倒你被褥上?”

    和马:“别,谢谢你。”

    千代子摇了摇头:“不提这个了,我已经翻过这本最新的打工杂志了,我发现在东大校园附近的打工,时新都比较高,所以老哥你应该在东大附近找工作,下课就过去干活!我推荐的是这个,咦,在哪一页来着?”

    千代子说着快速翻页。

    这打工杂志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招人的广告,感觉就是和马上辈子在老旧居民楼里经常看到的小广告的大合集一样。

    “找到了,这个!”

    和马伸脖子看了眼,美加子手指指着的是一个牛郎店招工的广告。

    “美加子!这是个牛郎店啊!”

    “怎么啦,时新那么高,上班世界完全错开了上课时间,多么好的工作啊!就是会错过晚上最后的地铁是个减分项,但是如果哥哥你每天用保奈美家的车子来回,就完全不用担心这个了!”千代子双眼闪闪发亮。

    和马想捂脸,原来被自己亲妹妹拿去卖钱是这个感觉吗?

    这一瞬间,少年见识到了人心的凉薄。

    千代子还在劝说呢:“老哥你看,这个你也不损失什么啊,你个子够高,练剑道所以身材很好,脸虽然大众了一点,但是只要化妆就好了!你去了,肯定一下子就成了头牌,能赚到大量的钱。

    “到时候整个歌舞伎町都流传着你的传说,人们提到那条街的时候,会说那就是‘桐生的夜街’呢!多酷啊!”

    和马提高音量:“才怪了!这事情爆出来,东大会开除我的!你怎么想的?”

    千代子一脸不服:“会吗?当个牛郎而已……”

    “会的好吗!”和马打断了妹妹的话,“虽然学阀里面也不乏会去那种店喝酒的,但这和在那种店工作是两回事好吗!”

    日本这边,风俗店不一定是卖那个的,也可能只是有漂亮陪酒妹的夜总会。

    去这种夜总会被视作正常应酬。

    有的公司会专门批一大笔招待金去招待客户去这种地方,一晚上用不完就是给公司丢脸,会被领导骂废物。

    但是去这种地方消费是一回事,在这种地方工作就是另一回事了。

    女性在这种地方工作,爆出来了就是不折不扣的丑闻。

    男性也够呛。

    千代子被和马凶了一顿后,一脸遗憾的看着招聘广告:“这样啊,抱歉,我财迷心窍了。”

    说完她又叹了口气:“唉,当时我怎么就不支持卖道场呢?有时光机的话,我首先就回去揍一顿那个时候的自己。”

    和马:“你傻啊,有时光机的话,肯定是先记住大乐透的号码然后回去告诉……诶?”

    和马忽然愣住了。

    千代子疑惑的看着和马:“你怎么了?不是吧?你发明了时光机?东大这么给力的吗?”

    和马拍了下千代子的头:“怎么可能嘛!但是你老哥说不定想到了可以迅速来钱的办法了!”

    千代子依然将信将疑:“什么办法?让玉藻占卜一下然后买乐透?”

    “不不,但也差不多了。”

    和马说着起身出了房间,千代子跟了出来,还在疑惑的问:“到底什么办法啊?抢银行?”

    “我疯了我抢银行?”和马哑然失笑。

    “诶?可是,我觉得如果是老哥你的话,说不定就能想到什么完美犯罪的办法,把几亿日元给盗走。”

    “就算盗走了,在追溯期过之前也不能花啊。在那之前只能住集装箱了。我想到的办法是……”

    和马一边说一边下到一楼,进了客厅拿起今天份的报纸。

    他翻到赛马那一版。

    日本有着浓厚的赛马或者叫赌马氛围,所以在报纸上每周都有一次专门的赛马版面。

    版面上刊登了这一周的赛况介绍,马券销售状况之类的情报,还有下周会举行的赛事的情况,以及名马现在的状况、著名马场主的专访什么的。

    千代子大失所望:“赌马啊,这怎么可能快速来钱呢?实力差距大的比赛,强马赔率太低了,你难道每次都要压黑马去撞大运吗?”

