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东京教剑道 范马加藤惠

043 来自主计科主任的势力斗争科普

    我在东京教剑道正文卷043来自主计科主任的势力斗争科普和马那边,他最后手抖了一下,结果导致一枪没打中靶子心窝部位。

    这让他相当的不爽,虽然机动队的评判标准是打中胸口就算数。

    和马本来想装逼,每一枪都打头的,这要是瞄准头的时候手抖了,那这一枪就打飞了。

    当手枪进入空仓挂机状态后,和马回到了出发的房间,麻野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如何?”和马问。

    麻野:“为什么你有这种本事啊,这都有三角洲或者SAS那种特殊部队的水平了吧?”

    和马想了想三年前得知SAS的猛男们的行动,摇了摇头:“大概还比不了SAS。”

    三年前马岛战争中,皇家特别空勤团SAS突袭阿根廷空军基地炸毁所有飞鱼导弹和超级军机飞机的行动,已经被拍成了电影,电影名字就叫《飞鱼》,主演居然是另一个时空的《战略大作战》这部电影的主角之一。

    按理说这光头这时候已经六十多了,但是电影里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和马看完电影查了下这家伙的资料,发现他晚生了二十年左右,并且因此错过了和伊斯特伍德合作拍摄一代经典喜剧二战片《战略大作战》的机会。

    和马还跑去看了看这个时空的战略大作战,发现自己怎么都适应不了主演换人带来的影响。

    好在伊斯特伍德没换。

    电影《飞鱼》里,主角是皇家特别空勤团的上尉,名字叫普莱斯,他有个怪癖,就是每次作战任务都会佩戴一个苏格兰长剑形态的吊坠,这是他的幸运护身符。

    电影最后突击队驾驶抢来的阿根廷空军C130运输机强行起飞的时候,子弹打中了普莱斯上尉,刚好打断了这个护身符,从而偏离了要害。

    麻野显然也看过这部电影,他说:“我觉得你至少比电影里的SAS们的训练表现得更强了。”

    和马正要回答,机动队的几个干部打开通往观察室的门走了出来。

    常野雄二一上来就对和马怒吼:“你那个花里胡哨的滑铲是怎么回事?滑铲的状态下怎么可能稳定持枪射击?我告诉你,机动队的规定是很严的!光是子弹上靶还不够,要打在规定的区域内!”

    和马撇了撇嘴:“说得好像别的地方不是这样规定的一样。”

    “陆自的要求就是打在靶子腰部以上就算数!”常野雄二瞪着和马,“而我们要求打在靶子胸腔功能区。”

    他一边说一边在胸口比划了一下:“就是这个区域。”

    麻野:“是欧派的区域呢,好色哦。”

    和马:“别说这种色鬼大叔才会说的话啊。虽然每个男人都逃不过变成油腻中年人的宿命,但你还年轻。”

    常野雄二:“对,就是欧派……不对,是胸肌的区域!胸肌!这个区域有肺和心脏之类的重要脏器,就算是警用左轮打中了也能造成可观的伤害,至少有那么一点停止作用。”

    日本的警用手枪和中国警察装备的“小砸炮”一样威力不足,经常打中好几枪都没办法让人倒下。

    当然有些警用手枪设计的时候就会刻意的降低威力,以便让警察能逮捕犯人,而不是杀死犯人。

    但日本的警用左轮威力不足完全就是设计问题,它继承了日本国产手枪的光荣传统,以不可靠和威力低为主要特点。

    常野雄二指着和马:“你等着,现在正在统计射击成绩,你不要以为只要快就够了!”

    “看起来我第一次跑就打出了还不错的成绩?”和马故作惊讶的问。

    榊清太郎虽然一脸平静,但语气里还是透出了赞赏的意味:“你打破了机动队建队以来最佳记录。”

    常野雄二一脸不服气的说:“还要看射击结果呢!”

