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东京教剑道 范马加藤惠

135 标题都没有时间想结果还是晚了14秒才更新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和马结束了跟阿茂不是很成功的沟通,低头继续维护爱刀。

    阿茂一副还想说点啥的样子,但是和马一句话封住他的嘴:“日南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你把合同给她吧。”

    “哦,好。”阿茂拿起刚被和马放下的文件,刚站起来日南就出现在院子那边。

    这家伙弯腰拖鞋,结果重力凸显出浮夸的胸肌。

    和马注意到阿茂别开目光。

    千代子代替阿茂说:“里菜,阿茂搞好了委托协议了,签了你就成为未来大律师值得纪念的第一个客人!”

    日南摆出防御架势:“你……你从来没有对我怎么亲昵过!你在打什么主意?”

    千代子笑眯眯的迎上去,拉住日南里菜的胳膊:“我一直对你都是这么亲昵的呀,里菜前辈。来来,签约吧,就算你怕我暗算你,你也该相信阿茂啊。”

    日南里菜看了阿茂一眼,这时候因为她站直了,所以阿茂坦然的直视她的脸:“我拟好了合同,盖章之后,我就正式成为你的委托律师,负责起诉日向株式会社以及高田警部。”

    日南里菜迟疑着:“起诉……可是大柴美惠子已经死了啊。”

    “是的,所以不是刑事,我们的目标是以民事诉讼开始,中途转变为刑事案件。”

    “这……能办到吗?”日南说着看了眼和马。

    和马正在擦拭刀上刚刚打的油,注意到目光遍开口道:“试试看吧。就算失败了,也只是损失一些时间和精力而已。”

    阿茂立马接口道:“具体的工作都由我负责,不用你担心。你只要开庭的时候出庭就好了。”

    日南点了点头,但马上又担心的问:“我做平模攒下的钱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律师费恐怕给不了太多啊。”

    “我这种刚开业的新手律师,很便宜的啦。”阿茂露出自嘲的笑容,“我这种新手要价如果太高,律师协会要说我破坏市场规则了。当然,也不能太低,我们可以这样,就当是我开业酬宾,给你打个五折。”

    千代子在旁边嘟囔:“我去买菜要能整天碰上打五折就好了。”

    玉藻小声吐槽:“你不是都白拿的吗?”

    “能白拿的只有商店街的街坊啦,但是商店街的店东西种类少,有时候品质还比大卖场的要差。”千代子念碎碎。

    阿茂没理会千代子,他专注的盯着日南,等待着答复。

    日南在犹豫。

    突然,她猛的拍了拍脸颊,一副豁出去的口吻说:“好!干吧!就当是给大柴讨回公道了!对了,大柴的案件怎么样了?”

    和马面色一沉,低声回答:“恐怕会被定为自杀。另外,高田已经被放了,而且他可能又要去找你。实在不行的话,你把工作辞了……”

    “我不怕他。”日南打断和马的话,“让他来吧。他来找我多少次,我都不可能喜欢上他,让他尽管用他那些什么心理学的手段或者忍术吧。”

    和马看着日南的脸,发现她态度非常的坚决。

    阿茂:“放心,顺利的话,几次开庭就能把他送进去。”

    这时候玉藻忽然插进来对阿茂说:“日向株式会社的辩护律师,可是东大的前辈们哟,还是不要这么自信的好,做好万全的准备。”

    阿茂赶忙点头:“也是,轻敌会导致失败的。”

    日南伸出手:“文件给我。”

    阿茂把文件递过去。

    然后众人就看着日南从衣领里掏出印章,在文件上盖了章。

    和马蹙眉:“你这印章的收藏位置,有点说法啊。”

    “先说明啊,我不是不信任道场,但是你看,道场是旧木制建筑,二楼连个防盗网都没有。家里也不是经常有人在家,万一我妈妈雇了贼把印章偷走怎么办?她拿着印章跑去和演艺事务所签约,那不就糟糕了?”

    和马:“你是戒备你妈妈啊?”

    “啊。”日南点头道,“不然呢?高田他们偷我印章也没用吧?”

    和马随口说了句:“你别说,万一他们和劳务派遣公司签了合同,把你卖到非洲去怎么办?”

    “把我卖到非洲也太浪费啦,把我就近卖去横滨红灯区更赚吧?”