    “听你说话这么专业,你已经研究过了?”和马有些惊讶的问。

    “当然研究过了,我可是把所有有可能赚钱的项目都考察了一遍。反正赌马这事情,我不会给你钱的,你要买马券就省自己的餐费来买吧。”

    和马耸肩。

    他其实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因为他对赛马的了解完全来自赛马娘这个动画和相关的手游,然后动画和游戏里登场的马娘的原型,大部分都是90年代才开始崭露头角的名马,有些干脆是2000年后才开始跑的马。

    但是这个时空,很多事情的发生时间都乱了,马岛海战提前了大半年爆发,那有一些名马提前诞生也完全有可能。

    当然,千代子说得很对,夺冠热门的赔率低,因为大家都押宝在它身上,就算赢了也赚不了多少。

    所以就算和马看到提前诞生的名马的名字,也不能保证从他身上大赚特赚。

    只有看到那些会爆冷的马的名字,才意味着他一夜暴富的机会来了。

    比如米浴,和马上辈子,这家伙击败了夺冠热门美浦波旁,让许多人的马券原地蒸发,所以当时虽然它赢了,但观众席是一片骂声。

    但是这也意味着它和马能在它身上大赚一笔!

    米浴,我的英雄!

    和马仔细观察下周要登场的赛马的名单,然而并没有看见他熟悉的名字。

    千代子在旁边看着和马的侧脸,狐疑的问:“老哥,你不会真的知道哪匹马能赢吧?难道你给美加子的指导,并不是什么根据国际关系学常识做出的分析判断,而是单纯的未卜先知?”

    和马心想你说对了,但嘴上说的是:“怎么可能啊。我又没有一台蓝皮肤机器人跟着。”

    说完,他扔下报纸。

    没有看到熟悉的名字,靠赛马一夜暴富的梦想,也破灭了。

    看来只能去找个时新比较高的打工先干起来了。

    穿越一年多,拯救了大阪东京,经历了一系列轰轰烈烈的事情,然后还要继续去打工这个展开,有日本轻内味道了啊。

    轻的名字和马都想好了,叫《打工吧!剑豪大人!》

    千代子看和马的样子,在旁边说:“好啦,老哥,好在时间还充裕,选个时新高的打工干上半年,钱的问题还是好解决的。我之后也找个地方打工去好了。”

    “不行,你已经要做家务了,再打工……”

    “家务可以交给高见泽学姐啦,她现在相当于一个免费工人耶,我们出房间给她住,她来帮忙干活,不用给工钱,我们得好好使唤她才行!”

    和马看了眼千代子:“妹妹啊,你这样的黑心资本家,将来是要上路灯的。”

    “这是日本啦,不会发生那种事的。”千代子摆了摆手。

    和马叹了口气:“那还真是悲哀啊。”

    日本,一个悲哀的国家。

    和马正想回二楼和千代子一起找找看有什么好的打工,门铃响了。

    千代子看了看客厅的挂钟:“这个时间?大概又是推销员。”

    桐生道场的人要么自己有钥匙,要么不喜欢走正门,会规规矩矩按门铃的是一个都没有。

    千代子高声应着“来了来了”,快步走去开门。

    然后和马听见了庵野明人和冈田幸二的声音:“千代子妹妹啊,桐生老师在吗?”

    千代子:“在的在的!”

    她的语气仿佛在说“我闻到了小钱钱的味道”。

    唉,自家妹妹要是早一点变成守财奴,现在桐生和马怕不是早就靠着投机倒把成了富甲一方的富豪。

    和马这样感叹的同时,冈田幸二和庵野明人出现在客厅门口:“桐生老师,好久不见啊!”

    和马装出才知道是他们的样子:“是你们俩啊,我听声音还觉得熟悉呢。”

    其实是一听声音就认出来是谁了,但这不重要。

    冈田幸二笑道:“是我们不好,这么久没有来拜访桐生老师。”

    庵野明人接口道:“主要我们想把东西先弄出来,带着东西过来跟同桐生老师汇报,会显得比较有诚意。”

    和马大喜:“你们居然半年就搞出东西来了?不错啊!”

    言下之意是这不像是和马记忆中那个以磨洋工和挥霍投资闻名的艺术家团队。

    庵野明人和冈田幸二把这当成赞誉,美滋滋的笑了。

    庵野明人把随身的箱子往桌面上一放,打开拿出了一盒录像带,录像带的侧面贴了张便签纸上面写着“概念演示1”。

    和马面露难色:“我这边没有录像机……”

    “我们知道,所以我们带了一台录像机来。”庵野明人说着从箱子里把录像机拿出来,“我们还带了信号转录器,老师你的电视应该还是旧式的输入接口吧?”

