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虚空吟唱者

第四百七十章 惊悚的微笑

    “听说,你又把宇智波鼬交给了卡卡西”

    在火影办公室内,波风水门一脸好笑的看着宇智波启,而宇智波启则瞪了一眼他身旁的卡卡西。

    卡卡西举起双手,做出了一副‘我投降’同时也露出了一副‘我很无辜’的样子。

    今天的火影办公室显得有些热闹,因为这里面的人数相对平时要多少太多了。

    除了宇智波启和卡卡西这两个,一个警卫部部长和暗部部长外,还有不少在木叶有着巨大话语权的人。

    任务部部长今井健太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两人,政务部部长奈良鹿久保持着微笑并没有说话。

    除了这四位部长外,还有就是日向日足和宇智波富岳,也同样被邀请参加到这一次的会议中。

    不过相较于其他人,他们两人就显得低调的多了。

    宇智波富岳还好,毕竟他可是参与过和波风水门不少的密探。

    因此他也只是相对沉默,并没有太多其他的不适应。

    可日向日足确实真的有些紧张,这样紧张的情绪虽然被掩盖的很好,但是那看起来似乎还是非常的不适应。

    毕竟他是第一次参加这样规格的会议,尤其是这个会议并不算是过于正规的会议,更像是一个小圈子内部的交流。

    这样的环境可比那些正规情况下叫过来,更加显得难能珍贵。

    因为基本是把你视为某个圈子内,可以相信的人了。

    “确实,这件事富岳君已经同意了。”宇智波启回过头来对着波风水门笑了笑。

    “卡卡西的写轮眼使用的就很不错,教导鼬完全足够了。而且卡卡西那可以让这小子接触到一些平时接触不到的东西,他需要真正的锻炼。”

    “是这样吗”波风水门点了点头,不过随后他有些犹豫的看向了宇智波富岳:“但是,我没记错的话,鼬才六岁吧”

    “是的,鼬那个孩子才六岁。”宇智波富岳点了点头,随后他平静的说道。

    “不过我没有打算让他离开学校,只是希望他稍微接触一下。

    而且,能和卡卡西部长学习,是他一辈子都值得铭记的事情。”

    “虽然我想说还是早了点,但是”波风水门摇了摇头:“卡卡西五岁就上战场了,启君七岁也去了,鼬虽然小但是提前接触一下也不算太残酷。

    这件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好了,不过,让鼬和君麻吕当朋友,似乎也还不错呢。”

    君麻吕

    日向日足楞了一下,他可完全不知道这个名字的主人是谁。

    波风水门没有说姓氏,哪怕日向日足已经足够快的,在脑海里面回忆起了每个他记忆中家族人物的信息,但是他还是一无所获。

    而且在场的其他人都没有什么表示,这让日向日足只能把疑惑憋了回去。

    他现在甚至在想,如果日向绫在这里,那么自己好歹还可以去询问一下。

    但是很可惜,日向绫和宇智波启虽然关系匪浅,但是她无论是在家族内,还是在木叶的体系制度内,都算不上是有话语权的人。

    上忍体系确实改革了,但是这件事还有一个缓冲期,这一切都还没有彻底运转起来。

    或许日向绫未来会不错,但是现在却很糟糕,而且

    未来具体能走到哪一步他也不能肯定,因为现在日向一族内的情况很不好。

    因为日向日足做出的选择,让族内爆发出了很大的矛盾。

    尤其是宗家的那些人,无论是族老还是普通的成员,他们都无比反对这个决议!

    然而没有办法,因为日向日足已经做出了这个决定,并且投票还通过了。

    别看那一次投票就差个几票,要知道那会儿可是战争时期。

    平民忍者可没有人会代表他们,他们只能自己代表自己,所以票数才不会那么多。

    而家族忍者,完全可以让族长直接作为代表。

    日向日足放弃了这个权利,让在日向一族中占据绝大多数的分家有自己投票的权利。

    从而险之又险的,明面上都通过了投票。

    这件事自然惹恼了不少人,尤其是日向一族内的那些宗家。

    给分家门的成员享受到了权力的滋味,让他们体验到了超出他们当前环境的待遇。

    这会让他们滋生出更加强烈的反抗,即便有笼中鸟在强行压制着他们,但是有了这样的心思谁也不敢保证未来会如何。

    可以说,波风水门的决议和日向日足的选择,完全是动摇他们宗家分家理念的核心!