    日南毫不在意的拿自己开荤段子。

    和马撇了撇嘴,没回话。

    **

    第二天,和马一睁眼,就听见有个稀客在餐厅那边说话。

    和马一骨碌起来,疑惑出了房间,来到餐厅外,掀开门帘一角向里面窥视。

    白鸟警部正坐在桌前,跟灶台后忙碌的千代子聊家常。

    和马掀开门帘进了房间。

    “哟,早啊。”白鸟警部对和马挥了挥手。

    和马狐疑的问:“什么风把你吹来了?真是稀客啊。”

    “和我搭档的小子,今天回鹿儿岛的老家奔丧去了,这几天我都没有搭档。”白鸟两手一摊。

    和马坐到他对面,手放桌上,左右的手指神经质的敲打着桌面:“这有什么联系吗?我属于机动队,你不能因为搭档奔丧就把我拽到四课去和你搭档。”

    “怎么不行?”白鸟掏出烟,刚要点就想起来这屋里只有他一个抽烟,这才把烟卷摘下来拿手里倒腾,一边倒腾一边说,“搭档的目的,是为了出事有个照应,最起码有个能呼叫增援的人。”

    和马:“我这边还有麻野啊。”

    “关於这点,你不用担心了,麻野巡查部长昨天在大柴美惠子家附近,被一个醉鬼开车撞了,好像伤了脚,要静养一段时间。”

    和马蹭的一下站起来:“他被撞了?这!”

    “不要那么一惊一乍的,用下脑子,昨天那个状况,雇凶撞麻野对他们有好处吗?”白鸟说着,对和马做了个“坐下”的手势,“坐吧坐吧。顺便他伤得很轻,就是腿骨折了,要缠着绷带在病床上吊一个月。”

    和马:“他在哪个医院?我去看看他。”

    “他可是官房长的儿子,当然是在超级厉害的私人医院的VIP套间啦,而且他未婚妻在照顾他,你要去也选个时间,先通知一下。”

    和马深吸一口气。

    “所以,我这段时间就跟你跑?这是上面的意思?”

    “不,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给我指派一个机动队的人做搭档,何况我带的那位,奔丧而已,七天就回来了。他回来之后你就只能当个独行侠了。”

    和马抿着嘴,没有立刻表态。

    白鸟盯着他看了几秒,又说:“我昨天在警视厅看到你了,你现在有点心事。不是我自夸,我可是很擅长带新人的,我带过的那些职业组,现在全都是樱田门的当权派。”

    和马看着白鸟,正要开口,就听见门外传来玉藻的声音:“这不是挺好吗?”

    一招先声夺人后,玉藻掀开门帘进了厨房,笑盈盈的看着和马:“我当年一想到你进入警视厅后的场景,你和白鸟必然是搭档,我也一直以为事情会这样发展,为此还利用了一点神宫寺的影响力。

    “可惜一个和菓子店的影响力始终有限。”

    白鸟咋舌:“这自谦过分了,你家那个徽记,又有三叶葵,又有菊花的,同时得到将军和天皇的青睐可不简单啊。”

    玉藻:“菊花是在京都的时候得到的啦,后来搬来江户了,和皇族的联系就断了。得到三叶葵的一部分,也不是因为讨将军的喜欢,而是因为得到了水户黄门的青睐啦。”

    白鸟:“哦哟哦哟,你看看这人,居然用这种自谦的口吻,说出这种话。”

    和马心想,这就叫“凡尔赛笔法”。

    玉藻正色道:“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和马你可以学一学老警察的处事之道。”

    和马撇了撇嘴,看着白鸟:“麻野确定……”

    “我刚刚就说了吧,这种时候麻野被人撞了,敌人比你急,肯定在急急忙忙的联络各个小弟,确认不是自己这边干的。”

    和马:“好吧,确实有道理。还有一个问题,是神宫寺家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影响力,让你今天一大早就出现在我家厨房的吧?”

    白鸟:“不是影响力,是三盒超贵的点心,昨天半夜送到我那里的,当时她正在跟我讲电话。顺带一提,我老婆一看到那点心,就决定用来给儿子铺路,根本不让我碰,难得我还想吃点甜的呢。”

    玉藻笑道:“那点心专门使用了代糖,糖分不会参加人体的新陈代谢,至于代糖和真糖的口味区别,则通过点心制作的技法进行了调整。”

    和马都惊了,这么早就有无糖点心了吗?

    但转念一想,代糖早就开发出来了,没有大规模应用主要还是味道没有糖好。

    和马:“好吧,既然这是玉藻的一片好意……玉藻还从来没有坑过我。”

    玉藻笑而不语。

    和马对白鸟伸出手:“这一周,多多指教。”

    白鸟握住了和马的手,表情严肃得像是要切腹一样:“欢迎来到灰色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