    榊清太郎点头:“我们会把射击分数和用时分别计算你的偏差值,然后再得出一个综合偏差值。”

    也就是说把射击分数和全队的射击平均分比较,计算出偏离了也就是偏差值。

    用时也会做同样的处理。

    然后把两个数据结合在一起算出总的偏差值。

    日本人似乎特别偏爱偏差值这个概念。

    偏差值体现的是一个人在群体中的“排位”。

    常野雄二还在那里振振有词:“你用了那么多浮夸的动作来提高速度,那种状态根本没办法精确射击。你还不增加开枪的数量来增加命中率,每个靶子都只打一枪!”

    和马:“我就两梭子子弹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我们可是一开始就说了,你可以用我们这边的警械,你拒绝了!”常野雄二提高音量,“让你知道自大的后果,也算是不错的经验了!”

    “刚刚确实有一枪没打好,感觉手抖了一下。”和马说。

    “只有一枪?哈哈哈,看来你很自信嘛,别到时候脱靶一堆!”

    榊清太郎这时候说:“如果只是一枪脱靶,那也算还不错的成绩了。”

    和马使出了炉火纯青的凡尔赛技巧:“我瞄准的心脏,因为手抖可能有一枪没打中。所以结束后我很庆幸,没有为了装逼选择打头,不然就真的脱靶了。”

    常野雄二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和马。

    “你说什么?你在玩杂耍的同时还想打头?”

    和马:“你可能听错了,我说的是没有选择打头。”

    日语的语序非常特别,表示肯定或者否定的词在每一句的最后,而且还挺容易听错的。

    日语的这个特点,在很多地方可以活用,比如表白的时候说慢一点,只要看到对方的表情不对,就改成否定。

    “我想和你交往”就变成了“我不想和你交往”,自己从求爱的一方变成甩人的一方。

    当然现在这个情况,和马其实并不觉得对方听错了,他这么说只是在给对方添堵。

    常野雄二冷笑一声:“我没听错!我只是觉得你居然会考虑过在这样玩杂耍的同时打头,也太没有自知之明了!你太小看射击这件事了!机动队的各位都是打了上千发子弹才练出来现在的射击技术,就算我们也不敢这样想!”

    和马挑了挑眉毛:“机动队,只有几千发的射击经验吗?”

    “等下,你这个表情!”常野雄二质问道,“你又打了多少发?”

    和马挠挠头:“我没算过啊,我是保奈美的恩人,所以去了她名下安保人力派遣公司的训练场之后,子弹管够的。”

    常野雄二正要开口,榊清太郎出声了:“好了!口舌之争没有任何意义,等成绩出来我们就知道桐生警部补是自大的笨蛋,还是实力雄厚有恃无恐。”

    就在这时候,训练场的管理员从训练场内出来了。

    管理员用看怪物一样的表情看着和马:“所有的靶标,全部有效命中。”

    管理员的声音观察室里也听得到,机动队的队员们议论纷纷。

    但管理员却死死的盯着和马,继续说道:“靶标基本都是心脏位置中弹,只有一个是右胸中弹。”

    和马:“对,就是那一枪,当时就感觉打飞了。”

    观察室那边已经一片哗然,吵闹声之大,让榊清太郎暴喝道:“吵死了!纪律性呢?我们好歹是警视厅的准军事部队!”

    下一刻,观察室安静下来。

    然后榊清太郎看着和马:“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啊,你甚至可以像小学的教室们那样,一个人包揽全部科目了。”

    现在的日本小学教育,采取的是一个老师教所有科目的机制,他们的教育理论家认为这样可以让每个老师都更加熟悉孩子的状况,同时也让孩子获得陪伴感。

    只有个别需要专业技能科目才会由别的老师担任,比如音乐。

    日本很多小学的音乐老师要会弹钢琴。

    所以看哆啦A梦的时候,会发现学校的镜头画面里给大雄上课的老师永远都是那一个,连体育课都那个老师上。

    榊清太郎现在拿小学教员出来打比方,说和马一个人就能让所有的教官下岗。

    和马:“你可饶了我吧,全都由我一个人来负责训练,我会累死的。我只拿一份工资,所以也只干一份活。”