    日向日足固然受到了分家成员们反转性的尊重,但是在宗家这一块也承受着巨大的指责与声讨。

    这些事情都让日向日足有些疲惫,不过这些事情也足够让他坚定自己的一些想法了。

    只是他的想法想要付之于行动,还是需要时间来酝酿,尤其他知道这件事会是多么的可怕。

    “好了,今天把大家叫过来,其实是有一些重要的事情需要和大家商量一下。”

    就在日向日足满脑子乱七八糟事情的时候,波风水门直接开口了。

    “事情是这样的,云隐那边的谈判代表已经过来了,而且我们还收到了一些消息,岩隐和一些比邻云隐的小国忍村,似乎都有些异动了。鹿久部长,麻烦你把资料发给大家。”

    “是,火影大人。”奈良鹿久点了点头,随后就把一份份文件放到了在座所有人的手里:“请各位看看吧,还有这些文件都是机密,暂时还不能说出去。”

    宇智波启和其他人都点了点头,机密之所以是机密,除了获取的渠道非常的隐蔽和不可告人。

    还有就是其中的类容,恐怕也不太适合公布出来。

    宇智波启撑着脑袋看着手中的报告,根据这些报告提出来的反馈他已经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忍者世界其实就是一个真是的世界,国与国之间没有那么多的和谐友爱,更多的还是各种类型的对抗。

    一件事情的发生,会引动各个方面的变化。

    就比如现在,云隐似乎是要为自己开启战争付出代价了。

    而宇智波启,就是那个亲手把云隐踹进了悬崖的人!

    云隐现在的情况确实很糟糕,不过这也确实是他们自己找的。

    因为战争的失败,并且还是异常惨烈的失败。

    云隐直接失去了他们的首领四代雷影,以及他们最强的战斗力之一八尾人柱力。

    除此之外,那八千多的忍者损失,并且还几乎是云隐的精锐忍者。

    这一战下来,云忍完全可以说是伤筋动骨。

    完全可以想象,这一战下来云忍到底要损失多少的任务份额。

    在整个忍界到底会损失多少的,他们拼命进积累出来的形象。

    当然,任务份额和忍界形象的丢失,是以后会发生的事情。

    现在,他们恐怕要面临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

    那就是岩隐这个和云隐一直有着巨大矛盾的忍村,他们抓住了云隐现在的虚弱。

    无论是出于利益也好还是出于报复也罢,他似乎打算对云隐动手了!

    完全可以想象,一旦岩隐动手,那么云隐会更加的倒霉,很难说会不会直接被排除在五大国外。

    如果三代土影心再狠一点,恐怕从此再也没有云隐也说不定呢!

    作为一个忍村的首领,心黑手辣是必然的事情,其实作为一个忍者也同样需要这样的素质。

    宇智波启倒是一点都不奇怪,岩隐会在这个时间点做出这样的选择。

    这样完全符合他们自身利益的选择,换谁恐怕都不愿意错过。

    战败并且损失严重的云隐,现在就是一块可口的蛋糕,无论是谁都非常想要啃上一口。

    “看来,有些人也想要捡便宜啊。”宇智波启把这份文件丢在了桌上,不由得摇了摇头。

    “大野木这个家伙也挺聪明的,还联系了不少人一起,虽然只是小国,但是他们恐怕也没少遭受云隐的欺负。

    有机会报复并且能分一杯羹,这样的好事恐怕他们很难拒绝。”

    “所以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今井健太也把文件放了下来,他可不敢和宇智波启一样随便一丢。

    “我们是看起来‘捡了便宜’,而他们是干脆打算直接捡便宜。

    一旦他们成功,恐怕忍界的格局就要改变了,但是不管他们,我们这边又会变得无比麻烦,这群家伙可真是”