    和马心想那肯定啊,没回答。

    庵野明人和冈田幸二迅速的把录像机装好,稍微调试了一下。

    搞定之后,庵野明人郑重其事的把录像带塞进录像机的卡槽里:“下面请老师您观看我们这些天头脑风暴出来的杰作。”

    千代子正好进来送茶水,送完之后把空了的盘子抱在胸前,好奇的看着电视屏幕。

    伴随着一阵音乐,概念演示开始了。

    第一个画面后,庵野明人按下暂停键解说道:“这个音乐是我们随便找的交响乐,只是演示用,以后配乐肯定用您作曲的曲子。”

    和马点了点头,示意演示继续。

    庵野明人又按下播放键。

    在恢宏的交响乐中,和马看到的是炫酷的画面,令人眼花缭乱的赛博忍者的战斗场面。

    演示很快就结束了。

    和马:“你们弄出来的是什么啊,怎么感觉和上次你们跟我聊出来的东西又不一样了呢?”

    “是的,我们一直在头脑风暴。怎么样,现在这个看起来很不错吧?”庵野明人虽然用的问句句式,但是表情和语气都表明他坚信这个非常屌,会得到桐生老师的赞赏。

    和马摸了摸脑门:“我只看到了炫酷的战斗画面,其他别的都没怎么看出来。”

    千代子这时候也插嘴道:“我也是,完全没怎么看懂的感觉。”

    庵野明人两手一摊:“但是他很酷啊!不光是画面,还有阐述的概念,以及蕴含其中的故事,都酷爆了!”

    和马张大嘴:“这段演示还有故事在里面?哪儿呢?”

    “您看不出来吗?是用镜头语言讲述的故事啊!”说着庵野明人用双手比了个镜头的取景框,对准和马。

    和马嘴巴张成O型。

    妈蛋,虽然王立宇宙军被自己这个穿越时空的蝴蝶给一翅膀扇没了,但是这帮人那德性可完全没变。

    王立宇宙军哪儿都好,但就是不好看,看起来很闷,很无聊除了最后那段空战。

    但是那段空战一共就那么几分钟时间。

    这电影剩下的时间,全都是又长、又闷、又无聊。可能他们用镜头语言讲了个很复杂的故事,但是因为不好看,所以除了就是过来玩解读的列文虎克之外,其他人都看不下去。

    和马用手按住了兴奋讲解中的庵野明人:“庵野,你是个天才,我必须承认这一点,但是这个世界上大部分都是俗人,你想让我们接受,就得先讲一个我们俗人会觉得有趣的故事,然后我们才能欣赏你的天才构思。”

    庵野明人大惊:“我和您比,哪儿能叫天才啊,这都是您的思考火花激发出来的啊!”

    和马:“是,这可能是我的思考火花激发出来的,但是我现在已经看不懂了,你能不能把握的思考火花激发出来的东西,整成我能看懂的形势?”

    庵野明人一副受到了极大震撼的表情:“您……也看不懂吗?我跟千代集团的那些肥头大耳的人讲解的时候,他们看不懂,我以为您一定能……”

    和马:“相信我,虽然我也很不爽那些肥头大耳的上位者,但是我想这次他们看不懂还真不一定是他们的错。”

    庵野明人整个人都泄气了,他一屁股坐到坐垫上,双手向后撑着榻榻米,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

    “居然……没有得到桐生老师的承认啊……是我太激进了吗?”

    和马赶忙安抚道:“其实,战斗已经很炫酷了,这个战斗可以说是革命性的。光是这个战斗,就应该可以忽悠千代财团继续投钱了吧。”

    这时候冈田幸二开口了:“不,实际上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资方准备把从我们这里扣下来的钱,投给一部新的高达作品。”

    和马想了想,这个时间点,应该是Z高达。

    他不由得哼了一段Z高达的名曲《水星之爱》的旋律。

    冈田幸二不知道和马什么意思,愣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说:“桐生老师!帮帮我们吧!我们不想被扣资金!我们要在下一次审议会上整出一个能让他们大把投钱的演示!”

    和马:“以你们的能力,搞出一个演示肯定没问题的,只要不要太想着标新立异就可以了。要记住,动画曲高和寡是不行的,至少现在不行。等你们混成动画大师了,就算拍出来一坨屎,也有人帮你们吹。”

    庵野明人直接往榻榻米上一趟,双手垫在后脑勺下:“要追寻艺术,就要先混成动画大师么……”

    和马正要说什么,冈田幸二凑近他小声说:“您还是过来看着我们吧。就每天下午过来露脸好了,我们可以给您开工资。”

    千代子突然插进来:“多少工资?”

    冈田幸二伸出两个手指头。

    千代子:“时薪两千?我们做了!”

    冈田幸二摇摇头:“是日薪两万。”

    千代子一拍和马的肩膀:“这个是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