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警探长 奉义天涯

第七百五十八章 wx案(为盟主“天涯是个大猪蹄子”加更)

    男子是刚刚看到的刑事拘留证。

    对于这种社会上混日子的人,即便不是下过队的老运动员,也是天天被各种大哥熏陶,耳濡目染,对公安局的流程非常了解。

    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这叫知己知彼。

    他刚开始被人带进了讯问室的时候,他并不怕,因为他感觉警察就是吓唬他,也就是传唤24小时。

    他虽然天天吹牛,但还真的从来没有被警察处理过,被传唤了还感觉挺有意思。这下子,哪怕是自己被传唤整整24个小时也无妨,出去可劲吹!

    诸如“我派出所有的是人,找人很轻松的久就把事情给平了!”之类的话,他已经想好了很多,就等着明天出去再吹呢。

    一般在外面这样嚷嚷的,都是没啥本事的人,有本事的人从来不敢乱说话。

    但是,他没想到居然被刑事拘留了,拘留证他就没签字。

    当然,这些法律文书,并不是说当事人不签字就拘留不了,要那样的话,岂不是笑话?只需要两名办案民警在上面签字,照样可以拘留。

    男子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也想明白了,有人整他!

    “我告诉你们,等着吧,等我刑拘七天之后出来,我告你们!”男子大声喊道。

    正喊着,他看到了白松。

    不知道为啥,他突然低了低头,然后晃了一下,接着又把头抬了起来,朝着白松色厉内荏地说道:“是不是你找人整的我?”

    “你配吗?”白松随意地看了一眼,淡淡地怼了回去。

    本来男子还积攒了一口气,瞬间窒了一下,然后又过了好几秒,才说道:“你别以为市局的就多厉害,过几天我出来,我告死你!”

    “你出不来。”白松似笑非笑地说道:“或者,把你说的那个‘天’换成‘年’还差不多。”

    男子被怼的有点站立不稳,过了好几秒,声音带着丧腔,说道:“你…你…你胡说!”

    “你这说话就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是要读条还是等CD?”白松问完,男子表情一下子变得潮红,立刻就要反驳,白松伸出手来,向下压了压,把男子的气势彻底压了下去:“时代变了。假如你真的有点钱,找个律师吧。”

    说完,三人头也不回,进了屋子,只能听到身后的人喘不上气的声音。

    这倒是让白松有点不好意思了,转身跟两位社区民警说道:“一会儿他要是高血压,近看守所之前给他吃一片降压药。”

    进了屋,白松直接去找韦教,结果韦教办公室没人。

    下了楼,碰到了刚刚从办案区出来的米飞飞。

    “白所”,米飞飞叫完,立刻改了口:“白队,您来了。”

    “韦教呢?”白松问道。

    “在办案区里审讯呢。”

    “什么事这么麻烦?韦教也上场了?”白松有些好奇。

    “一个老流氓,妈的,死活不承认。老BK的,C!”米飞飞骂了一句。

    白松刚准备继续问,办案区的门打开了,韦教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白松,明显愣了一下。紧接着他反应了过来:“白探长来找任旭对吧?等一下啊,我找人把他换出来。”

    “不用”,白松摆了摆手:“工作第一位。话说,我方便问一下吗?这是啥大案子,您还亲自出马了?”

    “说起来也不是大事。”韦教苦笑了一下,娓娓道来。

    这是上午白松来的时候,任旭在外面出的那个警情。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老流氓,骑自行车路过路边的时候,手贱,摸了一下旁边的姑娘,然后骑车扬长而去。

    经过了上午和中午的侦查,人找到了,就是本辖区一个老头。

    把人抓到单位,视频录像也找到了,但是不算清楚。

    这个摄像头在马路对面,而且不算高清,老头就死活不承认那个人是他。

    审了好几个小时都没承认。

    任旭、米飞飞、王静,算是四组的三大金刚了,轮番上阵,老流氓就是不承认。

    现场的其他人也没找到什么重要证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两个人,还都是只看到了老头的背影,根本没办法辨认。

    至于指纹,也许是因为衣服材质的问题,没提取到可以有证明力的指纹。

    现在就是被害人一份证据,甚至被害人都没看清楚老头长啥样。还有一份视频录像,可以看得出来是这个老头,自行车都能对上,但是自行车毕竟没有牌照号,老头死不承认,没办法把证据链扣死。

    这个事行为不算太恶劣,但是如果能证实,也能治安拘留。

    现在就有一条路,那就是做视频鉴定。

    视频鉴定有两个问题,第一就是视频鉴定的周期长,今天肯定得先放了,等过些天结果出来才行。只要视频鉴定里面的这个人就是这个老流氓,那么证据链也算得上完整。第二个问题就是因为拍的是侧脸,又有点远,视频鉴定能不能出来大家想要的结果,是一个未知数。

    现在,最好、最简单的路子,就是审讯出来。

    没走通。

    “白探长,你来的正好,都说你是审讯专家,刑侦专家,如果方便的话,给我们露一手如何?”韦教导说道。

    “别这么说,这可是捧杀我啊。”白松摇了摇头,但是想了几秒钟,接着道:“不过,倒是可以看看,反正也没事。”

    王华东和王亮见白松应下此事,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那我就得好好学习了。”韦教导其实是有点不服气的。

    在他来的时候,听说白松的故事太多了,短短几个月把四组整合起来,都说是白松的功劳,好像他坐享其成似的。

    其实,韦教导已经算是很年轻的领导了,总有一些傲气,今天有这个机会,他倒想看看,都是人,白松会用什么办法把这个事情解决掉。

    “互相学习就成,正好任旭在,我进去看看他,给我们几个挂牌方便吗?”白松知道所里的办案区是严禁外人随便进的,但是刑警每次来办案因为都穿便服,所以有专门的挂牌,挂在胸前就可以在这里证明是警察。

    “好。”韦教看向米飞飞:“给白探长和两位市局的同志拿三个牌子过来。”

    米飞飞转身要走,白松跟米飞飞接着说道:“把案子的所有信息都给我拿过来,按照我以前的要求,细致一点。”