    今井健太的话完全正确,没有人知道云隐大部队其实就是被宇智波启给搞没的。

    更加不知道他们的做法,其实是在和宇智波启过不去。

    他们这样的做法,可是会导致忍界出现巨大的变动。

    一旦他们成功,岩隐恐怕就会成为最大的赢家。

    这种事情无论是谁都不会愿意发生的,可想而知,到时候恐怕忍界又有的打了。

    宇智波启倒是不在意这个忍界到底会打成什么样,地位到达他这个地步,低端的战争基本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了。

    而且实话实说,真的打起来宇智波启恐怕还会更高兴一些。

    因为这样他才有机会直接接触到那些人柱力,从而达到自己的需求。

    只是真的打起来,也是有利有弊的。

    宇智波启现在需要的是时间,来慢慢提升自己,而不是参与到这个时代这些没有什么意义的战争。

    倒不是说没有人能威胁到他,但本质上这样说没错,忍者这个群体就是一群‘摩托车骑手’。

    都是一群‘人包铁’的存在,一个不注意再厉害的人都可以翻车,随后就是真正的粉身碎骨。

    宇智波斑的后尘他不愿意步入,他的身体素质又比不上四代雷影那种死变态。

    稍不注意,真的一把苦无就能把他给捅死。

    而且,波风水门恐怕也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

    和平,一直都是整个忍界不少人内心的愿望。

    哪怕强如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内心也是期待着和平的。

    别看宇智波斑这个家伙手刃了那么多人,甚至还搞出了一个‘帮助辉夜姬恢复查克拉’的无限月读。

    但是他的本质也是希望世界和平,并且为了这个目的至始至终在奋斗。

    虽然他被骗了,但是他的本质一直都没有变化。

    只是无论是他也好,还是千手柱间也好,都是犯了一堆的让人头疼的错误。

    不提这两个已经真正死去,但是未来极有可能诈尸的人。

    波风水门恐怕也是绝对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

    很显然,现在木叶已经算是陷入到了一种漩涡当中。

    岩隐的真是目的是什么,没有人猜得出来。

    是担心木叶通过这一次战争意外的胜利,对云隐进行更多的剥削从而快速恢复自己的实力,从而一家独大严重影响其他忍村的利益

    还是真的想要捡便宜,然后让自己变得一家独大

    摸了摸下巴,宇智波启觉得这个老头的心路历程,恐怕也是两者兼得的吧

    先是做出这样一幅事态,威胁或者试探木叶的态度。

    假如木叶完全不管不顾,恐怕他就会直接走向第二个方案吧

    不过现在他们都还是在准备阶段,就提前被木叶给察觉到了,这也给了木叶很大的反应空间啊。

    “各位有什么看法,都说说看吧。”

    波风水门没有去明说这些信息背后的东西,因为他相信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不过他还是朝着日向日足解释了一句。

    “日足族长,恐怕你还不太了解我们要做的事情。改革是需要时间的,同时也需要一些人的注意力不放在这方面,所以”

    “所以谈判是需要时间的,日足族长。”宇智波启接过了波风水门的话,随后他微微叹了口气。

    “但是大野木这个老头,无论是为了阻止木叶还是真有想法,他这一下确实把我们给恶心到了。”

    “确实很麻烦,这些内容还没有公布出去,不然的话”奈良鹿久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然,恐怕村内又要掀起不小的风波啊。”

    日向日足默默的听着,并没有主动发言。

    他清楚自己现在了解的东西并不多,乱说话可能挥出问题的。

    只是,他现在似乎察觉到了一些问题。

    这一次战争,怎么听起来像是木叶故意放纵,才导致和云隐打起来的

    日向日差脑子转的也是飞快,从这里面透露出来的一些细节,他能判断出不少的东西。

    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的目光立刻放在了宇智波启的身上。

    而宇智波启似乎有所感觉回过头看了他一眼,随后更是对着他露出了一丝莫名的微笑。

    这一刻,日向日足似乎把所有的信息给捋清楚了。

    只是他发现,自己好像冷汗都冒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