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警探长 奉义天涯

第七百五十六章 提教儿

    挂了电话,整个屋子里的气氛都变了。

    本来大家都是在吃瓜,现在都在等着看男子出洋相。

    之前删掉视频的年轻男子想再站出来拍视频,最终还是没敢。

    白松本来是想来看看所有的四组成员,主要是看看任旭,但是在大家面前不能那么说,他说回来看望五十多岁的老同志,就是标准答案,没法挑理,而且还是领导看望民警,妥妥的应该表扬。

    现在,所有的理都不归男子了。

    男子心中暗道不好,立刻说道:“作为公民,我有合理质疑的权力!”

    “带到调解室吧”,白松懒得搭理,跟翟建伟摆了摆手。

    说完,白松便准备和哥两个离开,他的心性,还不至于为了臭狗食(天华方言,垃圾人)而生气动怒。

    “所以,他们俩也是警察是吗?”男子还是不服气,指了指王亮和王华东。

    二人对视了一眼,默默地掏出了警官证。

    男子不再叫唤了,但是白松可是惹恼了。

    没完了吗?

    你以为你是谁啊?

    自己被质疑的时候,白松一向都是很无所谓的,但是这人得寸进尺,要是王亮和王华东今天有一个没带警官证,岂不是又必须在这个恶心的东西面前浪费几分钟时间?

    男子见白松面色突然冷了下来,心突突地乱跳起来。他这一刻才突然明白,自己好像是闯祸了!他平日里煽动、闹事的本事,一下子没了。

    因为前台刚刚出这档子事,有两个值班的辅警也到了前台,看到白松也就在旁边站着没说话。

    白松指了指男子,跟两个辅警说道:“把这个嫌疑人带到侯问室,我有话要和任旭说,他人在哪里?”

    按理说所里的事情他完全不该过问,但是真的过问了,又能怎么着?

    俩辅警听白松的话,直接带着男子走了。男子这会儿还在因为白松的表情而愣神,也没反抗,就跟着走了。

    “白大队,任旭他去给那个出租车司机取笔录了。”翟建伟说道。

    “给他打电话,让他把出租车司机叫所里来。”白松想了想:“告诉他这是我说的。”

    说完,白松接着道:“我找一趟韦教导。”

    翟建伟本来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说话,点了点头。

    白松是知道的,出租车司机大概率是不愿意来所里作证,简单地说就是会浪费时间。所以任旭跑出去取证,这也是正常的情况。但是这个案子性质并不是简单的故意伤害致人轻微伤,在那样狭隘的空间里,向另外一个人投掷非常锋利的切肉的刀,而且还没有留手、瞄准了人,这有可能定性为故意杀人未遂!

    案件的定性是体现在具体行为上的。比如说嫌疑人在医院给另一个人腿剁下来,然后给他包扎,接着叫了大夫,这属于故意伤害致人重伤。即便是手术失败,也可能定性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

    如果在深山老林里把人腿剁下来,然后包扎,打120,这是妥妥的故意杀人。

    这就是区别。

    有人说,这俩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后者那么做,就是奔着杀人去的。

    而这两个问题,前者法律上写的是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后者写的是判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不考虑情节较轻的情况)。

    这个判刑的顺序不同,实际操作也完全不同。

    所以,虽然肉铺老板只有轻微伤,但是从那个现场条件,可能是奔着杀人去的。如果定义为故意杀人未遂,这也是能判几年刑的!

    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白松念头通达了。

    接着,就和二人一起进了派出所里面,围观的人立刻给三位让了路。

    进了所里,白松和王华东看望了一下几位老民警,再看望了韦教。顺便的,白松跟韦教道了个歉——他不该管这儿的事情,他也没权力管。

    韦教毕竟是值班领导,白松去看望老民警的功夫,他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他明白,白松没有直接来看他就是给他时间让他先把事情整明白,此时看到白松拿这个事道歉,他立刻就反过来感谢了白松一番。

    这个事,如果真的闹出来,可是算重大执法过错的!韦教也是个科班出生的人,仔细地分析一下,也发现这事不简单。

    白松该道歉就道歉,而韦教的感谢,他该接受就接受。

    在这边喝了会儿茶水,聊了几分钟,白松就准备走了,毕竟任旭还没回来。

    “任旭还是很能干的,这个组我来这边带着就很简单,都是白探长培养出来的嫡系,确实是不错。我来这边之后,你之前定的警长负责制,我原封不动照搬了。”韦教捧了捧白松。

    “那都是我小兄弟”,白松倒没回答这个吹捧,接着道:“他还没回来,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我也不管他了,先走了。”

    “着啥急啊?留所里吃完饭再走啊。”韦教挽留了一番,接着道:“不过话说任旭也是,怎么这么晚还不回来,你等会儿,我给打个电话。”

    说完,韦教不由分说,接着给任旭打了个电话。

    简单地聊了几句,韦教道:“他可能得晚点回来了,又有一个警,他去了。”

    “行,那我们先走,下午有时间的话,我再过来找他。”白松拱了拱手:“谢谢韦教的心意,我们在外面有饭辙(有地方吃饭)。”

    “好,那你们忙你们的,下午要是来的话,我还备着好茶。”韦教说道。

    白松这么说,就是给任旭提教儿。(天华方言,就是给朋友助阵、帮忙、撑场面。)

    新来的领导白松不认识,但是任旭可是他好哥们,他这么一说,韦教肯定知道任旭在白松眼里有多么重要,多多少少会照顾一些。

    派出所忙的时候就这样,这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来一趟没碰到,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从这边离开,已经快到饭点了,这附近白松很熟,带着哥俩儿吃了天华名菜肘子酥,接着下午就该看车去了。

    (见到有读者说我能不能一次性把这个B装完半夜码了一章出来,晚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