    说完和马看着常野雄二:“实际上,没有常野桑找茬,我都不想搞这次这个室内战项目。”

    常野雄二一脸窘迫:“我……”

    和马继续:“虽然对于我来机动队有很多猜测,但我想说,我真的只是被放逐了而已,今后我只想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主计科的桥本说:“是这样吗?但是之前有传言说,你是得到了对警视厅内部派系纷争的状态不满的小野田官房长官的指示,来机动队这个派系之间的真空地带,建立自己的势力。”

    和马心说我特么连机动队是两派势力的真空区这事儿,都是你告诉我我才知道的。

    训练场管理员这时候说:“毕竟现在警视厅内部还没有加入某个派系的高层,基本都在机动队。这里也不是真的仕途坟墓,在这里待一段时间调回警视厅的例子也很多的。

    “当然也有真的被流放的家伙,一辈子都在机动队当个没实权的警部。”

    和马“哦”了一声。

    管理员对和马伸出手:“我是训练场的管理员,是个平平无奇的行政岗位。”

    和马握住了他的手,调侃道:“这个握手,是不是代表你加入了我桐生派?”

    岸本笑了:“我可是行政人员啊,一般来讲行政岗位都会被视作警务部的人。”

    桥本警部接口道:“主计科也是行政岗,我们天然和负责实际操作的人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毕竟每次审批他们提交的经费申请,都有一番唇枪舌剑。

    “比如我,已经是第十次否决他们要购买一个足球的经费申请了。

    “这一次我还受到了人身威胁呢。”

    桥本警部用说一件趣事的口吻如此说道。

    和马:“没问题吗?”

    “完全没问题。”桥本两手一摊,“别看我这个样子,我也是精通柔道的。”

    和马迟疑的看了眼桥本头顶,他根本没有武道的词条。

    但是感觉直接戳穿对方好像不太好,已经竖了常野雄二这个敌人了,没必要再增加敌人的数目。

    其实常野雄二这个找茬就很没道理。

    这时候桥本又说:“对了,一般来讲,警务部现在都被视作丰国派,行政人员就算没有加入派系,也会注意和丰国派步调一致。”

    和马:“我记得四年前的事件中,丰国警视监还是刑事部的,怎么一下子就跑去负责警务工作了?”

    回答和马的是榊清太郎,老头看着和马说道:“还不是因为你搞出来的事件?白峰会事件,虽然最后舆论没有对警方不利的声音,但是自己负责实际工作的时候,出现了这样声势浩大的事件,丰国也不好再继续实际工作了,所以才转到行政。”

    和马咋舌:“居然还是和我有关吗?可是四年前的事件,我并没有和丰国警视监说上话啊,只有普通的客套而已。”

    实际上和马更像是远远的瞻仰了一下立于日本警察界云端的人物。

    桥本:“你啊,真是完全不懂啊,你先是让丰国警视监离开原本负责的实际事物,转向行政,然后又砍了下稻叶的三儿子,当然根本没有地方想要你啰。”

    和马咋舌:“还有这样的内情啊,我说怎么丰国那一派也对我冷冰冰呢。”

    桥本直接指着常野雄二说:“而这位警部,一直坚信自己可以靠着在下稻叶派系内的关系,从机动队这个闲出毛病来的地方调回樱田门去,他当然要找你茬啰。”

    常野雄二怒道:“你!你这是血口喷人!虽然我是经常说我和花木范明刑事部长的私交很好,但是这次才不是因为这个就……”

    和马:“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顺带一提,”这次开口的是岸本警部,“常野桑并不被视作派系你的一份子呢。常野桑的太太已经好多周没有被邀请去下稻叶夫人主持的太太会了。”

    和马:“还有太太会?”

    “当然有了。”岸本警部别有深意的看着和马,“要想往上爬,一个社交能力拉满的太太是必要的,桐生警部补也要尽早开始考虑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