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警探长 奉义天涯

第六百九十章 散开的迷雾海

    郑灿的手机没有密码,白松轻易地打开,然后看了看通讯录。

    果然,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白松记得很清楚,当初在上京市,和郑灿离开的时候,双方是互相留了联系方式的,现在没有了,但是手机里其他的联系人还都在。

    有三种可能,第一是郑灿自己不小心删了,第二是手机故障,第三是别人删了。

    额

    理论上说,三种情况的可能性,分别是0%、0%、100%。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手机里没有我的电话的?”白松问道。

    “我不记得了,咱们也没有打过电话,我只知道,就是昨天想给你打电话,但是你手机号没了,我找我叔叔要,叔叔说他没有存。我问他为什么不开心,他说没有事情。然后跟我说,以后有什么事情,我自己可以解决。”郑灿道。

    “那你平时的手机,都有谁可以碰到?”

    “谁都可以碰到啊。”郑灿指了指白松:“你也可以碰的。”

    “额,我的意思是,就是平时,除了你自己之外,还有谁能用你的手机?”白松仔细地解释了一番。

    “那就是我叔叔们。”郑灿想了想,说道。

    叔叔们

    白松有些激动。

    还是出现了问题!

    这几个叔叔,无论是孙红旗,还是另外两个人,至少有一个,是不简单的。

    会是谁呢?

    是孙红旗?

    还是那个淡定无比的红衣修车工?

    亦或者是那个当天不在的修车工?

    “你的三个叔叔,除了孙红旗叔叔之外,其他两个人,最近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什么意思?”郑灿问道。

    “就是平日里没见过的事情。”白松解释道。

    “王叔叔前几天从仓库里拿出来一套fox避震,我之前从来都没有见过呢。”郑灿想了想,说道。

    “fox避震是什么?”白松有些疑惑。

    “国外的一款很厉害的避震器,王叔叔拿出来的那一套,是越野车用的。”郑灿有些向往:“那个很贵的,我很长时间赚到的钱,都买不起一根。”

    “你们店里平时会有这种东西需求吗?”白松问道。

    “我们是修车店。”郑灿道。

    白松点点头,出了调解室,然后让值班室的辅警进去陪陪郑灿,接着给孙杰打通了电话。

    聊了两分钟,白松明白了,这个品牌的避震相当昂贵,一般都是在牧马人、猛禽之类的昂贵的汽车改装时才用得到,孙杰根本玩不起。

    而修车店是基本上不可能会有这种东西的。

    按理说,车子有避震器坏了,换一个很正常,但是同时换一套,那肯定不是修车,而是改装了。

    孙红旗的修车店,没有改装车业务的话,姓王的这位,这个行为就非常可疑了。

    白松接着给钟队长打了电话。

    “你那里有进展吗?”钟队长先发制人。

    他怕白松先问他,所以先问,不过他也知道,问了也没用。

    “有进展。”白松回答道。

    “没进展也算正”钟队突然愣了一下,血压飙升:“你有什么进展!”

    “我问一下,钟队,咱们那边对孙红旗那里的监视,还有人吗?”白松问道。

    “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就是半个月不到,我就把人撤了。”钟队疑惑道:“怎么,出事情了?”

    “恩,姓王的那个,在前一段时间,从仓库里带走了一套fox的避震,价值不菲,也不是他那个修车店应该有的东西。而且,郑灿手机里我的联系方式被删了,我怀疑是那个咱们当天去店里的时候,遇到的那个人所为。”白松直接说道。

    这个姓王的,和那个红衣修车工是一个人。

    “还有这种事?”钟队皱眉,他想了想,当初这里的仓库也都看过,一大堆汽车零件,没别的东西,大家也都没怎么关注。

    “恩,消息应该可靠。”白松道。

    钟队听完白松这句话,才反应了过来。

    对啊!

    白松的消息来源,是啥?

    白松难不成对这个地方一直进行着监控?

    “我是这么想的”,白松道:“这个姓王的有问题。他以前一直也有类似的行为,可能是走私,也可能是非法改装,还可能是别的更重要的事情,但是总归他是有问题的。他把这个东西,一直都放在仓库的没人注意的地方,这也很正常,毕竟这里面那么多汽车零件,有新有旧,一套避震虽然大,但是仓库那么大,还是好藏的。咱们找到他的时候,是一件很偶然的行为,他肯定也害怕,担心这个被发现,但是一直不敢转移。直至过去了两三个月,他确定没人监控他了,才想办法转移了出去。”

    “如果这么说的话,姓王的心理素质也太好了,那这个人真的不是一般人了。”钟队道:“具体是哪天?我立刻安排人排查监控。”

    “就是最近一段时间,具体哪天我不知道。”白松道。

    “好,我逐一排查。”钟队有些不解,白松这个消息渠道到底是啥?这也不像是安排人监控了啊

    挂掉电话,白松心情有些复杂。

    并不是多么的激动。

    这种小线索遇到的其实并不少,但是没有一个能有助于多年前的案子。

    如果这个姓王的真的只是走私、私自改装一下车子,也没什么值得他去思考的。

    但是,如果是姓王的,把郑灿手机里白松的联系方式删了

    白松猛地惊醒,为什么要删他的联系方式?

    欺负郑灿傻,只是一方面。白松立刻拿出自己的手机,给郑灿打了电话,发现已经被拉黑。

    从旁边的辅警那里借来一部手机,再打,还是被拉黑。

    郑灿的手机,被设置接不到陌生来电了。

    这是怕郑灿联系白松?

    对,就是怕白松。

    白松的脑海中一下子打开了一大片阴影。

    如果是怕郑灿联系白松,那一定是因为,这个删掉白松联系方式的人,了解和认识白松!

    了解和认识白松的话,就意味着,此事和白松其他的案子有关联。

    和白松其他的案子有关联的话,湘南省的事情,似乎,只有奉一泠的案子。

    而这里又涉及了改装车

    这个案子,跟奉一泠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