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警探长 奉义天涯

第五百九十五章 两人行,则必有我师

    没有人知道白松和彭队长单独聊了什么,这个事情也暂时是个秘密。

    “感觉你有点不开心?”王亮对白松太了解了,毕竟在一起住过那么久的时间。

    “没事,希望是我多虑了。”白松摇了摇头。

    “一会儿我请你吃大河蟹,敞开了吃。”王亮哈哈一笑,拍了拍白松的肩膀,接着很快地眉毛拧在了一起:“你有事,到底是啥事,说啊。”

    “别为难他了。”柳书元道:“他压力应该比我们都要大。”

    王亮是个藏不住话的人,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问。

    这个案子充其量能算是个插曲,但其他案子也没什么能够突破的地方,白松跟柳书元和王亮讨论了一下案子,便决定下周一再去新港分局提讯张左,这几天大家都休息一下。

    这几个案子大家都没怎么休息,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劳累,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压力。

    河蟹最终也没吃成,白松让王亮把车开回去,自己就先离开了。

    …

    “白松到底怎么了?”王亮问道:“和他认识这么久,这么多案子,我也没见白松如此状态。”

    “你比我了解他,你不知道,我能知道?”柳书元难得翻了翻白眼,脑子里却也在想各种各样的事情。

    “能跟什么有关呢?”王亮陷入了沉思。

    “别想了,跟咱们没什么直接的关系。”

    “那就是案子的原因,我电脑水平还是不够,没有直接查出来更多的线索。”王亮似乎想到了什么,也变得情绪低沉了起来:“我得回去继续努力了。”

    柳书元摸了摸王亮的脑袋:“不是吧?白松犯病了跟你有什么关系?”

    “总归是学点东西没错的。”王亮打开车门:“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有地方去。”

    “行,那下周一见。”

    王亮心情也不好,直接开车离开了。

    看着车子的尾烟,柳书元在原地站定未动。

    他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知道,王亮可能是猜到了什么事,后面的话,也无非是在麻痹王亮自己。

    这让柳书元莫名有些失落。

    失落,与之前感觉自己不如人是不同的,而是真切的羡慕白松和王亮这几个人的兄弟情谊。柳书元朋友那么多,但真正出生入死的兄弟呢?

    想到这里,柳书元暗暗做了决定。

    好哥们就该在一个单位工作,整整齐齐,得想办法把这些人,全部搞到市局去!

    白松溜达在大街上,这边有好几所高校,附近也很熟悉,曾经他和王华东来这边听课,每次也都在附近吃饭,现在

    他不是一个自负的人,倒不是说他觉得谁有问题就一定有,但是得到这个推论,也不是凭空的

    不知不觉中,白松已经步行到了一家单车店。

    曾经他也是骑单车的,而现在他已经有了自己的

    对了,车忘了。

    白松把车扔给了保险那边,一直就没去拿。

    虽然是个很破的车子,但是还是能开的,总归是个可以代步的车子,保险公司催了这么多次,也该去取了。

    白松坐上了地铁,坐了几站后转乘了去新港区的九号线轻轨,到了目标站点后打车,才到了保险公司的修车的地方。

    车子没有“指定专修”的情况下,是不会送到4S店的,白松的车子就停在了一家普通的汽修厂。

    当警察这些年,总归是认识了几个朋友的,所以保险公司也不会坑白松,找的这家修理厂也算是靠谱,白松试了试,车子比之前还好开了一些。

    “兄弟,你还是挺有路子的。”维修工这会儿也不忙,跟白松说道。

    “怎么了?”白松有些不解。

    “啊?”老板有点摸不透白松是做什么的,说话挺客气:“车开锅了,保险公司是不管的。最多有个救援,但是不会管你的维修。”

    “不管?我可是全”白松忙糊涂了,听到这个维修厂老板的话,才缓过神来。

    车子正常情况下因为本身质量问题或者驾驶原因开坏了,比如说开锅、爆缸,保险公司不管。

    车损险,说白了就是他人或者自然灾害等原因把车子搞坏了,保险公司负责修。

    “损”不是“故障”,而是“被损坏”。

    即便有专门的“发动机特别损失险”,也只负责涉水、车辆冷却水结冰导致发动机冻裂这两种情况,开锅也是不修的。

    “这维修很费钱吗?”白松不懂就问。

    “废啥钱?你这个事简单,就是换个冷却液的事,又不是爆缸,不过,以我对保险公司的了解,别说换个冷却液了,跟他们没关系的事,给你补个胎都不可能。”老板嘿嘿一笑:“所以我说哥们你有路子啊。”

    白松大体也明白是咋回事,他找认识的人上的车险,还是被优待了。

    “这也就是小事,大事还不是得自己花钱修?”白松没说什么。

    “哥们我看你这个车也够老了,回头再有故障,就找我,我比你大几岁,自称一声哥哥,修车包括以后上保险都可以找我,咱这里绝对也便宜靠谱。”老板给白松递过来一张名片。

    这个车子,再开下去,可真有的修了!

    要是一辆新车,或者故障率比较低的丰田之类的车子,老板除了保险的事情不会有太大的兴趣,但白松这辆,这不是长期客户嘛!

    “行,没问题,老板够专业。”白松随便地收起了名片。

    老板看到白松有些心不在焉,知道这单可能要黄了:“我可跟您说,您这个车,我看了一下保险的组合,多花钱不说,有的用处还不算大,我跟您说,别的不敢说,这些年来,保险我可是琢磨透了,找我准没错。”

    “你说的也只有车险吧?”白松反问道,言外之意也就是不想继续听他吹牛了。

    “哈哈,还行吧行,兄弟别小瞧我,保险和车险的条条框框我都明白。”老板拍拍胸脯。

    “那正好,我这有个保险问题考考你。”白松知道这个老板肯定有他的电话之类的,看这个样子这老板是个职业的销售员,为了防止以后被不断地打电话,决定把这个老板问倒,这样就会省很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